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零八章 記住我的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零八章 記住我的臉!字體大小: A+
     

    「鄭曉,你們也散開,將這邊給我圍起來,沒有我的命令,你和任何人都不準靠近。」

    韓星看向周邊,在洛塵的示意下,向負責傳送陣這一塊的鄭曉下令。

    「謹遵會長命令。」鄭曉恭聲回應。

    在他的吆喝下,所有聚集在傳送陣附近的藍星會武者,都從這一塊分散開來。

    這些人,離韓星、秦烈眾人隔了百米,形成一個大圓圈,以自身凝成一道防線。

    鄭曉看出來了,會長要和那些人談的話,不想任何人知道。

    就算是他們,也不被允許知道,所以才將他們支走。

    很快,傳送陣的附近,只剩下韓星和洛塵一行人,還有秦烈和高宇一行人,閑雜人等全部離開。

    宋婷玉美艷的臉頰上,滿是頹然無奈之色,在發現韓星不是為雷罡錘而來后,她就知道麻煩大了。

    「你們藍星會的武者,死於神屍的狂暴,和我關係不大。」這時候,秦烈也知道身份暴露了,也不再遮遮掩掩,沉著臉,冷聲道:「還有一部人,是被天器宗的姜天興,聯合你們的邱雲所殺。」

    「是么?」

    韓星眯著眼,哼了一聲,「姜天興說所有人被你擊殺!邱雲,孔襄,也都死於你的手中!」

    秦烈皺著眉頭,沉吟了一下,說道:「事已至此,你究竟想怎麼樣?」

    此時,宋婷玉和謝靜璇也都注意到洛塵身後的張晨棟和趙軒。這兩人,都曾經在葯山現身,也算是和兩女熟識。

    宋婷玉很快意會過來,藍星會的韓星能找到她和秦烈,必然和趙軒、張晨棟有關。

    「宋小姐,謝小姐,好久不見了。」趙軒哈哈笑了起來。

    宋婷玉、謝靜璇一臉冷色。

    趙軒摸了摸鼻子,略有些尷尬,訕訕乾笑道:「試煉會即將開始。你們倆一起進入太過於危險,我建議你們和我們,和天劍山的洛塵一道兒。大家一起過去,能互相照顧,能活到最後,你們覺得呢?」

    「沒興趣!」宋婷玉搖了搖頭。

    謝靜璇一臉漠然。連話都懶得講一句,明顯不待見趙軒。

    韓星忽然看向洛塵,「此事,你覺得怎麼辦比較好?」

    洛塵眼神冷冽,他看了一眼秦烈的空間戒,淡然說道:「我只要拿到神屍體內的東西。」

    韓星點頭。

    洒然一笑后。他向秦烈開出條件:「你只要將從神屍體內得到的東西交出來,你和藍星會的瓜葛。就一筆勾銷。邱雲、孔襄眾人的死,你搶奪的雷罡錘,對我藍星會造成的損失,我都可以不再過問,你還可以通過空間傳送陣前往天枯大陸,由那邊的大型傳送陣,去試煉會所在的天裂大陸。」

    「你們來自於玄天盟。也算是天劍山的人,所以事情我幫著遮掩隱瞞。天器宗並不知道你們。」洛塵看向宋婷玉和謝靜璇,傲然道:「你們倆境界不錯,這趟既然也參加試煉會,不如就與我一道。至少,我可以保證你們,可以在裡面活的久一點。」

    他又望向秦烈,皺眉道:「你把東西交出來,就可以自行離開了,你境界太低,不夠資格加入我們。」

    秦烈已逐漸冷靜下來。

    「如果我說我手中沒有你們想要的東西,我會落到怎樣的下場?」他皺眉道。

    「呵呵,那就不要怪我動手搜查了。」韓星神態悠然,語氣充滿威脅,「你叫秦烈是吧?我不管你在赤瀾大陸鬧出多大的動靜,有多麼的惹眼,但在我海月島,就要給我老實安分!」

    他聲音一冷,眸中綻出一縷縷金色光暈,「我勸你安分一點。就算是不為了自己,也為你的朋友想想,你這些朋友很講義氣,都選擇留下來和你並肩,你忍心看著他們一一因你而死?」

    他冷冷瞄向高宇、馮蓉眾人。

    被他們的目光看過,高宇、馮蓉眾人都生出被遠古凶物盯住,背脊都隱隱發寒的恐懼感。

    韓星,破碎境巔峰,半隻腳就要踏入涅槃境,此地所有人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

    強行抗爭的話,只有死路一條,誰都無法幸免於難。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小子,只要我能拿到血之始祖的屍身,以我的殘魂融合,這韓星,我可以輕易斬殺!」血厲的靈魂之音,在他腦海響起,「這次就暫時認栽吧。反正,那墓碑也是白白得來的,你也藉助於它修鍊了一段時間,也沒有能弄清楚它的玄妙,交出來就交出來吧……」

