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海月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海月島字體大小: A+
     

    赤瀾大陸下方,幽冥界一角,魔神山脈。

    一年半前,秦烈和血厲曾大鬧這片山脈,令五尊邪神分身蘇醒了兩尊,分別由莽妄精魂和血厲凝結的血色巨妖抗衡。

    當時,高宇就處在其中一尊邪神的心臟處,接受邪神的傳承。

    也是因為高宇發現大鬧魔神山脈的人,竟然是秦烈,所以他在追殺期間放手,這才讓秦烈能逃脫一劫。

    如今,在這魔神山脈內,渾身籠罩在黑暗之中的高宇,孤身一人走了出來。

    「邪神之子!」

    一名手持白骨權杖的角魔族老者,守護著山脈,在進出口處發現高宇,立即恭敬輕呼。

    「我要離開此地,前往暴亂之地,進入神葬場,找尋邪神遺體。」

    高宇一口流利的幽冥界語言,周身魔氣翻滾,一雙冷冽的眼眸中,流逸出來的,都是邪惡、嗜殺的光芒,給人一種沒有絲毫人情味的感覺。

    「這一年半的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這名角魔族的老者,將這段時間的情況,一一解釋清楚。

    他告訴高宇,角魔族這一支族部的主力和精銳,通過秦烈的幫助,已經藉助於空間傳送陣到達幽冥大陸,告訴他邪冥通道已經炸碎。

    「……秦烈,這傢伙竟然和角魔族有關,好小子。」

    高宇聽完后,邪光熠熠的眼睛,陡然亮了起來,半響后。他說道:「邪冥通道既然粉碎,我就通過幽冥戰場離開。」

    「幽冥戰場的最下面一層,也有人。」這個魔神山脈的祭司,詳細解釋了一番。

    高宇訝然。

    他沒有預料到,在這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赤瀾大陸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沒料到角魔族和秦烈竟然有了奇妙關係。

    「我知道了。」丟下這麼一句話,已經接受完一部分傳承的高宇,在這名魔神山脈祭司的目送下。悄然離開山脈。

    十日後。

    高宇通過那座插入雲霄的山峰,忽然在幽冥戰場最下一層,在被血厲稱呼為「血之絕地」的區域現身。

    眾多血矛武者,琅邪、馮蓉,還有墨海、唐思琪一行人,皆是在這一層暫居。

    在這裡。他們修建了全新的石樓,挖掘了許多血池,琅邪和馮蓉,還有那些修鍊血靈訣的武者,在此地修鍊,一個個境界提升迅猛。實力攀升。

    唐思琪和墨海,一起鑽研秦烈留下來的四幅古陣圖。倒也安穩了一段時間。

    然而,因為他們沒有修鍊血靈訣,在這個血之絕地長時間生活,對他們而言,並不是很舒適。

    在他們設法離開的時候,高宇忽然到來,來到這個血之絕地。

    一個人族青年。忽然降臨血之絕地,這讓血矛眾人大吃一驚。他們還當高宇從赤瀾大陸下落,要找他們麻煩。

    「我叫高宇,我和秦烈是朋友,我從……魔神山脈而來。」高宇表明自己的身份,「我修鍊幽冥界的法決,我這趟要通過幽冥戰場離開,要前往暴亂之地,我想向你們打聽秦烈的消息。」

    「秦烈也去了暴亂之地,去參加什麼試煉會。」琅邪一身濃鬱血腥味,他來到高宇身前,漠然說明緣由。

    血之絕地內,有一個奇特的地方曾經被血厲悄悄布置過,藉助於那個奇地,琅邪和血厲有時候可以靈魂交流。

    從血厲口中,他知道秦烈往暴亂之地去了,血厲叮囑他,讓他在血之絕地好好修鍊,說一旦秦烈在暴亂之地立足了,就能建立和血之絕地連接的傳送陣,到時候,他和血矛的所有人,都能隨意進出暴亂之地。

    也是如此,琅邪和馮蓉,還有這些血矛的精銳,都在安心修鍊,不急不躁。

    「你要通過幽冥戰場離開嗎?」唐思琪興緻勃勃道。

    「嗯。」高宇點頭,「我通過角魔族的祭司,知道幽冥戰場最近非常平靜,因為角魔族精銳去了幽冥大陸,所以留下來的人,沒有繼續衝擊幽冥戰場的上面幾層。上面駐守的八極聖殿武者,也都逐漸撤離了主力,只剩下外圍一些黑鐵級勢力看護,防禦力大大減弱,而我,乃人族之身,不是角魔族的模樣,想離開並不困難。」

    「墨海長老,你看?」唐思琪美眸一亮。

    「我們也是人族之身,應該也可以輕易離開,如今玄天盟、八極聖殿和邪族的爭端,算是結束了,我們應該沒事。」墨海也心神澎湃,說道:「我一直都想去暴亂之地,之前捨不得丟下器具宗,現在,我想我是時候離開了。」

    「高宇,我們和你一起走!」唐思琪嬌喝道:「我也要去暴亂之地!我們唐家的前幾代,曾經出現過一個巔峰人物,他也去了暴亂之地。他曾經傳訊唐家,說只要是唐家子嗣,可以去暴亂之地找他!」

