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這是個誤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這是個誤會!字體大小: A+
     

    巫蟲提前飛走,兩個幻魔宗的少女,則是被熊熊火焰焚燒著,她們眉心的血洞也變成焦黑色,再也看不出有被巫蟲鑽入的痕迹。

    新來的幻魔宗門人,過來后,只看到了這麼一幕,並不了解之前發生過什麼。

    他們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五名幻魔宗的少女,身穿明黃色衣裙,各個都是明眸皓齒,肌膚勝雪,嬌艷如花。

    清一色通幽境中後期的修為。

    此刻,五名少女明亮的雙眼中,都充斥著憤怒的火焰,五個人幾乎立即將秦烈和楚離圍在了中央。

    「雪姐!這邊!」其中一人嬌喝。

    一道身影迅速掠動的聲音,從遠處灌木叢內傳來,另有一名女子正快速趕來。

    「事情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楚離硬著頭皮解釋。

    「你當我們都是瞎子嗎?」一個瓜子臉的少女,眼中幾欲噴出火來,「我們有眼睛,我們能看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你少啰嗦!」

    楚離臉一沉,心煩意燥,也不再解釋了,「隨便你們怎麼想了。」

    秦烈皺著眉頭,也是頭疼不已,暗呼倒霉。

    巫蟲飛走了,繼續留本命精血燃燒,只是白白浪費炎能,於是他急忙收回。

    兩團火麒麟形態的火焰,不分先後地從兩名幻魔宗少女的焦黑屍身上飛逸出來,在半空中重新衍變為晶瑩血滴,乖巧地飛向秦烈。

    「是他!」

    所有幻魔宗的少女。仇恨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秦烈身上。

    情況已經很顯然,兩個少女被火焰燒死,那火麒麟血滴又往秦烈飛去,不是他乾的還能是誰?

    三滴本命精血,在秦烈掌心沉落,他摸出幾塊天炎晶,供鮮血的火焰之魂補充能量。

    趁幻魔宗首領沒有到來之際,他在思量著。要如何解釋,怎樣來避免和她們衝突。

    這趟,幻魔宗的核心種子,恰恰就是雪驀炎——血厲的親生女兒。

    從血厲知道他還有一個女兒在世,知道雪驀炎要參加試煉會起,就在叮囑秦烈。一定要想辦法幫助雪驀炎,要盡量助她找到醫治靈魂的聖葯。

    血厲甚至將半部血典交到他手上。

    他也早已決定,真要在神葬場內碰到雪驀炎,會依照血厲的囑託,盡自己的能力來幫助雪驀炎。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和雪驀炎的會面。會是現今這個樣子。

    一時間,他也想不出好辦法。來解釋此事。

    秦烈頭疼萬分。

    「雪姐!」瓜子臉的少女呼道。

    一名同樣身穿明黃色衣裙,身姿修長,肌膚雪白的少女,倏地在眾人之前閃現。

    她站在那兩具焦黑的屍體旁邊。

    少女二十來歲的模樣,畫一般的長長柳眉下,一雙眼睛猶如一泓清水,清澈透亮。

    「楚離。」少女抬頭。看向寂滅宗的楚離,眉頭優美的蹙著。聲音清脆動聽,「是你殺了她們吧?」

    她並未多看秦烈一眼。

    楚離冷哼一聲,並沒有解釋,因為他明白解釋也沒用,他知道幻魔宗的這些女子不會相信。

    「不是楚離!是這個人!」瓜子臉的少女,咬著貝齒,仇恨地瞪著秦烈。

    雪驀炎這才看向秦烈。

    她眉頭依然皺著,清澈的眼眸中,浮現一絲迷惑,「你是誰?」

    她不認識秦烈。

    在參加試煉會之前,她對其餘八大勢力的武者都仔細了解過,不單單隻是像楚離一樣的核心種子,就連各方勢力稍稍厲害一點的人物,她都知道樣子和大致的修為狀況。

    譬如杜向陽、何薇,雖然不是天劍山的核心種子,但是因為自身的強大,也在她的研究當中。

    可以說,各方勢力耀眼危險的人物,她都大致有數。

    秦烈,顯然不在這個行列,因為他還不夠格成為雪驀炎的關注對象。

    加上他沒有穿上天劍山獨有的服飾,他明明和楚離一道兒,還不是寂滅宗的衣著打扮,看起來也不是寂滅宗的人。

    這麼一來,秦烈的身份和來歷,就讓她迷惑不解了。

    「我叫秦烈,手持天劍山的劍符參加這次的試煉會,我來自於赤瀾大陸。」秦烈主動介紹。

    雪驀炎眼中迷惑不但沒有稍減,反而更加濃烈,她搖了搖頭,說道:「沒有聽過天劍山有這個人,也沒有聽過赤瀾大陸。」在她心中,已將秦烈歸為小角色這個類別,屬於不值一提的小人物。

