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偏執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偏執狂字體大小: A+
     

    「果然不愧是黑巫教的傢伙,當真是一肚子壞水,將所有人都算計其中。」

    杜向陽罵了一句,他從潛藏地走了出來,一步步的,往秦烈的位置挪動,神情輕鬆。

    他孤身一人,自己沒有中巫毒,也沒有同伴中巫毒。

    眾人中,也只有他,可以完全無視夜憶皓的威脅。

    因為他沒任何把柄握在夜憶皓手中。

    雪驀炎和四名幻魔宗的少女,在潘芊芊飛離出來后,自知蹤跡敗露,知道沒了繼續潛藏的必要,一個接著一個走了過來。

    她們往夜憶皓那邊而去。

    「你有兩隻巫蟲在我手中。」雪驀炎盡量讓自己語氣平靜,「我這趟過來,目的非常簡單,你給一滴母蟲的鮮血給我,我還你兩個活著的巫蟲。」

    她不打算和夜憶皓兜圈子了,直接擺出自己的籌碼,要逼夜憶皓服軟。

    「我要芊芊安然無恙,不然,我會讓的兩隻巫蟲死亡。」她取出幻魔珠。

    內部有著變幻莫測諸多幻象的珠子,隱隱可以看見兩隻小小的巫蟲被封印,她朝著夜憶皓揚起,「我知道巫蟲煉製不已,每一隻巫蟲,都需要母蟲的一部分鮮血,需要你靈魂的慢慢溫養。一滴母蟲鮮血,換取兩隻巫蟲,對你而言非常划算,你認為呢?」

    夜憶皓陰沉的眼睛,深深看著幻魔珠,看著封印的兩隻巫蟲。

    他沉吟了一下,皺了皺眉頭。道:「楚離如果被先一步殺死,如果你的那個同伴還活著,我可以和你換取巫蟲。等著吧,等他們的戰鬥有了結果再說,在此期間,你最好給我老實安分一點。」

    「你不怕我弄死你的兩隻巫蟲?」雪驀炎小臉一冷。

    「巫蟲,對我而言非常重要,但我認為,相比較巫蟲對我的重要性而言。你的那個同伴,應該對你更加重要吧?」夜憶皓咧嘴冷笑,「兩隻巫蟲若是死了,我只要花點時間精力,還能重新以母蟲孕育,最多消耗點鮮血和魂力。可你的那個同伴。一旦慘死,恐怕就沒辦法死而復生吧?」

    雪驀炎忽地沉默。

    她清冷的眼眸,流露出濃烈的殺意和冰冷,半響后,她說道:「你讓我同伴走,給我一滴鮮血。我立即丟下巫蟲就此離開。」

    夜憶皓嘿嘿笑著搖頭。

    雪驀炎深吸一口氣,她遠遠看了一眼潘芊芊。暗暗咬牙,忽然警告楚離,「芊芊要是被你所殺,我不會放過你的!」

    這句話一出,就意味著她妥協了。

    於是,夜憶皓大聲狂笑起來。

    「去那邊,將洛塵。還有那個楚離的同伴滅掉!」他吩咐蘇妍。

    「好!」蘇妍徹底放下心來。

    因為,在她眼中。夜憶皓已經掌控了局勢。

    所以她順從地朝著洛塵和秦烈而去。

    以血靈訣恢復傷勢的秦烈,一見蘇妍而來,忽地警覺起來。

    之前被趙軒、張晨棟纏住的兩名夏侯家、林家武者,在這個時候,又御動著紫焰輪和七禽翎,準備再次對他動手。

    蘇妍的眼睛,也遙遙瞄向他,彷彿也是準備先拿他開刀。

    這讓他不得不暫停傷勢的恢復,準備繼續血戰。

    「我幫你爭取一刻鐘。」突地,杜向陽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

    杜向陽竟在他身前站定,懶洋洋地看向蘇妍和另外兩名夏侯家、林家武者,「先過我了這一關吧。」

    秦烈忽然愣住。

    一皺眉,他低聲道:「你我恩怨已經一筆勾銷。」

    「我非要你欠我一個人情不可!怎麼,難道不行?」杜向陽回頭,露出一個燦爛陽光的笑容,「我就要你秦烈欠我一次!」

    他在講話時,蘇妍飄然而至,「杜向陽,此事與你無關,你難道真要插手?」

    「此事的確和我無關。」杜向陽笑了笑,看著蘇妍,看著夏侯家和林家武者,然後臉色突然一沉,喝道:「但秦烈手持我天劍山的劍符而來!洛塵,還有趙軒、張晨棟,都拿著我天劍山的劍符!還有幾個天劍山的武者,也都慘死在巫毒的毒素下!」

    蘇妍一臉錯愕。

    她研究過杜向陽,知道杜向陽和洛塵不合,這趟試煉會之前,還敗在洛塵的手中,以獨行俠的身份參與了試煉會。

    她不明白,在關鍵時刻,杜向陽為何跳出來,說出這麼一番話。

    她無法理解。

    「因為他們是天劍山的人,而我,也是天劍山的武者!」杜向陽難得正經起來,「他們容不下我,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但他們,依然都是天劍山的武者!你們要當著我的面擊殺他們,就是不行!他們代表著天劍山的尊嚴,而我,不允許天劍山的尊嚴受辱!」

