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宋婷玉的怨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宋婷玉的怨氣字體大小: A+
     

    一衝出海面,秦烈眼睛如電,立即找尋附近的「劍葉舟」。

    因神屍的突然狂暴,他停留在海面的「劍葉舟」,被海浪絞成粉碎,邱雲和姜天興乘坐而來的幾艘「劍葉舟」,停留在稍遠一點的位置,可也被狂暴中的神屍波及到,也被炸成粉碎。

    海面上,只有許多「劍葉舟」的殘骸碎片,沒有一艘完整。

    一艘裂成兩截,但尾部處能量之源完好的「劍葉舟」殘骸,忽然出現在他視野中。

    秦烈毫不猶豫地朝著這艘「劍葉舟」殘骸衝去。

    身下,海底深處,姜天興蛻變為可怖血妖,身上湧現長長的血色毛髮,如血猿一般嘶嘯著而來。

    「媽的!」

    秦烈心底暗罵了一句,腳下踏著一塊堅冰,像是一支箭射向那半截「劍葉舟」。

    「踏!」

    身子落到「劍葉舟」殘骸上,他立即取出幾塊靈板,將其塞入那存放靈石,激發靈石靈力,來增強「劍葉舟」速度的能量樞紐。

    刻畫有增幅、聚靈古陣圖的靈板,在他的激發下,內部靈陣圖快速運轉。

    能量源頭的一塊塊靈石,忽然蒸騰出白茫茫靈霧,靈石啪啪炸碎,內部的力量被快速催發出來。

    這一艘「劍葉舟」殘骸,也在一瞬間,變成海上一道冷電,朝著靈鷲島的方向疾馳而去。

    「嘩!」

    一道血光從海底冒出來,姜天興仰天厲嘯著。身上一道道猩紅血芒暴射。

    他也選中一個「劍葉舟」殘片,瘋狂催動體內鮮血之力,如同一縷在海面上飛馳的血光,一路瘋狂呼嘯著,緊盯著秦烈不放。

    姜天興吸食了邱雲的一身鮮血,此時已發狂,失去了理智,腦海中只存有滅殺秦烈,將秦烈撕成粉碎的念頭。

    懷有這個執念的姜天興。潛力被激發,鮮血如沸騰的岩漿,滾滾涌動著。

    一道道恐怖的血光,不時從姜天興體內濺射出來,血光一碰到海水,海水便轟然爆炸。

    姜天興氣勢越來越強大。如發狂血色妖獸一般,凝聚著一股長長的血色氣流,直直往秦烈而來。

    秦烈和姜天興相隔數千米,卻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滔天的血氣,內部烙印著姜天興的瘋狂殺意。竟遙遙將他鎖定。

    他發現姜天興在逐漸和他接近!

    「如果我沒有看錯,這姜天興。一定是我好師弟姜鑄哲的子嗣!」血厲的聲音,又一次在秦烈腦海響起,「隔了一千多年,我那師弟對血靈訣的修鍊,依然是吸食人血,不惜令自己蛻變血妖,以讓自己淪陷為嗜殺血獸為代價。去追求最強的力量突破!姜鑄哲不但自己這麼去做了,竟然還讓自己的子嗣。也去修鍊這種極端的血靈訣!」

    「那傢伙在對我窮追不捨,他在全力激發鮮血之力后,不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成倍提升!」秦烈皺著眉頭,一邊講話著,一邊將空間戒內的靈石,一塊塊放入「劍葉舟」的力量之源頭。

    一塊塊靈石,被瘋狂催發著其中靈力,讓「劍葉舟」變得快如閃電的同時,靈石也在急劇消耗著。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就有三塊地級靈石,由晶瑩圓潤,變得灰白黯淡,表面出現一道道裂紋痕迹。

