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碰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碰撞!字體大小: A+
     

    「洛塵,楚離,雪驀炎!」!

    萬獸山的郁門,一抬頭,看到從不斷爆炸的區域冒出來的一行人,粗豪的臉上,盛滿了怪異的笑容。

    紐紹鈞和幾名萬獸山的武者就在他身後盤坐著。

    他們周邊,有十幾株古樹斷裂,顯然在秦烈等人到來之前,他們也被夜憶皓針對過,經歷了一番苦戰。

    此刻,不論是秦烈、洛塵眾人,還是對萬獸山的郁門而言,其實都不是爭鋒的好時機。

    這樣會白白便宜夜憶皓。

    可有的人一旦動怒,是不會管局勢,不會理睬該不該的。

    洛塵就是這樣的人。

    「寒月輪!」[

    洛塵手中之劍,銀亮的劍芒凝為一輪寒月,大如車輪,在幽暗天際滴溜溜旋轉著,呼嘯飛向紐紹鈞。

    如一輪寒月拋射而來。

    「紐紹鈞,在我洛塵眼中,你只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小人物!」洛塵刻薄地譏諷,「不論我是否受傷,小人物都只是小人物,我要打你這條狗,連你主人是誰都不顧忌!」

    數日前,洛塵和楚離經歷過一番血戰,皆是消耗巨大,身負重創。

    在那時,紐紹鈞和司徒通兩人,為了拿到巫蟲鮮血,曾心懷殺機對待他和楚離。

    還說了一番令洛塵極為記恨在心的話語。

    數日後,洛塵恢復的七七八八,他的傲然又重新回來,再見這紐紹鈞,自然不會客氣。

    寒月輪如寒月拋落,那輪盤轉動之間,一束束寒光如利劍,紛紛落向萬獸山那邊。

    紐紹鈞鐵青著臉,抬頭看著即將飛逝下來的輪盤,卻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郁門還沒有表態。

    「連主人都不顧忌?哼!」郁門突地撇了撇嘴。

    他那大如蒲扇的左手上,裹著一個猙獰獸頭拳套猛一看,如一頭凶獸吞吃了他的左手。

    就在寒月輪飛落之際,郁門左手朝著天上轟出一拳。

    「嗷嚎!」

    那猙獰的獸頭拳套,傳來一聲凶獸暴戾的怒吼一圈圈青紫色光幕,隨著他一拳的轟出在眾人頭頂凝現出來。[

    青紫色光幕,水紋般蕩漾開來,朝著四面擴散蔓延。

    如一面透亮明凈的鏡子。

    在那水紋波盪中,隱隱可見一頭頭凶獸殘魂縮影,做出嘶吼咆哮的動作。

    也不時有獸吼的聲音從中傳來。

    「噹噹噹噹!」

    劍芒凝結的寒月輪,不斷沖射在青紫色光幕上令那片水紋火光四濺,綻放出璀璨虹芒。

    光幕下所有萬獸山武者皆是安然恙。

    「獸化!」郁門沙啞的沉喝一聲。

    青紫色光幕陡然一變。

    所有光芒波紋,在頃刻間凝成一塊兒衍變為一頭身長十米,獅身蟒首的凶獸。

    凶獸腳踏血色雲簇,嗷嗷狂躁咆哮著,一頭衝擊向洛塵。

    同一時間,郁門全身骨骼一陣「噼啪」爆響,近兩米高的彪悍凶蠻軀體,竟又硬生生拔高一截。

    郁門如一頭人形凶獸,身上陡然迸射出凶戾殘暴的氣勢,眼中也是凶光熠熠射出野獸般的光芒。

    「吼!」

    郁門身體大幅度獸化,如在瞬間擁有百獸之力,氣勢恐怖比。

    就連觀望的秦烈都為之動容,臉上浮現出凝重之色。

    場內眾人,恐怕也只有他單憑肉身軀體的力量,敢和這郁門貼身一戰。

    因為郁門這具軀體頃刻間暴漲的力量,百分百來自於肉體,來自於血肉的變異!

    曾經藉助於血池內獸血修鍊過的秦烈,從郁門的身上,也嗅到一股凶獸的氣味,這說明郁門血肉發生了變化催發了某種可怕的靈訣。

    「七月斬!」

    七輪新月,青耀炫目明晃晃懸浮頭頂,帶著清冷凌厲的鋒銳氣勢,在洛塵頭頂滴溜溜旋轉。

    如形成一個明月輪圈。

    在郁門低吼著,咆哮著,快要衝殺過來之前,那一輪輪劍芒凝成的殘月,忽然姿態妖嬈的落向他。

    漫天月光奪目!

    「夜憶皓正在趕來……」

    就在兩人即將慘烈廝殺之時,幻魔宗的雪驀炎,清冷悅耳的聲音,忽然悠悠傳來。

    一道纖細柔美的身影,柳絮般飄入兩人之間的半空,數炫目凌亂的藍光、白光、綠光、青虹,從她袖口中彩條般飛逸出來。

    洛塵和郁門中央區域,突生泥沼般的奇異結界,一種隔絕靈力滲透的束縛力,也同時湧現。

    不論是洛塵的七月斬,還是獸化中的郁門,一碰到那些結界,立即覺得行進艱難。

    「神葬場的試煉,離結束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你們想戰鬥以後機會很多,不用急在一時。」兩人間的雪驀炎語氣淡漠道。

    「這片森林,有太多人被夜憶皓暗算,大家是不是暫時歇一歇,先除掉夜憶皓再說?」何薇也插話,「至少,也要先離開這兒,從夜憶皓的感知中逃離是不是?」

    「是啊!收手吧。」宋婷玉也插話。!

