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封印!〔懇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封印!〔懇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謝靜璇先前一擊,瞬間破掉木靈凝結的壁障,重創了夜憶皓和木靈。

    這是楚離等人都沒辦法達成的攻擊。

    不管謝靜璇是不是被木族族人的殘魂侵蝕了,至少,她的目標也是夜憶皓和木靈,至少,她能真正傷到夜憶皓和木靈!

    唯一限制謝靜璇,令她沒辦法繼續痛下殺手的,只是滲透她真魂的巫毒!

    只要巫毒消除,謝靜璇就能給夜憶皓,給木靈帶來極大的麻煩!

    秦烈很快明白了楚離的想法以謝靜璇對付夜憶皓。

    這個方法顯然可行!

    「噗哧!」

    一根看似柔嫩的細枝,如一柄翠綠色的利劍,從神樹枝幹分叉處刺來,捅進了張晨棟的胸口。[

    和洛塵並肩作戰的張晨棟,被細枝刺透胸口,臟腑內鮮血精華,如被抽水泵抽離,洶湧流入神樹。

    洛塵身邊最後一個戰友,至此,也被情斬殺。

    「你們逃離的方向沒有問題,如果沒有進入這個村落,只要你們不停歇的遁離,說不定你們能走出木之禁地。」夜憶皓冷笑著,搖了搖頭,「可惜,可惜你們沒有抵禦住自己的好奇心,你們偏偏踏入了此地。」