    這是靈力快要全部耗盡的徵兆。

    「有沒有辦法阻止那傢伙?」秦烈沉聲問道。

    「這個姜天興,本身是通幽境後期,而你,只能算勉強踏入通幽境,魂影才堪堪凝成。你和他的境界本身就有極大差距,因為吸食鮮血淬鍊自身,他的肉身也極為強悍,並不弱於你,加上他如今處在癲狂期,因吸食鮮血而亢奮,實力又再次攀升一籌,在這種狀態下,你非要和他死戰,絕對不明智。」

    血厲很冷靜,「這時候別和他戰鬥。等他過了這段亢奮期,他會忽然虛弱一陣子,你如果能逮住他的虛弱期和他戰鬥,才有可能將他戰勝。」

    「嗚嗚嗚!」

    身後,姜天興的厲嘯聲,滾滾而來,一股猩紅的血氣,如血色雲層漂浮在半空中,也緊追著他不放。

    秦烈暴躁不已。

    就在此時,他聽到另外一個啼鳴聲,那是一種靈禽的鳴叫。

    那聲音,他很熟悉……那是流雲七彩蝶的鳴叫!

    秦烈在海面上,忽然朝著天空暴喝:「宋婷玉!」

    「咦!」

    遠處的天空,傳來一個酥軟動聽的輕呼聲,一道彩虹流光,從聲音傳來的方向飛逝而來。

    絢麗的流雲七彩蝶,在廣闊的海面上空,緩緩顯現出來。

    彩蝶身上,一個身穿彩色盛裝,一顰一笑驚艷眾生的女子,美艷動人的臉上,浮露出一個奇異的表情,「你是?」宋婷玉俯身看著下方海面,看著瘋狂激發「劍葉舟」殘骸的陌生男子,覺得好像有些熟悉。

    秦烈瞪了她一眼,沉喝道:「不認得我,可認得我臉上的狐皮面具?」

    早在離開崩碎葯山時,他就通過狐皮面具,另外換了一張臉,所以在宋婷玉的眼中,他根本就是一個陌生人。

    「你這混蛋!」宋婷玉立即反應過來,她端坐在流雲七彩蝶上,嬌媚的臉上,顯出一絲喜色。

    但她立即將這一絲喜色收斂,眼中滿是冷意,冷冷道:「我不認識你。」

    流雲七彩蝶,就在秦烈的頭頂,如一片彩色雲團,緊緊跟隨著他。

    宋婷玉坐在彩蝶身上,神態從容的取出一面銅鏡,迎著獵獵海風,在盤弄著耳邊碎發,一副和秦烈井水不犯河水,不想搭理他的傲然架勢。

    秦烈啞然苦笑,眼見身後姜天興越追越近。不由地拱手作揖,訕訕乾笑道:「我的好姑奶奶,後面那條瘋狗追得緊,你快讓我上去吧。」

    「你誰呀?」宋婷玉懶得看他,自顧自地在彩蝶身上撥弄著凌亂髮絲,那張如盛開鮮花一般嬌艷的美臉上,都是冷然之意。

    「該死的混蛋!一聲不吭就離開了,害得我在葯山在凌家鎮找了你十來天,走之前。連個消息都沒,還以為你出了事,誰知道你這混蛋,竟然已經快到靈鷲山上!明明和我一路,明明也要去天枯大陸,竟然不和我一道!」

    宋婷玉心底暗罵著。臉上神情則是愈發從容,她一邊撥弄著頭髮,一邊欣賞著落日餘暉,嘖嘖讚歎:「好美的落日,遼闊的大海,無邊的霞光。這美景……有的人可能再也見不著了。」

    「我說姑奶奶,我什麼時候得罪你了?」秦烈苦笑。

    「你沒有得罪我。」宋婷玉始終不看他。笑吟吟望著漸漸沉落的霞光,神態慵懶的,在彩蝶上伸了個懶腰,她那飽滿的酥胸,隨著這個優美誘惑的動作,顯出驚心動魄的曲線,「我壓根就不認識你。哦。我還急著趕路,就不陪你多聊了。後會無期!」

