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中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中伏字體大小: A+
     

    「不太對勁!」

    秦烈腳步一頓,緊握著兩塊令牌,臉色凝重。

    楚離也看出了問題,驚叫道:「天劍山的人和夜憶皓在一塊兒?」

    「從令牌來看,這兩方的確處在同一方位。」秦烈皺著眉頭,「洛塵他們離開時,說發現了夏侯淵那些人,為什麼如今會和黑巫教的人走到一塊兒?」

    「鬼知道。」楚離也覺得有些艱難了。

    單單一個黑巫教的夜憶皓,他雖然覺得頭疼,可還是有點把握的。

    九大白銀級勢力的核心種子,都是通幽境巔峰修為,手持眾多高等級的稀罕靈器,靈丹、靈藥、靈甲都有裝備。

    嚴格說起來,除了三大家的夏侯淵、蘇妍、林東行稍稍弱上一籌,其餘六方的天之驕子們,實力或許多少有點差距,但六人的差距絕不會太懸殊。

    也就是說,楚離,夜憶皓,洛塵,雪驀炎,馮一尤和郁門這六個人,實力大體相當。

    楚離一向認為自己最強,他自信在面對其餘五人中的任何一個的時候,都吃不了虧。

    ——他有他的底氣。

    但是,如果他一個人,要面對其中任何兩個……他的自信會蕩然無存。

    夜憶皓和洛塵真要聯手,他不認為他還有勝算,還能斬殺夜憶皓,滅掉「八翼蜈蚣王」。

    楚離的確狂妄,的確橫行跋扈,可他並不傻。不是真的沒有腦子。

    在他誤以為夜憶皓和洛塵聯合以後,他神情變得無比陰沉,顯得極為煩躁。

    理智告訴他,他不應該過去,否則他自己都可能搭上去。

    然而,一想到任彭的狀況,還有何薇也中了巫毒,急需要解開,他又沒辦法坐視不理。

    楚離焦躁的走動著。

    這種時刻。秦烈竟神色平靜,眼神冷峻,一言不發看著他。

    一直以來,在秦烈的骨子裡,就有一種瘋狂暴躁的因子,他的性格一直都很奇怪。

    在他尚未融合以前的性格時。他平常會很溫和,會顯得有些木訥,寡言少語。

    然而,他一旦被某些事情刺激到,就會顯現出瘋狂的一面,會變得歇斯底里!

    這一點。從他當年在冰岩城,知道凌家族人被杜海天陷害。知道凌穎、凌霄他們紛紛慘死,不顧一切地當街挑戰杜海天,不計後果地以寂滅玄雷將杜海天直接轟殺,就能看出來。

    那一次,若非李牧庇護,他怕是會死得很慘。

    在器具宗時,梁少揚萬眾矚目。引發靈紋柱驚變,得到應興然和三大供奉一致認可。被欽定為未來宗門的接班人,風頭一時無兩。

    可就在梁少揚最風光最耀眼的時刻,他敢在器具宗的大門前,以冰刃將梁少揚心臟洞穿,將器具宗未來的希望直接扼殺掉。

    那一次,若非他表現太過驚艷,若非他引發十二根靈紋柱異變,他同樣會以慘死收場。

    現在的他,和以前相比,骨子裡更加張揚瘋狂。

    所以他連猶豫都沒有,從一開始就下定了決心——勢要斬殺夜憶皓!

    因為謝靜璇可能已中毒而亡,宋婷玉也奄奄一息,留給她的時間已經不多。

    由於決心堅定,所以秦烈神色平靜,不像楚離一樣,還在理智和情感之間痛苦掙扎。

    半響后,楚離深吸了一口氣,沉喝道:「要是夜憶皓和洛塵真的聯手了,你我這趟過去,怕是會凶多吉少。小烈兄弟,現在就算是我,也有些猶豫了,你呢,你怎麼看?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我不管你去不去。」秦烈一字一頓道:「反正,我肯定去!」

    楚離神情一震,驚愕的看向他,「你……你有沒有想過?」

    「我現在什麼都不想!我只知道,夜憶皓這畜生不死,我的女人肯定會死!」秦烈咬著牙,眼中滿是暴戾凶狂,身上流露著濃烈殺意。

    「媽的!看來老子是想多了!」楚離突地爆吼一聲,被他一句話激的鮮血澎湃,什麼理智,什麼死亡,什麼計劃,瞬間拋離腦後,「秦烈!你小子夠味道!走,我們去宰了那兩個雜碎!」

    「就等你這句話了!」秦烈咧嘴獰笑。

    這一刻的他,或許境界、身份、實力都弱於楚離,但他的瘋狂,凶戾,狂暴的氣勢,竟還要強過楚離一籌!

    兩個瘋狂的傢伙,一下定決心,都覺得氣血上涌,眼睛都閃爍著猩紅血光,殺氣騰騰就沖了起來。

    百里距離,以他們正常的速度,恐怕需要半個時辰。

    但在他們瘋狂后,他們的精氣神似乎攀升了一截,就連掠動的速度都猛地提升!

