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主動出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主動出擊!字體大小: A+
     

    楚離等人搜尋黑巫教已經有一段時日了。

    可惜,他們一不知道黑巫教聚集的確切方位,二沒有一塊黑巫教的令牌,這導致他們的搜查效率極低,簡直稱得上瞎轉悠。

    而那名身中巫毒,狀態越來越糟的黑巫教武者,卻漸漸支撐不住。

    那人只有五天的時間了。

    五天內,如果楚離找不到夜憶皓,不能斬殺「八翼蜈蚣王」,不能拿到一滴鮮血,他中了巫毒的師弟,就將真魂消散而亡。

    這也是楚離急切,不想何薇浪費時間和秦烈等人多談的原因——他的時間並不多。

    然而,當秦烈取出一枚黑巫教令牌,將其扔到他手中之後,楚離的不耐,焦躁不安,臉上的傲然之色,幾乎立即消褪了。

    「同道中人!」楚離眼睛明亮道。

    「四枚黑巫教的令牌!」何薇清麗的眼中,顯出驚詫之色,不由高看了秦烈一分。

    楚離身後,三名眼高於頂,一向心高氣傲的寂滅宗門人,也是暗暗驚訝。

    他們深知黑巫教的武者,並不容易對付,知道那些禹家的人何等詭異陰邪。

    秦烈能拿到四塊令牌,格殺四名黑巫教的武者,一下子就贏得了他們的一絲敬意。

    「師兄,趕緊以黑巫教的令牌,找到那些黑巫教雜碎的位置!」一名寂滅玄雷的門人叫嚷起來,「任彭快沒有時間了!」

    「我知道。」楚離捏著令牌,以心神感知。神情凝重。

    「秦烈,先放我下來吧。」宋婷玉在他耳畔輕聲細語。

    「等等。」秦烈低聲回應,鎖著眉頭,等候楚離那邊的動靜。

    天劍山的何薇,這時候好奇走過來,明眸深深看向他和宋婷玉,小聲問道:「你們真殺了四個黑巫教的武者?」

    「不是我們。」宋婷玉語氣淡然,「是秦烈一個人。」

    何薇愈發驚異了。

    沉吟了一下,她輕聲說道:「你小心洛塵。進入試煉會之前。他就放出話來,說他會找你麻煩。」

    「杜向陽也和我說過同樣的話。」秦烈神色不屑。

    「你見過杜向陽那傢伙?」何薇訝然。

    「見過,也戰過一場,他很厲害。」秦烈表態。

    「他當然厲害。這趟的試煉會,他本來很有機會角逐到核心種子,如果洛塵沒有參加。他會是天劍山的領袖,可惜……」何薇輕輕搖頭,頓了一下,又好奇道:「你和杜向陽既然戰過,你們倆,誰最終勝了一籌?」

    「他勝了。」

    秦烈眯著眼。回想起在炎火之地的那場戰鬥,在杜向陽凝結出「焚魂火芒」的時候。他不得不以血遁術逃離。

    他的確是敗方。

    只不過,那時他並不了解「焚魂火芒」的厲害,也還沒有煉化三滴火麒麟精血。

    之後,他再見杜向陽的時候,一直很想重新戰上一場。

    可杜向陽再也沒有給他機會。

    一看到他,杜向陽就躲的遠遠的,暗呼晦氣。不想在他身上浪費時間和精力。

    「嗯,我猜也是這樣。」何薇輕笑一聲。認為這才正常。

    她深知杜向陽的厲害,知道杜向陽就算是比起洛塵來,也只是稍遜一籌。

    而洛塵,在通幽境這個層次,絕對是天劍山最可怕的一人!

