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零九章 黑玉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零九章 黑玉城字體大小: A+
     

    暴亂之地,天滅大陸。

    在一望無際的沙漠深處,有著一個巨大的湖泊,湖泊周邊綠意盈盈,植滿了許多綠色植物,生機盎然。

    一座黑石砌成的巍峨古城,圍繞碧藍色的湖泊建造而成,城內石樓如聳立的山峰,直插雲端,宏偉肅穆。

    城內,巨型的廣場中央,坐落著大型空間傳送陣。

    燦燦彩霞般的光暈,如流彩天幕,將空間傳送陣裹住。

    彩光中,一道接著一道身影,從中浮現出來。

    正是秦烈一行人。

    「天滅大陸,焚滅沙漠,隔了一千多年,我血厲的靈魂,終於重返故土!」

    秦烈的身影才從傳送陣內浮現出來,血厲的感嘆聲,就從他腦海深處響起。

    「你們從何而來,要去何處?」廣場上,傳送陣旁邊,建造著一個個石柱般的高台,在高台上,坐著一名名武者,其中一人看著下方漠然問話。

    「從天枯大陸而來,準備轉道天裂大陸。」又是宋婷玉出來答話。

    「跨大陸的傳送,一人需要一千地級靈石,你們一共九人,需要繳納九千地級靈石!」身穿黑衣的一名男子,負責這兒的傳送事務,冷冰冰說道。

    「我們要去參加試煉會。」宋婷玉說道。

    「我不管你們去何處,只要借用這座空間傳送陣,都要按價繳納靈石!」那人不客氣地說道。

    「九千地級靈石……」

    宋婷玉咬著下唇,俏臉一苦。不由地看向身旁的謝靜璇,小聲道:「我手中的靈石恐怕不夠,你有多少?」

    「不到六千。」謝靜璇黛眉一蹙。

    「湊湊倒是夠了。」宋婷玉暗暗叫苦,看在秦烈的面子上,準備當一回冤大頭。

    「秦烈,離試煉會還有一個半月,你能否在這裡逗留一些時日?」血厲忽然詢問。

    從在海月島上,將無字墓碑丟下去,秦烈便陰沉著臉。一聲不吭。

    似在壓抑著什麼……

    此刻,聽到血厲的哀求聲,他深鎖著的眉頭,稍稍舒展了一些,「你要做什麼?」

    「想回原來的血煞宗看看。」血厲靈魂在深深嘆息。

    「離此遠不遠?」

    「不算太遠。」

    「好吧。」

    交流完畢后,秦烈率先從空間傳送陣走了出來。沖眾人說道:「在這裡暫時停留一段時間。」

    眾人忽視一眼,一個接著一個,從空間傳送陣內走了出來。

    端坐在高台上的那名黑衣武者,眼中閃過輕藐的光芒,心道:也不知從何處過來的一群土包子,連跨大陸傳送的靈石都湊不齊。竟然還想參加試煉會,簡直不知死字怎麼寫。

    「先找個地方落腳吧。」宋婷玉說道。

    「好。」秦烈點頭。

    高宇、唐思琪、以淵、墨海、蓮柔、馮蓉。乃第一次走出赤瀾大陸,如鄉下人進城一樣,在這座城池內東張西望,對什麼都好奇。

    宋婷玉和謝靜璇稍稍好一點。

    兩人倒是離開過赤瀾大陸,但卻沒有離開太遠,只是在周邊的流雲大陸、天運大陸活動。

    至於這暴亂之地,她們倆……也是第一次過來。

    一行九人。站在高聳入雲的一座座雄偉石樓中間,渺小如螞蟻。

    「這座城池。名叫黑玉城,是如今天滅大陸三座巨城之一。黑玉城坐落在焚滅沙漠,綿延萬里,人口三千萬,屬於九大白銀級勢力的夏侯家掌控……」

    血厲的靈魂之音,在秦烈腦海悠悠響起,他真身在暴亂之地走動過,自然知道現今暴亂之地的狀況。

    不過,他真身來到暴亂之地后,一直克制著,始終沒有真正踏入天滅大陸。

    天滅大陸,以前乃血煞宗的地盤,他怕在這個大陸遇到熟人,怕人認出他的真身,從而惹來麻煩。

    現在他敢過來,是因為他真身隕滅,只是以一縷殘魂寄托在秦烈的鎮魂珠中,不怕人發現他。

    「黑玉城,天滅大陸三座巨城之一,人口三千萬,屬於夏侯家……」秦烈向眾人解釋。

    大家驚訝的看向他。

    「血厲告訴我的。」秦烈指了指眉心。

    眾人於是瞭然。

    「先租借一處落腳地吧。」墨海道。

    「我去問問。」宋婷玉從眾人中走了出去。

    他們所在的位置,處在黑玉城的中央廣場,有許多武者因為借用空間傳送陣進出,所以附近人員很多。

    「異族人!」蓮柔掩口輕呼。

    眾人順勢去看。

    只見他們剛剛走出來的空間傳送陣內,在燦燦彩光消散后,顯出數十名身高五六米,眼瞳為暗綠色,肋下生有灰色羽翼的異族族人。

