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封魔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封魔碑!字體大小: A+
     

    秦烈手中的那一根木雕,曾經起過幾次變化,一次,在幽冥界,在遇到角魔族庫洛的時候。

    因為庫洛手中也有一根木雕。

    另一次,在葯山的背面,在看到白骨冥靈壇的時候,那次,他從中得到了九幽邪典,得到了一名邪族的靈魂傳訊。

    這是第三次。

    灰褐色的木雕,釋放出蒙蒙木質輝光,不是特別明亮,卻非常顯眼。

    引起木雕波動,乃是前方古井旁,那個木屋中的一樣東西。

    秦烈腳步陡然一快!

    楚離,洛塵,還有杜向陽眾人,也都倏地跟上。

    踏著一個個木族族人的屍體,秦烈沖向那木屋之前,並且轟然將木門沖開。

    一個絕不該出現此地的人物,忽然映入秦烈眼帘——謝靜璇!

    破舊木屋的小床上,謝靜璇一襲白衣,如幽靈般孤零零坐著。

    她身上的巫毒分明還沒有徹底消褪,在她眼瞳深處,還是有著巫毒黑絲殘留。

    可她竟然還頑強活著!

    她不但活著,手中還攥著一根木雕,比秦烈手中小一號的,卻一模一樣的木雕!

    這讓秦烈駭然失色。

    然而,就在他張口欲要詢問的時候,謝靜璇突如一道冷光,倏地從木床上飛襲而來。

    陰森冰寒的磅礴能量,帶著一股子草木精氣味道,籠罩了整個木屋。

    一瞬間,秦烈生出被上千條蔓藤緊緊纏繞著的可怕感。那種束縛的力量,令他呼吸都覺得困難。

    謝靜璇何時有了如此恐怖的力量?

    秦烈驚駭欲絕地看向她。

    謝靜璇眼眸灰暗,瞳仁深處,顯出黑白相間的斑點,臉上流露出木然的表情。

    彷彿已完全認不得他。

    在秦烈就要驚叫的時候,謝靜璇將他緊握著的木雕,強行從他手中剝奪,旋即身影忽然模糊不清。

    陰寒的森白霧氣,詭異地瀰漫在整個木屋。被無形蔓藤緊緊束縛著的秦烈,感覺到屋內的那種可怕禁錮之力迅速消失。

    很快,秦烈恢復如初,屋內森白霧氣也消散掉。

    謝靜璇也失去了蹤跡。

    木床旁邊,一扇敞開的窗口,像是她離開的路徑。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快到秦烈都反應不過來,甚至沒有來得及驚叫一聲。

    等楚離、洛塵、雪驀炎他們過來,一一走進木屋的時候,他們什麼也沒有看到,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只看到秦烈臉色蒼白,眼中流露出巨大的驚容。如被某樣事情震驚到。

    「怎麼回事?」宋婷玉走進來,柔聲詢問道。

    「你猜我剛剛看到了誰?」秦烈表情怪異至極。

    「誰?」

    「謝靜璇。」

    「呀!」

    宋婷玉掩口輕呼。「她,她還活著?她中了巫毒那麼久,怎麼撐過來的?」

    何薇也是驚叫起來,「我上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就快要不行了,按照道理而言,她應該早就死了啊?」她也難以置信。

    雪驀炎眾人則是不明所以。

    「她不但活著。還專門潛藏在木屋內,拿著一根木雕等我接近。在我進門的一霎。以強大的力量形成束縛,令我瞬間動彈不得,從我手中將木雕強奪后,從那窗戶遁離!」秦烈深吸一口氣,喝道:「我不敢肯定她還是不是謝靜璇,她剛剛身上展露出來的氣勢,還有那種磅礴洶湧的力量,絕對比全盛時期的她,還要高出一大截!」

    「她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宋婷玉驚愕不已。

    「你怎麼不追?」楚離問道。

    「追?」秦烈苦笑,「我知道追不上她。她以木雕誘使我進來,就是為了我手中的那一根木雕,我現在也是一肚子疑惑,我也想知道她身上發生過什麼,想知道……現在的她,還是不是真正的她!」

    眾人一時沉默。

    秦烈眉頭深鎖著,在這個木屋內仔細檢查了一番,發現屋內沒有什麼異常。

    他無奈從中退了出來。

    按照何薇的說法,謝靜璇先前中毒很深,巫毒,會時時刻刻抽離她的靈魂和生命能量,直至將她抽盡而亡。

    以時間來看,如果沒有發生過奇迹,謝靜璇恐怕活不到現在。

    可這次再見她,秦烈發現她身上巫毒沒有解開,卻還是活的好好的。

    彷彿,在謝靜璇的身上,有著充沛的生命和靈魂能量可以消耗。

    「木族,木族……」

    秦烈的腦海中,之前靈光一現浮出來的記憶,被他重新認真梳理,他用心去想。

    同時,他從木屋內走了出來,心念一動后,將那無字墓碑也從空間戒取出。

    內部有著七道虹光的墓碑,瞬間聳立在眾人眼前,讓此地所有人神情一變。

    「這面墓碑,來自於神屍肚臍眼,據說和神葬場有關。」秦烈開口解釋,「七道墓碑內的神光,應該來自於其餘七具神屍,這墓碑……本來在洛塵手中。前段時間,它主動飛離過來,還帶我在炎火之地找到火麒麟的遺體……」

