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六十章 血肉獻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六十章 血肉獻祭字體大小: A+
     

    宋婷玉沒有判斷錯。

    在百里之外,紐紹鈞拿著一面萬獸山的令牌,鎖定了秦烈方位后,扭頭對身旁一人道:「找到他們了!」

    那是一個皮膚黝黑的高大青年。

    此人近兩米高,身披獸皮,體寬如山,全身肌肉虯結,一頭長發隨意地披在肩上。

    他整個人,給人一種充滿了野性,極其嗜戰兇殘的可怕感覺。

    幾天前,紐紹鈞在面對秦烈、楚離、洛塵等人時,表現的相當狂傲強硬,就連在面對雪驀炎的時候,也沒有一絲敬意。

    可在看向這個人的時候,紐紹鈞的眼中,卻充滿了敬畏之色。

    他深深懼怕這人。

    此人自然就是郁門,萬獸山新一代的領軍人物,通幽境巔峰修為,精通萬獸山種種稀罕靈訣,從小就能和靈獸溝通。

    據說,這郁門從小被放逐到凶獸盤踞之地生活,如同野獸一般獨自生活了許多年,經歷了種種考驗。

    他有著野獸一般的心性和韌性,就連現在,傳言此人還是喜食生肉,喜歡痛飲靈獸鮮血,過著半人半獸的生活。

    他令萬獸山很多同齡人物感到害怕。

    紐紹鈞,雖然心性陰狠,手段殘忍,可也同樣害怕他。

    「是楚離殺了我們的人?」郁門問道。

    「嗯,楚離,還有一個叫秦烈的傢伙,還有洛塵和杜向陽。」紐紹鈞肯定道。

    「這些人形成同盟了?」郁門皺眉。

    他一皺眉,額頭皺紋密布在一塊兒。竟然形成一個自然而然的「王」字,如百獸之王的標誌。

    「應該不是堅實的同盟,只是暫時的而已。」紐紹鈞回答。

    「楚離和洛塵都受了傷?」

    「傷勢還都不輕!」

    「嗯。」

    郁門點了點頭,聲音沙啞道:「神葬場沒有朋友,不論他們和萬獸山有沒有仇,如果能逮到機會擊殺,都不要放過!」

    紐紹鈞神情一喜。

    「不單單是寂滅宗和天劍山。」郁門哼了一聲,「這個方針也針對所有人!」

    「明白!」他身後幾名萬獸山的武者,齊聲喝道。

    ……

    森林偏僻一角。

    一株即將老朽的古木。煥發出新的生機,光禿禿的樹榦上,又重現嫩芽。

    這一棵古樹,根莖深埋在地底深處,極為壯闊,如人的大心臟一樣。釋放出濃烈的生機。

    在它周圍,許多本來鬱鬱蔥蔥的大樹,被抽離掉木之精氣,正迅速老死,正慢慢腐朽。

    它則是越來越生機盎然。

    夜憶皓就坐在這株老樹的樹下,一根根柔軟的樹條。如麻繩般纏繞在夜憶皓的身上,有綠幽幽的明亮光澤。悄悄輸送到夜憶皓的筋脈血管。

    他的心臟處,那隻八翼蜈蚣王趴伏著,身子鼓脹著,似在用力吸氣。

    三名身穿天劍山、天器宗、萬獸山衣衫的武者,被三隻幼蟲鑽入了腦海,眼神空洞無物,呈三角形端坐在夜憶皓身旁。

    三個人。身上有一絲絲肉眼可見的血肉精氣,不斷流入夜憶皓胸口。沒入他心臟處。

    那三人,身體如風化多年的肉塊,迅速乾癟,沒有一點生機,死氣沉沉。

    就像是被迅速晒乾的鹹肉。

    幾名黑巫教的武者,處在他旁邊,黑袍下的眼睛幽幽,緊盯著夜憶皓的心臟。

    他們很清楚,夜憶皓如今施展的,乃是黑巫教一種古老的巫術——血肉獻祭。

    通過三個祭品的血肉獻祭,夜憶皓為八翼蜈蚣王恢復傷勢,助它召喚斷裂的八隻翅膀。

    「嗡嗡嗡!」

    八翼蜈蚣王厲聲怪嘯,嘯聲驚天動地,震的那些人耳膜都要炸裂開來。

    夜憶皓眼睛越來越亮。

    母蟲整整尖嘯了半個時辰。

    「咻咻!」

    八隻從它身體脫落的翅膀,倏地飛了回來,瞬間重新落到它身上。

    八翼蜈蚣王一下子安分老實下來。

    「噗噗噗!」

    三名進行血肉獻祭的武者,則是突地爆炸開來,將周邊濺射的到處都是鮮血。

    三隻幼蟲,在血肉炸碎中,從裡面飛了出來,飛向夜憶皓的胸口,飛回母蟲身邊。

    一根根纖細柔軟的樹枝,忽然從古樹上落下,搭在那些濺射的鮮血上。

    樹枝瞬間被鮮血染紅。

    「咕噥!咕噥!」

    一滴滴鮮血,如被樹枝吸吮著,迅速消失。

    就連那些碎肉塊,也被樹枝吞沒進去,這些從古樹上垂落的樹枝,如吸管,在吸食鮮血和肉團,將那三個爆碎的武者吞了個乾乾淨淨。

    夜憶皓的眉心中央,顯現出綠幽幽的光芒,光暈中,一株袖珍型的小樹印記,奇妙的浮露出來。

    一股奇異的波動,從他眉心的印記之中,迅速沒入他心靈識海,和他達成奇妙聯繫。

    「放心,我會帶你出去,我會活著從神葬場離開!」夜憶皓如在自言自語,「但在此之前,我要你幫我,將這片森林中所有敵人斬殺乾淨!」

    「嘩嘩嘩!」

    如在回應夜憶皓的話,這株古樹的樹枝,瘋狂的扭動起來。

    顯得無比詭異。

    ……

    「什麼?八翼蜈蚣王的八隻翅膀,竟然從秦烈空間戒內飛走了?」何薇瞪大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楚離和寂滅宗的武者,還有杜向陽,聞言也都過來了。

