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零六章 重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零六章 重逢字體大小: A+
     

    海月島西南角,一片礁石區中,五名武者滿臉血污,被人按著頭跪在地上。

    五枚顏色各異的空間戒,全部落在畢尤手中,畢尤一一檢查過,失望地搖了搖頭,「沒東西。」

    「不是他們五人。」姜天興輕嘆一聲。

    「我以精神意識,搜查了整個海月島,任何一名武者都沒有放過,居然還是沒有找到人。」畢尤眼神凝重,「看樣子暫時不在海月島。給我繼續找!去靈鷲島,去附近的亂礁區,往來的靈鷲上,所有船隻中,全部都給我搜查一遍!」

    「明白!」數名天器宗武者連忙點頭,旋即恭敬離開,又在搜查四周。

    「那墓碑,究竟有著什麼玄妙?」姜天興忽然問道。

    畢尤冷冷看了他一眼,哼了一聲,「你爹沒告訴你?」

    姜天興搖頭。

    「什麼都不知,竟然還妄想獨吞墓碑,簡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畢尤不客氣地斥道。

    姜天興目顯怒色。

    「你們也去給我找!」畢尤瞪了眼前五人一眼。

    這五名天器宗的武者,還死死按著五個修鍊雷電、寒冰之力的武者,為了看出他們有沒有戴著面具,五人的臉皮都差點被撕扯下來,模樣慘不忍睹。

    「他們怎麼辦?」其中一人詢問道。

    「都殺了吧。」畢尤丟下這句話,率先飛離,從眾人眼中消失。

    ……

    海月商會。

    韓星、洛塵都在頂樓端坐著,也在等候消息。沒有急著離開。

    一名身穿灰衣的藍星會武者,悄悄走了上來,朝著韓星跪伏下來,垂頭說道:「天器宗在西南角殺了那五個人,畢尤失望離開,他們應該沒有找到人。天器宗,還在四處找人……」

    韓星揮手示意他下去,然後沖洛塵道:「看來天器宗運氣不佳啊。」

    洛塵點了點頭,「找不著最好。那樣東西。似乎關乎試煉會,如果天器宗拿不到,由我得到……興許對我們試煉會的行動大有益處。」

    「你的意思是?」韓星笑問。

    「別管天器宗那邊,仔細盯著玄天盟的據點即可,等天器宗絕望離開了,我們在行動。」洛塵站了起來。神情淡漠道:「我要藉助你們藍星會的修鍊區練劍了。」

    「我馬上安排!」韓星也旋即起身。

    「張兄,趙兄,你們就在下面的靈器區轉轉,看中了合適的靈器都算我的。」洛塵沖趙軒和張晨棟點了點頭,這才走出去。

    「多謝洛兄。」張晨棟、趙軒一起道謝。

    ……

    時間一晃,又是一個月匆匆過去。

    天器宗的畢尤等人。又在靈鷲島、海月島附近搜查了一個月,依然一無所獲。

    他們最終放棄了。乘坐著飛行靈器,頹然離開。

    海月島上半封閉狀態的傳送陣,因為天器宗的離開,也漸漸解封。

    如今,島上所有被困的武者,都可以藉助於空間傳送陣,直達天枯大陸。

    此時。離暴亂之地的這次「試煉會」,也只剩下一個半月時間。

    這一天。

    一系白衣的謝靜璇。遲遲趕來,踏入了玄天盟在海月島的那個宅院。

    「婷玉姐可在?」她進來后,直接找到負責人田蒲,詢問宋婷玉的動向。

    「在。」田蒲沒有隱瞞。

    「領我去見她。」謝靜璇發話。

    「這個……」田蒲一臉為難。

    「有什麼問題?」謝靜璇清冷的眼睛,不悅地看向他,「試煉會即可開始,我和她都將是參與者,我們互相交流一下怎麼了?」

    「宋小姐不是一個人。」田蒲小聲道。

    謝靜璇明眸一動,沉吟了一下,輕聲道:「田叔,你來海月島之前,可是一直受我謝家關照。」

    田蒲垂著頭,沉默了數秒,壓低了聲音,道:「我如果沒猜錯的話,那個被宋小姐安排成追隨者的人,應該就是攪的赤瀾大陸天翻地覆的那位……」

    謝靜璇完全明白了過來,輕輕點頭,說道:「謝謝田叔。」

    在田蒲的示意下,她穿過一條長廊,徑直朝著宋婷玉和秦烈所在的廂房而去。

    秦烈所在的廂房中。

    高兩米的墓碑,豎立在石板地上,秦烈端坐在墓碑前方,一隻手離墓碑半寸遠。

    一縷縷洶湧狂烈的血氣,凝為血色氤氳,在墓碑內部七道神光的促動下,一一逸入秦烈掌心。

    秦烈周身條條血光如電遊走,他渾身大汗淋漓,一身衣衫被汗水浸透,脖頸處青筋崢嶸,緊閉著眼睛,在竭力苦忍著疼痛。

