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一十六章 九大天才種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一十六章 九大天才種子!字體大小: A+
     

    秦烈尚未講話,宋婷玉三人反而驚呼出聲,目顯驚異之色。

    經歷了黑玉城那番巨變,他們已經認清形勢,知道修鍊血靈訣的武者,膽敢在暴亂之地活動,將會遭受著什麼重擊。

    夏侯家的強者,蘇家強者,林家強者,在發現馮蓉施展出血靈訣后,直接從天滅大陸殺入天裂大陸,緊盯著他們不放,瘋狗一樣要撕咬他們。

    修鍊血靈訣,儼然就是各個大陸公敵,人人得而除之。

    李牧丟給秦烈一塊玉牌,卻說便是他修鍊血靈訣的事情暴露,只要以玉牌找到那人,九大白銀級勢力,都不敢動他。[

    此人強悍到連九大白銀級勢力都要給面子不成?

    秦烈也是暗暗動容。

    他低頭仔細去看那塊手掌大的玉牌,玉牌正面雕刻著一頭活靈活現的螭龍,螭龍張牙舞爪,凶戾霸道的氣息,從玉牌內投射而出,令人由然生畏。

    背面,只刻寫著一個古樸的「段」字。

    然而,單單隻是一個「段」字,看上一眼,就讓人眼睛刺痛,如被形針芒刺入全身,說不出的難受。

    ——那是數凌厲如劍的鋒芒。

    在秦烈感知中,從那個「段」字上,陡然爆出數芒光,朝著四面八方擴散。

    閉上眼,純粹以真魂來窺視,他發現手中玉牌上的「段」字,在他靈魂感知下,如一個熾烈的太陽,綻放出道道凌厲神輝。炫目至極。

    他趕緊將玉牌收入空間戒。臉上流露出心有餘悸的神情。輕喝道:「好強大的精神意念!」

    「呵呵,那傢伙居定所,比我還要難尋,他不在玉牌上留下強大靈魂念頭,你是沒辦法找到他的。」李牧笑道。

    「我要如何找他?」秦烈訝然。

    「很簡單。」李牧喝了一口酒,微笑道:「如果有一天,你遇到必死絕境,就取出玉牌。凝聚一縷精純靈魂意識進入玉牌內,在裡面說出你的名字,說出你的困境。」

    「然後呢?」秦烈興緻勃勃。

    「然後,他就會幫你解決麻煩。」李牧一笑,又叮囑道:「但你記著一點,這玉牌,只能幫你解圍一次。」

    秦烈點了點頭,沉吟了一下,話鋒一轉,又道:「以前血煞宗的姜鑄哲。還有他兒子姜天興,和天器宗關係密切。姜天興。更是天器宗的門人,他們才是當年的罪魁禍首,修鍊入了邪道的血靈訣,難道沒人知道他們的存在?」

    宋婷玉三人也驚奇起來。

    李牧皺眉,想了一會兒,說道:「此事比較複雜,牽扯也比較大,你最好不要多管。修鍊血靈訣的人,如今在暴亂之地並非沒有,只是大多都比較小心,輕易不會顯露出來。你嘛,也盡量小心一點,最好不要在人前施展,就算動用了,也最好能不留痕迹……」

    秦烈愕然。

    「行了,別多想了,好好準備參加試煉會吧。」李牧神情懶散道。[

    「李叔,我爺爺……」秦烈又道。

    「呵呵。」李牧又笑了起來,「我專門安排你參加試煉會,也正是為了這件事。」

    秦烈精神一振。

    「那名進入神葬場的武者,出來后,精神錯亂,靈魂迅速萎縮。天器宗的人,將他記憶剝離出來,封存在一枚碎念晶內,供各方勢力觀看……」李牧表情嚴肅起來,「我也有幸看了那碎念晶,我倒是沒有發現什麼奇妙,不過,小冰倒是有所發現。」

    秦烈凝神四望,發現岩冰雪狼王並沒有過來,應該還留在下方的海島上。

    「你手中那個木雕呢?」李牧話鋒忽然一轉。

    秦烈有些莫名其妙將木雕拿了出來。

    李牧並沒有索要,只是遠遠看了一眼,然後道:「木雕刻畫的可是你爺爺?」

    秦烈點頭。

    李牧忽然沉默了起來。

    「李叔,究竟怎麼一回事?」秦烈急切道。

    「從那一枚碎念晶中,我看到一具被氤氳霧氣淹沒的屍體,屍體的模樣沒辦法看清楚,只看到在他旁邊有一個同樣的木雕。那木雕,和你手持的一般大小,模樣一樣,刻畫的也是你爺爺。」李牧皺著眉頭,「我不認得木雕,可小冰認得……」

    秦烈臉色忽然煞白,眼中浮現深深地恐懼之色,「不可能,應該不可能是我爺爺,怎麼可能……」

    「我說了,屍體的模樣,我也看不清楚,未必就是你爺爺。」李牧輕嘆一聲,勸說道:「但他旁邊有著一個和你一樣的木雕,我想,他如果不是你爺爺,定然也和你爺爺有關。所以我才喚你來暴亂之地,參加試煉會,自己進去弄清楚此事。」