    幾名女子,接連出言勸說,讓眾人稍安勿躁。

    秦烈,楚離,還有杜向陽這些傢伙,則是抱著臂膀看笑話,都沒有勸說。

    一副事不關己的架勢。

    「哼!你最好管好你的狗!」洛塵遠遠瞪了紐紹鈞一眼,將劍訣收起。

    「我們早晚會有一戰。」郁門嘿嘿怪笑。

    他身上濃烈的凶獸氣息,一點點收斂,看樣子也知道此時不宜和洛塵死戰,加上有雪驀炎出來當和事佬,也就收手了。

    兩個稍稍接觸了一下的天之驕子,各自退回自己的位置。

    「我們走。」郁門揮揮手,率先往前行去。

    一眾萬獸山的武者緊隨其後。

    「郁門不好惹,這傢伙和楚離一個德行,最喜惹事生非,誰也不服。」何薇苦笑著搖了搖頭。

    「誰喜歡惹事生非啦?你罵郁門就郁門,幹嗎拖上我?」楚離翻了個白眼。

    「暴亂之地內,幾大白銀級勢力的參與試煉者,誰有你招惹的是非多?」何薇可不怕他狠狠瞪了他一眼,「有段時間,連老祖都受不了你,直接將你禁錮了起來。也就那段時間你才老實了下來,不然單單你惹上的那些情債,就夠寂滅宗煩的了!」

    她一提起情債,楚離一下子老實起來,訕訕乾笑著,摸著鼻子說道:「哪有······我心裡其實只有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何薇撇著嘴哼了一聲,懶的搭理他。

    「秦烈,那郁門······體魄非常強大他以後可能會是你的勁敵。」另一邊,宋婷玉壓低聲音,小聲提醒。

    秦烈暗暗點頭。

    參加試煉會的各方天之驕子,除了天器宗的馮一尤沒有見過,其餘八人他都接觸過了。

    這八人,三大家的林東行、蘇妍、夏侯淵要明顯遜色一籌,三大家還是底蘊不夠,所以連帶的,導致蘇妍、林東行、夏侯淵也弱了一點。

    洛塵楚離,夜憶皓,雪驀炎還有剛冒頭的郁門,這五人卻各個強悍比。

    暗中觀察了一番,秦烈覺得這五個人幾乎有著不弱於如意境初期武者的實力,甚至還要超出一點。

    五人中,洛塵,楚離還有夜憶皓、雪驀炎,都不專註於體魄的修鍊,他們強悍的戰鬥力要麼依仗靈器,要麼依仗特殊的靈訣。

    只有郁門是個例外。

    剛剛他仔細觀察了郁門的戰鬥方式,發現此人一動手就習慣性沖向敵人身邊。

    很顯然,他非常擅長近戰,他那強悍的體魄和野獸般的直覺,會讓他在近身戰鬥中佔盡便宜。

    這是一個作戰風格和他頗為接近的傢伙。

    「郁門修鍊萬獸山的百獸決,據說,他從小和百種凶獸一同吃喝生活,吸收百獸的凶戾氣息,和百獸貼身廝殺搏鬥,淬磨軀體。」杜向陽忽然解釋起來,「這傢伙可能是萬獸山最傑出的一代!他天生通獸語,能和百獸以眼神交流,他懂凶獸的脾性,好在這個神葬場,沒有凶獸聚集地,不然,這郁門恐怕人能治。」

    「你怎麼知道神葬場沒有凶獸聚集點?」何薇瞪了他一眼,「只是你沒有見著而已!如果真被你的烏鴉嘴說中了,給郁門找到這種地方,他恐怕要比夜憶皓還要可怕!」

    此言一出,眾人一下子驚駭起來。

    似乎,只要一想起這種可能性,就讓人覺得不安。

    「你說夜憶皓快要過來了?你知道他什麼到來?」洛塵在前方問話。

    「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到來。」雪驀炎搖頭,「我只知道,他肯定在往我們的位置聚集!」

    「我建議大家儘早出了這片森林!」杜向陽揚聲喝道。

    「我也這麼認為!」何薇表態。

    「洛塵繼續帶路吧。」

    「嗯,繼續帶路!」

    「好吧。」

    離眾人數百里的一片森林中。

    一株遮掩天地的巨大古木,在林間迅速橫移,看起來它如漂浮在海中,隨著大地的波動飛快前行。

    古樹枝幹上,夜憶皓陰沉著臉,身上插著一根根樹枝,眉心中一個小樹印記閃閃發亮。

    他在不斷和神樹交流。

    「什麼?他們就要出了這片森林?他們怎會識得出去的路?」夜憶皓突然急躁起來。

    「嘩嘩嘩!」古樹枝葉紛紛搖晃起來,似在訴訟著什麼。

    「快!加快!以你的力量挪動附近的樹木,將他們攔阻住!」夜憶皓喝道。

    「喀嚓!喀嚓!」

    古樹上的樹枝,突然折斷,一根根綠幽幽的樹枝子,青如翡翠,有著嫩綠的樹葉,忽然朝著遠處飛去。

    那些樹枝所過處,沿途的樹木,紛紛涌動起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