    「不過你也挺厲害的,你能殺死四名黑巫教的武者,足見你在神葬場有自保之力。」何薇話鋒一轉,低聲勸說道:「和我們一道兒吧。你一個人,不可能斗得過黑巫教,夜憶皓比杜向陽還要可怕,你絕不是他的對手,你跟著我們才有可能幫助你的同伴解脫。」

    秦烈驚疑不定地看向何薇。

    他覺得這個何薇很奇怪,此女身為天劍山的人,卻和楚離關係親昵,而且對待他的時候,似乎從一開始就表露出善意。

    這一點讓秦烈很是不解。

    「此女會不會有什麼居心?」秦烈暗暗思量。

    似乎看出了秦烈的猶豫和懷疑,何薇沉吟了一下,忽然愈發小聲地說道:「牧叔叔和我爹關係很好,我聽牧叔叔說起過你的事情,對了,你手中有一張煉製寂滅玄雷的方子吧?那方子,就是牧叔叔從我爹手中得來的……」

    秦烈一臉驚詫。

    「我爹……是寂滅宗的人,因為我喜歡練劍,因為我爹和牧叔叔交好,所以他把我送到了天劍山學劍。」何薇解釋。

    秦烈這才明白過來,點了點頭,說道:「原來如此。」

    難怪這何薇從見到他的時候,就表露出善意,不像杜向陽那般,先經歷一番戰鬥試探,發現他實力足夠強悍后,才停止糾纏。

    原來是因為李牧。

    「找不到黑巫教的動向,在方圓一百里之內,應該沒有他們的人。」楚離停了下來,焦慮的揪著頭髮,煩躁的低吼道。

    「我們知道大致的方向。」秦烈適時表態。

    楚離、何薇等人,聽他這麼一說,又驚奇看向他。

    「把那塊碎念晶拿來。」秦烈輕聲說。

    宋婷玉馬上將碎念晶遞來。

    「你們自己看吧。」秦烈將一塊碎念晶交給何薇,「這塊碎念晶中,封存著一名黑巫教武者的記憶碎片,你們可以解析出來。大體上,就可以弄清楚黑巫教的方位,知道他們聚集在何處了。」

    「好!」楚離神情振奮,「小兄弟,幹得不錯!」

    何薇接過碎念晶,卻並沒有遞給楚離,而是自己解析。

    十來分鐘后,何薇睜開眼,又將碎念晶重新還給秦烈,然後指著一個方向。「那邊!」

    和宋婷玉判斷的位置一樣。

    「走!」楚離沉喝,他沖秦烈點了點頭,主動邀請道:「跟我們一起吧?反正你也要幫你的女人解毒,只要殺了夜憶皓,還有那隻巫蟲,她肯定不會有事。」

    「我……」宋婷玉蒼白的兩腮,似泛出一絲羞紅,想說她不是秦烈的女人。

    但秦烈已點頭,果斷喝道:「好!」

    「走吧!」楚離下令。

    於是秦烈背著宋婷玉。跟著楚離、何薇一行人,朝著黑巫教聚集的方位行去。

    第二天。

    秦烈和何薇腰間的劍符,同時發出低鳴,鳴聲急促激烈。

    「五枚劍符,有五個天劍山的人,肯定是洛塵那邊的。」何薇摸著劍符。略一感知,便不準備搭理,「我們繼續走,不用管他們。」

    秦烈以沉默回應,繼續背著宋婷玉趕路。

    「叮嚀!叮嚀!」

    他和何薇腰間的劍符,不時發出低鳴。越來越急促,這意味著對方不斷傳訊。迅速朝著這邊聚集。

    「真是煩!」何薇一皺眉,臉上顯出恚怒,「明明知道我們不想搭理,還非要急著追上來,他們想幹什麼?」

    「這趟進入神葬場的,除了我們赤瀾大陸的,還有你和杜向陽。剩下的人都聽候洛塵吩咐。如果我們也是洛塵的人,肯定會向他們匯聚。我們急著離開,一定是他們猜出我們是誰了,這麼著急過來,應該是奔著我來的。」秦烈目顯殺機。

