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幻魔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幻魔珠!字體大小: A+
     

    雪驀炎和五名幻魔宗的少女,追了一會兒,發現秦烈、楚離兩人愈行愈遠后,只能咒罵著放棄。

    「剛剛那個人很奇怪,楚離明明想要留下來戰鬥,他偏偏阻止。而且,他還不讓楚離動用寂滅玄雷,就連他本人……施展寂滅玄雷的時候,也提前知會了我們。」

    一個圓臉的幻魔宗少女,停下來后,也罵了一陣子。

    但在冷靜以後,她看出了疑點,覺得有些古怪。

    「一定是知道不是我們的對手,所以故意假裝不想衝突,哼!」瓜子臉的少女,名叫黃姝麗,她認定了秦烈就是兇手。

    「那傢伙在處處手下留情啊。」圓臉的潘芊芊說道。

    「芊芊,你怎麼一回事呀?」黃姝麗一臉不滿,「小蝶她們明明被火焰燒死的,你難道沒有看見嗎?那傢伙,一個不知名的小人物,也就通幽境初期的修為,他留什麼情啊?他有什麼本事?」

    潘芊芊一時語塞。

    在她們的真魂感知中,秦烈的確境界低微,就連真魂都似乎沒有徹底凝聚出來。

    這樣的小角色,如果不是手持寂滅玄雷,對她們而言,簡直就是輕易可以抹殺掉的人物。

    可她還是覺得奇怪,她平常就習慣觀察人,從剛剛秦烈的反應,無奈,苦澀的笑容,等等細微的動作,她認為其中另有隱情。

    但她又沒有確鑿證據。

    所以她最終沉默了下來。

    「這的確不是楚離的性情。」這時候,幻魔宗的核心種子。雪驀炎講話了,她蹙著眉頭,聲音清脆道:「楚離這個人,我以前雖然沒有接觸過,但是卻聽過這傢伙的脾氣。這個人,在暴亂之地從未怕過誰,他和寂滅老祖簡直一個德性,最喜歡惹事生非,只要在言語上與人發生口角。他就會立即動手,根本不懂得忍讓。」

    聽說過楚離性情的少女,都輕輕點頭,附和道:「楚離的確是那種狂妄的傢伙。」

    「嗯,今天楚離的行為,和他以前相比。是有些反常。」潘芊芊明亮的眼睛中,閃爍著疑惑的光點,「麗麗,小蝶和小婉,之前不是和你一道兒嗎?怎麼忽然間,就和你分開了?」

    黃姝麗臉色有些不自然。「我,我要小解。單獨離開了一會兒。等回來的時候,就聽到了她們的尖叫聲,然後一直追,追到地方的時候,就發現她們被燒死了……」

    「回頭重新檢查一下小蝶、小婉的屍體吧。」雪驀炎清澈見底的明凈眼眸中,也有些驚疑不定,「我們幻魔宗和黑巫教同處天戮大陸。雙方交惡多年,始終沒有停止過明爭暗鬥。我們都了解黑巫教的可怕。也很清楚高級的巫蟲,的確能鑽入人腦,直接操控武者進行戰鬥。」

    「嗯,黑巫教的確可怕。這次的夜憶皓,更是年輕一輩中,最為擅長使用巫蟲和巫毒的厲害傢伙,大家一定要小心。」潘芊芊說道。

    「走吧,回去仔細堅持檢查吧。」雪驀炎下令。

    一行幻魔宗的少女,按照原路回頭,想弄明白真相。

    「嗡嗡嗡!」

    然而,就在她們快要回到屍體位置的時候,巫蟲的怪嘯聲突然刺耳響起。

    兩隻先前被秦烈的火麒麟精血,給逼迫的不得不飛離的巫蟲,其實並未離開太遠,當它們發現秦烈遠離,沒有嗅到濃烈火焰氣息后,又去而復返。

    「巫蟲!兩隻巫蟲!」潘芊芊驚叫起來,「那個人應該沒有說謊,附近果然有巫蟲!恰恰還是兩隻!」

    幻魔宗的少女,一見兩隻巫蟲撲來,幾乎立即明白了過來。

    秦烈身上的污水,一下子就被洗清了。

    「小心!這是來自於『八翼蜈蚣王』的幼蟲,它是黑巫教巫蟲當中最可怕的幾種之一!」雪驀炎輕喝提醒。

    兩隻巫蟲,目標盯住了雪驀炎和潘芊芊,如烏光閃電般,迅速掠來。

    巫蟲的翅膀扇動間,發出詭異的嘯聲,一個個漆黑的光點,一片片淡薄的黑霧,從它們振動的翅膀中飛湧出來。

    「別被鑽入眉心!」雪驀炎嬌喝。

    話音未落,一枚桃子大小的珠子,忽然被她拋飛出來。

    那珠子,呈半透明色,內部霧靄裊裊,不斷變幻著場景,有仙宮玉殿,有恐怖的凶禽走獸,有太陽的炫目光耀,有眾生的面孔。

    珠子內,似乎藏著一個真實的小世界,充滿了奇妙,變幻莫測。

    珠子名為幻魔珠,乃幻魔宗最著名的靈器「幻魔球」的五大配件之一,「幻魔球」乃幻魔宗宗主雨凌薇手持的靈器,幻魔球內部自成一界,玄妙莫測,無比的神秘。

    五枚幻魔珠,能夠和「幻魔球」互通,乃「幻魔球」的散件,同樣有著巨大的威力,神奇的妙用。

    雪驀炎手中的這一枚幻魔珠,就是五枚中的一個,在她決定以核心種子身份參加試煉會的時候,由雨凌薇親自賜下,並傳授了她施展的手法。

    幻魔珠忽然釋放出燦燦光熠。

    那些光熠,將這片區域照耀的明亮璀璨,衍化出許多稀薄清淡的白霧,讓這塊如成了仙境奇地。

    雪驀炎如一下子成了這片區域的主宰。

    此地的任何細微波動,都無法逃脫她的感知,她藉助於幻魔珠的奇異,能掌控這片被幻魔珠影響的天地。

    「收!」雪驀炎低呼一聲。

    幻魔珠的燦燦光熠突然收斂掉。

    如夢如幻的場景,一下子消失的乾乾淨淨,如海市蜃樓突然沒了,五名幻魔宗的少女,猛地重回現實。

    她們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她們卻看到。在雪驀炎手中的幻魔珠當中,多了兩隻巫蟲。

