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正面交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正面交鋒!字體大小: A+
     

    秦烈從未見過宋婷玉如此凄慘過。

    她分明中了劇毒,臉上沒有血色,明眸變得黯淡無光,眼瞳深處,隱隱冒逸出絲絲縷縷的黑色煙線。

    她體內生命氣息在一點點流逝著,很顯然,她並沒有辦法解決身上的麻煩。

    這和秦烈以前所認識的宋婷玉不太一樣。

    「究竟怎麼回事?」秦烈克制著內心的怒火和殺意,盡量以平靜的語氣詢問:「你和謝靜璇這段時間遭遇了什麼?黑巫教的人,怎會盯住你們不放?」

    「走!先離開這兒再說!」宋婷玉急道。

    「走不掉。」秦烈陰沉著臉,從腰間將黑巫教的令牌取出,在她眼前晃了晃,「他們可以通過這令牌鎖定我們。」

    「那就扔掉令牌啊!」宋婷玉焦急如焚。

    「有些麻煩必須要解決,一味的逃避不是辦法,這三個黑巫教的人,交給我來對付。」秦烈殺氣騰騰道。

    「別!你不是他們的對手,這些黑巫教的武者非常可怕,就算是寂滅玄雷也未必就能擊殺他們!」宋婷玉不斷搖頭,哀求道:「相信我,你絕不是他們的對手。走吧,我將身上的劍符扔掉了,他們想要找我也沒那麼容易,只要你把這塊令牌也丟掉,我們興許就能逃脫出去。等離開這裡,我再將我的事情告訴你,快啊!」

    尖利的嘯聲,突地從秦烈手中的黑巫教令牌傳來,令牌表面。一個渾身裹著漆黑長袍的虛影,如妖魔在厲嘯,攝人心脾。

    那嘯聲一起,宋婷玉眼瞳深處的黑線,變得愈發濃黑可怕。

    宋婷玉身子又在大幅度顫抖起來,「嗚啊!」她禁不住發出壓抑的痛吼聲,她蜷曲著,兩手抱著膝蓋,痛的一顫一顫的。在地上翻滾著,「丟下它!丟下它!別讓它繼續叫下去,我受不了!」宋婷玉嘶聲喝道。

    秦烈急忙將令牌收入空間戒。

    那黑巫教的令牌,一停止尖嘯聲,宋婷玉的慘嚎聲立即平息。

    她身上那件玫紅色的紗裙,布滿了泥污。她臉上香汗一滴滴流淌著,她在不斷喘息調整自己,聲音都變得沙啞起來,「秦烈,要不你別管我,你自己逃吧。我身中黑巫教的巫毒。我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時間了,你和我一道兒只會拖累你。」

    「我發誓會幫你找到解藥!不論通過什麼手段。不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會幫你找到解藥!」秦烈厲喝,發出困獸般的咆哮。

    他突然從空間戒內,將一枚枚寂滅玄雷取出,將一共九枚寂滅玄雷,分別放在旁邊的泥土中,草葉內。樹榦縫隙處。

    「你先往那邊走!」他指向一個方向。

    「沒用的,寂滅玄雷的爆炸力太飛散。那些黑巫教的人每一個靈魂感知力都很敏銳,他們一踏入此地,就能覺察到雷霆波動。」宋婷玉拽著他,想他立即離開,苦苦勸說:「追過來的三人,兩名是通幽境中期,一名通幽境後期。這三個人手持的靈器等階很高,修鍊的靈訣也非常詭異,你一個不慎就會被施加上巫毒,會變得和我一樣迅速流逝生命能量。」

    她對黑巫教的人極其畏懼,不認為秦烈能和黑巫教抗衡,只想盡量遠離,希望能安安穩穩度過人生最後的一段光陰。

    「別擔心,我未必就會輸,死的人也不會是我!」秦烈面寒如冰道。

    「你執意要如此?」宋婷玉怒視著他,「秦烈!這些黑巫教的武者,比我,比謝靜璇,比趙軒、張晨棟要可怕的太多!你真的不是他們的對手,相信我,現在逃來你還能活下去!」

    「來不及了,他們就要到了,我倒要看看這些傢伙是什麼人物!」秦烈喝道。

    宋婷玉忽然沉默下來。

    她不再勸說,似乎一下子認清了形勢,在身心重創下她彷彿認命了。

    出奇地,她臉上再沒有一絲急切,竟顯得有些安詳,「秦烈,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她突地輕聲說道。

    「你說。」秦烈站在一棵大樹下,面朝著黑巫教來人的方向,臉色冷峻,眼中孕育著濃烈殺意。

    「你,你有沒有對我……心動過?」她低垂著頭,她的聲音,和她的香肩,同時輕輕顫了一下。

    「別想那麼多,你不會有事的,我發誓,我一定會救好你!」秦烈沉喝。

    她抬頭,嬌艷如花的精美臉頰上,浮露出一個凄然無奈苦笑,「我不看好自己的狀況,我想,就算是沒有黑巫教的這三個人追殺過來,我也活不了半月。秦烈,你就告訴我,你有沒有對我動過心,有,還是沒有?」

