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洛塵下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洛塵下跪!字體大小: A+
     

    「雪姐?」

    潘芊芊望著雪驀炎,小臉上寫滿了凝重,憂心忡忡。

    黃姝麗和另外幾個幻魔宗的少女,也是滿臉愁雲,都顯得很沉重。

    她們都擔心在這片茂密森林中,再一次碰到夜憶皓和三大家族武者,很明顯,夜憶皓和林東行三人達成了同盟,這麼一來,單憑幻魔宗一方力量,想要抗衡那些人幾乎不太可能。

    她們也覺得暫時不宜離開。

    雪驀炎想了一會兒,在那些少女期待的目光中,輕輕點頭,「先和他們待一段時間吧。」

    五名少女暗暗鬆了一口氣。

    楚離摸著下巴,怪異的目光望了望雪驀炎,又看了一會兒秦烈,分明有些幸災樂禍。

    「你小子,這下子有你好看的了……」楚離暗暗道。

    他當雪驀炎為秦烈未婚妻,而秦烈,則是為宋婷玉出生入死,一旦雪驀炎知道她和秦烈的身份,會不會惱羞成怒,會如何對待秦烈?

    楚離都開始為秦烈頭疼了。

    「那邊!」

    「戰鬥在那邊!」

    就在此時,從遠處傳來何薇的聲音。

    楚離神情一振,又忽然精神起來,揚聲喝道:「我們在這邊!」

    眾人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不多時,只見何薇、宋婷玉、任彭五人,一個接著一個出現。

    「楚離,你沒事吧?」何薇驚叫起來。

    「秦烈,你怎麼樣?」宋婷玉嬌呼。

    幻魔宗的那些少女。一束束目光,忽然同時射到宋婷玉的身上,眼中充滿了好奇。

    她們很清楚,秦烈為了這個女人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差點連自己的命都丟掉,她們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令秦烈如此甘心賣命。

    只是看了一眼宋婷玉,她們便明白了過來,心中都在暗呼:「好一個動人的美人兒!」

    雖然中了巫毒。模樣憔悴,雙眸灰暗,但宋婷玉堪稱完美比例的身姿,還有那張美艷至極的臉蛋,依然擺在眾人眼前。

    只要看上一眼,就沒有人敢否認。這絕對是一個能打動所有男人心扉的迷人美女。

    「秦烈拿到巫蟲身上的鮮血了!」楚離喝道。

    何薇、宋婷玉五人,一聽到這個消息,臉上瞬間綻放出驚人的光澤,如一下子精神了數倍。

    「五滴巫蟲鮮血,你們一人一滴,滴在眉心上。鮮血會主動將巫毒毒素吸附出來……」

    秦烈展顏微笑,另外取出一個瓷瓶。將五滴鮮血倒了出來,旋即將瓷瓶交給楚離,讓楚離去幫他們解毒。

    楚離接過玉瓶,看了一眼最後剩下的兩滴鮮血,忽然古怪的嘿嘿笑了兩聲。

    另一邊,一直沒有吭聲的洛塵,也忽然望了過來。

    望向秦烈的手中。

    這個玉瓷瓶中。一共十滴鮮血,秦烈為了脅迫雪驀炎對萬獸山、天器宗下手。一開始就燃燒掉兩滴,之後,又拿出一滴給潘芊芊。

    如今,再拿出五滴鮮血,給何薇、宋婷玉她們解毒。

    這麼一來,他手中的玉瓷瓶中,就只剩下最後兩滴鮮血。

    其中一滴,他還答應了交給洛塵,當作他擊殺萬獸山武者的酬勞。

    另外一滴,則是需要洛塵單膝著地索求,他才會給予。

    可是,他秦烈本人,也同樣中了巫毒,豈不是也需要一滴巫蟲鮮血?

    很多人意味了過來……

    「這傢伙真壞,其實在戲耍洛塵,他怎麼可能自己不服用一滴鮮血?」一名幻魔宗的少女,小聲嘀咕,遠遠白了秦烈一眼。

    其餘那些少女,也是深以為然,都當秦烈故意玩弄洛塵。

    趙軒和張晨棟兩人,也以為自己看明白了局勢,神情忽然灰暗起來。

    他們覺得,就算是洛塵願意為了他們向秦烈單膝著地索要,秦烈也絕對不可能將兩滴鮮血全部交給洛塵。

    也就是說,他們當中,必然有一人要被巫毒慢慢耗死。

    沒有人知道,在秦烈手中,另外還有一個玉瓷瓶,還有七滴巫蟲鮮血尚未動用。

    「秦烈!你在耍我?」洛塵突地厲喝。

    秦烈一愣后,看著手中僅剩兩滴的巫蟲鮮血,忽然反應過來,一皺眉,他搖頭冷笑道:「我沒耍你,只要你肯向我單膝著地,只要你求我。我就將剩下的兩滴鮮血,全部交給你,我就問你肯還是不肯?」

    「你分明只剩兩滴鮮血!而你,也明明中了巫毒!」洛塵怒吼。

    「我的事不勞你操心。」秦烈嘿嘿怪笑,「我就問一句,為了他們的一條命,你可願意向我下跪?可願意,放下你所謂的驕傲?」

    「你先給我兩滴鮮血!我就跪!」洛塵深吸了一口氣,冷聲喝道。

    「沒問題!」

    出奇地,秦烈一口應承下來,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下,他揚起手,說道:「大家做個見證吧!」

