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一十章 一教、兩山、三宗、三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一十章 一教、兩山、三宗、三家字體大小: A+
     

    黑玉城的北城,一個小小的宅子內,秦烈眾人齊聚在一間最大的房間。

    這間房,有三十平米,眾人從戒指內,取出蒲團,一個個坐了下來。

    在九人中央,血厲的靈魂漂浮出來,如一簇血色鬼火,詭異森然。

    「暴亂之地的九大白銀級勢力,是指『一教、兩山、三宗、三家』。一教,是黑巫教。兩山,是天劍山和萬獸山。三宗,是指寂滅宗、幻魔宗、天器宗。三家,是指夏侯家、蘇家和林家。」

    血厲向九人詳解暴亂之地的勢力分佈。

    「其中,黑巫教和幻魔宗在天戮大陸,寂滅宗在天寂大陸,三大家的夏侯家、蘇家、林家都在天滅大陸,天劍山,則是在天枯大陸,天器宗和萬獸山在天裂大陸。」

    「九大白銀級勢力,他們所在的大陸,為白銀級大陸。像赤瀾大陸、流雲大陸、天運大陸,因為最強的勢力,只是赤銅級,所以這些大陸只算是赤銅級的大陸。」

    「暴亂之地五個白銀級大陸,共九大白銀級強大勢力,他們下屬有近百赤銅級勢力,近千黑鐵級勢力,上萬青石級勢力。」

    「白銀級勢力,有涅槃境和不滅境的巔峰強者,單單隻是自己的門人就成千上萬,再加上附屬勢力,一個白銀級勢力所有武者加起來,數量破千萬簡直輕而易舉。」

    「當然,大多數武者,境界都比較低微。白銀級的勢力。真正核心的力量,也是通幽境、如意境、破碎境,涅槃境和不滅境的強者,在白銀級勢力中,也是非常稀少。」

    「我們所在的天滅大陸,由三大家族執掌,有三座巨城聳立著,黑玉城屬於夏侯家,蒼炎城屬於蘇家。碎雨城則是林家主宰。」

    「黑玉城、蒼炎城、碎雨城附近,還有更多小城池,小鎮,屬於三家家族下屬的勢力。這樣一層層,組成龐大的勢力體系,造就了強悍的白銀級勢力。」

    「在暴亂之地。除了五個大陸外,還有數不盡的島嶼。九大白銀級勢力,為了擴張,為了積累力量,淬磨小輩,常年征戰不休。勢力低微者,必須依靠強者為生。否則舉步艱辛,可能隨時都會被人擊殺掉。」

    「記住一點,在這黑玉城活動,也要小心陌生人,夏侯家不會去管你們的死活,你們都要靠自己存活。」

    「……」

    秦烈一行九人,在屋內圍成一圈。都是神情肅然,認真聽血厲的講解。

    血厲曾經在暴亂之地生活多年。就在前些日子,他還在這兒活動,所以很了解這片天地的暴亂無序,知道人心的險惡。

    「高宇,你為何來暴亂之地?」許久后,血厲停了下來后,秦烈看向了高宇。

    「我要參加試煉會,進入神葬場內部,找尋邪神遺體。」高宇如實道。

    秦烈皺眉,「參加試煉會需要憑證。」

    「我會搶奪一個。」高宇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唐師姐,墨海長老,馮教官,你們呢?怎麼也來暴亂之地?」秦烈再問。

    「阿海去什麼地方,我就去什麼地方。」馮蓉輕笑一聲。

    「很早之前,我就準備離開器具宗了,想到海外遊歷,突破煉器瓶頸。」墨海一臉淡漠,「是應興然不斷勸說挽留,我才留在焰火山,我和他約定好了,等我能煉製出地級靈器,就會離開。結果……器具宗出現大變,應興然和三大供奉,接連被你所殺,宗門也被合歡宗污穢了,我心也涼了,這趟他們要外出遊歷,我就一併跟著了。」

    秦烈點了點頭。

    「我有個長輩在這兒,很多年沒有消息,我過來找找看。」唐思琪垂頭輕聲道。

    秦烈於是又看向以淵、蓮柔。

    以淵攤開手,滿臉苦笑,「我先幫助你和宋小姐從幽冥戰場脫身,又幫助馮教官、墨長老他們離開,我做的事情被雲霄山發現了。而雲霄山,屬於八極聖殿的勢力,八極聖殿要找我麻煩,整個赤瀾大陸我都呆不下去,只能選擇遠行避避風頭了。」

    蓮柔握著以淵的手,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你們有沒有想過,到了暴亂之地做什麼?怎麼生存?」血厲插話。

    眾人都在搖頭。

    「你們幾個,一點目標方向都沒有,你們根本不用去天裂大陸,你們也無法參加試煉會。」血厲皺著眉頭。

    他的視線,在馮蓉、墨海、唐思琪、以淵、蓮柔身上晃悠了一番,說道:「你們就不要離開了,暫時先在這裡呆著。我和秦烈會去血煞宗看看,看看原來血煞宗的位置,變成了什麼樣子,如果有可能落腳,我們會建立傳送陣,讓血矛的琅邪他們過來,重建血煞宗,到時候你們都去血煞宗立足。」

