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化解巫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化解巫毒!字體大小: A+
     

    「那就宰了他們!」

    秦烈一腳重重跺地,渾厚的大地之力,立即滲透向地底深處,引發內部重力突變。

    司徒通和紐紹鈞那些人,一見局勢瞬間逆轉,臉色一下子變了。

    就在他們準備改變局勢,準備挽回不利的時候,雪驀炎清澈的眼眸中,射出銳利的殺意,竟然已第一個沖了過來。

    「千絲幻魔手!」

    從那幻魔珠內,探出一隻只修長纖細的手臂,那些手臂雪白如玉,晶瑩閃亮,十指間飛出一條條亮銀絲線,上千之多。

    漫天手影,漫天銀線,如縝密的絲罩落下來。

    將萬獸山和天器宗所有人覆蓋!

    亮銀色絲線中,有白霧繚繞,營造出一種如夢如幻的意境,令人精神恍惚,很難將戰意徹底點燃。

    司徒通、紐紹鈞那些人,眼神顯出驚恐之色,心中也是頗為不安。

    便在此時,重力場陡然一變,一股沉重的重力一下子壓迫而來,讓他們頓覺背負著重山,就連活動都受了限制。

    這些人愈發恐懼。

    「半月斬!」

    洛塵長劍中劍光如長虹,構建成半月形態,如清冷彎月當頭墜落。

    「為了天炎晶!」

    杜向陽咧嘴歡快大笑,劍訣一變,三條火焰巨蟒拉扯出來,無聲咆哮著奔湧向司徒通那邊。

    「星落!」楚離獰笑。

    他衣衫上的星辰光點,和他體內靈力混合之後。如當真變化為璀璨星辰,以驚人的勢頭,從虛空中墜落下來。

    秦烈一腳改變重力場后,也是提著雷罡錘,周身雷電纏繞著,厲笑著加入戰圈。

    三團麒麟烈火,也呼嘯著,分別盯住了三個目標。

    他對司徒通、紐紹鈞一點好感欠奉,這兩人乃是徹頭徹尾的小人。一發現楚離、洛塵身負重創,發現他境界低微,立即滋生邪念,欲要聯合幻魔宗滅殺他們,強奪巫蟲鮮血。

    這幾人,根本就是罪有應得。死不足惜!

    「轟!轟隆隆!」

    眾人同一時間發力,各種狂猛剛烈的靈訣靈器,一股腦兒對向了萬獸山和天器宗的武者,瞬間令他們崩潰了。

    「快逃吧!」

    「散!」

    「先遁離出去!找機會再報仇!」

    萬獸山、天器宗的武者,紛紛驚叫著,各自提醒著對方。在驚天動地威勢沒有降落之前,一個個施展出奇妙的逃脫方法。

    有人身化虹光。一息間沒了蹤跡,有人一頭鑽入大地之中,如潛入了地底,也有人如忽然隱形了,一點氣息沒有……

    但並非所有人都那麼幸運。

    當眾人攻擊從天轟落後,那些逃之不及,沒有奇妙遁離靈訣在身的人。一下子被狂暴的攻擊淹沒。

    巨響中,璀璨耀目的光波中。股骨碎裂聲,胸腔爆裂聲,痛吼聲,一下子全部爆發出來。

    有三人立即慘死。

    還有兩人,被雪驀炎的「千絲幻魔手」凝成的千道亮銀色絲線,給穿透了身體,給裹個結結實實。

    這兩人雖然沒有立即死亡,卻是被束縛著,待到洛塵靠近后,手中利劍一挑,兩人脖頸開出血花,也是慘死。

    「燒!」

    另有一人,被杜向陽以橘紅色火焰罩住,正激烈燃燒。

    秦烈和楚離怒喝著沖了過來,卻發現他們瞄準的對手,都藉助於奇妙遁法逃離了。

    「嘿,辛虧有幻魔宗的人幫你,不然,這些傢伙沒那麼容易對付。」杜向陽在秦烈到來后,張嘴笑著,說道:「如果他們和幻魔宗聯手了,倒霉的就是我們。他們這時候的下場,很有可能,也就是我們的下場……」

    「紐紹鈞和司徒通都逃離了,這兩人都是通幽境巔峰,他們實力其實很可觀。」楚離皺著眉頭。

    「這種角色,我平日根本不會正眼多看一下!」洛塵臉色冷厲,「待到我恢復了實力,我必要親手殺了這兩個傢伙!」

    「小角色,嘖嘖,在你眼中別人都是小角色。」杜向陽譏諷起來。

    洛塵一皺眉,竟出奇地沒有吱聲。

    他不是他以前的脾氣。

    連趙軒,還有那張晨棟,都是目顯驚異,奇怪地看向他。

    他們深知洛塵的驕傲。

    「你只殺了一個人。」秦烈捏著玉瓷瓶,眼睛在趙軒和張晨棟的臉上晃悠了一圈,「你只能拿到一滴巫蟲鮮血。他們,只有一個人可以繼續活下去……」

    趙軒、張晨棟臉色同時變了。

    「你給我兩滴鮮血,從今之後,我洛塵答應,將再也不找你秦烈麻煩!」洛塵輕喝。

    「哈哈哈哈!」秦烈忽然樂了。

    他大笑,笑的前俯後仰,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他指著洛塵,道:「從在海月島起,就是你洛塵在找我麻煩,我很疑惑,我究竟在何處得罪過你?海月島事了后,也是你洛塵,對人放話要在試練場內殺我,就在前段時間,你我在此地會面,也是你要對我下手。哈,從始至終,都是你洛塵在一次又一次,不斷的招惹我!」