    「洛塵的人?」走在前方的楚離,回頭看向何薇,神情煩躁。

    「嗯,肯定是了。」何薇點頭。

    「緊追不捨?」楚離又問。

    何薇再次點頭。

    「暫停一下。」楚離一揮手,自己率先停住,他沉著臉,冷哼道:「等他們過來,我倒要看看他們想幹什麼!」

    「這件事和你們無關,他們應該是奔我來的。」秦烈表態。

    「你沒有給我黑巫教令牌,沒有拿出碎念晶之前,此事的確和我無關。」楚離擰著眉頭,「但現在,你已和我走到一塊兒,決心和我一同去滅殺黑巫教的人。從這時候起,你的事情,就開始和我有關了!」

    秦烈又要講話。

    楚離霸道的揮手,阻止他繼續說下來,道:「行了,別的廢話少說,我倒要看看那些傢伙究竟想幹什麼!」

    他臉上滿是輕藐,眼神不屑道:「我這人最恨窩裡斗的傢伙!這洛塵身為天劍山的核心種子,不知道團結自己人,反而想趁著試煉會剷除異己,這種人……嘿,我最是看不慣!」

    「秦烈,你別擔心,沒什麼事的。有楚離在,就算是洛塵親臨,他也不敢大動干戈。」何薇寬慰道。

    「我沒什麼好擔心的。」秦烈搖了搖頭,知道楚離他們一片好心,也就沒有繼續解釋多說。

    「等吧。」楚離煩躁的喝道。

    半個時辰后。

    一行五人,從茂密林間迅速閃現出來,為首的正是洛塵。

    洛塵一系白衣,眼神凌厲如劍,幾乎瞬間,便來到眾人身前。

    在他身後,跟著趙軒和張晨棟,還有兩名天劍山的武者。

    「楚離!何薇!」

    洛塵一到,視線從秦烈身上一掃而過,重點看向這兩人,禁不住輕喝一聲。

    楚離冷哼一聲,並未答話。

    何薇則是蹙眉,不耐的問道:「洛塵,你急匆匆趕來究竟想做什麼?難道你想對我下手不成?」

    洛塵神情冷峻,搖了搖頭,漠然:「我和你沒有仇怨。」

    「那你因何而來?」何薇冷聲道。

    「因為他!」洛塵指向秦烈,身上釋放出一股鋒利如劍刃的氣勢,「我和此人有點瓜葛!只要你們不插手我和他的事情,你們現在就可以離開,我絕不會多言一句。」

    「何薇,幫我照看好她。」秦烈語氣平靜地將宋婷玉放了下來。

    他舉步就向洛塵走去。

    突地,一道身影橫移數米,直接堵在他身前。

    那是楚離。

    楚離背對著他,面朝洛塵,主動挑釁道:「我偏偏就要插手此事!你待如何?」

    洛塵臉色一寒,忽地沉默起來。

    秦烈愕然。

    愣了一下,他錯身越過楚離,道:「這是我和他們之間的糾葛。」

    「我說了!從你將黑巫教令牌扔出一塊,拿出碎念晶起,你的事情,就開始與我有關了!」楚離霸道的哼了一聲,身影一晃后,又站到秦烈身旁,不耐煩的吆喝道:「老子憋了一肚子氣,正愁找不到人發泄!既然這些傢伙自己尋上來,就休怪我借題發揮,拿他們發泄發泄了!反正在這神葬場內,只要自身足夠強大,誰都可以為所欲為,死的人也越多越好!」

    他最近因師弟一點點虛弱無力,因始終沒辦法找到黑巫教的人,正壓抑的難受,急需要發泄一番。

    洛塵等人的到來,恰恰給了他一個發泄的口子,所以不管和秦烈有沒有深厚的交情,他就是要借題發揮。

    他是擺明了要挑事。

    秦烈怔然,看著這個殺氣騰騰,眼中噴涌著瘋狂戰意的傢伙,他一時有些懵了。

    看楚離的架勢,恐怕就算是沒有他和洛塵之間的糾葛,這傢伙也是準備找點人挑事了,洛塵的到來,恐怕恰恰是撞上他的槍口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