    馮蓉、唐思琪眾人本來就沒有方向目標,聞言都暗暗點頭。

    「小子,你的實力……參加試煉會倒是夠了。」血厲看了高宇一眼,道:「但你要弄到進入的鑰匙。」

    「我會弄到。」高宇冷硬道。

    「高宇,你現在什麼境界?」秦烈忽然問。

    這次重見高宇,他發現高宇身上陰森氣息更加濃郁,回想起高宇曾經在魔神山脈的邪神體內修鍊,加上血厲的一番話,他眼睛微亮。

    「和你一樣,初入通幽境。」高宇道。

    秦烈愕然,「你進步可真夠快的。」

    「這些年,我一直處在邪神體內苦修,從未一步離開,這才堪堪踏入通幽。」高宇皺著眉頭,語氣憤憤:「而你卻在四處攪事,又兼修鍊器,沾花惹草,也踏入了通幽境。和你相比,我不算很快了……」

    他陰寒的眸子,在宋婷玉、謝靜璇、唐思琪身上掃了一眼,意有所指。

    「咳咳!」秦烈輕咳兩聲,摸了摸鼻子,說道:「我也從未鬆懈過修鍊。」

    高宇撇了撇嘴,陰冷的眼中中,顯出一絲笑意。

    「咯咯!」宋婷玉美眸顧盼生輝,流轉出動人光澤,似乎覺得有趣。

    「今天大家先歇歇吧。」秦烈站了起來,「房間太少,大家都將就將就。」

    眾人紛紛起身。

    宋婷玉和謝靜璇,因為身份和熟識的緣故,共處一個房間。

    唐思琪、蓮柔、馮蓉同處一室。

    墨海和以淵一個房間。

    高宇性格孤僻,眼神陰寒冰冷,渾身鬼氣森森,無人願意和他一道兒,所以他一人一個房間。

    秦烈自己一個房間。

    他們先從海月島傳送,中轉五次后,到達天枯大陸,又從天枯大陸來到黑玉城,歷經一連串的傳送后,所有人都疲倦了。

    大家各自靜坐歇息。

    秦烈獨處一室,心情久久不能平靜,還在惦記著無字墓碑。

    這段時間,他習慣了藉助於無字墓碑修鍊,他非常清楚無字墓碑對他的幫助有大。

    如今,那從神屍體內得來的墓碑,卻被他丟在了海月島,他一想起來,心裡就大為不爽。

    「墓碑應該會落入那個叫洛塵的小子手中,他也要參加試煉會,等進入試煉會,你只要有自信,可以第一時間搶奪。那洛塵等人,你要實力足夠,隨便怎麼殺都可以!」血厲突然道。

    「隨便怎麼殺?」秦烈目顯一縷狠光。

    「不錯,在那個秘境之中,殺人和血戰可以沒有任何理由借口!」血厲冷笑,「就算是同門,平日內只要有夙願,在外界無法動手的話,進去就可以死戰!你別看那些天劍山的傢伙,如今組成了團隊,形成了小同盟,真要到了最後,利益方面有了衝突,他們馬上就可以拚死一戰!」

    「原來如此!」秦烈冷笑。

    「只要你能幫我在神葬場內,找到血之始祖軀體,我能血洗海月島,斬滅姜鑄哲,重建血煞宗!」血厲沉喝道。

    「我能得到什麼?」

    「你進去后就能知道,你可以得到什麼了。只要你成功了,就可以將墓碑重新拿到,或許,還能藉助於墓碑,解開神葬場的秘辛!最最起碼一點,經歷了神葬場的血戰淬鍊,你的境界,戰鬥經驗,力量,都會因此提升!若能活到最後,還能拿到九大白銀級勢力的獎賞,揚名整個暴亂之地!」

    「明日一早,我和你離開,去原來的血煞宗看看。」

    「嗯。」

    ……

    海月島。

    藍星會提供給洛塵的華貴修鍊室中,他看著眼前的無字墓碑,臉色蒼白。

    伸出手,洛塵又去嘗試觸碰墓碑,然而,在手指頭離墓碑三寸的時候,墓碑內七道神光驟然一亮。

    「轟!」

    一股龐大的力量,直接將洛塵震了出去,震的他嘴角沁出鮮血。

    他將嘴角血跡擦拭掉,臉色愈發蒼白,眼睛死死盯著墓碑,許久后,他終於頹然放棄。

    和秦烈不同,他連接近墓碑都不行,更不要提藉助於墓碑的力量修鍊了。

    他並不知道,秦烈在奪取墓碑時,曾一口鮮血噴射在墓碑的碑面上,那一口鮮血,早已滲透到墓碑裡面,形成了一道獨有的印記。

    因那印記的存在,秦烈可以通過墓碑修鍊,因那印記的存在,墓碑也只容許秦烈觸碰。

    洛塵雖然手持重寶,卻只能遠遠端詳,得不到絲毫好處。

    他終於死心了。

    第二日,他就和趙軒一行人離開了海月島,著手準備試煉會的事宜。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