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分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分歧字體大小: A+
     

    謝靜璇的蘇醒,對秦烈而言,可謂是一個最好的消息。

    「你的木雕來自於何處?」走過來,秦烈馬上迫不及待詢問,眼中閃耀著攝人的光芒。

    他之所以答應李牧,之所以踏入神葬場,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木雕。

    他要通過這裡的木雕,來找尋他爺爺的消息,想要弄清楚自己的過去。

    「木雕……」

    謝靜璇蹙著眉頭,認真想了一會兒,然後指向石井旁邊一具木族族人的乾癟屍體。

    「他?」秦烈目顯異光。

    楚離眾人也看向那具木族族人屍體。

    那是一個身材瘦削的木族族人,灰褐色的皮膚如朽木樹榦,沒有一絲光澤,也沒有一絲生命波動。

    顯然,這個木族族人,被木靈抽離了鮮血和生命能量,精華被煉化到了生命之泉中。

    他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

    木雕,就是謝靜璇在飲用了沒有凈化的生命之泉后,被木族族人不屈的靈魂意志奴役著,從他身旁拿來的。

    「你都記得些什麼?」秦烈一臉急切。

    「讓我想一想。」謝靜璇摸著頭,用心冥想,很痛苦地回憶起來。

    「給她一點時間吧。」宋婷玉輕聲安撫。

    秦烈點了點頭,深深看了謝靜璇一眼,沒有繼續著急追問。

    這時候,眾人的視線紛紛集中到那一口石井,望向井中的生命之泉。

    生命泉水。漸漸停止了沸騰,不再冒出巨大的水泡,也沒有草綠色輕煙裊裊生出。

    在木靈被封魔碑封印以後,所有木族族人的殘魂意志,彷彿得到了安息,逐漸消散掉。

    石井中的生命之泉,也不再有黑白斑點,如被真正凈化乾淨了。

    秦烈垂頭去看。

    只見那口石井,在經過徹底的凈化后。井內的生命之泉少了一大半。

    石井並不深。

    相反,在生命之泉被凈化后,井水清澈見底,他能一眼看到井底。

    石井其實很淺很淺,井底到井口,恐怕只有一米多一點。與其說一口石井,不如說是一個大石盆了。

    被凈化后的生命之泉,呈清澈的墨綠色,沉在井底下面,可能只有一桶水那麼多。

    比眾人所想的要少許多許多。

    「生命之泉,能補充生命能量。不但有助於修鍊,肉身的鍛造。還能起死回生。」楚離眼中顯出奇光。

    「也就一桶水那麼多的生命之泉。」洛塵眯著眼,低頭看著,忽然說道:「天劍山,寂滅宗,幻魔宗,我們有三方人在此,這一捅生命之泉要如何分配?」

    「雪姐?」潘芊芊輕聲嬌呼。「你,你要找的聖葯。就是這個呀?夠不夠用啊?」

    雪驀炎清冷的眸子,深深凝視著石井內的生命之泉,一言不發。

    「生命之泉,一種是通過生命古樹的汁液得來,這種生命之泉純凈無比,蘊含的生命能量非常澎湃。」這時候,秦烈突然插話,「另外一種,通過煉化木族強者鮮血精氣得來的生命之泉,就算是凈化后,內部蘊含的生命能量,也不如那種從生命古樹得來的濃郁純粹。」

    他望向雪驀炎。

    雪驀炎忽然幽幽一嘆。

    這一桶生命之泉,並非來自於生命古樹的枝葉,蘊藏的生命能量有限,就算是全部給她,也只能解決她和她母親一個人的麻煩。

    她母親沫靈夜,體內生機也是即將枯竭,和她一樣需要龐大的生命能量補充。

    她因為在母胎時間太長太長,壽命提前消耗了大半,導致她一出生壽命就有了限制。

    她也同樣需要大量生命能量存活下來。

    可這一桶生命之泉,並非屬於她一個人,洛塵,楚離,杜向陽,何薇眾人,誰都知道生命之泉的珍稀寶貴,誰肯拱手讓給她?

    如果眾人均分,她得到的少部分生命之泉,連她自己都救不活,何況是她母親沫靈夜?

    「我,我需要生命之泉救命,這一桶生命之泉……能否給我?」

    在眾人熱烈討論著,要如何分配生命之泉的時候,雪驀炎輕輕咬著銀牙,硬著頭皮,以蚊蠅般的聲音說道。

    她一臉的難為情。

    她知道她這個要求非常過分,也知道按照公平的規則而言,她絕對不能獨享這一桶生命之泉。

    生命之泉屬於此地所有人。

    「全部給你?」

    寂滅宗的任彭,因為身中巫毒的原因,生命能量被抽離的一部分,現在也沒有恢復過來。

    他極其想通過這些生命之泉補充損耗,儘快恢復巔峰,好應付將來的戰鬥。

    何薇,宋婷玉,還有兩個寂滅宗的武者,就連潘芊芊,也都曾中了巫毒。

    只要中了巫毒著,就會被八翼蜈蚣王抽離血肉精氣,也就是生命能量,而生命能量的補充,往往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充盈的。