    「丫頭,你是想去找秦烈吧?」墨海洒然一笑。

    「哪有啊!」唐思琪嬌嗔道。

    「墨海長老,唐小姐,你們真打算離開了?」琅邪皺眉,「只要等秦烈安穩下來,他建立了傳送陣后,我們同樣可以過去啊?為何不等等?」

    「琅邪大人,我們不修鍊血靈訣,這個地方……我們不容易適應,抱歉。」墨海道。

    「阿海,我和你一起。不論你在何處,我都要和你一道兒!」馮蓉道。

    「你可以留下來藉助於血之絕地繼續修鍊。」墨海皺眉。

    「不,我和你一道兒!」馮蓉堅持,「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都要和你一起!」

    「那,那好吧。」墨海無奈道。

    「走吧。」高宇喝道。

    於是,墨海、馮蓉、高宇、唐思琪四人。在琅邪的目送下,從血之絕地離開。

    有角魔族幫助,他們很順利來到巨峰頂端,最後和秦烈、宋婷玉一樣,乘著巨大旋風衝天,來到幽冥戰場人族駐紮的那一層。

    很幸運的,他們落下不多久,又碰到依然駐守此地的以淵。

    「唐師姐!墨海長老!馮教官!」以淵驚喜道。

    「以淵,送我們離開幽冥戰場。我們要返回赤瀾大陸,要去暴亂之地!」馮蓉瞪著他吩咐。

    「沒問題,都交給我!」脫離了器具宗,一直良心有愧的以淵,一口應承下來。

    半月後。

    一艘前往靈鷲島,要由此轉道海月島的大船。承載著一大群秦烈的熟人,乘風破浪而起。

    ……

    海月島。

    一對衣著普通,模樣也普通的男女,來到島上一處宅院。

    這個宅院,屬於赤瀾大陸的玄天盟,裡面常年駐守玄天盟的武者。負責幫助玄天盟出售不需要的靈材,幫玄天盟收購特殊的靈石靈藥。珍奇的靈器等物。

    「田叔。」進入宅院裡面,宋婷玉將臉上面具褪下來,笑盈盈說道。

    田蒲就是玄天盟在海月島的負責人,如意境中期修為,幫助玄天盟打點這裡的一切。

    宋婷玉為秦烈找尋的赤靈龜鮮血,還有空間靈石,都是吩咐他。讓他幫忙收購來的。

    田蒲五十歲的模樣,身材略胖。笑態可掬,「小姐,你最近是不是惹了事?」

    「沒呀。」宋婷玉在大廳內坐下,揮揮手,沖秦烈說道:「姚天,你自己隨便坐,別客氣,你是我的跟隨者,在這裡就當自己家吧。」

    「他叫姚天,我的跟隨者,和我一起過來。」宋婷玉向田蒲隨口解釋了一句。

    田蒲笑了笑,說道:「九大勢力的天器宗,一名破碎境中期的強者,叫畢尤的一個人,最近在海月島附近活動,四處搜尋天器宗一名叫『姜天興』的小輩,還有,在找坐騎為流雲七彩蝶的一對男女。」

    話到這裡,田蒲大有深意的看向宋婷玉和秦烈,提醒道:「我聽說,畢尤找這三個人,是因為在海底發現了第八具神屍。那三人,好像和神屍身上的一樣東西有關,小姐,你們最好小心一點,讓流雲七彩蝶離遠一點,不要被畢尤盯上了。」

    「哦,我乘坐的流雲七彩蝶,已經自己飛回去了。」宋婷玉淡然一笑,毫不在意地說道:「在試煉會開始之前,我會藉助於海月島上的空間傳送陣離開,不需要流雲七彩蝶了。」

    「那就好。」田蒲雖然還是笑著,心中卻暗暗鬆了一口氣。

    玄天盟是赤銅級的勢力,盟主宋禹,也不過只是破碎境中期的修為。

    畢尤,和宋禹境界一致,為白銀級勢力天器宗的外宗執事,持有天器宗煉器師淬鍊的靈器,戰鬥力非凡。

    這個人,別說是宋婷玉了,就算是玄天盟也招惹不起。

    所以,田蒲在收到消息,聽說畢尤四處搜尋乘坐流雲七彩蝶男女的時候,一直在提心弔膽,生怕宋婷玉被擒住,到時候他根本沒辦法向宋禹交代,整個玄天盟,恐怕也不敢向畢尤要人。

    「田叔,安排兩個靠近的,僻靜的,隱蔽的房間。」宋婷玉收斂了笑意,忽然吩咐道:「我過來的消息,不要告訴人,下面的人也不要多說。我和姚天以後進出,都會以剛剛的模樣,你就當我們是盟內尋常的落腳者,不要特殊對待……」

    「小姐放心,我心中有數。」田蒲暗暗心驚。

    他算是看明白了,畢尤滿世界在找的兩個人,看來正是眼前的兩位。

    「在前往暴亂之地前,我們會購買一部分靈材,會煉製一些東西。所以,在我們居住的地方,不要安排其他人入住。」宋婷玉繼續吩咐。

    田蒲連連點頭。

    「走吧姚天,我們去海月島上逛逛,找尋你認為有用的靈材,一切費用,全部算我的。」宋婷玉闊氣道。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秦烈咧嘴笑道。

    ……

    ps:請求各位兄弟姐妹,登錄下帳號,投幾張推薦票過來,這玩意不要錢的,這周,推薦票每多兩千,我就加更一章!嗯,給自己點動力,鼓舞一下自己,來吧,投推薦票過來,兩千爆發一章!!大家一起和我加油~(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