    他們整整提前了十來分鐘就趕到了夜憶皓的位置。

    「轟隆隆!咻咻咻!鏗鏘!啪啪啪!」

    靈器衝擊,靈力碰撞,能量濺射的聲音,遠遠傳了出來。

    他們看到目的地處,一棵棵巨大的古樹斷裂,有燦燦靈光綻放,有靈器打著旋兒飛逸上空,有強大的能量波動炸裂。

    渾身殺氣衝天的兩人,不由地忽視一眼,都瞧出了對方的驚喜。

    「兄弟,看來我們命不該絕,媽的,夜憶皓和洛塵這兩個傢伙,恐怕正狗咬狗呢,哇哈哈哈!」楚離狂笑起來。

    秦烈也是眼睛一亮。

    兩人同時振奮起來。

    要是他們倆,去面對夜憶皓和洛塵,還有雙方的擁護者,他們就算再瘋狂,也知道這一行死多或少。

    但是,如果夜憶皓和洛塵乃是敵對方,正在拚死交戰,那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看來老天都站在我們這一邊啊!」秦烈也嘿嘿怪嘯起來。

    「夜憶皓,你個狗雜種,老子楚離來了!」

    「洛塵,你不是一直想和我算賬嗎?你爺爺我來了!」

    秦烈和楚離兩人囂張跋扈的狂笑著,身影掠過倒地的巨大古木,瞬間出現在戰場。

    他們站定后,凝神一看,突然呆住。

    一片暴亂的戰鬥區內,寶劍、長刀、短矛等不同靈器不斷碰撞,烈火,風嘯,寒冰之力交織,一群人處在中央激烈交戰。

    那些人,是洛塵、趙軒、張晨棟等人,在戰夏侯淵和林東行兩方的人。

    地上已經多出兩具屍體,從衣著來看,分明是天劍山的人。

    趙軒和張晨棟,身上鮮血狂飆,眼神萎靡不振,瞳仁中,隱隱可見黑色絲線。

    那是中了巫毒。

    只有洛塵一襲銀衣,一人一劍,在夏侯淵、林東行等九名武者的圍擊下,依然頑強力抗。

    他手中薄如蟬翼的玉質長劍,揮動間,不斷射出一道道衝天的凌厲劍芒,如一條條流星匹練,數十米長,兩指寬,晶瑩如玉,蘊含著無比恐怖的劍意。

    夏侯淵和林東行,還有幾名兩人的族人,將洛塵圍在中央,施展出種種靈器和靈訣,沖著洛塵狂轟濫炸。

    洛塵單憑一劍,將九人的攻擊,盡數破解。

    只是,時不時地,他身上會多出一道道傷口,多出一條條血跡。

    旁邊,黑巫教的夜憶皓,還有蘇家的蘇妍,兩人並肩站著,有一搭沒一搭的講話,神態輕鬆。

    他們是擺明了,準備讓夏侯家和林家的人,活生生將洛塵耗死。

    就算是洛塵強過夏侯淵,也強過林東行,但在兩人聯手,另有七人幫助的情況天下,不斷消耗,總會將洛塵靈力耗盡。

    那一刻,就會是洛塵的死期。

    交戰的三方,冷眼旁觀的兩方,聽到秦烈和楚離的囂張狂笑,看著兩人一頭衝進來后,忽然同時收手停下。

    所有人的目光一起聚集到兩人身上。

    秦烈和楚離,一看到這個場景,一下子蒙住了。

    在看到這邊發生激烈戰鬥,如發現新大陸一般興奮激動的兩人,這時候如被澆灌了一頭冰水,一下子清醒傻眼了。

    兩人心中又苦澀起來,他們猜中了過程,卻沒有猜中結果。

    夜憶皓和洛塵,的確是對立方,可他們沒有料到,夏侯家、蘇家和林家這三方勢力,竟然和夜憶皓走到了一塊兒!

    這個局勢,比他們去面對夜憶皓和洛塵的聯手,恐怕還要糟糕一點!

    他們如何還能笑的出來?

    「真***倒霉。」楚離狠狠吐了一口痰,罵了一句,在夜憶皓等人不懷好意的目光中,厲聲咆哮道:「媽的,看什麼看?老子過來就是要殺夜憶皓你個雜種!以為人多老子就怕了?」

    「楚兄,我已經等你很久了。」看著兩人,夜憶皓忽然心情愉快地笑了起來。

    在他眼中,秦烈和楚離就是兩個魯莽的笨蛋,連情況都沒有弄清楚,就一頭撞了進來,還以為自己能坐收漁翁之利……當真是蠢的可愛。

    「是你把我的巫蟲弄死的?」他只是看向楚離。

    事實上,從始至終,他都沒有多看秦烈一眼。

    和雪驀炎一樣,他根本不認識秦烈,他不認識的人,對他來說都是小人物,不值一提。

    「四隻巫蟲,我先煉死了三個,之後又煉死一個,還逃掉兩隻。」秦烈微笑著插話,經過短暫的波動后,他重新平靜下來,「不過,一隻接著一隻去煉小蟲子,也太麻煩了一點。所以我這趟過來,是要乾脆一點,要將母蟲給煉死一了百了。」

    此話一出,他不但成功吸引了夜憶皓的注意力,還瞬間將夜憶皓給激怒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