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焚燒巫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焚燒巫蟲!字體大小: A+
     

    寂滅玄雷的爆炸,令兩名衝殺過來的黑巫教武者,立即負了傷,為首者怒喝著,讓那兩人趕緊退回來。

    秦烈和三名黑巫教武者之間,出現了一個個巨坑,細密的閃電,雷的轟鳴聲,震蕩扭曲的空間波動,交織在一塊兒,讓那片區域顯得極其混亂,充斥著不穩定的能量。

    「那傢伙故意示弱,讓你們輕視,趁你們不備引爆寂滅玄雷,好陰狠歹毒的心腸。」領頭者一雙毒蛇般的眼睛,冒出冰冷陰森光芒,「禹奚,有沒有將巫毒種下去?」

    「種下了!」一名黑袍武者獰笑道。

    這兩人,身上的漆黑長袍,被寂滅玄雷炸的柳絮般紛飛,他們頭上黑色的連衣帽,也被炸的破碎爛開。

    兩張同樣年輕的面容就怎麼顯露出來。

    兩人額頭中央,一隻小小的烏黑蜈蚣,半邊身子深陷他們血肉中,另外半邊身子不時蠕動著,似在以百足吸食他們額頭的鮮血來滋養自己。

    這兩個人,模樣本來還算是俊逸,但因為有了額頭上的烏黑蜈蚣存在,卻讓他們顯得說不出的陰森邪異。

    處在他們額頭的烏黑蜈蚣,為他們供養的巫蟲,在額頭那個位置,巫蟲可以方便地吸收他們的精氣神。

    兩人分別叫禹奚和禹孑,都是來自於黑巫教一個古老的家族,這個家族一直接受黑巫教的邪惡傳承,幫助黑巫教飼養巫蟲。培育煉製巫毒。

    這個家族的弟子,從小都會被送往黑巫教,學習詭異的靈訣,侍奉黑巫教真正的核心弟子為主。

    他們額頭的巫蟲,也是他們決心侍奉一人為主的時候,被強行植入的。

    他們之所以穿著黑袍,遮掩著面容,就是不想人看到他們額頭上的巫蟲,不想人看到他們陰森可怖的樣子。

    「種下巫毒就好。」為首者抬手。做出一個稍安勿躁的動作,示意兩人暫時不要著急。

    他們在等那片能量扭曲混亂的區域慢慢恢復平靜。

    「糟糕!秦烈,你中了巫毒!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古樹下,秦烈身旁的宋婷玉,忽然驚叫起來。

    她看到秦烈的眼瞳深處,分明浮現出一縷縷黑絲。那些黑絲,就是巫毒滲透真魂的直觀反映。

    「巫毒?」秦烈一皺眉,「不可能啊?」

    他立即去端詳心靈識海內的場景,他清晰地看到,那個烏黑百足蜈蚣被閃電霹靂絞殺成灰燼,被他以雷電轟滅。何時中了巫毒?

    「進入你腦海的百足蜈蚣就是巫毒啊!」宋婷玉無力的說道。

    秦烈臉色一沉,這時候。他也發現異常了。

    因百足蜈蚣的湮滅,一縷縷黑色煙線,在他識海之中浮現出來,在他以為已將對方靈魂攻勢化解的時候,那些黑線在不知不覺間,竟滲透到他的真魂當中。

    魂湖內,和他模樣一致。有靈魂印記簇簇聚集而成的真魂,身上竟多出一條條細小的黑線。

    那些黑線一點點地。緩慢地,竟還在朝著他真魂的深處浸沒滲透!

    「巫毒能腐蝕靈魂,讓生命能量迅速流逝,一旦中了巫毒,身體就會全面衰竭。」宋婷玉臉色黯然,眼中溢滿苦澀,「我沒辦法解開巫毒,你應該也沒有辦法。哎,你這人就是不聽勸,非要留下來和他們硬碰,我該怎麼說你才好呢?」

    果然。

    在她這番話講完的時候,秦烈就感覺到了身體變化,覺得體內的血肉精氣,鮮血內的能量,變得不受控制,竟緩慢的從毛孔中流逝掉。

    很詭異的,他的靈魂氣息,也在一點點衰竭。

    他那本來清晰的真魂,以一種非常緩慢的速度,變得模糊起來。

    同樣也是被巫毒影響。

    直到這一刻,他才認識到黑巫教的可怕,理解了宋婷玉的恐懼不安。

    在中了巫毒后,生命一點點流逝,真魂逐漸的潰散,這種自己能清楚明白感受,但卻無力阻止的感覺,足以讓很多人崩潰,讓人直接發瘋。

    越是強大的武者,越是難以面對逐漸虛弱的自己,能清晰看見死亡日期,還要一步步朝著邁進的恐懼,的確可怕至極。

    秦烈忽然明白宋婷玉的恐慌和絕望,明白一向自信聰明的她,為何會頹廢到如此境地,為何連留下來決一死戰的勇氣都沒有。

    他和黑巫教武者中間的爆炸區,隨著時間的推進,暴亂扭曲的能量波動漸漸平息。

    三名黑巫教的武者交換了一個眼神,忽然同時起身,悄悄感知著周邊的異常,步履緩慢的往秦烈走來。

    三人都看見了秦烈眼中的黑線。

    這讓他們很放心,覺得就算是秦烈能暴起發難,也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

    他們對巫毒有著極度的信心,他們相信,參加試煉會的各大青年強者,只有寥寥幾人能在巫毒下存活下來。

    顯然,秦烈和宋婷玉,並不在那寥寥幾人的行列。

    「沒有寂滅玄雷了。」為首者名叫禹沅,通幽境後期修為,他在離秦烈三十米的時候,停下了腳步,他眼神陰森地看著秦烈,說道:「你的寂滅玄雷等階似乎不夠,爆炸力太分散,不夠集中,這就很可惜了。如果你是寂滅宗的楚離,我的兩個同伴絕對活不了,就算是我,也會立即敗逃,絕不會多逗留一秒,但你不是楚離。」

