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半個魂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半個魂滅字體大小: A+
     

    連續幾天下來,海上的浮屍越來越多,讓船上所有武者都開始恐慌起來。

    這艘大船,從赤瀾大陸起航,途徑流雲大陸和天運大陸,目的地為靈鷲島。

    一路行來,船上的武者上上下下,人數不但沒有減少,然而越來越多。

    如今,整個船上共有三百左右武者,境界大多數都是開元境、萬象境和通幽境,這些人前往靈鷲島,都是為了轉道前往海月島。

    海月島是個很特殊的地方。

    在這個島上,有一個小型空間傳送陣,能經過一次次中轉,到達暴亂之地的天枯大陸。

    天枯大陸上的一些勢力,在海月島上安排了負責人駐紮,一邊收購別的區域的稀罕靈材,一邊出售來自於天枯大陸的高等級靈器。

    因為這個原因,赤瀾大陸、流雲大陸、天運大陸的各方勢力,都會安排人前往海月島,將他們出產的稀罕靈材在海月島出售掉,亦或者在海月島購買特定的材料,購買高等級的靈器。

    八極聖殿的黃金巨輦,玄天盟的「流金火雲帳」,還有合歡宗的水晶戰車,都是耗費巨資在海月島定製,然後由天枯大陸那邊安排過來的。

    海月島,為周邊許多大陸的交易中心,宋婷玉幫助秦烈弄來的赤靈龜鮮血,還有空間靈石,也都是她通過一些途徑,從海月島購買而來。

    船上三百多名武者,其實都是要通過靈鷲島。從而到達海月島。

    靈鷲島周邊的海域,一直都不太平,有一些窮凶極惡之輩,專門劫殺來往的船隻。

    附近一些大勢力,雖然從沒有放棄對他們的圍剿追殺,可那些人頗為狡詐,一旦風聲緊了,就會安分一段時間,等風聲過去了。又會出來作惡。

    沿途行來,看到浮屍漸多,船上很多人都意識到不妙,都明白那些「海匪」可能又猖獗起來了。

    傍晚時分,秦烈推開窗戶,看著被晚霞照耀成紅彤彤顏色的海水。他怔怔出神。

    「呼呼!」

    突地,血厲從鎮魂珠內猛然飛逸出來,他凝為一團火焰般的火光,就在秦烈眼前不住顫慄著。

    血厲的靈魂,變得非常模糊,如要隨風潰散一般。

    他瘋狂的扭動著。發出無聲的凄厲慘叫,似乎正被人折磨。

    秦烈駭然失色。他瞪大眼睛看著血厲,他清晰的感覺到,血厲這一團靈魂逐漸在虛弱。

    他的靈魂,如一團就要熄滅的火焰,給人一種很快就會神魂俱滅的感覺。

    「救我!救我!」血厲已經無法口吐人言,只能以微弱的靈魂意識,向秦烈不斷祈求。

    秦烈臉色劇變。卻不知道應該如何下手,急道:「我該如何救你?」

    「用雷電之力封印我。將我重新鎮壓在珠子內!」血厲無聲尖叫。

    秦烈立即動手。

    心念一動,一道道青幽雷電光芒,如條條枷鎖包裹,將血厲靈魂層層罩住。

    他眼睛緊緊盯著血厲,以靈魂意識運轉鎮魂珠,以心神拉扯。

    一抹亮光忽地從鎮魂珠內釋放出來,將被雷電裹住的血厲殘魂,瞬間扯入珠子內。

    血厲的靈魂,重新落入鎮魂珠內后,一股溫和的光波從珠子內層空間照耀過來,照耀在血厲的殘魂上。

    血厲瘋狂的情緒,猛地穩定下來,他立即停止了掙扎。

    「姜鑄哲!只要我一日不死,終有一天,你施加在我身上的傷痛,我要你十倍、百倍、千倍償還!」許久后,血厲一字一頓,聲嘶力竭地厲聲怒喝。

    「發生了什麼事情?」秦烈以靈魂意識詢問。

    鎮魂珠內,血厲處在雷霆電光的包裹下,又被一股溫和光波罩住,猙獰可怖的那張臉,漸漸平靜下來。

    「這段時間,你解開了對我的靈魂封印,讓我能自由從珠子內進出。我以為這是好事,沒料到這趟變成了壞事,我這半個靈魂,因為和本體魂魄有著微妙的聯繫,所以在我另外半個靈魂,被煉化焚滅的時候,這半個靈魂同樣感同身受,遭受著最痛苦的折磨!」血厲回應道。

