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失去聯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失去聯繫字體大小: A+
     

    血厲跟隨了漠北離去。

    漠北,要去碎雨城,幫他妻子沫靈夜收購「養魂三葉草」,血厲沒辦法和秦烈踏入神葬場,也著急想要見著妻子,便和他約定了以後的會面之地,就此離開。

    血厲和漠北走後,秦烈孤身一人坐在第七山峰的山腹深處,想了想,將血厲交給他的半部血典取出。

    那是一塊只有巴掌大的骨片。

    骨片入手極重,如紅瑪瑙製成,晶瑩透亮,綻放出瑰麗的血潤光澤。

    按照血厲所說,這半部血典,由血之始祖以自身一小塊骨頭撰寫而成,裡面烙印著種種血煞宗的秘術,玄奧難測。

    他試著以一縷精神意識滲入血典。

    「轟!」

    一團耀目的血光,從骨片內湧現出來,將他逸入的精神意識推擠排外出去。

    他的念頭竟沒辦法深入。

    「咦!」

    輕呼一聲,秦烈眼瞳幽幽一亮,暗自運轉血靈訣。

    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從他渾身毛孔散逸出來,絲絲縷縷的血色霧靄繚繞擴散,他的一縷精神意識,也聚集著精純血氣。

    意識突地再次往血典滲透!

    這次沒有遇到絲毫阻礙,他這一縷精神念頭,如一道血線直接沒入血典。

    他如陡然墜落到一個由血色符號組成的汪洋深海。

    「呼呼呼呼!」

    成千上萬的血色符字,如血色蝴蝶。如一塊塊晶瑩的紅寶石,如血色靈禽,在那片血骨內呼嘯轉動著。

    血色符字,千奇百怪,各式各樣,還在不斷的變幻著,果然玄奧莫測。

    他的一縷念頭,在這片血色符號凝成的汪洋中浮動著,立即感受到大量的波動湧入心間。反饋向魂湖內的真魂。

    「血之爆裂術!」

    「血之禁魂術!」

    「泣血鬼爪!」

    「血妖之術!」

    精神意識在符字血海中遊盪,在眾多符號內流連忘返,一串串記憶念頭,如血光在他腦海跳躍著,讓他知道種種血煞宗的修鍊奧妙。

    「果然神奇!」

    秦烈集中精神,讓自己暢翔在血之符海中。去端詳種種血之奇妙靈訣。

    「血靈訣!血靈訣!」

    數千晶瑩寶石般的巨大符字,在血之汪洋中,形成一片顯目的血河,血色符字滴溜溜轉動著,如有人在翻書。

    秦烈凝神感知。

    時間匆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慢慢醒轉過來。緊閉的雙眼睜開。

    他將這片晶瑩血骨,珍而重之地重新收入空間戒。臉上顯出複雜的表情。

    「血靈訣的修鍊,的確很容易出現問題,難怪姜鑄哲眾人會墜入邪道。」秦烈沉著臉低語。

    血靈訣的修鍊,說白了就是凝鍊體內鮮血,以血氣淬鍊全身骨骸、筋脈、血肉,在強大軀體的同時,令鮮血同樣蘊藏恐怖的力量。

    在那半部血典當中。記載著加快血靈訣修鍊的方法,建造血池。讓血池內充滿靈獸的鮮血,添加種種靈藥后,將身體浸泡其中,以渾身毛孔吸納血池內的血氣精華,逐漸融入其身,淬鍊軀體,增強血氣,精鍊鮮血……

    這是正常的修鍊方法。

    靈獸的鮮血,不會混雜煩亂的記憶殘念,血典內記載的以血池修鍊的方法,添加的那些輔材靈藥,也能起到剔除鮮血內的糟粕雜念,讓血池內的鮮血純凈的奇妙作用。

    通過這種方法修鍊的血靈訣,在以血氣淬鍊自身,增強血之靈力的時候,不會吸入殘念和繁雜記憶。

    也就不會走火入魔,不會在運轉血靈訣的時候失控,不會喪失理智。

    姜鑄哲眾人所走的乃是捷徑。

    ——他們是不藉助於血池,不利用靈獸鮮血,而是直接吸食武者體內鮮血!

    人體內的鮮血,和靈獸鮮血相比,其實更加適合修鍊血煞宗的門人,不用以靈藥凈化,不用通過血池溫養,也不需要以毛孔吸收,直接像喝水一樣吸食即可。

    因為人血是相近的,獸血卻不是,需要繁雜的提純過程。

    然而,人血和獸血相比,雖然有著很大的優勢,也同樣有著巨大的弊端——人是高智慧種族,在血液之中,存在著殘念和紊亂記憶,有種種負面情緒。

    直接吸食人血修鍊,在快速增強力量的同時,也將那些殘念、記憶碎片和種種負面情緒,一併給吸入體內,混雜到自己的鮮血之中。

    隨著吸食的人血越來越多,修鍊者體內的殘念、記憶碎片和負面情緒,也會越聚越多。

    這就會導致姜鑄哲、姜天興在運轉血靈訣對敵時,因自身體內鮮血不純,因鮮血內的殘念、記憶碎片和種種負面情緒的爆發,直接喧賓奪主,被鮮血掌控本人!

