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生命之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生命之泉字體大小: A+
     

    「靜璇!」

    宋婷玉陡然驚叫起來。

    何薇也是一臉驚異之色,不敢置信地看著忽然冒出來,如幽靈一般的謝靜璇。

    在場眾人中,除了秦烈以外,也就宋婷玉、何薇兩人和謝靜璇熟悉,知道她曾經毒入真魂,隨時都可能被巫毒害死。

    先前秦烈說起謝靜璇,說她不但好好活著,還擁有一身強悍力量的時候,說實話,宋婷玉、何薇都有些半信半疑。

    可現在她們徹底相信了。

    謝靜璇兩隻柔嫩的玉手,分別握緊一根木雕,仔細去看,會發現她的手掌成墨綠色,一根根肌膚下的筋脈血管,也是綠幽幽的,如青嫩樹枝。

    手持木雕,狠狠刺向綠色壁障之時,一道道綠幽幽的光芒,如孔雀開屏一般,從她全身綻放出來。

    耀目如綠色太陽!

    兩根木雕,如瞬間蛻變成世間最鋒利的矛,在她的手中,竟展現出神異的風采出來。

    木雕的一端,雕刻成秦山頭部的位置,重重刺在古樹凝出的綠色光幕壁障上。

    「哧啦!」

    厚實堅韌的綠色壁障,如撕裂的薄膜,第一時間綻裂出兩道狹長縫隙。

    「啪啪啪!」

    一根根青嫩的古樹枝幹,紛紛爆炸,如玉石落地摔成粉碎。

    被古樹茂密枝葉裹著身子的夜憶皓,眉心清晰可見的小樹印記,忽然變得黯淡起來。

    夜憶皓臉龐也明顯蒼白了一分。

    「賤婢!中了巫毒竟然還敢猖狂!」夜憶皓厲喝。

    「嗡嗡嗡!」

    趴伏在他心臟上的八翼蜈蚣王。突然怒嘯起來,刺耳的嘯聲,如利器刺入所有人耳膜。

    就連沒有中巫毒的那些人,一時間都是頭皮發麻,聽不到附近的聲音。

    一擊破掉古樹綠色壁障的謝靜璇,突然七孔流出污血,模樣凄厲可怖到了極點。

    巫毒,依然處在她真魂深處,便是她突獲神力。再是神勇,還是無法徹底逃脫巫毒的侵蝕影響。

    黑巫教的上古巫術,招牌的巫毒,能揚名整個暴亂之地,讓許多人聞風喪膽,自然有著其獨到兇狠之處。

    「嘩嘩嘩!」

    以樹葉叢裹著夜憶皓的木靈。參天樹軀劇烈搖晃,樹枝亂顫。

    夜憶皓的眼睛猛地盯向眾人身後的石井。

    「汩汩!汩汩!」

    石井中,生命之泉的泉水,如被煮沸了,在洶湧沸騰著。

    「好!很好!生命之泉的泉水,在封魔碑的作用下。已開始凈化了!」夜憶皓張嘴大笑,「那些污穢。早該凈化的乾乾淨淨,免得繼續作惡!」

    秦烈扭頭看向身後。

    石井中,那些墨綠色的生命之泉,不斷冒著水泡。

    一個水泡炸裂,就有一縷木綠色的輕煙裊裊而出,那些淡淡輕煙懸浮在井口上方兩米處。

    以眼睛看,看不出上方有著什麼奇妙。然而,當他試著以靈魂意識感觸的時候。卻發現井口上方淡淡輕煙著,有著無數殘魂碎念在劇烈動蕩。

    石井中細小的黑白斑點,隨著井水的沸騰,似在逐步減少。

    那些黑白斑點,就是雪驀炎和夜憶皓口中所謂的污穢,可那些黑白斑點,在謝靜璇的眼瞳深處,也曾浮現出來。

    秦烈總覺得其中有著某種聯繫。

    「木族,生命之泉,污穢,凈化,洗滌……」

    一個個詞語,在他腦海中閃過,緊皺著眉頭,秦烈用心思索著,將那一段忽然冒出來的記憶,要梳理清晰。

    「殺掉夜憶皓!」洛塵厲聲叫喚。

    楚離,雪驀炎,還有杜向陽等人,紛紛飛湧向那邊。

    「給我殺!」夜憶皓也是下令。

    夏侯淵、林東行、蘇妍等三大家族武者,也從古樹後方衝殺出來,也出來攔截眾人。

    五顏六色的靈力光罩,奪目凌厲的電光,神奇精緻的種種靈器,一時間皆是飛上半空。

    在秦烈和夜憶皓之間,雙方的慘烈戰鬥,立即拉扯了開來。

    「秦烈!記得找機會以封魔碑封印木靈!」楚離在戰鬥中,還不忘傳訊過來。

    此刻,他身邊的所有人,包括宋婷玉都加入了戰圈。

    秦烈站在石井旁,看著周邊一地的木族族人屍身,眉頭深鎖著,他蹲伏下來,伸手摸向最近的一具木族族人屍身。

    他摸向屍身的一截手臂。

    那手臂,如一根腐朽的枯木,沒有一絲光澤,沒有一點綠意,灰褐色,乾巴巴的,死氣沉沉。

    如被抽離了所有生機和能量。

    這具屍體的眼眶深陷,整個人流露出一種絕望、憤怒、恐懼的表情,似乎在生前經歷了某種可怕的事情。

    「生命之泉!」

    一道靈光在腦海中閃過,秦烈渾身一震,突然間梳理清晰了記憶。

    關於木族的記憶!