    「具體點?」秦烈神情肅然。

    「我跟隨那些煉器師去了天裂大陸,想幫你問明白你爺爺秦山的蹤跡,我一直來到天器宗附近,我準備擒拿住一個人,仔細去逼問。」血厲精神萎靡不振,以微弱的靈魂念頭進行解釋,「就在剛剛,我發現我上當了,那幾個煉器師竟然一直知道我的身份,他們故意將我引入絕地。在那裡,我見到了我的師弟姜鑄哲,我被他和那些煉器師聯手擊殺,我……已經死了。」

    這番話訊息傳遞出來,血厲的靈魂平靜下來,可他的眼睛,卻閃爍著仇恨至極的血光。

    他不甘心!

    他好不容易從靈紋柱內遁離出來,長途跋涉重返暴亂之地,欲要找當年仇人報復。

    沒料到,當他再次見到仇人之時,竟又一次被滅殺。

    這次,就連他的另外半個靈魂,都被生生煉化!

    「能具體說說嗎?」秦烈愕然。

    血厲沉默著,一邊在回憶過去,一邊在慢慢恢復。

    他狀態奇差,那團靈魂殘影不斷動蕩著,他似乎在極力剋制著什麼。

    「姜鑄哲!你絕對想不到,我還有半個靈魂,我還有機會!」血厲突然怒嘯。

    「你冷靜一下!」秦烈沉喝。

    血厲突遭大難,只剩下這半個靈魂縮在鎮魂珠,可就是這半個靈魂,也在劇烈搖蕩著,如即將崩潰一般。

    「和我說說你的經歷吧。」秦烈循循善誘,「事到如今,你的本體另外半個靈魂全部被滅殺,短時間內你很難報仇。你在我這兒,這些年來也幫我不少,興許,我以後能幫到你,但我必須要知道在你身上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

    血厲瘋狂叫囂了一陣子,漸漸冷靜下來,過了一會兒,他似乎終於認命,慢慢說出他的情況。

    「在一千三百年前,我和姜鑄哲都是天滅大陸血煞宗的人,我和姜鑄哲的師傅,就是血煞宗當時的宗主沐雲武。我師傅沐雲武還有一個獨女,她叫沫靈夜,也是我們的小師妹,我和姜鑄哲都非常喜愛她,小師妹對我們倆,也都有情……」

    「師傅看出我和姜鑄哲都喜愛小師妹,而小師妹自己又拿捏不定,為了避免將來出現麻煩,就讓我和姜鑄哲比斗一場,來決定誰娶小師妹。結果,是我勝了,我和小師妹成了親,那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日子,我也從師傅手中,接過血煞宗的宗主之位,一時風頭無兩。」

    「可姜鑄哲並沒有放棄,因為我不但迎娶了小師妹,還成為了血煞宗的新宗主,他便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姜鑄哲為了勝我,他走向了邪路,和那游宏志一樣,他以吸食鮮血為生,將自己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他悄悄吸食血煞宗門人精血,以殘害同門為手段,短時間實力暴漲。」

    「血煞宗的門人,接連被吸食鮮血而死,導致宗門人心惶惶,師傅也在親自徹查此事。而我,身為新宗主,自然也是在全力調查,結果,就在調查此事的途中,我被姜鑄哲和他在天器宗的朋友暗算,被他封禁在十二根靈紋柱內。」

    「他先吸食了幾個門人鮮血,將那些混雜精血強行注入我體內,潑灑我全身,造成是我做的假象,令我瞬間成為宗門的罪人,也成為師傅眼中的敗類。」

    「我被他封禁在靈紋柱整整一千多年!」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一直在調查,卻始終無果。我也在悄悄找姜鑄哲的下落,也是一直沒有消息,我並知道,他原來早已注意到我。」

    「這次,我被引入他早先布置的絕地,被他活生生煉化了半個靈魂!」

    「如今,另外那半個我,算是徹底死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