    幻魔宗的雪驀炎,五名少女,杜向陽,楚離,後來的何薇、宋婷玉等人,一下子呆住。

    他們的視線,瞬間集中到秦烈身上,都看向秦烈舉起的玉瓷瓶,看向裡面的兩滴鮮血。

    「我先給你。」

    眾目睽睽之下,秦烈主動走近洛塵,竟真的將手中玉瓷瓶遞給洛塵。

    完了,他還來了這麼一句,「你還可以先為趙軒、張晨棟解毒,來驗證這巫蟲的鮮血,有沒有問題。」

    眾人皆是愣住。

    拿著玉瓷瓶的洛塵,也是眼神怪異至極,也呆愣在那兒,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洛兄,洛兄!」

    洛塵被趙軒的輕喝聲驚醒。反應過來后,他下意識滴就將手中的玉瓷瓶遞給趙軒,「你們先試試真假。」

    趙軒和張晨棟兩人,從始至終眼睛都沒有離開過秦烈手中的玉瓷瓶,他們敢保證秦烈絕對沒有掉包,現在這兩滴鮮血,絕對就是解除巫毒的聖葯。

    兩人激動不已。

    他們小心謹慎地,將兩滴巫蟲的鮮血,分別滴在自己的眉心。

    他們學著不遠處的何薇、宋婷玉一樣。就在原地盤坐下來,在觸動真魂,以心神感知自己的身體動靜。

    眾人都清晰地看到,一絲絲巫毒的毒素,從他們眼瞳深處飛逸出來,一一依附在那兩滴眉心鮮血上。

    和何薇、宋婷玉身上的變化一模一樣。

    這證明那兩滴巫蟲鮮血沒有一點問題。

    秦烈。已提前兌現自己的承諾,將兩滴鮮血都給贈出。

    眾人目光,下意識瞄向洛塵,都想知道天劍山的核心種子,知道這個真正的天之驕子,劍道天才。會做出怎樣的決定。

    跪,還是不跪?

    沒人能一下子知道答案。

    每個人都看出了洛塵眼中的掙扎。看出了他的為難,看出了他的窘迫急躁……

    處於解毒中的宋婷玉,灰暗的眼眸,一點點明亮起來,美眸之中蕩漾出點點異彩,芳心中溢滿奇異心情。

    不久前,在那海月島的時候。洛塵身為天劍山的核心種子,得到藍星會會長的器重。被用心服侍著。

    而他們,就在要離開海月島之前,被此人尋到,被逼迫交出無字墓碑。

    為了他們,為了唐思琪、蓮柔、以淵、墨海等人,那一次秦烈選擇了隱忍,乖乖交出了無字墓碑。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秦烈絕口不提那件事,也沉默了一陣子。

    宋婷玉很清楚,對秦烈而言,那是一次很大的羞辱。

    她以為,秦烈要贏回顏面,可能需要十年八載的積累,需要境界上一次長足飛躍,需要在身份地位上大幅度提升。

    她絕對想不到僅僅幾個月,就在試練場內,秦烈竟然就要一雪前恥。

    讓洛塵單膝下跪致歉,這對洛塵的羞辱,恐怕不比他對秦烈施加的要輕。

    「此人應該會反悔吧?天劍山的劍道天才,青年一代最強者,他能放下自尊么?」宋婷玉輕輕搖頭。

    楚離在冷笑,杜向陽神情歡愉,雪驀炎等幻魔宗的少女,則是目顯奇光。

    他們都在等,等洛塵的決定,但在內心深處,他們都不相信洛塵會向秦烈下跪。

    畢竟,此事一旦傳出去,從今以後,他洛塵在秦烈面前將再也抬不起頭來。

    洛塵怎可能這麼做?

    然而,就在下一刻,令所有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啪嗒!」

    就在秦烈身前,洛塵低垂著頭,重重地單膝跪地。

    「海月島時,是我洛塵太過唐突,我道歉!」他咬著牙,一字一頓地喝道。

    沒人看到,洛塵將自己的唇角都咬出了血,也沒人知道這次下跪,對他洛塵的打擊有多大。

    只有他自己知道。

    這次下跪,意味著秦烈將他的驕傲,撕裂的支離破碎!

    從今之後,在秦烈面前,他洛塵將再無一絲驕傲可言。

    以後的秦烈,只要活著,對他洛塵而言就是無聲的羞辱!

    「啊!」

    潘芊芊小手掩口,禁不住失聲驚呼起來,小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所有幻魔宗的少女,也是在一呆后,紛紛失聲尖叫起來。

    楚離,杜向陽,何薇,甚至趙軒和張晨棟,也忽然呆住了,都一臉詫異。

    誰都知道洛塵的驕傲,知道洛塵從出生起,就是劍道奇迹,知道天劍山將他當成未來的領軍者培養。

    他也從未辜負過眾人對他的期望!

    同時期的何薇,杜向陽,都是天賦出眾的人物,都是天劍山的劍道天才,可這兩人卻始終被洛塵死死壓制著!

    提起天劍山,青年一代中,最耀眼最強大的人物,永遠都是他洛塵。

    無人能否認這一點!

    可今天,這個耀目的驕傲人物,竟朝著一個名不經傳的小角色,放下了自尊和驕傲。

    洛塵竟然當真下跪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