    他看向裹著夜憶皓的那一株巨大古樹,陰沉著臉,突然說道:「此地石井內的生命之泉,皆是來自於周邊木族族人的生命精華,他們是被活生生煉死,被抽離了所有生機和殘能,才凝成井中的生命之泉!」

    「嘿嘿,你小子知道的還不少嘛?」夜憶皓怪笑起來。

    他所在的位置,一根根樹枝如長矛利劍,閃耀著綠意盎然的光澤,正在揮舞著,營造成漫天綠色光影,朝著雪驀炎、洛塵等人衝擊。

    他顯然在藉助於木靈的力量。

    除了謝靜璇以木雕,一擊破掉木靈的綠色壁障,令他和木靈同時受創之外,他好像再沒有遇到像樣的兇險。

    雪驀炎、楚離、洛塵等人兇猛的攻擊,竟無法靠近他。無法衝破那些茂密的樹葉叢,真正轟落到他的身上。

    他顯得比任何人都要從容不迫。

    木族,上古時代的強族之一,精通木之靈力。

    傳言,天地之間屹立著一株生命古樹,木族,就是依託生命古樹進化而成的高等智慧種族。

    所有木族族人,尊稱那一株生命古樹為「母神」,據說。將生命古樹上的翠綠葉子,擠成汁水后,就是生命泉水。

    生命之泉中,蘊藏著生命能量,它能補充生靈體內的生命能量,大幅度生靈延長壽命。

    除此之外。生命之泉內的生命能量,還有著起死回生,奪天地之造化的神奇作用。

    傳說中,只要生靈還有一口氣在,不論曾受了多大的肉身創傷,都能通過生命之泉救活過來。

    生命之泉。在上古時代,乃木族的鎮族聖葯!

    一般而言。生命之泉,都是通過摘取生命古樹上的樹葉,擠壓成汁水后形成。

    然而,經歷了漫長時代,和無數次種族之戰,如今連木族族人都甚少見到,生命古樹更是不知是否還存在了。

    所以要通過這種方法得到生命之泉已漸漸不可能。

    於是出現了第二種方法……

    境界精湛且血脈純粹的木族族人。修鍊木之靈力時,能從生命古樹中獲取力量。從而不斷強大自身。

    在他們的血液之中,會存在少量的生命之水,通過一些極端的方法,將他們生生煉死之後,就能從他們鮮血之中提取那些生命之水。

    但這種得到生命之泉的方法存在一個弊端——如此得來的生命之泉並不純凈。

    木族族人,畢竟是高等級的生靈,他們有智慧,有靈魂記憶,在他們的鮮血之中有著碎念殘魂。

    和姜鑄哲等人飲血修鍊血靈訣,會將鮮血中雜質一起吸入血液一樣,通過木族族人鮮血煉化出來的生命之泉,也會存在雜質在裡面。

    所謂的雜質,其實就是木族族人,不屈的殘魂和意志!

    也就是那些黑白斑點。

    如果不能徹底凈化,直接飲用那些生命之泉,就會被殘忍煉死的木族族人,存在鮮血中的不屈意志和碎魂所影響。

    謝靜璇,顯然就是因為中了巫毒,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飲用了那些未經凈化的生命之泉,從而被木族族人的殘魂意志所滲透侵蝕。

    「小子,你手中的封魔碑,就能凈化生命之泉內的污穢!嘿,井水的沸騰,就是在蒸發那些木族族人的殘留意志,待到這一口石井的生命之泉被凈化乾淨,被神樹吸收了,神樹……未來就有一絲可能進化成生命古樹!」夜憶皓咧嘴大笑,「而我,將通過神樹,以無人可以企及的速度迅速突破!」

    「這些被煉死的木族族人,就是你所謂的神樹榦的好事吧?」秦烈冷笑。

    「神樹要走出這片木之禁地,要走出神葬場,就必須這麼做!」夜憶皓神情冷酷,「七大靈體,八具神屍,共同鎮壓封閉著神葬場已經太久太久了。如今,神葬場入口被找到,我們也踏入了其中,神葬場已經不再安寧,七大靈體,也早已沒了義務繼續鎮守此地!」

    他和木靈達成契約后,對神葬場,對此地的了解遠超任何人。

    「神樹和我靈魂相通,你想依仗封魔碑封印神樹,恐怕沒那麼容易!」夜憶皓咧嘴獰笑,「更糟糕的是,你處在這片木之禁地!在這兒,我和神樹才是主人!」

    「嗚嗚嗚!」

    兩人講話之時,謝靜璇手持兩根木雕,以手背貼著額頭,在低低痛嘯。

    她正被迅速抽離著生命和靈魂能量。

    任憑她如何強勢,在巫毒的作用下,在八翼蜈蚣王的厲嘯中,她依然無法躲過巫毒的腐蝕。

    尤其是在這麼近的距離下。

    巫毒,比滲透她腦海的那些木族族人的殘魂,還要可怕許多!

    「秦烈!給她一滴巫蟲鮮血解毒!」楚離傳訊。

    秦烈精神一震。

    ……

    ps:感謝賀盟,雪盟,翼的自由本月的飄紅~~感謝投月票給靈域的兄弟,感謝投推薦票的兄弟,哈哈,都感謝一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