    「不論你信還是不信,我都要事先說明,你的兩名同伴,死在黑巫教的巫蟲口中,和我們沒有關係。」秦烈還是決定解釋,「真的,這只是個誤會!」

    「雪姐!他在說謊!」瓜子臉的少女,指著秦烈,義憤填膺,厲聲叫道:「根本沒有什麼巫蟲!我們誰都沒有看到,我們只看到,是這個人釋放出火焰,將小蝶她們燒死的!」

    雪驀炎輕輕點頭,乾脆利落道:「動手!」

    連她在內,一共六名幻魔宗的少女,身影一動,一個個拉扯出絢麗的幻象,每一個幻象,都和真人一樣,甚至身上有著生命和靈魂氣息。

    簡直讓人無法分辨真假。

    六名少女齊動,真身加上幻象,如一群美麗的精靈仙女,瞬間就要淹沒秦烈和楚離。

    「不識好歹的女人!」楚離冷哼一聲。

    他的手中,忽然多出一個個銀亮的寂滅玄雷,強烈的雷霆波動,立即從寂滅玄雷內傳盪出來。

    他懶得解釋,想以寂滅玄雷直接轟殺出一條血路,要踩著這些幻魔宗少女的屍體。從這兒離開。

    「楚離交給我!」雪驀炎輕呼。

    五名幻魔宗的少女,在楚離取出寂滅玄雷后,俏臉一白,紛紛避讓開來。

    她們都知道寂滅玄雷的厲害。

    只有雪驀炎,如飄渺的精靈,圍繞著楚離掠動,營造出越來越多的幻象出來。

    「楚兄,別下殺手!」秦烈突然尖叫起來。

    就準備釋放寂滅玄雷,幫助秦烈解圍的楚離。忽然愣住,他奇怪的看向秦烈,眼中全是疑惑。

    秦烈滿臉苦笑,「楚兄,給我一個面子,不要和她們交戰。你我先離開此地再說。」

    「理由!」楚離暴喝。

    「離開后,我再給你理由!」秦烈沉聲回應。

    「我是能走掉,但你,能走得掉嗎?」楚離冷哼。

    「能。」秦烈取出一枚他自己煉製的寂滅玄雷,突然投擲向一個方向,提前喝道:「爆!」

    那個位置的一個幻魔宗少女。眼神一變,急忙避讓開來。

    一聲劇烈的爆炸波動。從那個位置轟然傳出,在強烈的雷電和爆裂波盪中,秦烈疾馳而去。

    「堵住他!」瓜子臉的少女尖叫。

    「我手中的寂滅玄雷很多!」秦烈哼了一聲。

    他的左手,果然又冒出一枚枚拳頭大小的寂滅玄雷,單看賣相的話,並不比楚離手中的弱。

    幻魔宗的少女紛紛變色。

    秦烈於是不斷以寂滅玄雷,做出瘋狂轟殺爆炸的架勢。趁著幻魔宗少女投鼠忌器的時候,他果然衝出了包圍圈。

    「楚兄!給個面子。不要和她們開戰,出來后我會解釋!」秦烈遠遠叫道。

    楚離哼了一聲,就在漫天雪驀炎身影撲殺而來之際,他身上的衣衫上,綻放出無數奪目星光。

    炫目星光中,楚離竟藉助於這件靈甲,直接衝天而起,在半空一閃而逝。

    雪驀炎一下子撲空。

    「追!」她下達命令。

    幻魔宗的少女,如一隻只黃色蝴蝶,要追上兩人。

    楚離以靈甲飛上天空,立即鎖定了秦烈方位,他一個俯衝后,就來到秦烈身旁。

    「我帶你走!」楚離遠遠喝道。

    「好。」秦烈回應。

    楚離迅速接近,一把抓住秦烈臂膀,在幻魔宗少女只能地面上疾馳的時候,兩人以飛的方式漸行漸遠。

    在幻魔宗少女的咒罵聲,兩人最終消失,躲過了她們的追殺。

    「嘭!」

    楚離鬆手后,秦烈從高空墜落,跌在一片荊棘叢中。

    楚離在發泄不滿。

    以秦烈的強悍體魄,這種荊棘叢,除了讓他破裂一件衣衫外,並沒有任何傷害。

    「怎麼回事?」楚離哼了一聲,「沒見過女人嗎?一看到美女,就不知道東南西北了,就任由對方宰割不成?」

    秦烈苦笑,「那個……」

    他才想解釋,忽然意識到血厲身份敏感,雪驀炎可是血厲和沫靈夜的女兒,她和血煞宗有著密切的關係。

    而血煞宗,在暴亂之地,乃是禁忌。

    萬一,雪驀炎的身份,因為他的這番解釋,不慎給暴露出來,豈不是會讓雪驀炎深陷險境?

    他不能說出實情!

    可楚離,還在等他的解釋,如果他不能讓楚離滿意,接下來兩人恐怕很難攜手合作。

    他腦子轉了轉,嘆了一口氣,硬著頭皮說謊:「幻魔宗的雪驀炎,其實是我未婚妻,我們倆的婚事,是他爹和我爺爺定下的。但我們倆,以前一直沒有見過面,我這趟千里迢迢從赤瀾大陸過來,非要參加試煉會,就是要找她,要悄悄看看這個女人怎麼樣……」他開始滿嘴鬼話的胡扯。

    「這麼複雜?」楚離眼神怪異。

    「呃,我也沒有料到,第一次見到她,就因為巫蟲發生這麼大的誤會。在她認定我是兇手的情況下,我不能解釋什麼,我準備等她冷靜了,弄清楚真相了,然後再找機會說明我和她的關係,還請楚兄諒解。」秦烈苦笑。

    「那宋婷玉又和你什麼關係?」楚離摸著下巴問。

    「咳咳,男人嘛,在這方面克制力都比較弱,你應該明白的。」秦烈乾笑。

    「明白,我明白。」出奇地,楚離這次竟主動拍了拍他的肩膀,臉上的怒意徹底消褪,還露出了笑容,「你小子,不但在格殺夜憶皓上,和我是同道中人。沒想到在這方面,嘿,竟然也是和我一樣!」

    「楚大哥,你也?」秦烈訝然。

    楚離驕傲地笑了起來,洋洋得意地說道:「小烈兄弟,別的咱不談,但是在這方面,我肯定可以當你大哥了,哈哈哈!」

    「楚大哥厲害。」秦烈拱拱手。

    「一般,一般。」楚離很謙虛地擺擺手,「也就腳踏三五隻船罷了,不值一提,哈哈,不值一提。」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