    似乎,隨著燦燦光熠的收斂,兩隻巫蟲,也被直接帶入幻魔珠內,被禁錮了起來。

    「芊芊!芊芊你!」黃姝麗忽然尖叫起來。

    眾人凝神一看,發現在潘芊芊的眼睛中,隱隱可見幾縷微細的黑線。

    「怎麼了?」潘芊芊自己還未察覺。

    「你,你恐怕中了巫毒。」黃姝麗驚叫道。

    潘芊芊小臉一變。仔細感知了一下,眼神一下子灰暗起來,「我,我怎麼就中了巫毒,我自己都沒有感覺啊。」

    「雪姐!」其餘少女,一起看向雪驀炎。

    「我們去找夜憶皓!」雪驀炎握緊幻魔珠。看著裡面的兩隻巫蟲,道:「以兩隻存活的巫蟲,換取一滴母蟲的鮮血,夜憶皓會換的!巫蟲的培育,非常不容易,比一滴母蟲的鮮血珍貴得多。他應該懂得取捨。」

    「該死的黑巫教!」黃姝麗怒罵。

    「走吧。」

    ……

    另一邊,一片荊棘叢中。

    秦烈和楚離兩人。撕咬著干肉,各自擰著一個酒壺,正在海吃海喝。

    兩人已經開始互稱對方為「小烈兄弟」和「楚大哥」,關係似乎親近了一大步,很有一種臭味相同的感覺。

    「雪驀炎這娘們,我聽說過的,這丫頭不簡單的。剛剛就算是你不阻止我,我也未必就能勝過她。」

    楚離神情猙獰的啃咬著干肉。猛灌了一口酒,說道:「聽說幻魔宗的宗主,親自賜予了她一枚幻魔珠,那珠子非常厲害。如果剛剛那丫頭,要是取出了幻魔珠來,我寂滅玄雷形成的衝擊力,恐怕會被直接消減好幾成,絕對傷不了她。」

    「幻魔珠?有什麼特別的?」秦烈嘴角都是酒漬,一臉驚訝。

    「幻魔珠能連通幻魔球,能藉助於幻魔球內的能量,在珠子周圍形成奇妙的領域場。在那領域場內,雪驀炎這娘們的感知力將會數倍提升,她能察覺到最微細的波動,那領域場,還能消減敵人的力量,讓對手處處被動,什麼反應都會被她提前知道。」

    楚離少見的認真起來,「如果她配合幻魔珠的靈訣,提前一步設伏,自己幻化成你最熟悉親密的人。或許,在你死之前,都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具體一點。」秦烈道。

    「這麼說吧,如果她之前來過宋婷玉和何薇的地方,見過宋婷玉和何薇。她能藉助於幻魔珠,將宋婷玉、何薇所在的地方,完美的幻化出來,她本人,則是可以用幻魔珠的幻術,幻化成何薇和宋婷玉中的任何人一個,你我如果不慎進入,會認為迷路了,覺得自己莫名其妙重新來到宋婷玉和何薇身旁。」

    楚離摸著下巴,思量了一會兒,苦笑道:「如果是你,她會幻化成宋婷玉,要是我過去了,她會幻化成何薇。這樣的話,你我兩人,就要被她活生生玩死,除非她主動幻化回來,不然,我們死之前,都會認為是宋婷玉、何薇下的手,死都會心存巨大的迷惑和不解,會死不瞑目。」

    「真就不能發覺真實和虛假?」秦烈驚駭起來。

    楚離搖了搖頭,說道:「除非你境界高過她,靈魂的感知力,洞察力,直覺,都要勝過她一籌。不然,真的很難察覺,死都不知道死在誰的手裡。」

    秦烈悚然動容。

    「不過你不用太擔心。」楚離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說道:「她不是你未婚妻?關鍵時刻,你只要說明你和她的關係,你應該不會有事的。」

    「如果她直接以宋婷玉的模樣殺我,我自己根本不知道,那怎麼辦?」秦烈問道。

    「那,那你就自認倒霉吧。」楚離乾笑。

    「你呢,你不怕她?」秦烈訝然。

    「怕啊,不過她真要想殺我,也沒那麼簡單。」楚離嘿嘿笑了起來,「我會在臨死前的那一刻,引爆身上所有寂滅玄雷,你能煉製寂滅玄雷,自然知道只要有一個念頭釋放出去,就能瞬間爆炸。嘿,她要殺我,肯定離我不遠,當我身上所有寂滅玄雷爆裂開來,她就算是有幻魔珠,也未必就能活下去!」

    「我死前,肯定是要拉人墊背的!」楚離瘋狂道。

    「暴亂之地果然到處都是瘋子和神經病!」秦烈暗自苦笑。

    他並不知道,在楚離的眼中,他秦烈,同樣也是一個瘋狂的傢伙。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