    話音一落,一團團洶湧火焰,忽然從杜向陽身上狂飆而出。

    炙烈的火焰,衍變為浴火的鳳凰,鮮艷耀目,以優美絕倫的姿態,攜帶著漫天烈火,翩然落向蘇妍三人。

    與此同時,杜向陽渾身火焰燃燒著,手中的那隻劍也揮動起來。

    漫天火影,也順勢湧向蘇妍,將他們全部罩住。

    秦烈突地一呆。

    氣勢已經萎靡下來的洛塵,正被夏侯淵和林東行聯手反擊,身上有著縱橫交錯的傷口,鮮血淋漓。

    可此時,他也神情錯愕地看了一眼杜向陽。

    他清晰的記得,在天劍山選拔核心種子的時候,他使勁了手段,才力挫杜向陽,逼杜向陽拱手讓出首領的位置。

    他以為,經過那一戰,他和杜向陽只要在試煉會遇到,一定是不死不休之局。

    甚至於。在內心深處,他也想過要找機會將杜向陽幹掉,免得杜向陽活著出來后,會在天劍山給他弄出麻煩事端來。

    他從未想過杜向陽會幫他抗敵。

    他做夢也想不到,這個被他認為天劍山最大對手的傢伙,會在關鍵時刻,衝動的站出來,和對方死戰。

    他忽然發現他從未了解過杜向陽。

    秦烈卻有些懂了。

    這個叫杜向陽的傢伙,從一開始見到他。就突然下手,以「與其你被別人所殺,讓天劍山受辱,還不如由我親手滅掉」為由,一見面就對他痛下殺手。

    然而,在杜向陽和他一戰。肯定了他的實力后,態度卻又突然大變。

    之後幾次,杜向陽再見他的時候,不但沒有主動挑釁,還往往會避其鋒芒,不欲和他繼續死磕。

    就連宋婷玉中了巫毒一事。也的的確確是杜向陽告知他,讓他才能找到宋婷玉。

    不然宋婷玉怕是早已死亡。

    秦烈看出來了。這個杜向陽是一個真正的天劍山武者!他以天劍山的榮耀為榮,以天劍山的恥辱為辱!

    杜向陽最初要殺他,純粹是認為他境界低微,會被其餘八方勢力任何武者輕易抹殺,認為他秦烈會丟天劍山的人,讓天劍山蒙受恥辱,為了天劍山的榮耀。所以杜向陽毫不猶豫對他動手。

    這次,蘇妍等人要殺他。夏侯淵和林東行也快要將洛塵耗死,他以讓秦烈欠他一個理由為借口,又一次跳了出來。

    還是為了天劍山的榮耀!

    杜向陽,以自己是天劍山武者為榮,他不容許任何人侮辱天劍山,手持天劍山劍符的他,還有洛塵,代表的是天劍山。

    所以杜向陽毅然站了出來。

    因為他要維護天劍山的榮耀!

    秦烈忽然對杜向陽心生一絲敬意,這是個有些偏執,有些執著,有些不可理喻的傢伙。

    這個傢伙來自於天劍山。

    天劍山,在短短不到一千年時間,從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勢力,一舉躍升到白銀級勢力,這個勢力真正所依仗著的,不是別人,其實一直都是那些如杜向陽一樣的偏執狂!

    一直都是杜向陽這樣的人撐起了天劍山!

    「好!我承認,我秦烈欠了你杜向陽一個大人情!」秦烈突地暴喝,「來日,只要你杜向陽需要我償還,我必然還你這個人情!」

    「哈哈哈!你記得就好!」杜向陽咧嘴大笑,神態歡悅。

    秦烈不再多言,深吸一口氣,他重新盤坐下來。

    他沒有再去關注岌岌可危的洛塵,沒有去看一頭衝進來的杜向陽,也沒有去看被八個中了巫毒者圍攻的楚離,沒有去看雪驀炎……

    他只是看向夜憶皓。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這個死局,只能從夜憶皓身上找突破口!

    要破這個局,只能針對夜憶皓,只能讓「八翼蜈蚣王」失去對中了巫毒者的掌控!

    否則,在場所有能幫助他對付夜憶皓的新來者,都只能冷眼旁觀,甚至還可能因為中毒者被楚離所殺,將矛頭對向楚離。

    他已清晰的認識到這一點。

    眯著眼,他以心神呼應三滴本命精血,那三代殷紅鮮血,在他之前的御動下,早已悄悄落到夜憶皓身旁的灰沙中。

    三滴火麒麟之血,離夜憶皓非常近!

    之前,夜憶皓沒有讓「八翼蜈蚣王」飛逸出來,沒有和母蟲建立聯繫,一直非常警惕,讓他始終找不到偷襲的機會。

    如今,夜憶皓令「八翼蜈蚣王」蹲浮在他頭頂,在以真魂和母蟲連接起來掌控八個中了巫毒者,自然沒辦法好好庇護自身。

    也是如此,他將先前對付楚離的黑巫教武者,都召喚到了身邊。

    就是為了防備別人對他突然動手。

    事實上,夜憶皓在和母蟲建立聯繫時,就主動遠離交戰的各方。

    這時候,他不但離楚離極遠,也離雪驀炎有很大一段距離。

    而秦烈,和他還隔著楚離、雪驀炎等人,自然離他更遠。

    在他身旁,除了幾名黑巫教武者,卻是也沒有旁人。

    他絕對想不到,離他最遠的秦烈,早在交戰的開始,在寂滅玄雷爆炸造成的漫天灰塵,還沒有徹底散落之時,就已經在算計他。

    他身旁的確沒人。

    卻有三滴埋在灰沙中的火麒麟之血。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