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木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木靈字體大小: A+
     

    一具具木族族人乾癟如腐朽樹木的屍體中央,只有一口石井,石井中墨綠色的井水正在沸騰,「汩汩」冒著水泡。

    水泡爆裂,一縷縷草綠色的霧靄淡煙繚繞出來,湧出生命氣息和草木的清新味道。

    眾人聚集在石井旁邊。

    秦烈垂頭去看,發現井口那些墨綠色的井水中,有著點點黑白斑點。

    和謝靜璇眼瞳深處顯現的斑點簡直一模一樣。

    這讓秦烈心中忽然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那些黑白斑點,是不是因為謝靜璇喝井水引起的?

    那些黑白斑點意味著什麼?

    他發現他對這趟神葬場之行,有著太多太多的疑惑,他,洛塵,包括何薇、杜向陽等人,顯然對神葬場的認識不夠。

    「啪啪啪!」

    木屋炸碎的聲音,漸漸從遠處傳來,身在石井旁邊的人,凝神去看四周。

    「很多樹朝著這個村落挪動。」

    杜向陽站在一個木屋的屋頂,遠眺著周邊,臉上盛滿了驚訝。

    眾人相繼飛到較高一點的木屋上,都眯著眼,往遠處去看。

    黑壓壓的樹木,一株連著一株,森林如在一點點挪移,慢慢充斥村落。

    其中,一株最為巨大的古樹,超過百米高,枝葉茂密,如一座林間的小山般在地面上橫移著。

    迅速而來!

    「那是木靈!」雪驀炎深吸一口氣,「夜憶皓應該就是通過木靈。來溝通這片森林的古樹,木靈到了,也意味著夜憶皓就在裡面!」

    「木靈?」秦烈眼中都是迷惑。

    「成千上萬年的古樹,受木族族人膜拜,被他們當成神明來祭祀,奉獻自己的信仰,漸漸地,古木就有了智慧,有了模糊的意識。蛻變成木之靈體,稱呼為木靈。」雪驀炎組織著語言,慢悠悠解釋,「你在炎火之地,所看到的火麒麟,乃火焰之靈。」

    「還是不太懂。」秦烈搖了搖頭。

    「一時間也解釋不清。」雪驀炎也是無奈。「等過了夜憶皓這一關再說吧。」

    「嘩嘩嘩!」

    一株株大樹搖擺著,樹葉紛飛,古樹迅速往眾人的位置接近。

    最高的那一株古樹上,夜憶皓浮現出來,他身上插滿了青翠欲滴的樹枝,眉心閃現一個小樹的印記。眼眸顯出詭異的綠意。

    清新的草木氣息,從四面湧來的古樹上釋放出來。瀰漫在整個村落。

    「汩汩!汩汩!」

    秦烈眾人身後的那一口石井,井水愈發沸騰,不斷冒出水泡出來。

    「我們又見面了。」夜憶皓咧嘴怪笑起來。

    林東行,夏侯淵,還有蘇妍等三大家族武者,相繼從他所在的古樹後方冒頭,一個個精神抖擻。都恢復了力量。

    「你們被神樹殺了多少人?」夜憶皓張狂的大笑。

    洛塵、雪驀炎臉色鐵青。

    「你以為和木靈結成契約,就能掌控這片森林。主宰神葬場?」雪驀炎輕咬著牙齒,將幻魔珠摸了出來。

    「或許不能主宰神葬場,但至少,可以在這片森林中,盡情發揮我的力量!」夜憶皓自信滿滿。

    他一把扯掉胸襟處的衣衫,將趴伏在心臟上的「八翼蜈蚣王」顯露出來,只見在他那透明的肌膚下面,那八翼蜈蚣王八隻翅膀重新和身體連接起來,看起來就像是根本沒有受過傷一樣。

    「嗡嗡嗡!」

    巫蟲處在夜憶皓皮肉之下,厲聲怪嘯,似乎在瘋狂的咆哮,在對夜憶皓述說著什麼。

    夜憶皓凝神傾聽。

    同時,他眉心的古樹印記,也在劇烈的扭動著,好像也在下達命令。

    夜憶皓的眼睛,倏地盯向秦烈,臉上滿是驚訝之色,「令我巫蟲翅膀折斷的人,是你,手持封魔碑的,竟然也是你!」

    通過巫蟲,通過木靈,夜憶皓似乎知道了一切。

    「這人到底是誰?」夏侯淵光頭鋥亮,「在炎火之地,也是他引起岩漿潭巨變,以封魔碑將火麒麟的軀體硬生生拉扯上來的!」

    「鬼知道他是誰!」林東行哼了一聲。

    「秦烈,一會兒如果看到夜憶皓不支,找到了可乘之機,記得重新釋放封魔碑,將木靈封印起來!」楚離忽然傳訊秦烈,「就像是封印火焰之靈,將火麒麟吸入封魔碑那樣!」

    封印火焰之靈?封印木靈?封魔碑?