    那需要一個相對漫長的時間。

    生命之泉,則是能縮短甚至跨過這個恢復期,直接幫助他們將消耗的血肉精氣補充過來。

    「我們承認你雪驀炎也出了力,你拿走一部分生命之泉,也合情合理。」另外一個寂滅宗的武者斜著眼,冷言冷語譏諷:「但你要將所有生命之泉給你?所有!你未免太過於不可理喻了吧?!」

    「對我們這些中了巫毒者而言,生命之泉能迅速補充我們的損耗,生命能量不是靈力,不是能通過靈石可以恢復的,那是肉身的元氣,需要漫長時間才能恢復!」任彭冷哼一聲,「你想一人獨享,你覺得可能?」

    「按照人頭分配吧。」何薇提議。「這總合情合理吧?」

    此刻,寂滅宗有楚離加三名武者,加何薇有五個人。

    他們人數最多,洛塵如今只有一個人,杜向陽也是一人,如果以人頭來分配,無疑對寂滅宗最為有利。

    雪驀炎那邊,連她在內,只剩下四個人。按照人頭分配的話,也不會吃虧太多。

    秦烈那邊,連宋婷玉和謝靜璇在內,也有三個人在,也不會吃虧。

    真正吃虧的是洛塵。

    何薇這是兼顧了寂滅宗、秦烈、包括雪驀炎的利益,她這種按照人頭分配的方式。也相對公平。

    她也中了巫毒,她也需要為她,為宋婷玉,為任彭等人盡量爭取到生命之泉恢復損耗。

    「洛塵,你怎麼說?」楚離輕喝一聲。

    「我要多拿兩份生命之泉,我有兩個人死在此地。也算是出力了!」洛塵哼了一聲,冷聲道:「我一個人要算三個人。否則,我不會帶領你們離開這片森林!」

    眾人臉色一沉。

    「杜向陽!」楚離又問。

    杜向陽聳肩,神態瀟洒,「我沒意見,我只要一份就行,反正我沒有中巫毒,也沒有朋友中。」

    「秦烈你呢?」楚離去問秦烈意見。

    這時候。在失去夜憶皓的威脅后,寂滅宗這邊實力最強。

    在楚離心中。他將秦烈、宋婷玉、謝靜璇也算作他們的一部分,只要他們意見統一了,他可以無視洛塵和雪驀炎那邊。

    所以他最為重視的其實就是秦烈的意見。

    這段時間,秦烈一連串的表現,已經贏得楚離的敬重,重情重義的楚離,將秦烈當成了兄弟看待。

    「我……」秦烈欲言又止。

    「兄弟,怎麼吞吞吐吐?你我之間有什麼不好說的?」楚離愕然。

    洛塵,杜向陽,包括雪驀炎那邊,注意力也都落到秦烈身上。

    他們心中明白,一旦秦烈和楚離的意見統一,那關於生命之泉的分配方式,恐怕也就定下來了。

    寂滅宗五人,秦烈那邊三人,杜向陽又和秦烈、何薇關係交好,也肯定站在那一邊。

    這一股力量,已足以抗衡幻魔宗四人加洛塵的聯手。

    「楚大哥,我,我覺得生命之泉都給雪驀炎好了。」秦烈硬著頭皮說。

    此言一出,所有人為之驚駭,寂滅宗的任彭等人,幾乎瞬間炸開鍋,紛紛叫嚷起來。

    「憑什麼?幻魔宗出力了沒錯,分給他們生命之泉也沒錯,但絕不應該是全部!」

    「我們也中了巫毒,我們也需要生命之泉來補充生命能量,憑什麼全部給他們?」

    「秦烈,你腦子是不是被燒糊了?」何薇也尖叫起來。

    不單單是寂滅宗這邊。

    幻魔宗那邊更加驚奇,雪驀炎更是小手掩著口,不敢置信地看向秦烈。

    無論她如何想象,也沒有遇到秦烈竟然說出這麼一番話出來,秦烈竟然主張將所有生命之泉給她?

    她甚至認為自己聽錯了。

    在此之前,她根本不認得秦烈,沒有進入神葬場時,她仔細研究過各方勢力的參與者,印象中也壓根沒有秦烈這一號人物。

    她和秦烈第一次相遇,就因為兩個姐妹被巫蟲掌控,被秦烈燃燒至死,從而誤認為秦烈是凶獸,還帶著潘芊芊追殺了秦烈一陣子。

    在這個前提下,秦烈沒有和楚離聯合起來,去剋扣屬於他們幻魔宗的那一份生命之泉,對她而言已經是個好消息了。

    她做夢也預料不到,秦烈不但沒有想針對她們,還主張將所有生命之泉給她們?!

    這讓雪驀炎簡直無法相信她聽到的事實。

    「秦兄弟,我們知道雪小姐很漂亮,但你為了贏得她的好感,連我們自己的麻煩都不顧,未免重色親友的太過分了吧?」寂滅宗的任彭不客氣地譏諷起來。

    他只當秦烈這是為了討好佳人,除此之外,他想不到秦烈有何種理由要去不遺餘力幫助雪驀炎。

    此言一出,不但是寂滅宗的那邊,就連洛塵、杜向陽、何薇,甚至幻魔宗的潘芊芊等人,也都面色古怪起來。

    他們都眼神怪異地打量起秦烈和雪驀炎。

    「宋婷玉分明還在旁邊呢?」眾人這麼想著。

    然後一個個心存鄙夷。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