    根據半部血典的記載,通過這種方法修鍊的人,修鍊到最後,體內鮮血內越聚越多的殘念、記憶碎片和種種負面情緒,甚至可能孕養衍變成凶戾的血魂,血魂越來越強大,最後會吞食掉修鍊者,被血魂給取代主魂。

    到了那一步,修鍊這種血靈訣的人,再也不是自己,甚至已不能稱之為人,會徹底蛻變成「血妖」!

    這樣的修鍊法,修到最後,會把自己修沒了,在自己的鮮血之中,最終圈養出一個靈魂錯亂的怪物,自己也被血魂吞食。

    結果如此可悲,可修鍊者,一旦墜入邪道,發現這種修鍊之術進展神速,會再也無法扼制對鮮血的渴望。

    會如吸毒一樣沉淪下去。

    弄明白兩種修鍊之術的區別後,秦烈已暗下決心,絕不會直接吸食人血修鍊,不想最終失去自我,不想靈魂被吞沒,最終蛻變成血妖。

    他並不知道姜鑄哲那些人知不知道後果,他也不知道,如果那些人知道修鍊到最後,會被吞沒掉靈魂,會作何反應。

    並沒有急著立即離開。

    在這山腹當中,他將「血之爆裂術」、「血之禁魂術」、「泣血鬼爪」、「血妖之術」、「血遁術」種種配合血靈訣施展的秘術,仔仔細細鑽研了一遍,一個接著一個嘗試,試著能簡單運用。

    十日後,他將這些記憶深深記住,了解了一下施展的方法,這才從血雲山脈走出來。

    他乘坐著「雲帆船」,踏上了返程,往黑玉城返回。

    十來天後,他回到黑玉城,往北城那個小小宅院而去。

    尚未接近那宅院,他便臉色一沉,止住了腳步。

    那宅院周邊,聚集著眾多武者,許多人在竊竊私語,對著那邊指指點點。

    秦烈一言不發,離那邊稍遠一點,凝神傾聽眾人的交談聲。

    隨著對事情的了解,他神色越來越陰沉了,愈發沉默。

    他最終弄清楚了緣由。

    在他離開不久后,北城有一些武者,被宋婷玉、謝靜璇、唐思琪美貌吸引,深夜潛伏進來欲圖不軌。

    一場血戰旋即爆發。

    戰鬥中,馮蓉施展出血靈訣,痛下殺手,將眾多來犯者擊殺。

    她並不知道血靈訣在天滅大陸為禁術,當有人認出她修鍊血靈訣之後,立即尖叫起來。

    很快,馮蓉從那些人的叫聲中,認識到血靈訣為邪術,任何人施展出來,都要被無情抹殺。

    從那些人當中,她也明白天滅大陸的夏侯家、蘇家和林家,對修鍊血靈訣的人,究竟是怎樣一個無情的態度。

    馮蓉開始恐慌了。

    認清事實后,他們將來犯者全部擊殺,在夏侯家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他們藉助於夏侯家的傳送陣逃離了出去。

    在他們離開不久后,就有附近的人過來,從死者的重創上,看出來血靈訣的痕迹。

    那人旋即稟報夏侯家。

    黑玉城的夏侯家強者,於是紛紛出動,全城搜查馮蓉等人。

    他們很快發現,馮蓉等人通過傳送陣,在他們不知情的時候,已經離開了天滅大陸,往天裂大陸而去。

    不少夏侯家、蘇家、林家的武者,都派出了不少人,據說都去了天裂大陸,要將馮蓉眾人斬盡殺絕。

    默默聽了一會兒,秦烈縮入隱蔽街角,將狐皮面具覆蓋到臉上,悄然無息離開。

    他也準備儘早從天滅大陸離開后。

    然而,在宋婷玉眾人不得不退走後,他遇到了一個難題——他沒有足夠的靈石前往天裂大陸。

    從此地以空間傳送陣前往天裂大陸,需要繳納一千地級靈石,可他的空間戒內,只有兩百多塊。

    本來,他可以由宋婷玉代付,沒有太過於在意。

    如今宋婷玉等人急匆匆離開后,而神葬場的試煉會,也即將要開始了,他必須要儘快籌集到足夠的靈石從此地脫身。

    花費了一天時間,他弄清楚了,當時對唐思琪他們欲圖不軌的,還有一批人。

    那些人,在後半夜趕過去的時候,發現有一批人已經捷足先登,卻全部被殺,也是他們從屍體上看出血靈訣的痕迹,將消息稟告了夏侯家,換取了三千地級靈石的酬勞。

    秦烈在深夜關顧了那些人所在的北城宅院。

    深夜時分,那個宅院在一聲轟鳴聲中,被四個寂滅玄雷的爆炸淹沒,幾名武者粉身碎骨。

    秦烈剝下他們的空間戒悄然離去。

    他拿到了前往天裂大陸的盤纏。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