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遠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遠行字體大小: A+
     

    一個月後,在碧波蕩漾的海面上,一艘從赤瀾大陸發起,往東方而去的大船不急不緩地航馳著。

    這艘船一共有三層,底層盛放著礦石和靈材,第二層和第三層有著一個個小房間,每一個房間都住著境界不同的武者,那些武者分屬於各方勢力。

    赤瀾大陸和東方的流雲大陸,天運大陸,一直都有貿易往來,通過靈材的交易,三方都能從中獲利。

    因此,在三個大陸之間,時常有類似的船隻來往。

    這些船隻,載物,也載人,只需要繳納相應的靈石,誰都可以乘坐。

    第二層背面的一間房內,只有一張床,一個小小的洗漱間,而秦烈,就在床上端坐著,一個月來都是深居簡出,日日苦修。

    如今,他處在萬象境後期,魂湖澄凈,心神寧靜,每一日的凝神修鍊,他都在一遍遍洗滌魂湖。

    他欲要趁機穩定心神,想儘早突破自身,踏入通幽境門檻。

    萬象境到通幽境的突破,是一個極為艱難的過程,很多武者苦修一生,都被堵在這個關卡,遲遲不能突破,直到有一天壽命耗盡,最終遺憾而亡。

    他繳納了五十塊玄級六品靈石,坐上這艘往東方天運大陸開赴的船隻,一月來都在用心苦修,希望能找到突破的捷徑。

    一縷輕微的靈魂波動,從他腦海鎮魂珠內蕩漾出來,血厲傳出要透透氣的訊息。

    秦烈微微點頭。

    一道猩紅血線。從他眉心中射了出來,血線扭曲抖動著,漸漸衍變成血厲的靈魂殘影。

    血厲主動收斂起氣息,不讓周邊人察覺到他的存在,然後才說道:「小子,你還有多少靈石可用?」

    「我來看看。」秦烈一縷精神念頭進入空間戒。

    空間戒內,那個他爺爺留下的木雕,無比的顯眼,然後是幻彩石、霜星石、天機晶、空靈玉、赤靈龜的血這些血厲曾要求的靈材。

    除此之外。還有一部分煉製寂滅玄雷的材料,寒冰之眼,最後還有一小堆靈石。

    那些靈石,是他當年在器具宗得來的,數量不是很多,他掃了一眼。粗略估計,也就一百多塊的樣子,大多數都是玄級六七品的品階,還有十來塊地級二三品的靈石。

    摩挲了一下空間戒,一片燦然光芒閃過,處在空間戒的那一堆靈石。一下子全部在床上呈現出來。

    「只有這麼多了。」秦烈坦然道。

    「暴亂之地那邊,開採出來的靈石。會重新進行製作加工,不像你們赤瀾大陸劃分的那麼繁瑣。」血厲皺著眉頭解釋起來。

    「說明白一點。」秦烈微微皺眉。

    「你們赤瀾大陸,還有附近的流雲大陸,什麼天運大陸,開採出靈石后,不進行任何的細節處理,直接就拿來使用。因為這樣。你們根據靈石內本身蘊藏的靈力多少,將每一等階的靈石。和靈器、靈丹一樣,也分為七品,其實這樣很麻煩,交易起來也比較繁瑣。」血厲道。

    秦烈點頭,「是這樣。」

    他也覺得,一塊凡級、玄級的靈石,也要分為七品,的確太繁雜了一點,根本沒必要。

    「說白了,這是因為赤瀾大陸、流雲大陸比較落後,對靈石沒有好的處理方法。」血厲直言不諱,一言點名關鍵。

    「暴亂之地卻不同,他們將靈石開採出來后,能直接將靈石內的靈力提煉出來,將同一等級不同品的靈石,融為一塊靈石當中。對於靈石,他們有著比較簡單的劃分方式,只分為凡級、玄級、地級、天級、神級五個大等級,每一個相近等級的靈石,之間的靈力,相差恰恰千倍。」

    血厲看向他,仔細向他解釋,「因為他們對靈石,進行過後期處理,所以對每一個等級靈石內的靈力,都有著明確的靈力規定。」

    秦烈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

    暴亂之地那邊將靈石,當成凡間的錢幣來處理,將開採的靈石,細緻加工,令每一塊同一等階靈石的靈力,都保持一致,方便他們進行交易。

    這就好比在凡人的世界,國家將開採的金銀銅,製成統一的元寶、金條、銀錠。

    暴亂之地的靈石,開採出來后,全部進行處理,只分成五個大等階,一塊玄級靈石內的靈力,相當於千塊凡級靈石,這是一比一千的等價交換。

    「你手中持有的這些靈石,依照暴亂之地的劃分,大概只相當於四十塊玄級靈石,五塊地級靈石。這點靈石,想要迅速達到暴亂之地,還是有點困難的。」血厲皺了皺眉頭。

    給他這麼一說,秦烈也愣住了,「這麼貴?」

    「你要先坐船,一直坐到東邊的靈鷲島,然後乘坐靈鷲,再前往海月島,最後通過海月島的傳送陣,經過五次中轉傳送,才能達到天枯大陸。從靈鷲島乘坐靈鷲去海月島,你就需要拿出五塊地級靈石,再從海月島經過數次中轉,這又需要十八塊地級靈石,你手中的這些靈石可遠遠不夠。」血厲搖頭道。

