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釋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釋然字體大小: A+
     

    流雲七彩蝶比「劍葉舟」快了太多太多,姜天興即便在發狂狀態,傾盡所有血腥靈力來催發「劍葉舟」,也只能望著秦烈和流雲七彩蝶越來越遠。

    彩蝶化為一道流光,徹底從姜天興眼帘消失。

    「嗚吽!」

    血光湛湛,一頭茂密血色長發,一直垂到腰間的姜天興,妖魔般在海面上怒嘯。

    嘯聲令這片海域不斷發生爆炸,聲威滔天,令眾多海底凶物,都驚恐的遠遁,生怕被姜天興盯上,當成了發泄目標。

    站在海面上,姜天興咆哮了許久,眼瞳中的駭人血色逐漸消褪,他的神智也慢慢恢復。

    又過了一會兒,他癱軟在「劍葉舟」上,如虛脫了一般,全身大汗淋漓。

    「那邊!那邊有動靜!」一艘蔓藤編結而成的木舟,比「劍葉舟」還要快捷,從靈鷲島的方向而來。

    木舟上,三名身穿藍星會服飾的武者,眼神冷冽,四處搜尋著什麼。

    「那邊有人!」

    他們發現了姜天興,很快靠攏過來,由一人詢問道:「你是誰?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是天器宗的人,是邱雲的朋友。」姜天興神色虛弱,脖頸處汗如溪流,他端坐在「劍葉舟」的殘骸上,痛苦地說道:「我和邱雲在後方海底發現了第八具神屍,神屍狂暴后,我的麾下,還有你們藍星會的人,被神屍襲殺眾多。而我和邱雲。則是在疏散人群的時候,被一個來歷不明的武者偷襲。邱雲,已經被他所殺,我也被他重創,他剛剛乘坐一隻彩蝶離開。」

    「彩蝶?」那人看向天空,皺著眉頭,說道:「我們是看到一隻流雲七彩蝶離開。」

    「就是他們。」姜天興將髒水潑到秦烈身上。

    「此事我們藍星會會調查處理,有關海內神屍……你們天器宗已經派遣人過來,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到達。」那人解釋道。