    「你好好想清楚。」韓星不急不緩道。

    眾人也都看向他。

    秦烈目顯厲色,始終沉默著,如壓抑著的凶獸。

    許久后,他在眾人的目光下,將臉上帶著的狐皮面具扯落,將真實的自己展現出來。

    「你們記住我這張臉。今日我在海月島遭受的一切,來日,我會讓你們藍星會十倍償還!」這句話落下后,在他面前的石地上,倏地閃現一面無字墓碑,背面上,有七道絢爛神光炙烈扭動著,充滿著神秘玄妙。

    許多人的注意力都被無字墓碑吸引。

    只有韓星和洛塵,微微皺眉,目顯冷意的看向秦烈。

    從秦烈的舉動,還有他丟下的那番話中,韓星和洛塵聽出了刻骨的恨意,聽出了不甘心。

    韓星忽然有些後悔,後悔早早將寬恕的話放出去,以至於現在不好收回了。

    看著此刻的秦烈,他忽然生出一旦今日讓秦烈活著離開,將來必定後患無窮的感覺。

    「我們走。」秦烈率先朝著傳送陣而去。

    墨海、馮蓉眾人旋即跟上。

    高宇沒有立即動身,他一雙陰毒邪惡的眸子。如黑暗中的毒蛇吐出信子,視線在韓星和洛塵等人臉上晃悠了一圈。

    似乎要記住這些人的模樣。

    「又是一個歹毒的傢伙!」

    韓星、洛塵在他的陰寒視線下,也覺得渾身不自在,生出被九幽深處邪鬼深深記住的感覺。

    在他們渾身不舒服的時候,高宇這才動身,跟隨秦烈而去。

    「宋小姐,謝小姐,你們前往試煉會,必然兇險重重。留下來和我們一道兒吧,我一片好心啊。」趙軒叫嚷起來。

    然而,不論是宋婷玉還是謝靜璇,都沒有理睬他,都往秦烈的方向行去。

    眾人踏入空間傳送陣之後,由宋婷玉撥動了一個藍晶方石。在藍晶滴溜溜轉動中,一圈圈冰藍色的光暈,從傳送陣內蕩漾出來。

    不多時,眾人的身影,一道接著一道消失。

    「不知為什麼,總覺得放他們活著離開。有點心神不寧。」韓星皺了皺眉頭,「那兩個小崽子。眼神一個比一個狠毒陰森,我或許該殺了他們。」

    「在你們藍星會,你不能動手,殺了會有大麻煩。」洛塵搖頭。

    他知道秦烈、宋婷玉、謝靜璇是天劍山「第六天劍」欽點的,他也隱隱知道秦烈和李牧之間有點微妙的交情,也是因為這一點,他才會那麼寬宏大量。只是要墓碑,沒有敢下殺手。

    「我覺得會有麻煩。」韓星總覺得不舒服。

    秦烈和高宇離開時的眼神。他一想起來,就覺得如坐針氈。

    「在海月島,你不能下殺手,不過你放心吧,這些麻煩我會在試煉會的時候,幫你解決了。」洛塵看著腳下無字墓碑,淡然說道:「試煉會裡面,我隨便怎麼殺他們,都不會造成任何麻煩。」

    任何進入試煉會的武者,都可能被斬殺,在裡面只要有足夠的勢力,想殺誰都可以。

    無人會過問!

    聽洛塵這麼說,韓星逐漸放下心來,笑道:「有你這一句話我就放心多了。」

    他知道洛塵的實力和心性,他相信洛塵做出的保證,必然能夠實現。

    「洛兄,我知道你一門心思用在提升實力,淬鍊劍道上,所以對男女之事沒有興趣。」趙軒呵呵一笑,眯著眼,低聲道:「我從合歡宗而來,我修鍊的靈訣,和男女之事有關。那個宋婷玉和謝靜璇,如果在試煉會碰到,可否……交給我處置?」

    「洛大哥,那兩個娘們,我們也有興趣。」天劍山的一名武者嘿嘿笑道。

    「隨便你們吧。」洛塵毫不在意地說道。

    他的注意力,已經全部落在無字墓碑上,眼神漸漸炙烈起來。

    ……

    傳送陣一次次傳送。

    五次后,頭暈目眩的一行人,忽然在一個巨大的山谷現身。

    一股清新濃郁的天地靈氣,如白茫茫的雲霧,繚繞在山谷中。

    谷內,一座巨型的傳送陣聳立著,在傳送陣的周邊站著許多身穿天劍山服飾的武者。

    此地為天枯大陸,天劍山的勢力範圍,所有的勢力都依附天劍山,受天劍山調度派遣。

    「你們從何處而來?」山谷內,一名高高盤坐在金剛石柱頂端的中年男子,一頭披肩長發隨風而動,俯瞰著下方傳送陣內冒出來的秦烈眾人。

    「從海月島而來。」宋婷玉答道。

    「到什麼地方去?」那人再問。

    「準備參加這趟的試煉會。」宋婷玉又答。

    「可有劍符?」

    「有。」宋婷玉取出一枚劍符。

    「那好,先轉道天滅大陸,從天滅大陸的傳送陣再去天裂大陸。站著別動,等候新一輪傳送!」那人看過一眼后,點了點頭,沉喝一聲:「送他們離開。」

    比海月島龐大十倍的大型空間傳送陣,重新發動起來,眾人立即被漫天彩光淹沒。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