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倖存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倖存者字體大小: A+
     

    「你是因為知道我修鍊血靈訣,才主動找上我,和我談血煞宗的事情?」秦烈暗自警惕著,一根手指,下意識撥動著空間戒,隨時準備應變。

    「當然。」北漠一笑。

    他一步步走到秦烈身旁,在秦烈身上顯出一圈圈明黃色光暈的時候,他側著秦烈往血雲山脈深處走去。

    秦烈愕然。

    背對著秦烈,北漠腳步不急不緩,徑直走向山脈深處。

    路上,有眾多灰褐色的枯骨,枯骨都是血煞宗曾經的門人,他們在一千多年被格殺掉。

    北漠會小心避過那些枯骨,一路走來,沒有一腳踏在枯骨上,似乎生怕打攪了遺骨的安靜。

    「一千多年前,修鍊血靈訣的血煞宗門人,有數萬之多。那些人,只有極其少數以鮮血為生,連兩成都占不到。」北漠語氣平靜,一邊走一邊說:「八成的血煞宗門人,從未吸食過鮮血,只是用心淬鍊自己的血脈之力。那些人,有老有少,有婦孺,他們的孩子有的在襁褓中,尚未修鍊武道,但在當年一役中,他們也遭受了無妄之災。」

    秦烈腦海中,傳來血厲的一聲深深嘆息,他催促道:「跟著他,聽他說清楚。」

    秦烈旋即踱步跟上。

    「夏侯家、林家、蘇家,這三大家族都知道血煞宗的狀況,知道血煞宗有八成的無辜者。然而,他們從未向其它白銀級的勢力說明,反而告知那些豺狼。所有血煞宗的門人都以血為生,全部墜入邪道。」

    北漠冷笑,「他們自然恨不得血煞宗被剷除乾淨。血煞宗強盛時,他們卑微跟隨著,不敢絲毫反抗,好不容易待著這個機會翻身,豈可放過?」

    「也是在他們的蠱惑下,所有白銀級的勢力,都殺瘋了。以滅絕整個血煞宗為目的,對血雲山脈展開清掃。聽我祖輩說,那一戰血雲山脈被鮮血染紅,血煞宗在一座座山峰上建造的宮殿,全部被摧毀,方圓千里內。四處都是慘叫哀嚎聲,慘不忍睹。」

    「事後,血雲山脈所有血煞宗門人,不論是否吸食過鮮血,不論是否曾修鍊血靈訣,不論是不是孩子……盡數被屠戮掉。」

    「之後的許多年來。三大家族逐步崛起,在別的白銀級勢力已經忽略血煞宗的時候。他們。依然派遣著強者,在暴亂之地別的大陸,別的荒島,繼續找尋修鍊血煞宗的武者,鍥而不捨的,要將任何一個血煞宗門人滅殺。」

    「他們是害怕,害怕有一點血煞宗重新崛起。重新返回天滅大陸,將本屬於血煞宗的一切。從他們手中奪回去。」

    北漠忽然停下。

    秦烈皺著眉頭,一臉怪異的看向他,「你站在血煞宗的立場?」

    北漠淡然一笑,「如果你修鍊的不是純正的血靈訣,我不會浪費口舌,甚至不會和你多說一句。」

    「我想我們是同門。」秦烈嘿嘿道。

    不消血厲提醒,單憑這北漠的態度,和他的種種反常表現,秦烈就看出了真相。

    「一千多年前,血煞宗雖然遭受大清洗,但依然有人活了下來。」北漠沒有否認,眯著眼,淡然說道:「活下來的人,都盡量遠離天滅大陸,換了身份,轉而修鍊了別的靈訣掩飾自己,小心翼翼地苟延殘喘著,生怕被人發覺。」

    「很少有人膽敢重返天滅大陸,更不提來血雲山脈了。因為,每隔一段時間,三大家族都會聯合起來,派遣高手搜查血雲山脈附近,只要找到可疑人物,都會立即擊殺。」

    北漠看向他,臉色凝重:「我三番兩次提醒你,希望你不要前來此地,你偏偏不聽。我現在向你說明清楚了,你最好趁早離開,離血雲山脈越來越好,指不定就有三大家族的強者巡視到此處,發現了你的存在。到時候,你就悔之晚矣,會和你看到的這些枯骨一樣,就此永久長眠。」