    秦烈臉上的笑容,慢慢地,一點點收斂起來,這番話講完后,他神情已冷冽如冰。

    「現在,你竟然對我說,給你一滴鮮血,你將不再找我麻煩?」秦烈臉上沒有一絲溫度,「你有沒有想過,我秦烈,要不要找你的麻煩?有沒有想過,我會如何對付你?」

    洛塵眼神一沉。

    「你***都是強弩之末了,還高傲個屁啊?」楚離不客氣地罵了一句,「我。加秦烈,加杜向陽,想殺這時候的你,其實難度並不大!」

    「別!別加上我!」杜向陽連連擺手,「天劍山的內戰,我頂多冷眼旁觀,不插手就是了。」

    「你一隻腳跪地,求我,我給你一滴鮮血。」秦烈握著玉瓷瓶。冷冰冰道:「本來兩滴鮮血,需要你兩腳跪地,看在你殺了一人的份上,我只讓你單腳跪地!」

    「你敢!」洛塵眼中射出強烈的羞辱光芒。

    「跪不跪隨你。」秦烈聳了聳肩,「也是,趙軒和張晨棟也不是你的兄弟手足。為了他們的性命,你洛塵未必會甘願放下自己的驕傲。」

    趙軒、張晨棟忽然垂下頭,沒有去看洛塵,以此表示無聲抗議。

    「自行抉擇吧。」

    秦烈沒有繼續理睬他們,而是朝著幻魔宗的雪驀炎揮揮手。

    雪驀炎和一臉渴望的潘芊芊,率先行了過來。都看向他手中的玉瓷瓶。

    「拿個瓶子出來,我倒一滴鮮血給你。」秦烈道。

    潘芊芊急忙遞上一個翡翠瓶。眼中都是希冀之色,就連玉手都微微顫抖。

    每一刻,每一秒,她的生命和靈魂,都在一點點地流逝。

    她能清晰感知到。

    這種痛苦,這種可怕的恐懼,實在難以用言語來描繪。

    她做夢都想拿到一滴巫蟲鮮血。

    「給!」現在。秦烈給了她一滴鮮血,助她解脫這種痛苦。

    潘芊芊接過翡翠瓶。立即原地坐下來,將瓶口的那一滴巫蟲的鮮血,小心翼翼滴到她的眉心之中。

    眾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到潘芊芊的身上,都看向她眉心的那一滴巫蟲鮮血。

    此地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聽說過巫毒的秘聞,知道一旦中了黑巫教的巫毒,必須從母蟲體內拿到一滴鮮血解毒,或者直接擊殺母蟲了事。

    大家都知道母蟲體內的鮮血,可以解除巫毒,但是卻沒有人親眼見過。

    他們都想要通過潘芊芊來驗證此事。

    秦烈眼睛一亮,也是認真看向潘芊芊,盯著她的眉心。

    那一滴來自於八翼蜈蚣王身上的鮮血,在潘芊芊的眉心,如同一顆硃砂痣,非常的鮮艷,也顯得有些妖艷。

    潘芊芊灰暗的眼睛中,繚繞著一絲絲黑線,此時,那些黑線如同感知到什麼,竟紛紛從她眼瞳內浮離出來,一絲接著一絲,都往那一滴鮮血鑽了進去。

    所有人都能看到,潘芊芊臉上的灰色和蒼白,在慢慢消褪。

    取而代之的,乃是消失很久的光澤,和一種令人振奮的精神勁。

    潘芊芊在迅速恢復中!

    「有效!」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十來分鐘光景,那一滴落在潘芊芊眉心的鮮血,變成烏黑色的硬塊,啪嗒一聲落地。

    潘芊芊灰暗的眼睛重現光彩。

    「所有巫毒的毒素,都被一滴鮮血吸附走了,我沒事了。」潘芊芊鳥雀般歡叫起來。

    「燒掉那凝固的鮮血!」雪驀炎吩咐了一句。

    「呀,知道了。」一名擅長火焰靈訣的幻魔宗少女,弄出一簇淡藍色的火焰,將那一滴落地的烏黑血塊燒個乾乾淨淨。

    「雪姐,我全好了,一點事都沒了。」潘芊芊笑吟吟道。

    雪驀炎眼中也顯出喜色,輕輕點頭,然後沖秦烈說道:「上次是我們誤會你和楚離了。」

    「小事。」秦烈擺擺手,沉吟了一下,說道:「其實,從一開始,我就打算贈送你們一滴巫蟲鮮血。我原先沒有想過,要通過巫蟲鮮血脅迫你們對付萬獸山、天器宗,我也沒料到他們竟如此歹毒……」

    「事情結束了就好。」雪驀炎倒是無所謂了,「就這樣吧,我們幻魔宗沒事了,就此離開了。」

    「我覺得大家還是不要分開的好。」杜向陽忽然說道。

    幻魔宗的那些少女,都詫異的看向他,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說。

    「夜憶皓沒死,八翼蜈蚣王也活著,三大家族的核心成員,也都安然無恙。」

    杜向陽嘆了一口氣,「在這片森林,夜憶皓佔據了地利,等他恢復過來,找到三大家族的那些人,恐怕還是會對我們的不利。單獨一方,誰碰到他們,都未必能討到好處。這趟,洛塵,楚離,都差點被他們搞死,若非關鍵時間秦烈以火焰破掉他對中了巫毒者的控制,這趟所有人都將遇險!」

    這番話一出,眾人忽然又沉默下來。

    幻魔宗的那些少女,也不急著離開了,顯然也對夜憶皓那些人有著很深的忌憚。

    ……

    ps:第一更,今天會有三更,雙倍第五天,繼續求月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