    這幾十個異族族人,鼻樑高高隆起,暗綠色的眼睛如鷹隼般凌厲,他們身子極高,體型卻非常消瘦,加上灰色的羽翼,猛一看,像是某種靈禽在直立行走。

    可他們除了生有羽翼,身上有著細密絨毛外,也同樣有手有腳,和正常人差不多的樣子。

    「這是灰翼族族人,他們也是高等智慧種族,和我們一樣有手有腳,但天生就有羽翼,從小就能翱翔虛空。」血厲的聲音,在秦烈腦海再次響起。

    「灰翼族屬於比較平和的種族,一般不會輕易招惹是非,他們和黑玉城的夏侯家,有著長期的貿易往來,關係一直很緊密。在夏侯家附庸的一個赤銅大陸上,有著虛空通道,能連接雲界,雲界和幽冥界一樣,也是輔世界,灰翼族從雲界而來,到天滅大陸上,應該是找夏侯家進行靈材的交換。」

    秦烈目顯異光。

    他一邊暗暗打量著灰翼族的族人,一邊敘述血厲的這番話。告訴眾人這群異族人的來歷。

    黑玉城的中央廣場上,一個個高台上的黑衣武者,現在對待秦烈眾人的時候,都是神情不耐。

    有些人,甚至從頭至尾,都沒有睜眼多看他們一眼。

    然而,在這群灰翼族族人現身後,那些高台上的所有黑衣武者,臉上瞬間堆滿了笑容。

    他們。似乎一直在等候灰翼族族人的到來,秦烈等人先前在空間傳送陣猶豫不定時,似乎讓他們覺得延誤了灰翼族到來的時間,所以各個都很不耐煩。

    「歡迎貴客來臨!」

    先前對秦烈眾人冷眼言語的黑衣武者,哈哈大笑著,率先從高台上跳躍下來。非常熱情地說道:「我們已經恭候多時,各位,請跟我來!我夏侯家的家主,設下了宴席,只等你們入席了。」

    「我族和夏侯家一直合作愉快,這趟我們帶來了雲界的重寶。一定會讓你們夏侯家滿意!」為首一名灰翼族的族人,口吐流利的人言。只是聽起來有的怪異。

    「好!我們夏侯家,也定然會讓各位滿載而歸!」黑衣武者在前方領路。

    周邊高台上的武者,紛紛飛躍下來,如侍衛一樣將這些異族人護在中央。

    廣場旁邊,另有一群身穿黑衣的武者,忽然就走了出來。

    這些人,不斷驅散周邊人群。讓傳送陣附近聚集的閑雜人等散開。

    秦烈一行人,也在被驅散者的行列。在夏侯家武者的吆喝下,不得不為這些異族讓路。

    於是,一群灰翼族族人,在夏侯家武者的開路帶領下,神態傲然的從分開的人流中離開。

    而秦烈他們,則是被很多人被擠在一塊兒,啞然看著這些趾高氣揚的異族人,在人族的大陸上耀武揚威。

    「這都是什麼事啊?」許久后,在夏侯家的武者,還有灰翼族族人離開后,蓮柔小臉滿是苦澀之意,搖了搖頭,苦笑道:「我們赤瀾大陸,為了對付異族人拼死拼活,戰個不可開交。在這裡,一群異族人,卻被白銀級的勢力,當成貴賓對待,還要我們讓路?」

    「血厲前輩以前說的那番話,我原來一直不太相信,現在我終於信了。」馮蓉幽幽一嘆。

    「灰翼族的族人,能帶給夏侯家巨大的利益,所以會被當成貴賓對待。」宋婷玉不知從何處冒出來,她看向那些異族人離開的方向,感慨道:「看來,我們要逐步適應暴亂之地了,原來真像血厲前輩所言,在這兒,沒有種族之分,只有利益的糾葛。」

    「問到落腳地了沒?」謝靜璇看向她。

    先前,謝靜璇就留意她逮住一名武者,略施魅惑意境,讓那名武者神魂顛倒的,她問什麼,那名武者就點頭哈腰的說什麼。

    「都跟我來吧,我找著地方了,可真不便宜,一個小小的宅院,租借一個月,竟然需要五百地級靈石。」宋婷玉低聲抱怨,「看來,要想在暴亂之地生存下去,除了必須有足夠的實力外,還需要有充盈的靈石可用。哎,離開赤瀾大陸后,才知道外界步步艱難,遠沒有想象中那麼好……」

    「走吧。」秦烈道。

    半個時辰后,宋婷玉領著眾人,來到黑玉城北城一個小小的宅子。

    這個小宅子,只有五個小房間,沒有專門的修鍊室,沒有專門的煉器點,周圍也有許多類似的房屋,居住著的都是萬象境、通幽境的武者。

    「北城,在黑玉城乃最為貧窮的區域,生活的要麼是低等級的武者,要麼手頭拮据。這裡並不受夏侯家的庇護,大家都小心一點,盡量避免與人發生衝突。」宋婷玉將眾人領過來后,很抱歉的說道:「真的沒辦法,我們需要留一部分靈石,作為傳送到天裂大陸的盤纏,只能將就將就一番了。」

    眾人都有些頹喪。

    他們都是滿懷著憧憬和希望,千里迢迢從赤瀾大陸踏入此地,將外界想象的太過於美好。

    如今,真的到來后,他們才發現舉步艱辛。

    理想和現實巨大的區別,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當頭一悶棍。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