    話罷,她「咯咯」嬌笑著,修長的美腿,輕輕搖蕩著,拍打了一下彩蝶。

    流雲七彩蝶速度陡然加快,如飛天的虹芒,瞬間從秦烈頭頂天空飛遠。

    秦烈看著天,看著漸行漸遠的彩蝶,氣的咬牙切齒,恨不得跳起來罵娘。

    「媽的!我什麼時候得罪這婆娘了?」

    到現在,他依然不明白,不明白他什麼地方做錯了,不明白這宋婷玉那來那麼大的怒氣。

    「嗚嗚嗚!」

    姜天興的凄厲怪嘯聲,如尖針,鋪天蓋地朝著他衝擊而來。

    一道血氣凝結而成的煞氣,也終於從他頭頂天空陡然衝擊下來,那煞氣中,充斥著狂暴、嗜殺、瘋狂、怨毒的念頭,形成泯滅人性的負面精神狂潮。

    「給我滾!」秦烈抬頭看天,張口暴喝。

    「轟隆隆!」

    雲霞深處,忽然傳來沉悶雷霆之音,紅燦燦的天際,幾道閃電伴隨著炸雷轟然落下。

    往秦烈的軀體轟落。

    那些由血氣聚集的煞氣,尚未落到秦烈頭頂,就被從天墜落的雷霆衝擊的支離破碎。

    「轟轟轟!」

    秦烈周邊的海水,也被雷電炸的沸騰起來,一個個浪濤泛了出來。

    然而,他在運轉天雷殛,引動雲霄雷霆轟滅煞氣血雲時,他身下的「劍葉舟」速度也忽然變緩。

    姜天興終於追擊而來。

    蛻變成血妖的他,渾身泛出可怕的血光,如一頭嗜血凶獸從天而降,朝著秦烈撕咬而來。

    姜天興的兩隻手,虛空交叉划動,一道道猩紅血光,如尖刀利刃,交織成密集的血刃大,從他頭頂罩落下來。

    他這是要將秦烈碎屍萬段!

    「九天雷動!」

    秦烈朝天怒吼,渾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陣爆響,道道手指粗細的閃電,密密麻麻纏繞全身。

    他體內五臟六腑,全身的骨骸,筋脈,血肉,全部傳來雷霆的怒嘯聲。

    雲霄深處,數十條手臂粗細的雷電,轟隆隆而來。

    九天落雷,他身體又平地生雷,不同的雷霆電流,一個從天而降,一個從他身上飛天,將頭頂血刃大夾在中央狂轟濫炸。

    「轟隆隆!轟隆隆!」

    無數血光、雷光、電光爆炸飛濺,在這片海域半空,如璀璨的煙花爆炸,無比的瑰麗妖艷。

    姜天興的厲嘯聲,在漫天血光中持續尖利,越來越瘋狂。

    「咻咻咻!」

    一縷縷鮮血,從他體表飛逸出來,那些鮮血炸碎為蓬蓬血雨,從天上噴洒下來。

    這些血雨,腥臭無比,如蘊含著劇毒。

    「這是血毒!千萬別被碰到,不然你的鮮血也被發生變化,會變得和姜天興一樣,會被自己的鮮血奴役!」血厲急忙提醒。

    然而,那些蓬蓬血雨卻無比的密集,覆蓋的範圍也是極大,剛剛和姜天興硬抗了一記,力量短時間無法聚集到巔峰的秦烈,根本無從避讓。

    「下次再敢一聲不吭地玩消失,我才不管你死活,哼!」

    一道絢麗流光倏地掠來,在宋婷玉的嬌哼聲中,秦烈被一隻玉手拽著,瞬間從「劍葉舟」上消失。

    漫天蘊含血毒的血雨,在他消失之後,這才嘩啦啦落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