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以傷換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以傷換命!字體大小: A+
     

    潛藏著身影,暗中觀察著的杜向陽,還有六名幻魔宗的少女,齊聲驚叫起來。

    就連洛塵,也是目顯一絲駭然之意,冷峻的臉上,眉頭深深擰了起來。

    他也被此刻秦烈的兇悍震驚到。

    秦烈以自殘軀體的方式,不惜先重創自己,硬生生破掉了這個必死之局!

    那一柄細長鋒銳的虹音劍,這時候,還串著他和林業年,他還在厲聲怒嘯,而林業年則是沒了氣息。

    「兇猛!」杜向陽暗暗道。

    雪驀炎清澈如湖的明凈眼瞳,也綻出驚嘆的光芒,低聲道:「真正兇悍的人,就是像這個傢伙一樣,不單單對敵人兇狠,就連在對待自己的時候,也無比的殘忍。這樣的人,往往有著遠超常人的堅韌心性,和同等實力的對手血戰,最後能活下來的,肯定都是他們。」

    潘芊芊那些幻魔宗的少女,皆是輕輕點頭,明亮的眼睛中,流露出的都是驚懼不已的目光。

    她們都被秦烈震懾到了。

    「幸虧我後來聰明,沒有繼續招惹這個傢伙,不然恐怕會吃不了兜著走。這是個瘋子,是個真正瘋狂的傢伙,以後要離他遠點……」杜向陽暗自下定決心。

    「業年!」

    三名夏侯家、林家的武者,眼看著林業年瞬間慘死,都禁不住目眥盡赤,猛地尖叫起來。

    連夏侯淵和林東行,也是瞳孔一縮。滿臉陰森殺意。

    他們也有些坐不住了。

    就在此時,洛塵手中的那柄劍,陡然湧現一股孤傲凌厲的可怕劍意。

    一束束劍芒,如沖飛上天的流光,從劍尖中射了出來。

    洛塵眯著眼,背脊挺直,整個人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

    「你們的對手是我。」

    數十道劍芒,剛衝上雲霄。又如流星劍雨一般,轟然從天劈射。

    目標直指夏侯淵和林東行!

    在那數十道劍芒之中,有著連綿、織密的劍意,如一張從天而來的劍,隱隱將兩人籠罩。

    夏侯淵、林東行馬上壓力沉重,再也沒有精力去管秦烈。立即集中所有的力量來應對洛塵。

    關鍵時刻,本來和秦烈針鋒相對,欲圖先斬殺他的洛塵,竟掉轉矛頭,重新將目標瞄向了夏侯淵和林東行。

    「宰了他!他已經重創了自己!」夏侯泰怒吼。

    如一頭髮狂的猛獸,夏侯泰手中寒骨刺揮動起來。漫天白骨森森的棱刺,如骨刺箭林。刺耳厲嘯著轟向秦烈。

    另外兩個離秦烈較遠的者,分別御動著紫焰輪和七禽翎,也是全力出擊。

    一劍刺穿自己肺葉的秦烈,身軀轟然一震,將吊在他背上的林業年給震的倒飛出去。

    他一把將虹音劍抽離出來,胸口下方和后心處,鮮血濺射。落到地上,盛開出鮮艷血腥的花朵。

    「喀喀!」

    虹音劍一抽出。他的傷口很快結成冰凍,被寒冰訣暫時壓住了傷勢。

    「嗷嚎!」

    在怒吼聲中,秦烈右手擰著雷罡錘,左手提著林業年的虹音劍,如拔地而起的山峰,身上湧現一股剛烈沉重的恐怖氣勢。

    他身軀凌空十來米,如人形戰車,從半空狠狠衝擊向正面而來的夏侯泰。

    「轟!」

    雷罡錘一揚,雷罡凝成的光點,就在夏侯泰身旁爆炸。

    炸的夏侯泰目顯懼意。

    秦烈斬殺林業年的殘忍血腥手段,夏侯泰每一個細節都沒有漏掉,對秦烈的瘋狂和殘暴,他有了深刻的認識。

    內心深處,他對秦烈已經深深忌憚,有了一絲懼意。

    這一絲懼意的存在,讓他實力不能全部發揮出來,讓他不能鐵下心來和秦烈去拚命。

    「你們加把勁!」夏侯泰暴喝。

    一左一右,分處在秦烈身旁的另外兩名武者,離秦烈還有一段距離,他們不能瞬息而至。

    可他們的靈器能!

    「呼呼呼!呼呼呼!」

    紫焰輪燃燒著紫色火焰,七禽翎如化身一隻美麗的七彩孔雀,比他們還快的撞向秦烈。

    夏侯泰先是膽氣猛地一壯,但在下一刻,他眼中懼色又現!

