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奪取墓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奪取墓碑!字體大小: A+
     

    漆黑深幽的鎮魂珠,從他眉心擠出來,如他的第三隻眼睛,冷森森看向神屍肚臍眼的玉石墓碑。

    突地,滂湃洶湧的氣血波動,從那墓碑的碑面上轟然襲來。

    竟直達他心靈識海!

    秦烈轟然一震,如忽然置身在滔滔屍海中,隱隱看到千萬具稀奇古怪的屍身,橫七豎八地躺在荒寂的冰冷大地。

    那些屍身,有的模樣如幽冥界的五具邪神,有的如巨靈族的軀體,有的如這些神屍,還有的,像是參天古樹衍變而成,軀體如虯結的樹根一樣古怪……

    許許多多奇形怪狀的屍體,都是極為龐大,有的被斬掉頭顱,有的四肢分離,有的鮮血被抽盡渾身乾癟,有的腐爛後身子融入大地。

    他的靈魂,如漂浮在這片天地中,生出一種天地已毀滅,生靈已滅絕的大恐懼。

    冰冷、荒寂、絕望的天地中,他的靈魂孤零零站著,感覺不到一絲希望,如漸漸朝著死亡深淵沉落……

    一團柔和凈世之光,不知從何而來,忽地將他靈魂裹住,帶著他瞬間脫離此幻鏡。

    他倏地醒來。

    「邱雲!你找死!」

    「我只是幫你取墓碑而已!」

    姜天興和邱雲的爭執聲,伴隨著靈器的「鏗鏘」碰撞,突地間顯得無比刺耳。

    秦烈眼中迷惘一點點褪盡。

    眉心之中,漆黑深幽的鎮魂珠。綻出瑰麗的光芒,如悄悄鎖定了墓碑。

    「墓碑有古怪……」

    反應過來后,秦烈不再緊盯著墓碑不放,而是轉移注意力,瞄向了姜天興和邱雲兩人。

    此刻,這具巨人般的無頭神屍,比往常任何時刻都要安靜,真正變得人畜無害。

    他肚臍眼的皮肉皺褶中,那塊正常大小的玉質石碑。內部七道鮮艷神光,如七道精美閃電,靜靜處在石碑內部。

    神屍身上,一直存在的龐大氣血波動,消失的乾乾淨淨。

    邱雲和姜天興,這時候。就在神屍肚皮上激戰,再也不用擔心突發的澎湃氣血波動,會將他們軀體震碎。

    姜天興為天器宗的門人,通幽境後期修為,在境界上要強過邱雲一籌,他一手持刀。一手持晶盾,長刀揮舞時。晶亮刀芒湛湛。

    邱雲雖然在境界上弱於姜天興,但他擅長種種水之靈訣,在海底深處交戰,他善於利用大海的力量,竟然沒有吃太多虧。

    正在兩人斗的難解難分的時候,秦烈已而來。

    「不好!」

    兩人戰鬥時,從水流的涌動聲中。他們覺察到了秦烈的存在。

    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瞬間就達成了默契。立即停止了戰鬥,準備轉身先滅秦烈。

    六根粗如人身,十幾米高的石柱,在海底飄蕩著,突然間呈圓形罩向邱雲和姜天興。

    六根靈紋柱上,雕刻著精美的圖案,隨著秦烈靈力的灌注,靈紋柱表面晶瑩光芒蒙蒙,上方的靈陣圖也陡然綻放出來。

    浩瀚星河在海面上浮現,鮮艷的花朵盡情綻放,奇古的靈禽,在邱雲、姜天興頭頂翱翔,一條條匹練長河,交織在密集的,遮天蓋地。

    封印天地,禁錮八方的束縛力,從六根靈紋柱上釋放出來。

    「轟!」

    六根靈紋柱,一起釋放出燦燦光幕,光幕連接起來,將中央區域給層層疊疊封鎖著。

    邱雲和姜天興兩人,如被六根靈紋柱關在密集無縫的囚籠中,頭頂,片片流光不斷往下落,腳下,絲絲冰涼的寒氣,不斷往上方懸浮。

    「諸天封禁陣」內,邱雲和姜天興忽然覺得身心疲憊,就連靈魂意識,也一下子萎靡起來。

    他們魂湖中的真魂,如困了太久太久,竟然想要就此沉睡起來。

    他們的眼皮子都變得沉重萬鈞。

    層層流光罩落,絲絲寒霧上涌,在詭異的「諸天封禁陣」下,邱雲、姜天興漸漸闔上眼,靈魂和身體皆是無力。

    十二靈紋柱,為一千多年前天器宗的十八大地級靈器之一,當年它能將血厲都給捆縛,可見這件靈器的不同尋常。

    秦烈雖然不能御動十二根靈紋柱,但邱雲和姜天興,也不是血厲,所以當六根靈紋柱一起罩落,同時釋放出壓力后,這兩人還是被鎮壓封禁住。

    邱雲和姜天興,都是通幽境的武者,他單單面對一個邱雲,壓力已經很大,再加上一個姜天興,就更加不可能戰勝。

    他不得不動用十二根靈紋柱。

    「喀喀!」

    左手海水凝聚,一柄鋒利的冰刃,由寒冰訣形成。

    提著岩冰寒刀,秦烈從容走向靈紋柱,準備先將邱雲、姜天興解決,然後再對墓碑下手。

    「嘭嘭!嘭嘭!」

    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倏地從姜天興的臟腑傳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以姜天興為中心,忽然間蔓延開來。

    姜天興陡然睜開眼睛。

    他雙眸變成赤紅色,眼角,滴出猩紅的鮮血!