    「天器宗派人過來了?」姜天興愕然。

    「嗯。最遲半個時辰,他們就會到來。」

    「哦,我受了傷,先回靈鷲島歇歇。」姜天興表態。

    幾個藍星會的武者,也沒有攔阻他,沖他點了點頭。就放任他離開了。

    半個時辰后。

    由一名破碎境武者率領的武者小隊,乘坐著一輛湛藍色的水晶戰車,在這片海面上空停了下來。

    一行人全部沉落海下,來到了神屍的旁邊,明亮的眼睛都看向神屍的肚臍眼。

    「神屍先前狂暴過!」破碎境中期的畢尤,身穿華美長袍。袍子上有著精美的熔爐圖案,這是天器宗獨有的標誌。「墓碑竟然不在!」畢尤黃褐色的臉皮子抖了抖,神情無比難看。

    「有戰鬥的痕迹!」有人查探了一番,肯定地說道。

    「你們將這具神屍,負責押運到老地方。」畢尤陰沉著臉,從海底飛升上天,他龐大神屍覆蓋向周邊海域,很快找到那三名藍星會武者。

    「我是天器宗外宗執事畢尤。敢問你們可在附近看到過什麼人?」畢尤懸浮在三名藍星會武者頭頂。

    三名藍星會武者,一看畢尤懸浮虛空。立即知道他的境界達到破碎,都畢恭畢敬地,將遇到姜天興的事情說明。

    「他說是我天器宗的人?可說叫什麼名字了?」畢尤陰沉著臉詢問。

    「沒有。」

    「他有多大?長什麼樣子?」

    「很年輕,大概二十來歲的樣子,穿著一件猩紅色的衣服。」

    一名藍星會的武者,很認真地描繪,儘可能的把姜天興的樣子說明清楚。

    畢尤皺了皺眉頭,他覺得有些麻煩,他有更快更直接更清晰的方式。

    「對不住了。」畢尤輕喝一聲。

    三名藍星會武者一呆。

    「啪啪!」

    兩名藍星會武者,被他抬手一按,全身骨骼炸碎,瞬間慘死。

    最後一人,被他虛空抬起,畢尤的五根手指頭,如五柄尖刀,一下子插入那人的天靈蓋。

    一股抽離靈魂的霸道力量,從畢尤指尖釋放出來,他將此人先前的記憶全部剝離出來,將他看到姜天興的場景,姜天興的那一番話全部重現。

    「竟然是姜鑄哲的兒子!」畢尤冷哼一聲。

    他將血淋琳的手指頭抽離出來,那名藍星會武者的身體,早已經變得冰冷,軟塌塌倒在木舟上。

    畢尤擦拭著手指頭上的血跡,陰沉著臉,陡然朝著靈鷲島的方向衝去。

    ……

    靈鷲島和海月島之間,有著眾多暗礁,那些礁石非常密集,如深藏在海底的禿山。

    因為那些礁石群的存在,靈鷲島和海月島的航馳,無法藉助於大船,只有如「劍葉舟」這一類的輕舟,還有靈鷲島上的眾多靈鷲,才能從容越過那些礁石區。

    遼闊的礁石區,一塊十幾米長的光滑礁石上,流雲七彩蝶輕盈落下。

    宋婷玉臉上沒有一點笑容,她儀態萬千地從彩蝶身上下來,在清冷的月光下,從空間戒內取出一個個果盤,優雅地吃著水果。

    這一路上,她一直沒有講話,沒有搭理秦烈。

    擺明了還在生氣。

    「我說姑奶奶,我到底什麼地方得罪你了?」秦烈苦笑不迭,硬著頭皮湊到宋婷玉身旁,他伸手就去抓果盤裡的晶瑩水果。

    「啪!」一道橘紅色彩光劈射到他手背上。

    秦烈的那隻手,陡然一麻,忽然失去了知覺。

    一道電流在筋脈內掠過,那酸麻感立即消失,秦烈重新揮舞手的時候,發現宋婷玉端著果盤。已經從他旁邊走遠。

    「我就不明白了,明明可以乘坐流雲七彩蝶,很輕鬆,很快捷的前往海月島。為什麼非要偷偷摸摸離開,先與人合乘大船,要歷時兩三個月才能到靈鷲島,再通過靈鷲前往海月島……」宋婷玉面朝寒月,背對著他,冷眼嘲諷道:「不嫌麻煩么?」

    秦烈愣了一會兒。終於明白過來,知道她因何生氣了。

    「那個,你們玄天盟因我死了不少人,玄天城也被巨獸摧殘過一番。我怕……」他欲言又止。

    「怕我饒不了你?」宋婷玉依舊沒有回頭,語氣冷然。

    「不是拍你。我是怕你們玄天盟的有些人,會通過你找到我。以別的途徑找我麻煩。」秦烈無奈解釋。

    「器具城時,我被我父親瞞著,通過你暗算了角魔族。之後在葯山,我又被宋智跟蹤,讓葯山內的空間傳送陣暴露,你是不放心我吧?」宋婷玉冷哼。

    「天地良心!」秦烈叫屈。「我知道那兩次事件和你沒關係。不然,我不會傳訊謝靜璇。讓她轉告你,幫我去找尋空間靈石,我從未懷疑過你,我只是怕你無法原諒我,畢竟,因為我的原因,你們宋家死了不少人。聶家,精銳幾乎死絕。你怕你過不了自己那一關。」

    「有什麼過不去的?」宋婷玉終於回頭,狠狠瞪了他一眼,「聶家的人就算是死光了,也是他們咎由自取!我管他們死活?至於宋智,他又不是我宋家的直系,他敢利用我們的關係暗算我,死了也活該!只要我爹,我叔叔他們沒事,我才管不了那麼多,玄天城被巨獸摧毀了,可以重建,玄天盟在赤瀾大陸耀武揚威太久了,給點教訓也不是壞事。」

    秦烈愕然,遲疑了一下,他試探道:「你真的不恨我?」

    「恨你?」宋婷玉抿嘴一笑,「我為什麼要恨你?聶家完了,我們宋家和謝家,將聶家的一切分割,我們兩家還因此收益,你還算是幫了我們一個忙,我還要謝謝你呢。」

    「那你還像怨婦一樣生氣?」秦烈苦笑。

    「你才怨婦!秦烈你個混蛋!我在葯山,在凌家鎮那邊,找你了十天!整整十天!我好心好意的,想帶著你,帶你一起來海月島,你倒好,一聲不吭就走了?」

    宋婷玉咬牙切齒,玉手做出兇狠錘打的動作,似乎恨不得將他砸成粉碎,「我還以為,以為你被八極聖殿的那些人,給囚禁起來,給利用別的手段殺了。我還擔心了好一陣子,專門找八極聖殿的人詢問,知道他們沒做過,我才猜測你已經離開,你這該死一萬遍的混蛋!」

    秦烈訝然。

    「這麼說來,的確是我不對了,別生氣了,下次我絕不敢不辭而別!」愣了一下后,秦烈嘿嘿一笑,死皮賴臉地湊上前,以自己的肩膀,緊貼著宋婷玉的香肩,伸手就往果盤內擰水果,一邊佔便宜,一邊笑道:「沒料到你這麼在意我,早知如此,我死都要留在葯山等你過來了。」

    「不要臉的傢伙,誰在意你了?」宋婷玉白了他一眼,動作優美地擰起一顆內部如燃火的葡萄,悠然問道:「剛剛又是怎麼一回事?那個身上長毛的瘋狗,為什麼死盯著你不放?」

    「那傢伙是血煞宗的人。」秦烈皺起眉頭。

    「血煞宗?我沒聽過這個勢力啊。」宋婷玉神色奇怪。

    血煞宗曾經在暴亂之地輝煌過,但很早之前就消失了,最近幾百年來,暴亂之地已經沒了血煞宗的消息,連很多生活在暴亂之地的武者都沒有聽過血煞宗,在赤瀾大陸長大的宋婷玉,自然更加不可能知曉。

    「血厲前輩,以前就是血煞宗的,這個宗派以前也是白銀級勢力,不知為何忽然隕落了。」秦烈解釋。

    「給我好好說說,說說清楚。」宋婷玉來了興趣。

    ……

    ps:呃,昨天寫完一章出去吃飯,傻叉了,竟然忘記發布了,九點才想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