    濃烈凶狂的血氣,如條條血色匹練,在他筋脈、血液、骨骼內激射遊盪,淬鍊著他的體魄,增加著他鮮血的濃稠度,讓他每一滴鮮血,都蘊含著勃勃生機,充滿狂暴的力量。

    屋內,宋婷玉施展一種禁制,隔絕血氣的外溢,正幫助秦烈護法。

    一個月過去了,秦烈不但將雷罡錘成功修復,熟練掌握了雷罡錘的玄妙,還煉製了二十五枚寂滅玄雷。

    他在煉製寂滅玄雷,細緻刻畫靈陣圖的時候,發現心境迅速穩定下來。

    本來,剛剛突破到通幽境時,許多人心境都會動蕩兇猛,導致境界起伏不大,很容易在修鍊中走火入魔。

    但他卻通過煉製寂滅玄雷,通過刻畫一幅幅靈陣圖,迅速渡過了這個階段。

    如今,他不但穩固了境界,還在通過墓碑內龐大的氣血來淬鍊體魄,以血靈訣來精鍊鮮血,充盈氣血之力。

    一切都是為了即將開始的試煉會。

    血厲的靈魂幽影,悄悄飛逸出來。如一簇鬼火般漂浮著,靜靜端詳著秦烈的身體狀況。

    「他情況如何?」宋婷玉在護法時百無聊賴,見血厲主動冒出來了,隨口詢問了一句。

    她屬於閑著沒事,也不指望血厲會理睬她。

    「通過墓碑的幫助,他在血靈訣的修鍊上,可謂是一日千里。」出奇地,這次血厲很有談話的興趣,血厲血光熠熠的眼睛中。綻放出炙熱的光芒。

    「可惜,可惜我失去了本體,不然,藉助於這墓碑修鍊,也同樣能迅速提升實力。這墓碑內蘊含的奇異氣血之力,要比血之絕地內的。還要濃厚精純許多倍!對我們而言,這東西簡直就是修鍊血靈訣的神器!」

    他終於明白,為何那姜天興,要不遠萬里從天裂大陸的天器宗尋來,來神屍體內找尋墓碑。

    姜天興和姜鑄哲模樣相似,通過這一點。他就肯定姜天興和姜鑄哲有著血脈關係,更何況姜天興修鍊的血靈訣。也分明來自於姜鑄哲。

    他甚至猜測,姜天興是得到了姜鑄哲授意,所以才來奪取墓碑。

    「墓碑能具體提升他什麼方面?」宋婷玉見他有談話的興緻,不由地再次詢問。

    「所有方面!」血厲神情振奮,「墓碑的血氣,能增強他的鮮血之力,能淬鍊他的筋脈骨骼。甚至能溫養他的真魂!體魄內氣血旺盛,真魂。就能隨之受益!」

    宋婷玉眼睛綻放異彩。

    「這小子,修鍊的雷電靈訣本就玄奇,他以九霄雷霆閃電,曾一遍遍淬磨體魄,這具身體本就極為出眾。而血靈訣,也能以氣血之力,一點點洗滌身體,讓軀體內的生命之力強盛無比,鮮血,其實可以當成生命之源,如果內部力量澎湃旺盛,武者肉身的戰鬥力將會極為可怕!」

    血厲顯得有些興奮,「這麼說吧,現在的秦烈如果和通幽境巔峰武者交戰,在雙方不動用靈力和靈器,純粹以肉身爆發力互拼的情況下,秦烈這具體魄,將有著碾壓的優勢!」

    「婷玉姐你在嗎?」就在此時,外面傳來謝靜璇的叫喊聲。

    血厲微微皺眉,直接縮入秦烈眉心,藉助於墓碑修鍊中的秦烈,也將無字墓碑收回。

    睜開眼,他雙眸深處呈駭人血紅色,持續數秒后,他眼瞳中的血光才逐漸消散,他這才沖宋婷玉輕輕點頭,「我沒事了。」

    「在呢。」宋婷玉高聲回答,然後對秦烈小聲說道:「田蒲以前是謝家的人,他肯定將你在這裡的消息,告訴了她,所以你避讓不避讓,都瞞不住她的。」

    「我找你談談試煉會的事。」外面謝靜璇說道。

    「好。」宋婷玉款款起身,將房門打開,將她迎了進來。

    「謝小姐好。」秦烈嘿嘿一笑,大大咧咧坐在原地,主動向她打招呼。

    「你也在啊。」謝靜璇佯裝驚訝了一下。

    「試煉會就要開始了,這海月島的空間傳送陣,還在封閉狀態,真是讓人著急。」宋婷玉幽幽一嘆。

    「已經解封了,我剛到島上就聽說了,從現在起誰都可以通過空間傳送陣前往天枯大陸了。」謝靜璇帶來最新消息,「我來找你,就是準備和你一道兒過去。」

    「這樣啊。」宋婷玉也臉顯喜色,「秦烈,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好。」秦烈起身。

    「那就邊走邊聊吧。」謝靜璇淡淡道。

    於是三人一同離開,秦烈在出門前,藉助於能隨意變幻相貌的狐皮面具,重新捏了一張面孔。

    一個時辰后,三人出現在海月商會對面的空間傳送陣處,發現這裡人頭攢攢,許多人拿著靈石,正在排隊等候。

    「高宇!唐思琪!墨長老!馮教官!蓮柔!以淵!」

    秦烈一眼看到了一群熟人,禁不住心底驚呼,臉上滿是異色。

    他怎麼也沒有預料到,這些人竟然出現在海月島,看架勢,還都準備通過傳送陣去暴亂之地。

    這讓他又驚又喜。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