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血之始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血之始祖字體大小: A+
     

    關於血厲,關於血煞宗,秦烈簡單講述了一遍。

    然後,他話鋒一轉,提到這次的「試煉會」,說明在暴亂之地各處海域深處,接連有八具無頭神屍浮現。

    「姜天興和邱雲,投擲一具具屍體進神屍脖頸漩渦,讓神屍狂暴,令肚臍眼的墓碑顯現出來。」秦烈咧嘴嘿嘿怪笑,「我恰恰就在旁邊,那塊巨大墓碑,則是被我奪取!姜天興瘋狗一樣追殺我,也是因為那一塊墓碑,我也不知道墓碑內有著什麼,值得九大白銀級勢力那麼關注……」

    「墓碑在你手中?」宋婷玉明眸閃亮。

    「不錯。」秦烈笑道。

    「要不,我們找個地方看看?」宋婷玉提議。

    「也好。」秦烈點頭。

    「跟我來。」宋婷玉嫣然一笑,如百花綻放,她扭動纖細腰肢,款款來到彩蝶身上,沖秦烈招了招手,「這一塊海域,我很熟悉,我帶你去個隱秘的地方。」

    「好。」

    流雲七彩蝶在清冷月色下,化為一道暗光,倏然遠去。

    半個時辰后,彩蝶在一座很小的枯島上停了下來,兩人先後落到枯島上,彩蝶自己離開,去找尋食物。

    「這座枯島,離海月島和礁石區都很遠,很少有人來這邊。枯島島底下,有天然的石洞,很適合潛藏蹤跡,你跟我來吧。」宋婷玉在前方帶路。

    一會兒后,兩人從島上一處隱蔽的石道。來到了島底深處,在一個巨大的天然石洞內停了下來。

    宋婷玉從空間戒內,取出十來塊耀日石,將石洞照耀的如白晝。

    「我也對那墓碑感興趣。」血厲的聲音,在秦烈腦海響起,「讓我出來端詳端詳。」

    「你不是說靈魂虛弱么?」秦烈反問。

    「與人交戰是不行,只是出來遠遠觀望,還不會有什麼問題。」血厲哼道。

    秦烈呵呵一笑,點頭說道:「那好。」

    下一刻。血厲如一縷血色幽魂,也在石洞內浮現出來。

    「血厲前輩你好。」宋婷玉笑盈盈地躬身行禮。

    從秦烈口中,她了解了一點血厲的過去,對血厲的悲慘命運,她有了深刻的認識,覺得這老頭真是倒霉。竟然在人生最巔峰的時候被陷害,被當成血煞宗的恥辱,從新任的宗主,一下子變成了囚徒,被關了一千多年。

    看著只剩一縷殘魂的血厲,宋婷玉有了點惻隱之心。覺得他挺可憐。

    「丫頭,暴亂之地的試煉會。我勸你不要參加。」血厲不冷不熱地說道:「你境界很高,通幽境巔峰,離如意境只差一步之遙。但這還不夠。參加試煉會的人,比你強大的有不少,雖然你這丫頭聰慧睿智,可在試煉會內,你的聰明未必就能佔到便宜。你……最終會被人殺死,如果碰到心性淫褻者。你的遭遇將會更慘。」

    宋婷玉艷美的臉上,顯出一個不自然的笑容,「真有那麼危險?」

    「我曾經參加過一界試煉會。」血厲幽幽道。

    秦烈和宋婷玉眼睛霍然一亮。

    「那是一個針對破碎境以下的試煉會,我當時在如意境中期境界,精通血煞宗種種秘訣,我自信就算是如意境巔峰強者,也未必就能勝我!而且,當時,我處在即將突破到如意境巔峰的關卡……」血厲沉吟著,回憶過去,目顯思索之色。

    然後,他酌字酌句道:「我被人轟成重傷,不得不提前從試煉會逃出來,出來后,我用了三十年時間,才慢慢恢復,恢復到以前的水平。這直接讓我進階如意境後期的時間,延緩了將近五十年!」

    秦烈並沒有參加試煉會的打算,聞言,只是皺著眉頭,覺得暴亂之地的試煉會,的確有些兇險。

    宋婷玉卻忽然沉默了。

    「丫頭,我不是打擊你,我知道你能很快突破到如意境,你覺得這是一個最佳的機會。但是,和九大勢力那些天之驕子相比,你還差不少東西,你差一股子狠勁,差一顆冷酷無情的心,還差高等級的靈器,和幾個可以隨時為你去死的死士!」

    血厲神情肅然,「九大勢力,都會安排一個核心人物進去,這個核心人物,不但境界精湛,實力強大,而且一定是殺伐果敢。他不但手持強大靈器,身旁還聚集著幾名安排好的死士,他會佔據天時地利人和,那九個人,才會是試煉會的弄潮兒。你過去,只是陪葬品,絕不可能抗衡的了那九人,一點希望都沒有!」