    「有!」秦烈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喝道。

    宋婷玉黯淡的眼眸,忽然綻出一道病態的光澤,她那蒼白的臉頰,也像是泛出淡淡紅暈,她輕笑著點了點頭,道:「那就好……」

    「沙沙沙!」

    身影在樹葉中極速穿梭的聲音,忽地從遠處傳來,一種陰森微寒的氣息,如看不見的寒霧般迅速朝著這邊蔓延而來。

    「他們來了,我能感覺到,越來越近了……」

    宋婷玉覺得有些冷,下意識緊了緊衣衫,聲音沒了一貫的魅意,多了一絲蕭涼。

    秦烈雙眼漸漸布滿了血絲。

    「嘭嘭!嘭嘭!」

    他心臟強而有力的跳動著,心腹處,三滴火麒麟精血,已經開始沸騰,血液中的麒麟火焰如被點燃,一點點焚燒起來。

    他先一步催發了鮮血之力!

    「嗤嗤嗤!轟隆隆!」

    雷霆閃電的爆鳴聲,從他四肢百骸內傳來,他手中的雷罡錘上纏滿了粗長雷電,蓄勢待發。

    幾分鐘后。

    三道身穿漆黑長袍,將身子,脖頸,甚至臉頰都裹在黑袍中的男子,如黑色幽靈般忽然浮現出來。

    黑袍中,三雙冰冷無情的眼睛,同時射出攝人的寒光。

    他們同時看向戰意滔天的秦烈。

    「你是誰?」中間較高的一名黑袍人,以一種刺耳的聲音問話,「你不是我們黑巫教的,你手中的令牌從何而來?」

    他的聲音,如以利器在摩擦著金屬,,說不出的尖銳難聽。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過一會兒,我還會多出三塊新的黑巫教的令牌。」秦烈沉聲道。

    「禹奚,禹孑,你們一個去殺人,一個去擒拿那女的。」中間的黑袍人,不耐煩地吩咐道,他連一句廢話都不想啰嗦。

    他身旁的兩名黑巫教武者,如兩道黑色幽魂,一人射向秦烈,一人掠向宋婷玉。

    沖向秦烈的黑袍人,人在半途的時候,身子詭異的扭曲抖動起來。

    一縷縷漆黑如墨汁的黑霧,如蠕動的黑色毒蛇,指頭粗細,十幾米長,數十道之多,忽然從他身上的黑袍中飛逸出來,黑色閃電般疾射向秦烈。

    一種陰森、邪惡、詭秘的氣息,從那些黑霧之中瀰漫開來,如能滲透骨髓,離秦烈還有百米遠,就讓秦烈通體冰寒。

    「嘿嘿!」那人低笑著,黑袍中的冰冷眼睛深處,浮出一個模糊的虛幻影子。

    一股極其明顯的靈魂侵蝕能量,從他眼中釋放出來,如無形的觸手,直達秦烈腦海。

    秦烈的心靈識海中,一隻劇毒百足蜈蚣,詭異的浮現出來,那蜈蚣通體烏黑色,還有著小小的黑色翅膀,它靈巧的撲閃著,忽然就落入秦烈的魂湖當中。

    百足蜈蚣數十米長,由一種邪惡的秘術,以許多殘缺靈魂凝結而成,充斥著邪惡陰森氣息,去猙獰撕咬秦烈的真魂。

    它竟是為了撕碎秦烈靈魂而來!

    「不堪一擊。」那人搖了搖頭,冰冷的眼睛中,流露出不屑之色,「在戰鬥中,靈魂意識連儘早凝結防線都不懂,心靈識海紙糊一般,毫無靈魂作戰的經驗。嘿,他連那個女的都不如,那女的,至少還撐了這麼久,若非被巫毒滲透了靈魂,還真是有點棘手。」

    「少廢話!馬上給我處理了他,別給我惹麻煩!」為首者不耐的喝道。

    「輕而易舉。」殺向秦烈的那人輕鬆地回應。

    「雷霆波動!腳下!你們的腳下!」領頭者突然尖叫。

    兩名分別沖向秦烈和宋婷玉的黑袍人,在真正臨近時,也都先後感知到異常。

    這時候,他們離秦烈兩人還有幾十米遠,他們眼神一亂,急忙抽身後退。

    「該死!這傢伙是寂滅宗的!那是寂滅玄雷!」領頭者怒吼。

    就在他的怒喝聲中,秦烈和他之間的區域,瞬間天翻地覆,空間出現不同尋常的波紋,一道道細密的空間縫隙如被利刃切開。

    無數閃電,雷霆,在頃刻間爆炸。

    大地被掀開,塵土飛揚,古樹被炸成木屑消散。

    兩道渾身浴血的身影,從爆炸中被拋飛出來,他們身上一層層的烏光,凝結出來,立即崩潰,再次凝聚后,又繼續崩碎,反覆重複。

    同時。

    一道道粗長的雷霆閃電,在秦烈心靈腦海中乍現,雷霆霹靂遮天蓋地,將他的魂湖整個包裹起來。

    魂湖中,那個巨大的百足蜈蚣,在閃電雷霆轟射下,劇烈掙扎扭動著,逐漸變得模糊,如煙霧般一點點消散。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