    他將發現神屍,從姜天興手中拿到無字墓碑,將有關無字墓碑的奇妙,失而復得的經歷,首次清清楚楚說了出來。

    他看向眾人,問道:「關於神葬場,關乎這一塊墓碑,你們都知道一些什麼?」

    他的視線在眾人臉上一一巡視。

    從洛塵臉上,他看到了疑惑不解,杜向陽和何薇等人,也都是驚訝莫名。

    顯然,關於墓碑和神葬場的玄妙,這些人並不知情。

    秦烈又看向楚離。

    楚離摸著下巴,眼中閃爍著思索的光芒。似乎在整理著內心念頭。

    幻魔宗的雪驀炎,清澈見底的眼睛,則是光芒交織,彷彿蘊含著許多秘密在裡面。

    她是知情者!

    秦烈神情一動,注意力全部放在雪驀炎的身上,眼睛越來越明亮,沉喝道:「我已將墓碑取出,我已將我的誠意拿了出來,關乎神葬場。關於墓碑,你都知道什麼?」

    在他爺爺遺留的木雕,被古里古怪的謝靜璇奪走之後,秦烈心中一下子湧現出巨大疑惑。

    他急切的想要知道,這神葬場,還有墓碑。究竟有著什麼玄妙。

    如今的他,覺得自己就像是無頭蒼蠅,在神葬場內沒有目標,沒有方向,覺得身處在重重迷霧中,對什麼都一頭霧水。

    就在雪驀炎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豎立在秦烈面前的無字墓碑,內部七道絢爛彩虹。忽然如蛇般扭動起來。

    一股神妙的能量波動蕩漾開來。

    「汩汩!汩汩!」

    一具具木族族人屍體中間,那一口石井,內部傳來奇異的水流涌動聲。

    石井中竟然有水!

    離石井最近的幾人,立即探頭無望,秦烈也在其中。

    那一口石井中,有墨綠色的井水,井水如沸騰一般。此刻在冒著一個個水泡。

    水泡裂開后,有草綠色的水霧浮升出來。在井口瀰漫著。

    一股充滿了濃郁生命波動,充滿了草木精氣的清新自然氣息,從那些草綠色的水霧之中傳來。

    「不老泉,又稱為生命之泉,能補充生命能量,大幅度延長壽命。」雪驀炎忽然開口,「那個謝靜璇中了巫毒后,能堅持到現在還沒有死亡,應該是喝了這些生命之泉,讓生命能量始終保持著旺盛澎湃。當她體內生命能量,流逝的速度,慢過於補充后,她就能繼續活著……」

    「生命之泉!」楚離眼睛明亮起來。

    洛塵、杜向陽也一下子來了精神。

    「雪姐,你要找的聖葯,好像就是生命之泉的泉水?」潘芊芊說道。

    「不錯,我來試練場,就是希望能找到生命之泉。」雪驀炎怔怔出神,她看向近在咫尺的石井,蹙著眉頭,「可是,這些生命之泉的泉水,似乎被污穢了。裡面,好像有著不幹凈的東西……」

    「什麼東西?」眾人一起湊上前,試圖弄清楚狀況。

    「咻咻咻!」

    墓碑中,七道炫目神光,如鎖鏈瘋狂扭動起來。

    光滑的碑面上,隱隱浮現出一株小樹苗的圖案,那樹苗,不斷搖曳著,似乎想要掙脫出去,卻被七道神光形成的鎖鏈,死死纏繞著。

    「封魔碑內的木靈在變化!夜憶皓快到了!」雪驀炎小臉滿是凝重之色。

    「木靈?封魔碑?」秦烈一愣后,喝道:「你到底知道多少?」

    「沒想到封魔碑竟然在你之手。」楚離也是感嘆起來。

    「你們知道什麼?」洛塵也叫了起來。

    「楚離!」何薇怒喝道。

    楚離和雪驀炎忽視一眼,然後由楚離道:「關乎神葬場,關於試煉會,我們的確多知道一點奧妙。這樣吧,等應付了夜憶皓這趟的襲擊,我們會和盤托出我們知道的事情。」

    「好!」秦烈哼了一聲。

    「先將封魔碑收起來!就這麼一會兒,恐怕木靈已感覺到,快!」雪驀炎催促。

    秦烈看向楚離,他相信楚離。

    「聽她的!」楚離喝道。

    秦烈這才依言將無字墓碑收起。

    「等吧,等夜憶皓過來,這裡有生命之泉,他過來后必然很高興。」雪驀炎幽幽一嘆。

    她和楚離兩人,對於神葬場,對於這次的試煉會,顯然比別人認識的多一點,可他們暫時沒有說明其中奧妙。

    所以秦烈眾人還是一頭霧水。

    ……

    ps:求月票和推薦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