    宋婷玉又重新解釋了一遍。

    聽完后,楚離和杜向陽都皺起眉頭,都覺得夜憶皓恐怕是通過什麼秘術,才成功將母蟲斷翅召喚回去的。

    「這意味著夜憶皓應該恢復過來了。」楚離表情凝重。「奇怪,按理說他受傷也不輕,他怎可能那麼快恢復過來?」

    「黑巫教的邪術很多。」杜向陽嘆道。

    大家一下子沉默下來。

    「秦烈呢?」楚離看向宋婷玉後面。

    「他在重聚真魂,還需要幾天時間。」宋婷玉回答,想了一下,她說:「對黑巫教最了解的是幻魔宗,杜向陽,你要不要將這個消息通知一下那邊,問問她們的看法?」

    「好!」杜向陽一口應承下來。

    他取出自己的劍符。以精神意識滲透到劍符,立即感知到兩撥人的存在。

    一撥人,分明是洛塵、趙軒、張晨棟那邊,另外一撥人,才是幻魔宗的雪驀炎。

    通過劍符,他選擇和雪驀炎建立精神連接。以意識簡單交流。

    眾人凝神看著他。

    一會兒后,杜向陽神情漸漸肅穆起來,他收起劍符,沉聲道:「雪驀炎說夜憶皓通過黑巫教的上古巫術,以血肉獻祭的方法,幫助巫蟲拿回了斷翅。他說。夜憶皓能施展血肉獻祭,一定是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而且他能通過斷翅的召回,判斷出我們的方位。她讓我們小心一點,讓我們和她們保持聯繫,說最近她們也會趕過來和我們匯合。」

    「也通知一下洛塵吧。」何薇輕聲道。

    杜向陽一愣,然後呵呵笑了起來,「你不恨他?」

    在天劍山核心種子的選拔中,他杜向陽不但敗在了洛塵手中。何薇也沒有幸免於難。

    而且,戰鬥中。何薇還受了點傷。

    杜向陽以為何薇會有心結,會恨不得洛塵不明所以,恨不得他早死呢。

    「我恨他幹什麼?」何薇撇嘴,「他是在光明正大的爭鬥中傷我,我還沒那麼小心眼,再說了,現在我們也需要洛塵的力量。」

    頓了一下,何薇又道:「洛塵這傢伙,的確很討厭,可他的實力也不可否認!」

    「這倒是。」杜向陽也承認,「在這神葬場內,單對單決戰,能勝過這傢伙的人,還真是不多。就算是夜憶皓,如果不是藉助於這片森林,不是藉助於人多,想要殺掉洛塵,也幾乎不可能!」

    兩人都和洛塵決戰過,拋開脾性不言,兩人對洛塵的實力都是相當推崇。

    ……

    雪驀炎那邊。

    六名女子,在一片森林中,分處不同的方位,各自修鍊著。

    和杜向陽剛剛通過話的雪驀炎,忽然起身,揚聲嬌呼道:「大家都過來,有新情況了,我們要和楚離他們重新聚集起來。」

    潘芊芊,黃姝麗,還有兩名少女,很快靠攏過來,嘰嘰喳喳詢問。

    「小芸呢?」雪驀炎問道。

    「就在前面的樹上啊。」潘芊芊回答。

    「你去叫一下子她。」雪驀炎吩咐。

    潘芊芊輕笑一聲,如一縷清風而去,「小芸這丫頭,一定是修鍊中睡著了,不然離的這麼近,她不會聽不到雪姐的叫喚的。」

    如浮空的柳葉,她飛掠到樹上的叢葉中,要將那名幻魔宗的少女喊醒。

    「啊!」

    突地,一聲凄厲的驚叫,從潘芊芊口中發出。

    站在樹榦上,潘芊芊一隻手掩著嘴,看著樹葉內的小芸,失聲痛泣道:「小芸,小芸你怎麼啦?你別嚇我啊!」

    這邊四女紛紛變色,急忙沖掠過去。

    雪驀炎第一個來到潘芊芊身旁,扒開樹葉,低頭一看,她也驚呼一聲。

    樹葉叢中,少女如刺蝟一樣,身上刺滿了樹枝,竟早已被樹枝子扎死多時了。

    沒人知道她什麼時候死的。

    也沒有人知道,她是被何人害死的,她們甚至沒有聽到戰鬥聲。

    五名少女神色悲痛,看著少女的屍身,又驚又懼,四處搜尋著,想要找到點蛛絲馬跡。

    與此同時。

    另一邊,秦烈在一株古樹下閉目苦修,在一點點重聚真魂。

    他並不知道,垂在他頭上的一根根樹枝,如突地變成凌厲的劍,正悄無聲息地慢慢朝著他靠近。

    ……

    ps:雙倍月票快結束了,今天也三更了,求大家繼續月票支持。真沒月票的朋友,就請投幾張免費的推薦票吧,一樣非常感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