    秦烈從這隻字片言中,漸漸意味出了關鍵,知道他手持的封魔碑存在的意義,就是封印神葬場內一個個怪異的靈體。

    火麒麟為火焰之靈,這一株能御動樹木的古樹,則是木靈。

    可還有別的靈體?

    像是看出了他心中疑惑,楚離又解釋了一句:「如果我的消息沒錯,神葬場內,這樣的靈體共有七個……」

    七個靈體?

    封魔碑內,有七道神光彩虹,這意味著什麼?

    「你們能找到生命之泉所在的位置,也實屬不易了,可惜如今的生命之泉,你們沒辦法飲用。」

    夜憶皓忽然望向雪驀炎,嘖嘖道:「雪驀炎,你進入神葬場所求的聖葯,應該就是生命之泉吧?嘿,如果能飲用一部分純凈的生命之泉,你或許真能一直活下去。但現在……」

    夜憶皓搖了搖頭,譏笑道:「你恐怕是白費心機了。」

    「雪姐,他,他說什麼?」潘芊芊驚呼起來。

    另外一個幻魔宗的少女,也是悚然一驚,嬌聲道:「雪姐,你能不能活下去和生命之泉有什麼關係?」

    只有名為黃姝麗的少女沒有驚訝,像是知道詳情。

    洛塵、楚離等人也是一臉莫名其妙。

    秦烈卻聽懂了。

    困擾雪驀炎的乃是壽齡,她在娘胎中消耗了太多的壽齡,以至於一出生她的生命能量就即將枯竭了。

    生命之泉,能補充生命能量,只要她飲用一部分,就能延長壽命,能真正活下去。

    這也是她進入神葬場的原因。

    「我死之前,會幫小婉她們報仇,會先儘可能多的殺掉黑巫教的人,殺掉你。」雪驀炎臉色平靜。

    「在這裡你沒有機會。」夜憶皓傲然道。

    「我聽不懂你們說什麼,也沒有興趣繼續聽下去!」洛塵不耐了。

    一輪清冷明亮的彎月,由劍芒凝結而成,燦爛耀目,磨盤般大小,忽地從天滴溜溜落來。

    洛塵背脊一挺,如一柄出竅的利劍,身上流露出衝天的劍意。

    又是一縷銀燦燦的劍光,如筆直的狼煙,從他頭頂扶搖上天,劍氣如虹。

    劍虹在天上衍變著,凝結出新的殘月出來,一輪接著一輪。

    「七月斬!」

    七輪森寒彎月,如明晃晃車輪,釋放出斬天裂地的凌厲建議,紛紛墜落向夜憶皓那邊。

    上千道銀色劍芒,如密集的細雨從天垂落,落在四面八方的古樹上。

    「噼里啪啦!」

    一棵棵古樹,在劍雨的虹芒衝擊下,紛紛折斷爆碎。

    「嘿,洛塵不愧是洛塵,的確厲害。」夜憶皓先贊后貶,「可惜這裡是我的地盤!」

    「呼呼呼!」

    他所在的那一株古樹,細長的樹枝如綠幽幽翡翠,綻放出玉石的晶瑩光澤。

    一縷縷肉眼可見的綠色能量,在每一根樹枝內流動著,如人體內的靈力一樣奇妙。

    一股宏大不可匹敵的青幽能量,如蒼穹光幕,將周邊所有一切遮掩住。

    所有從天墜落的劍雨,落到青幽光幕上,只是炸出炫目的火光,卻無法衝破那一層綠光壁障。

    「破壁!」楚離喝道。

    雪驀炎、杜向陽、何薇眾人紛紛出手,各自施展出靈器,要轟破那古樹凝成的綠光壁障,要傷到夜憶皓本人。

    但有一人比他們所有人都要快!

    一道白光陡然掠過,一人詭異地浮現出來,一手拿著一根木雕,以木雕為矛,狠狠刺向綠光壁障。

    竟然又是謝靜璇!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