    「絞殺!」

    從周邊挪移而來的所有樹木,一根根粗細不等的枝幹,像是化為漫天怪蛇,從四面八方朝著村落內的生靈纏繞絞殺而來。

    那些樹枝彷彿有著簡單智慧,都很聰明的避過三大家和黑巫教的人,都只是盯著幻魔宗、寂滅宗那些人攻擊。

    「秦烈!」楚離突地沉喝。

    守著身後石井的秦烈。終於聞訊而動。身如一道電光射向謝靜璇。

    存放一滴巫蟲鮮血的玉瓷瓶。在空間戒光亮一閃后,在他掌心顯現出來。

    「呼!」

    玉瓷瓶半空滾動著,滴溜溜落向謝靜璇的方向,如一顆墜落的星辰。

    「那是一滴巫蟲鮮血!」秦烈輕嘯一聲。

    與此同時,三滴雞血石般的鮮血,從他掌心飄飛出來,變化為三團燃燒著的火焰麒麟。

    三團火焰麒麟,咆哮著。燃燒著洶湧火焰,形成烈火結界,防禦著謝靜璇周邊。

    「滴入鮮血進眉心!」宋婷玉在旁邊大聲提醒。[

    「鮮血能解巫毒!」何薇也叫喊起來。

    謝靜璇飲用了生命之泉的泉水,以生命能量維持著生機,卻被生命之泉內木族族人不屈的殘魂意志侵蝕,處於不清醒的狀態。

    她們擔心謝靜璇法思考,不知道該如何借用那一滴巫蟲鮮血,所以接連出言說明玄妙。

    「轟隆隆!」

    秦烈身上雷電涌動,御動著雷罡錘,揮動出漫天炙烈閃電。粉碎延伸過來的一根根樹枝。

    他也在盡量護著謝靜璇。

    謝靜璇眼瞳深處,一個個碎小的黑白斑點。忽然閃爍出詭異的光芒。

    她木然的臉上,如忽然顯出濃烈生機,她那死氣沉沉的表情,也陡然一變。

    她拿著一根木雕,精準地敲擊在當頭落來的玉瓷瓶上,玉瓷瓶應聲而碎,一滴鮮血忽然在空氣中閃現。

    謝靜璇伸手一扯。

    一條草綠色光束,從她手中凝現出來,柔軟的綠絲帶般將鮮血裹住。

    那一滴巫蟲鮮血,順勢落入她眉心,如一個小小的硃砂痣。

    一絲絲,一縷縷,肉眼可見的黑褐色煙霧,迅速從她眼瞳深處浮遊出來,如被磁石吸引著,一一黏在那滴巫蟲鮮血上。

    液態的鮮血,在吸附了巫毒毒素后,變成黑糊糊的硬塊,流出令人心悸的邪惡氣味。

    「啪嗒!」

    那一滴鮮血硬塊,忽然從謝靜璇眉心脫落,她之前的「嗚嗚」痛呼聲,早已停了下來。

    那一雙布滿黑白斑點的眼瞳,重現令人驚懼的邪光,一股墨綠色的光暈,如深海蕩漾著的波紋漣漪,從她全身流蕩出來。

    「呼呼呼!」

    謝靜璇忽然張口朝著石井的方向一吸。

    瀰漫在石井井口的綠色淡霧,夾雜著強烈的混亂波動,混合著木族族人的殘魂碎念,一股腦兒地全部湧入謝靜璇口中。

    謝靜璇兩眼綻出不正常的綠色光芒。

    一手握著一根木雕,如同一隻綠色幽靈,她虛空漂浮著,鬼魅般穿過密集的樹枝縫隙,瞬間到了夜憶皓身旁。

    兩根木雕釋放出凌厲的光芒,如變成兩柄堅不摧的神劍,鋒芒匹。

    「喀嚓!咔嚓!」

    提著兩柄劍般的謝靜璇,不斷斬向裹著夜憶皓身體的樹枝,一根根青翠如玉般的枝幹,紛紛碎斷。

    「咬死她!給我咬死她!」夜憶皓尖叫。

    那隻八翼蜈蚣王,又一次從他胸口,擠破他的皮膚振翅飛出。

    巫蟲怪嘯著啃咬向謝靜璇,八隻翅膀如八柄利刃,閃耀出烏黑森寒的光芒。

    「燒!用火燒!」雪驀炎嬌喝。

    秦烈和杜向陽齊齊動手。

    杜向陽手中火炎之劍火勢猛然暴漲,那隻劍,蛻變成一頭火焰蛟龍,一下子沖向巫蟲。

    秦烈則是溝通三滴本命精血。

    三滴鮮血,衍變成數米高的火焰麒麟,釋放出滔天火焰,也是沖向巫蟲。

    一身白衣沾滿泥土灰塵,白皙肌膚也是布滿污垢,半月都沒有清洗的謝靜璇,沒了往昔的素雅清麗,多了幾分狠厲和不近人情。

    可她的戰力,卻足足攀升了幾個等級!

    尤其是她手持的兩個木雕,在她的手中,更是顯出了可怕的威力出來。

    彷彿她知曉如何運用木雕的力量!

    青耀的神光,如天神的利刃,從兩根木雕一端暴射而出。

    神光切割而出。竟帶有一種空間的力量。簡直能斬斷世間一切硬物。

    緊緊裹住夜憶皓的木靈枝幹。被那青耀神光一斬,如被利刃砍下來的麻繩,應聲而斷。

    短短時間,和夜憶皓連接的,所有木靈的樹枝,盡數被謝靜璇斬斷。

    「兩人靈魂連接分開了!秦烈,祭出封魔碑!」楚離爆吼起來,「木靈的靈魂。沒有和夜憶皓凝在一起,就沒辦法抗衡封魔碑的封印之力!」

    「嘩嘩嘩!」

    所有神樹身上的枝幹,此刻都在瘋狂扭動著,成千上萬條怪蛇一樣,都要重新纏繞到夜憶皓身上。

    想要和夜憶皓重新建立起靈魂鏈接。

    也在此時,秦烈依言將字墓碑重新喚出。

    字墓碑一出,主動漂浮上天,碑面上七道神光變得比炫目,如七條秩序鎖鏈一般,從碑面上重新延伸出來。

    七道神光。如勾連天地的鎖鏈,綿長如天河。一一拴在木靈龐大軀體上。

    木靈近百米高,佔地數十畝,遮天蓋地。

    可那七道神光,卻像是蒼穹深處的天河,七條延伸束縛而來,硬生生將這木靈龐大軀體裹住了。

    「噼里啪啦!」

    燦燦炫目神光,從七條綿長鎖鏈上疾射出來,一股恐怖絕倫的力量,令所有人為之震顫。

    「不!」夜憶皓慘叫連連。

    只見,根莖深埋在地底的木靈,如一株萬年的樹妖,被七道神光鎖鏈捆縛著,硬生生從地底給拉扯出來。

    一點點被扯向字墓碑!

    那墓碑並不大,懸浮在巨樹上方,甚至顯得有些渺小,如天空一片雲朵而已。

    但在這一刻,從它身上釋放出的神威,那種可匹敵的浩瀚力量,卻讓任何人心神敬畏。

    和吸附火麒麟軀體一樣,封魔碑內射出的七道神光,纏繞著木靈,將其一點點,慢慢吸入碑面。

    所有人舉頭看天,都眼睜睜的看著,看著木靈慢慢縮小,最終徹底消失在封魔碑。

    木之禁地的木靈,和炎火之地的火靈一樣,也被封魔碑封禁起來。

    所有從四方挪移而來的樹木,在木靈被封印之後,忽然全部停止了波動。

    像是突然變成了真正的樹木。

    「跟我走!」夜憶皓陰冷的聲音響起。

    他所在的位置,陡然升騰出濃烈的巫毒煙雲,那些毒雲朝著周邊迅速擴散開來。

    聚集在那一塊的洛塵,楚離,還有雪驀炎眾人,紛紛驚恐地避讓。

    反倒是林東行、蘇妍、夏侯淵一行人,急忙進入那片巫毒覆蓋區,唯恐留在外面成了眾人的靶子。

    「我會在葬神之地等著你們!」夜憶皓的聲音,從巫毒覆蓋中央傳來。

    裹著他們的巫毒黑煙,在眾人眼皮子底下挪動,朝著村落外面迅速而去。

    楚離、雪驀炎、洛塵只能眼睜睜看著夜憶皓他們逃離。

    所有人都深知巫毒的可怕,沒有人敢踏入巫毒中央,在巫毒繚繞之地和夜憶皓開戰。

    秦烈雖然不懼巫毒,但卻沒有自大到,以一人抗衡夜憶皓和三大家所有強者的地步,所以也只能眼睜睜目送他們離開。

    字墓碑懸浮在秦烈頭頂,七道神光,接連重返墓碑沉寂起來,墓碑如重新恢復安寧。

    謝靜璇布滿黑白斑點的眼瞳,仰望著墓碑,看著墓碑將木靈重新封印,似乎殘魂得以安息了。

    一絲絲草綠色輕煙,從謝靜璇雙眼,鼻子,耳孔中飄逸出來,逐漸消散在天地之間。

    她那被迷失許久的靈魂,如撥開了雲霧,如重見天日。

    她眼中的黑白斑點逐漸消失,她灰暗的眼眸,慢慢重現光彩。

    「靜璇!」宋婷玉一聲聲輕呼,希望能喚醒她,希望原來的她,能真正回來。

    「婷玉姐!」許久之後,謝靜璇忽然驚呼一聲,如從一個深層的噩夢中醒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