    「去前方第七座山峰!」血厲突然喝道:「帶上此人!」

    秦烈一怔后,皺眉說道:「你跟我來。」

    話罷,他速度驟然加快,如一縷山間輕風,從北漠身旁掠過,朝著一路上走來的,第七座山峰而去。

    北漠眼中布滿疑惑,他猶豫了一下,才懷著好奇心跟了上去。

    血雲山脈,由十五座數千米的山峰連綿而成,在血煞宗鼎盛時期,十五座山峰上都修建著宏偉宮殿,每座山峰上都有眾多血煞宗門人修鍊生活。

    其中,第七座山峰,處在血雲山脈中央,有萬米之高,山腰處都是雲彩朵朵,山頂更是處在雲層深處。

    第七山峰,也是血煞宗的宗門所在之地,是血煞宗宗主所在的主峰。

    其餘十四座山峰,呈環形將主峰圍著,在那些山峰上,住著血煞宗的長老、護法和門人弟子,一座座山峰的山腹中,還鑿開了,內部有眾多修鍊的血池,供門人浸泡煉血。

    如今,十五座山峰都空寂無人,只剩遍地的屍骨,在擺放了千年後風化。

    座座山峰上的宮殿早已變成殘垣斷壁,內部的巨大洞穴,也是崩塌的崩塌,碎毀的碎毀,所有儲藏著的龐大靈材,也被當年的白銀級勢力,和夏侯家、蘇家、林家搶掠一空。

    一路掠來,秦烈入目所見,都是腐朽的骨骸。

    那些骨骸,都是灰褐色,沒有強者隕滅后玉質般的光潤,顯然,死者生前的等階非常低微。

    半個時辰后,秦烈在第七山峰山腳下停了下來,在這一塊兒,有著數千具灰褐色骨骸,那些骨骸四分五裂,屍首分離,在血紅色的雲彩下,充斥著一股荒涼悲愴的氣息。

    「很多強者的屍骨。在肉身腐爛后,被三大家族族人分批過來收集走了。強者骨骸,晶瑩如玉石,能作為煉器的材料,涅槃境、不滅境武者的骨身,蘊含著強大力量,還能作為許多大陣的力量源頭,三大家族自然不願意放過。」

    北漠站定后,看著周邊白皚皚的骨堆。語氣充滿了冷意,「這些低等級武者的屍體,因為達不到煉器的要求,就被隨意放置了,他們也懶得去埋葬。」

    「去山上,找尋一個進入山腹的山洞。」血厲吩咐。

    秦烈於是攀山。

    第七山峰高萬米。山體巨大,山上光禿禿的,沒有一株植物生長。

    他攀爬了三千米之後,來到山峰的山腰,在血厲不斷的指示下,往山體的後方峭壁而去。

    北漠一直跟隨著。眼中的疑惑越來越深,越來越好奇他的行動。

    又過了半個時辰。秦烈在一處背朝著陽光的地方,看到一個個巨大山洞。

    那些山洞,全部通往山腹,秦烈隨便尋了一個進去,發現山腹內部頗為寬闊,也是隨處可見屍骨。

    顯然,這座山峰的山腹內部。當年也被仔細清掃過。

    所有曾經在內部活動的血煞宗武者,應該都被尋到。從而斬殺乾淨。

    「停一下!」血厲發話。

    秦烈腳步於是一頓。

    緊隨他過來的北漠,也順勢停下,眼中滿是迷惑的看向他。

    「放我出來吧。」血厲幽幽道。

    「這個人……」秦烈愕然。

    「我出來就是要見他。」血厲說道。

    此地,為第七山峰的山腹,離洞口光亮處很近,所以這兒雖然幽暗,視線並不受太大的影響。

    要是繼續深入,就會越來越黑暗,會最終變得伸手不見五指。

    「你想做什麼?」北漠問道。

    「有人想見你。」秦烈眯著眼,以心神解開鎮魂珠內的封印,放血厲出來。

    一縷血光,從他眉心之中遁離出來,血厲的殘魂一點點凝結,化為一縷血色幽魂。

    北漠臉色一變,以為秦烈欲要下殺手,下意識就往身後洞口挪移。

    「你應該不姓北,你姓漠吧?」血厲口吐人言,聲音低沉道:「漠峻是你什麼人?」

    「你是什麼人?你怎知道我父親?」北漠喝道。

    「因為你和你父親很像。」血厲喟然一嘆,「你父親,還活著嗎?」

    「還活著。」北漠好奇心被勾了起來,「我其實叫漠北,你是何人?怎會只剩下一縷殘魂存在?」

    「我是血厲,一千兩百多年前,我是血煞宗的新任宗主。」血厲幽幽道。

    「血厲前輩!」漠北駭然尖叫起來。

    血厲的眼瞳深深看著他,說道:「我並未沒有修鍊邪術,也沒有害過同門,我想你父親應該知道。」

    「他和我說過,入了邪道的人,其實是你師弟姜鑄哲。在你被囚禁不久后,姜鑄哲就殺了老宗主,他吸食鮮血一事,也很快敗露,然而,那時候已經有很多門人,被他誘導上邪途,連許多長老都迷失了,和他一起吸食鮮血修鍊。」

    漠北激動起來,聲音高昂的解釋:「已經沒辦法控制了!越來越多門人在發現以別人鮮血修鍊,能迅速積累實力加快境界后,都漸漸瘋狂起來。他們在天滅大陸開始捕殺附庸勢力武者,惹得天怨人怒,終於激怒了暴亂之地各大白銀級勢力,血煞宗,也因為他們的噁心,最終走向末路。」

    「有多少倖存者?」血厲語氣顫抖道。

    「姜鑄哲逃了,他帶著幾名親信,以血遁之術,在那一戰中竟然成功逃生。從此,再也沒有他的消息,誰也不知他去了何處。」漠北深吸一口氣,道:「我父親,還有你的妻子,在老宗主被害不久后,及時從血雲山脈離開。血煞宗巨變時,他們已離開了血雲山脈很久,所以也得以幸免於難。」

    「我妻子!我妻子可還活著?」血厲靈魂劇烈晃蕩起來。

    「她還活著,而且,你還有一個女兒。」漠北輕聲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