    「多謝血厲前輩的勸告,看來,我要認真考慮此事了。」宋婷玉勉強笑著。

    「我來暴亂之地,也不是為了試煉會,我對試煉會沒興趣。我來,只是為了找尋我爺爺,弄清楚關於我爺爺的消息。」秦烈忽然道。

    「你,你不去?」宋婷玉方寸一亂。

    「不去。」秦烈搖頭。

    宋婷玉笑容愈發苦澀。

    「看看墓碑吧。」血厲轉移話題。

    秦烈點了點頭,旋即以手指摩挲空間戒,一道白光閃過,兩米高一米寬的玉石墓碑,陡然在石洞內閃現出來。

    奇異玉石內部,七道絢麗的光芒,如七彩閃電般安靜處在墓碑內,一股淡淡的氣血波動,從墓碑上蕩漾而出。

    三人都沒有再講話,都皺著眉頭,靜靜地打量著墓碑。

    三人的精神念頭,如無形的觸手,嘗試著,去觸及墓碑內部秘密。

    「嗤嗤嗤!」

    墓碑內部的七道絢麗神光,陡然間一亮,斬滅魂念的力量,忽然迸射而出。

    宋婷玉悶哼一聲,俏臉蒼白了一分。不自禁後退了兩步。

    血厲的血色幽魂,忽地潰散開來,過了一會兒才重新聚集。

    秦烈的靈魂意識,只是被墓碑拒之門外,沒辦法深入,卻沒有受到攻擊。

    所以他安然無恙。

    「我放出的魂絲被斬滅了。」宋婷玉的嘴角,多出一縷嫣紅血跡,她擦拭著血跡,驚懼的望著墓碑。不敢繼續嘗試。

    「我的意識也被絞殺。」血厲好不容易將靈魂重聚起來,也急忙離墓碑遠了一些。

    「我只是被阻止深入。」秦烈道。

    三人又一次沉默。

    「三個人,為什麼會被區別對待?」想了一下,宋婷玉疑惑看向他,「你有什麼特別之處?」

    「我之前碰觸墓碑時,被強大血氣震蕩了心肺。吐出一口鮮血在碑面上。那口鮮血,立即浸沒在墓碑內,然後墓碑上的可怕氣血波動,才收斂起來,我也才能將墓碑收入空間戒。」秦烈思索著,慢慢解釋。說明這個唯一存在的疑點。

    「你用你的手,去觸摸墓碑。慢慢地,一點點感受。」血厲眼中綻出一道亮光。

    「那我試試。」秦烈伸出左手,一點點按向墓碑。

    他的掌心,離墓碑幾寸的時候,一縷縷血厲和宋婷玉都能看清楚的稀薄血氣,竟然從墓碑內飛逸出來,很柔順的沒入秦烈掌心。

    秦烈身軀明顯一震。

    一股狂暴的氣血能量。隨著那淡薄血氣,如沸騰的滾滾血水。轟然湧入他體內。

    那血氣,沿著他的手臂筋脈,滲透向的骨骼、臟腑、鮮血當中,讓他全身刺痛。

    血厲眼中的血光,猩紅的駭人,他死死看向墓碑,看向秦烈和墓碑還要幾寸的手,語氣顫抖道:「小子,感覺到了什麼?」

    「有一股血氣沖入我體內,令我渾身劇痛,那血氣,散逸在我五臟六腑,渾身血管,每一根骨頭中!」秦烈強忍著要慘叫的衝動,咬著牙低吼。

    「堅持著!那血氣,對你非常有好處!快,快運轉血靈訣!快啊!」血厲反而尖叫起來。

    秦烈如觸電一樣,渾身一抖一抖,依言運轉血靈訣。

    一道道猩紅血光,非常清晰的從他體內閃現出來,那些血光數百道之多,在他體內橫衝直撞,在他骨骼、筋脈、血液內滾滾涌動著,讓他全身灼熱刺痛難耐。

    就連他的腦海,似乎也被血光滲透,恍恍惚惚間,他又瞧見了之前看過的一幅畫面。

    冰冷荒寂的大地上,沉落著眾多屍體,那些屍體都是無比龐大,有的如幽冥界的邪神,有的是巨靈族的族類,有的如古樹化為的生靈,有的則是神屍軀體……

    他忽然看到一個正常人類模樣的屍身。

    在一具具龐大屍身中,這具渺小的屍體,顯得非常不起眼,小到很容易被忽略。

    這具屍體,是一個成年男子,他只有脖頸處有著傷口,從那傷口內流出的鮮血,結成血色晶體,如最絢爛的紅寶石一樣瑰麗。

    這名男子,全身皮膚白的透明,體內的一根根筋脈,一根根骨頭,都如血晶一樣,紅燦燦的,非常艷麗,非常的妖異奇特。

    「我看到了許多屍體,幽冥界的邪神那樣的,龐大的遠古巨獸,數百米巨樹化為的生靈,赤銅色的神屍。」秦烈渾身劇痛,他不斷的說話,轉移著自己的注意力,「我還看到一個奇特的男子,他全身皮膚白的透明,渾身筋脈和骨頭清晰可見,都如血晶一樣妖異璀璨,他體內流出來的鮮血,像是一顆顆紅寶石,結成火艷艷的血晶……」

    「你,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血厲陡然失聲尖叫起來。

    這聲尖叫,如鬼哭,如魔嘯,震的宋婷玉耳膜都隱隱生痛。

    「皮膚白的透明,能看清全身的筋脈和骨頭,筋脈和骨頭,都是血晶一樣血光閃爍,體內流出來的鮮血,結成血晶,如紅寶石晶瑩剔透。」秦烈重複了一遍。

    「老天!竟然是血祖!血煞宗的始祖!」血厲發狂般尖叫起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