    「不對!肯定不對!」秦烈不迭搖頭,「那神葬場,如意境的武者根本法進入,你們都試過的!我爺爺,絕對不止如意境,他連進入都不能,怎麼可能在裡面?」

    「那具屍體,肯定不是近期進去的,應該殞葬了很多年了。」李牧點頭道。

    「秦烈,你爺爺離開你不超過十年吧?」宋婷玉曾經對凌家鎮、葯山仔細調查過,知道秦山離開沒有多久,所以插話。

    猛地緊張不安起來的秦烈,這時候漸漸冷靜下來,理清頭緒后,他重新放鬆起來,點頭道:「不會是我爺爺。」

    「嗯,應該只是和你爺爺有點關係。」李牧深深看向他,眯著眼,忽然悠悠道:「不是你爺爺,可那傢伙手持你爺爺的木雕,而且死了很久。那你爺爺……活的可真是夠久的,興許比我們天劍山還要長。」

    「我會進去弄個清楚!」秦烈沉喝道。

    「五天後,試煉會就開始了,到時候你們可以一同過去。」李牧笑著說:「你們還可以在我的浮空島呆五天。時間到了。我送你們前往入口處。這次試煉會的獎品豐厚。你們各自努力吧。」

    「一年後,只要活著出來,是否就能拿到獎勵?」宋婷玉問道。[

    李牧點了點頭,「活著出來的人,可以均分二十七樣奇寶,活著的人越少,分的就越多。」

    「這是鼓勵參與者在裡面廝殺。」謝靜璇聲音清冷道。

    「一直都是這樣。」李牧皺著眉頭,「你們自求多福吧。既然決定參加了,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據我所知,以往的試煉會,最終能活著出來的人,都不足一成。」

    眾人神情微變。

    「你們好好養精蓄銳,準備迎接五天後的血腥盛宴吧,如果你們能活著出來,只要你們願意,都可以成為天劍山的核心門人。」李牧笑了笑,「即便不加入天劍山。能在試煉會證明自己,也足以揚名暴亂之地。可以挑選各大白銀級勢力入門。」

    這番話丟下后,李牧悠然起身離開,留四人在此交談。

    「對這次的試煉會,你們都打聽到了什麼?」秦烈詢問。

    「你在血煞宗怎樣?」宋婷玉問他。

    「我那邊沒什麼。」秦烈隨口回應了一句,問道:「有沒有問明白,九大白銀級的勢力,都派出了什麼了不得的人物?」

    「當然問明白了。」宋婷玉嫣然一笑。

    「天劍山的天才種子,就是我們在海月島上見過的洛塵了。他好像是五柄天劍之一洛楠的孫子,此人是劍道奇才,傳言剛剛出生時,體內就有一道凌厲劍意,這種劍意天成的傢伙,簡直就是怪胎,洛塵通幽巔峰之境,極其難惹。」

    「黑巫教那邊,參與者的首領叫夜憶皓,此人精通黑巫教種種詭秘巫訣。據說,他在通幽境中期的時候,就以一種詭異的巫術,讓三名達到如意境的強者,在一瞬間七孔流血暴斃!最主要的是,那三人,離他相隔千里,連死都不知道誰下的手。」

    「幻魔宗的帶頭者,叫做雪驀炎,這女的精通幻魔宗的幻術,傳言一息間,能變幻十幾種模樣。這女的最可怕,她見過的人,都可以隨意變幻,不但是模樣,就連靈魂氣息,精神念頭,甚至身上香味,都能變得一模一樣。我們要是遇到她,一旦分散了,她可以成為我們中的任何一個,能突下殺手,死都不知道是被她所殺。」

    「寂滅宗的天之驕子,叫楚離,此人脾氣暴躁比,手中常年帶著眾多寂滅玄雷。據說,他手中的寂滅玄雷,能將破碎境武者都給炸死。此人非常危險,他一旦暴怒了,手中寂滅玄雷連續爆開,以他為中心,方圓幾里內,都可能被炸的生靈塗炭。」

    「夏侯家的夏侯淵,蘇家的蘇妍,林家的林東行,可能比起那些人弱一點。畢竟,三大家族成為白銀級勢力的時間太短暫,底蘊不足。不過,這三大家族和我們玄天盟一樣,也比較團結,那夏侯淵、蘇妍、林東行三人更是從小長大,他們是堅實的同盟,走在一塊兒的話,當真不怕任何人。」

    「天器宗的參與者,叫馮一尤,這傢伙一身都是寶,據說他的十根手指,都戴滿了空間戒。他爹馮毅,是天器宗的宗主,對他這個兒子寶貝的要命,這馮一尤據說以靈器將牙齒都武裝起來了,碰到他的人,怕是要被他的漫天靈器轟成渣滓。」

    「萬獸山的叫郁門,此人從小就能以靈魂和靈獸交流,能御動百獸。他修鍊的靈訣也非常特殊,能獸化,肉身強悍比,還能從體內喚出獸靈作戰,也是出了名的難纏人物。」

    宋婷玉向秦烈介紹,越講俏臉越是苦澀,有種看不見希望的感覺。

    「九大白銀級勢力,被寄予厚望的種子強者,都是通幽境巔峰!」謝靜璇補充了一句,「據說,他們中的任何一個,即便是較弱的夏侯淵、蘇妍、林東行,也都具備越級挑戰的實力!」

    「不是具備,是千真萬確的具有這種實力!」宋婷玉苦笑,「我聽人說了,這九人參與前,都是經過層層篩選的。他們九人,還都和門內如意境初、中期的武者戰鬥過,那些變態,似乎還都獲得了勝利!這才確定了核心身份!」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

    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
    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