    「你當時也是這麼去天枯大陸的?」秦烈愕然。

    「嗯。」

    「你當時手中有靈石?」

    「一塊沒有。」

    「你怎麼做的?」

    「沒有,我就去搶啊。」血厲理所當然道。

    秦烈咧嘴笑了笑,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我上次讓你準備的那些材料,都還在嗎?」血厲一看秦烈的笑容,就放下心來,旋即認真問道。

    「你看呢。」秦烈又將幻彩石、霜星石、天機晶、空靈玉、赤靈龜的血一一擺放出來,然後皺眉說道:「血矛的那些傢伙。都還在幽冥界最下一層的血之絕地,我這樣一聲不吭的離開,還真有些對不住他們。」

    「你不走,又能怎樣?」血厲撇嘴,冷笑道:「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人,在天劍山的命令下,雖然沒有找你的麻煩,但是並不代表他們一直會忍氣吞聲。血矛留在血之絕地,對他們是最好的選擇。他們可以藉助於血之絕地苦修,迅速提升境界力量,還不會被玄天盟、八極聖殿找麻煩,你根本不用擔心他們。」

    「以後呢?」秦烈嘆道。

    「有這些東西在,等我們踏入暴亂之地,如果能重返血煞宗。隨時可以建立傳送陣,直達血之絕地!」血厲嘿嘿怪笑,「當時我和你離開血之絕地前,就已經做了手腳,我讓琅邪下去的時候,又叮囑了他一番。等你在暴亂之地安定下來。只要你願意,就能建立傳送陣連接他們。讓他們全部踏入暴亂之地,你有什麼好擔心的?」

    「這些東西建立的傳送陣,即便是暴亂之地,也能連接血之絕地?」秦烈一下子來了精神。

    這豈不是意味著,以後,他還能輕易返回赤瀾大陸?

    「我早就說過,血之絕地比較特殊。他處於赤瀾大陸和幽冥界的中間地帶,空間錯亂。我建立的那種陣法,恰恰就針對那一類的特殊點。」血厲自信滿滿。

    秦烈徹底放下心來。

    「水晶戰車!兩輛水晶戰車!是合歡宗的兩大宗主從我們頭頂天空經過!」就在此時,船上各個朝海的房間,都一下敞開,還有不少武者衝上甲板,一個個興奮地看著天上兩艘晶光熠熠的戰車。

    秦烈也打開窗戶,從窗戶口探出頭來,看到阮戰天和趙長生的兩輛水晶戰車,在他們頭頂數百米的天上呼嘯而過。

    「也只有赤銅級的勢力,才有這類飛行靈器,真是羨慕,如果能進入合歡宗就好了。」

    「做夢吧,合歡宗可不會亂招人!」

    「合歡宗又怎麼樣?聽從這趟赤瀾大陸的那些遠古凶獸,將玄天城和通天山都給踏平了,合歡宗過來了不還是沒轍?」

    「哎,合歡宗也只是赤銅級勢力而已,如果是強大的白銀級勢力,就算是那些凶獸,也絕不敢這麼猖狂!」

    「那是當然!」

    船上,許多武者看著天上呼嘯而過的水晶戰車,都在熱烈討論著。

    秦烈看了一會兒天,又將窗戶關上,知道赤瀾大陸的事情,應該塵埃落定了,所以合歡宗的人才會離開。

    他暗中猜測,恐怕毒霧澤的器具宗,應該歸附了合歡宗,成為了合歡宗的附庸勢力。

    對此,他並沒有什麼感覺,反正血矛離開了,唐思琪、墨海也脫離了,就連蓮柔和童濟華似乎也依照他的建議,從器具宗走開。

    經歷了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的背信棄義,他對器具宗本來就沒有好感,後來又聽說器具宗的立宗之主,竟然只是暴亂之地天器宗的棄徒,竊取了十二根靈紋柱來焰火山創建了器具宗,他對這個宗派就更加沒有感覺了。

    十天後,這艘載著赤瀾大陸不少靈材的船隻,停泊在流雲大陸,卸下了一些靈材,又裝載了一部分靈材和人員后,又往天運大陸開赴。

    又過了半月,大船在天運大陸停了一天,繼續往靈鷲島的方向而去。

    浩淼的海面上,這艘船隻緩緩航行,一天天接近靈鷲島。

    秦烈一直縮在屬於他的屋子內,兩耳不聞窗外事,日日苦修。

    每當傍晚時分,他才會推開窗戶,在紅燦燦的霞光下看著海面休息一會兒。

    然而,最近三天,他每當傍晚推開窗戶,盯著海面遠眺的時候,都會發現一些浮屍。

    開始的時候,只是偶爾看到一兩具,然後慢慢增多,今天他盯著窗外看了一會兒后,發現有一片區域浮屍至少有三十具,還從海上看到許多漂浮的木板,那分明是船隻粉碎后的甲板。

    他漸漸意識到不對勁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