    秦烈竟對紫焰輪和七禽翎不理不問,一雙猩紅的眼睛,繚繞著無窮無盡的殺意,只是緊緊盯著他。

    他生出被一頭洪荒凶獸盯住的恐懼感。

    「啪啪啪啪!」

    漫天寒骨刺的白骨刺影,在雷罡錘內的雷罡閃電的衝殺中,紛紛爆炸。

    在他和秦烈之間的一塊區域,電閃雷鳴,無數璀璨光芒飛濺,白森森的白骨刺影接連消失。

    從天而降的秦烈,似乎下一刻,就會衝擊到他的身上。

    就在此時,紫焰輪和七禽翎不分先後轟來,分別衝撞在秦烈的左後肩膀。

    秦烈身上的土黃色光罩,在一瞬間炸碎,化為漫天碎光。

    他的肩膀,薄薄的冰塊,也有一部分刺入他自己的血肉之中,讓他兩手臂立即鮮血模糊。

    「噗哧!」

    秦烈甚至一口鮮血噴出。

    他迎面而來的身軀,也忽地搖晃了一下,如要脫離衝殺夏侯泰的方向。

    夏侯泰神情大喜,手中寒骨刺順勢刺出,還是直指秦烈眉心。

    「再瘋狂兇殘,不還是要死!」夏侯泰狂笑起來。

    「我要你先死!」秦烈猙獰吼道。

    他搖晃著的身軀,斜斜往夏侯泰落來,先前的剛烈狂暴氣勢已經沒了,經過紫焰輪和七禽翎的衝撞后,他的身軀如隨風飄落的柳葉,給人一種無力的,任由人擺布的感覺。

    然而。他右手中的雷罡錘,還是轟了出去。

    「砰!」

    寒骨刺被一鎚子砸的火光四濺盪開。

    夏侯泰也是身影一晃。

    深知秦烈肉身強悍,近戰爆發力恐怖的他,見一擊不中,不顧身子的搖晃,就準備抽身撤離。

    等紫焰輪和七禽翎重新組織一輪新的攻擊。

    此刻,秦烈被紫焰輪和七禽翎重創后不穩的身子,飄晃著,一頭跌向夏侯泰。

    「鏗鏘!噼里啪啦!」

    兩人接近時。手中的雷罡錘和寒骨刺不斷揮動著,連續碰擊在一塊兒,撞出漫天火花。

    「呼!」

    秦烈終於落地,他看出夏侯泰要逃離的意圖,突地臉色一狠。

    此時,他和夏侯泰已近在咫尺。兩人面朝著面,中間火光飛濺,靈器爆出強大的罡力波動。

    一股狂暴的能量,就要從兩人胸前湧現,要將兩人一起推擠出去,就要讓兩人分開。

    這恰恰是夏侯泰所期望的。

    他並不擅長近身作戰。肉身也遠遠不及秦烈強悍堅韌,他絕不想和秦烈靠的太近!

    只要他抽身離開。和另外兩人重新組織一輪攻擊,秦烈必死無疑!

    「你走不掉!」秦烈獰笑。

    「你拿什麼阻止我走?」夏侯泰也瘋狂笑了起來。

    此刻,兩人身子都被中央不斷增強的靈力波動推擠著,被往外面推動。

    他和秦烈兩手靈器不斷交擊著,弄出越來越強大的靈力波動,他不認為秦烈還能拿他怎樣。

    然而,就在夏侯泰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秦烈就要被沖飛的身軀,一隻腳閃電般踏出。

    直接踩在夏侯泰的腳面上。

    秦烈左腳狠狠踩在他右腳的腳面上!

    「咻!」

    與此同時。秦烈那斷成半截的虹音劍,被他閃電般擲出。

    只剩半截的虹音劍,一臂長,如一隻匕首,它先穿透秦烈的腳背,然後釘住秦烈左腳下的夏侯泰的右腳。

    這和剛剛他斬殺林業年的伎倆簡直如出一轍!

    他先以他自己的腳,踩著夏侯泰的腳,讓夏侯泰不能立即脫身。

    然後,以半截虹音劍,穿透自己的那隻腳,虹音劍如釘子一樣,將他和夏侯泰的兩隻腳一起釘在地上!

    「啊!」

    夏侯泰頓時凄厲慘叫起來。

    「嘿嘿,你遠遠不如我的身體強悍,我能承受這種劇痛,我可以流更多的血,以一隻腳的重創,換你一條命!」秦烈猙獰狂笑:「很值得!」

    在夏侯泰鬼哭狼嚎的叫聲中,兩人的軀體,同時承受中央靈力的狂暴炸裂。

    秦烈身如磐石,硬生生承受,胸腔被骨刺濺射的血肉飛濺。

    而沒有及時逃脫的夏侯泰,則是被雷罡湧入胸腔,渾身骨頭炒豆子般爆碎。

    一口一口殷紅的鮮血,止不住地從夏侯泰口中湧現,他沒有能第一時間遠離,活生生承受了秦烈雷罡錘的雷力爆炸,直接粉身碎骨。

    另一邊,硬生生承受了他寒骨刺一次次刺擊的秦烈,憑藉強悍的軀體,只是胸口血肉模糊,骨頭不碎一根。

    秦烈又一次頑強地活了下來。

    而夏侯泰,則是步入林業年的後塵,直接被他給活生生拚死。

    隱匿在樹叢中的杜向陽和幻魔宗的六名少女,將這一連串的變化全部收入眼底,他們再次被驚到。

    「這人簡直比凶獸還要兇殘!」

    「他就是一頭披著人皮的凶獸!」

    「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為了擊殺敵人,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可以毫不猶豫的自殘軀體,這是最兇悍可怕的對手!」

    「嗯,他只是通幽境初期,但是利用這種方法,他已經殺了兩個通幽境中期的武者了!」

    「太殘暴了!」

    「真讓人不敢相信,之前,他竟然勸楚離不要和我們衝突?我還以為他膽小怕事,以為他不敢招惹我們,以為他畏懼我們的身份和實力?老天,幸虧他剛剛沒動手,這個人瘋狂起來,比楚離都要可怕呢!」

    六名幻魔宗的少女,回想起剛才的局面,一個個心有餘悸,然後,又忽然都暗自慶幸起來。

    ——慶幸秦烈沒有和她們計較。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