    頓了一下,禹沅認真地說道:「所以你只能死!」

    秦烈一言不發。

    禹沅揮揮手,輕鬆道:「讓巫毒滲透的更深一點。」

    禹奚取出黑巫教的令牌,激發內部某種邪陣。那令牌陡然尖嘯起來。

    嘯聲一起,宋婷玉立即臉色慘白的痛呼,身子蜷曲著,痛的死去活來。

    就連秦烈,都發現那些滲透他真魂的黑絲,如鎖鏈般被勒緊,竟在折磨著他的真魂。

    真魂被勒緊,黑絲如鐵絲利刃,在切割著靈魂。那種痛苦讓秦烈也是身軀一顫。

    最可怕的是,隨著令牌的嘯聲響起,那些黑絲滲透靈魂的速度,明顯在加快。

    秦烈突然意識到,他必須以最快最強的手段,將這三名黑巫教的武者殺死。只有這樣,才能想辦法解決巫毒的麻煩。

    還必須在他還有反抗力之前。

    他手中的空間戒陡然一亮,六根參天石柱的靈紋柱,一根根飄離出來,在禹沅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諸天封禁陣」已經形成。猛地籠罩下來。

    封禁陣一成,秦烈眼瞳中血光一現。立即以心神御動三滴火麒麟之血。

    三滴雞血石般的血晶,指頭大小,從他胸腔內飆射出來。

    化為三道血光分別追向禹沅三人!

    「呼呼呼!」

    精血中,火麒麟軀體的火焰,熊熊燃燒著,似乎感受到秦烈的怒意和殺心,那火焰越來越猛烈。越來越恐怖。

    「轟!」

    驚人至極的,三滴本命精血。突然衍變成三頭栩栩如生火麒麟。

    火麒麟渾身火焰燃燒,無聲咆哮著,攜帶著焚滅萬物生靈的恐怖火焰,湧向被「諸天封禁陣」困住的禹沅三人。

    「火麒麟!媽的,怎麼有火麒麟!」

    「糟糕!」

    「我被困住了!」

    一層層的烏黑光罩,從三人身上祭出,他們黑袍無風而動,黑袍裡面的靈甲在瘋狂釋放著防禦的力量。

    「呼呼呼!」

    三頭火麒麟,張牙舞爪著,越變越大,如三簇巨大的火雲,忽然將三人淹沒。

    「噼里啪啦!」

    禹沅三人的護身光罩,根本無法承受火麒麟的高溫,在幾十秒后突然崩碎,化為漫天烏光飛濺。

    他們黑袍內的靈甲,也同樣無法庇護住他們的軀體,被火麒麟身上無數朵火苗沖入體內。

    他們立即變成了火人,凄厲慘叫著,頭髮、臉皮、衣衫、血液似乎都被燃燒起來。

    「果然妙用無窮!」秦烈振奮起來。

    他身旁的宋婷玉,灰暗的眼眸,被三團炙烈火焰蒸騰的似乎重現一絲生機,「八階靈獸火麒麟的火焰之魂!」宋婷玉低呼。

    「留個活口!秦烈,留下一個活口!」她突地尖叫提醒。

    秦烈反應過來,心中念頭一動,那團裹著禹沅的火麒麟,熊熊的火勢立即減弱下來。

    另外兩人,則是在恐怖的火焰之下,體內血液、水分被蒸發乾凈,**變得如木炭般焦黑。

    短短時間就被燒死了。

    只有領頭者禹沅,因他本人足夠強大,加上火勢提前衰減,才僥倖存活下來。

    禹沅一身黑袍燒成灰燼,他身體也被燒成焦黑色,周邊的空氣瀰漫著一股子肉糊味。

    他那張重度燒傷后的臉龐,顯得無比醜陋噁心,偏偏他額頭的那一隻百足蜈蚣,竟然還沒有被燒死,竟然還在蠕動著。

    「秦烈!那兩人額頭的巫蟲還沒死!」宋婷玉再次提醒。

    秦烈凝神一看,才注意到禹奚、禹孑都被燒糊了,看他們額頭的百足蜈蚣,居然真的還在一顫一顫的,生命力頑強的令人害怕。

    「繼續燒!」

    兩團熾烈火焰,重新變得洶湧,以更猛的火勢裹住兩隻巫蟲。

    兩隻巫蟲撲閃著小小的翅膀,竟然還試圖從禹奚、禹孑身上逃出來,卻被火麒麟死死裹住,更加瘋狂的焚燒。

    很快地,這兩隻巫蟲便在恐怖的高溫下,慢慢沒了動靜。

    「少主不會放過你們!少主一定會讓你們受盡折磨而死!」禹沅發出惡鬼般的厲嘯聲。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