    這一刻,姜天興忽然變了一個人,變得邪惡、猙獰、瘋狂,讓秦烈生出一種非人的感覺。

    「血靈訣!血煞宗的人!」秦烈沉喝。

    「嗚嗚嗚!嗚嗚嗚!」

    姜天興發出惡鬼低泣的聲音,他的嘴角,也逸出一縷鮮血,他舔了舔嘴角,如渴了許久的人,急躁的向找點水喝。

    他一眼看到了邱雲。

    姜天興血瞳中,綻放出興奮至極的血芒,不待秦烈反應過來,他一把將邱雲抓過來,一口咬到邱雲脖頸動脈上。

    「咕嚕!咕嚕!」

    姜天興在瘋狂吞咽著邱雲的鮮血,邱雲皮膚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

    短短十來秒時間,邱雲的皮膚,變成可怕的蒼白色。

    邱雲的身軀,一顫一顫的,手腳痙攣著,似乎在承受著無法想像的痛苦,他閉著眼,身上的血肉精氣快速流逝,飽滿的身體。也在快速變得消瘦。

    往乾屍的形態蛻變!

    姜天興的身上,一股新生的力量,在迅速增強著,極其危險的氣息,也從他身上傳盪出來。

    「呼呼呼!」

    六根靈紋柱不斷晃蕩著,似乎發現了不妙。似乎想將姜天興重新鎮壓住。

    「好濃烈的血腥氣!」血厲的靈魂之音,在秦烈腦海響起,一點血光,從秦烈眉心綻放。

    透過那一點血光,血厲看到了六根靈紋柱中央的姜天興,「姜鑄哲!」血厲的怒嘯聲。在秦烈腦海轟隆隆響起。

    「他叫姜天興!」秦烈解釋。

    「姜天興!」血厲立即反應過來,「他肯定和姜鑄哲有關!他如今正吸食人血。以此來迅速補充自己的力量,他進食結束之後的一段時間,力量將會暴漲,這六根靈紋柱形成的『諸天封禁陣』,未必就能困住他!」

    「那現在就殺了他。」秦烈沉喝。

    「別!別靠近他!現在的你,絕不是他的對手!」血厲急忙阻止,尖叫道:「六根靈紋柱凝成的『諸天封禁陣』。沒有強大的殺傷力,只起到鎮壓束縛的作用。現在。正是他最強的時刻,你現在不要和他硬抗,立即走!」

    六根靈紋柱內,姜天興大口大口吞咽著邱雲的鮮血,一雙滴血的眼瞳,帶著詭異的意味,直勾勾盯著秦烈。

    這一刻的姜天興,給秦烈一種非人的感覺,好像盯著他的姜天興,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只知道吞食鮮血的凶獸惡鬼。

    他選擇相信血厲的判斷。

    沒有去看六根靈紋柱內部的姜天興,他立即沖向神屍的肚臍眼,來到存放墓碑的位置,伸手就要去抓這個高兩米,寬一米的玉石墓碑。

    他的手,離墓碑半米的時候,一股洶湧澎湃的氣血之力,從墓碑內部轟然傳來。

    「噗哧!」

    秦烈竟喉嚨一甜,一口鮮血直接吐了出來,血液順著他的脖頸,流到他胸襟處。

    「唔唔唔!」

    六根靈紋柱內,姜天興發出鬼哭般的泣聲,雙瞳血紅,身上生出茂密的血紅鬣毛,頭髮也像是被鮮血染紅,指甲也暴漲半米,如鋒利的鬼爪。

    他蛻變成非人的血妖!

    一股龐大的血腥氣味,混雜著猩紅色血光,由他體內瘋狂爆發出來。

    「轟!轟轟!轟隆隆!」

    六根靈紋柱齊齊震蕩起來,劇烈的搖晃,形成的封禁之力,層層的流光,都在爆碎著。

    「他要衝出來了!」血厲焦急喝道。

    「我知道!」秦烈咬著牙,看著近在咫尺的墓碑,感受著胸腔的創傷,又一次伸出手。

    他再次去觸碰墓碑,嘗試將墓碑收入空間戒,將他立即從神屍肚臍眼剝離出來。

    手指離墓碑半米時,又是一股龐大的氣血之力,不急不躁地從裡面爆發。

    「噗!」

    秦烈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這一次,他的鮮血沒有能夠被壓住,沒有從脖頸流入胸襟,而是直接噴洒在了墓碑的碑面上。

    鮮血如水落到海綿上,極為詭異的,迅速滲透到墓碑裡面。

    墓碑內,七道絢爛的神光,如被他一口鮮血染紅,如被鮮血激發,竟從墓碑內飛逸出來,像是七條七彩的光繩,緊緊纏繞著墓碑,將墓碑從神屍的肚臍眼內抽離出來。

    墓碑從神屍體內懸浮而出!

    「咻!」

    所有的神光,又在瞬間沒入墓碑內,墓碑上湧現的龐大氣血波動,徹底消失無影。

    秦烈伸手以空間戒碰觸墓碑。

    墓碑陡然消失。

    「走!」血厲急喝。

    秦烈衝天而起,在快要衝離海面的時候,抬手往下一抓。

    六根靈紋柱化為六道流光,從海水內呼嘯而出,盡數沒入他手上的空間戒。

    海底,姜天興在凄厲怪嘯著,凝為一道血光,瘋狂追擊而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