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再見李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再見李牧字體大小: A+
     

    葯山山巔。

    秦烈臉色沉重靜靜等候,一頭頭猙獰的凶獸,收到莽妄命令后,也接連返回。

    山腳下,那些凶獸安靜蹲伏著,不再發狂般嘶吼,似在等候著莽妄的下一個命令。

    身為這群巨靈族首領的莽妄,又化為一條兩米長的銀色電蛇,也安靜懸浮在秦烈身側。

    凌家族人,聚集在凌家鎮,角魔族族人,分散在葯山周邊,在一頭頭凶獸中央。

    過了一會兒,庫洛、庫魯、卡蒙、多羅這四大角魔族強者,神情怪異地乘坐著獵靈獸過來,在葯山上落下。

    「秦烈,你讓那些凶獸停止了攻擊?」庫洛皺著眉頭問道。

    他率領角魔族的族人,一路朝著合歡宗趙長生一行人衝殺,在半途的時候,忽然發現凶獸忽然停了下來。

    庫洛境界精湛,對靈魂的認識極為深刻,他能直接和凶獸進行溝通,問了一下,才發現是秦烈要求莽妄,阻止巨靈族族人對三方勢力武者的追殺。

    沒有這些巨獸幫助,單憑這一支角魔族的族部,不敢真正和三方勢力血戰,所以他們也停了下來。

    他們很是費解的返回,想問清楚怎麼一個狀況,想知道秦烈的態度。

    「是我讓他們停止追殺的。」秦烈也不隱瞞,「發生了一些事情,我也需要問問清楚,你們暫時等候一下。」

    「發生了什麼事情?」庫魯愕然。

    「一會兒再說。」秦烈皺眉。

    「那好,我們等等。」庫洛見他不願多說。也沒有勉強,沖族人發號施令。

    他很清楚,如果沒有秦烈幫助,他們這支角魔族的族部,會被三方勢力給斬殺乾淨,他們誰都不可能活著進入幽冥大陸。

    如今,他們認識到了秦烈的能量,所以對秦烈的話很是重視。

    角魔族的族人,在獵靈獸的降落下。也都重新在葯山附近聚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八極聖殿的金色巨輦,率先破開雲層而來,在葯山上空懸浮不動。

    八極聖殿的聖主李易,和金衣使者常崎,青衣使者詹天逸一行人,神情冷峻地站在巨輦上。眼神怨毒地看向秦烈。

    秦烈冷哼一聲。

    「莫河被你所殺,八極聖殿不會善罷甘休,這些凶獸群雖然厲害,卻並非無敵。」金衣使者常崎語氣平靜,「赤瀾大陸、天運大陸和流雲大陸,上面所有赤銅級的勢力。都歸於一方統治。如今上面已傳話下來,我們倒要看看。如果我們上方的勢力派遣強者到來,這些巨獸,會不會成為我們的靈材!」

    「吼!」莽妄發出一聲低吼。

    金衣使者常崎,聽到他的吼叫聲,神色微微一變。

    秦烈看了常崎一樣,譏笑的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不是有人求情。你們想活著離開赤瀾大陸,並沒有那麼容易。」

    常崎臉色一寒。怒道:「小子,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如果離開這些凶獸群,如果沒有角魔族的強者庇護,你區區一個萬象境的小武者,在我眼中連螞蟻都不如!」

    「如果我到了你的年歲,你在我眼中,恐怕也是蟑螂爬蟲一樣,我能輕易抹殺你!」秦烈咧嘴冷笑,「你也不過是比我多修鍊了百年而已!」

    常崎陰沉著臉,正欲講話的時候,發現一輛水晶戰車倏然掠來。

    就在那巨輦旁邊停下。

    合歡宗的副宗主趙長生,還有那幾名尊者,都是神色狼狽現身,他們看了一眼秦烈,又看了看庫洛等人,沉著臉一言不發。

    剛剛,他們被巨獸和角魔族追殺的倉皇而逃,若非水晶戰車快捷如閃電,他們恐怕要遭受重創。

    合歡宗是真心怕了。

    又過了一會兒,玄天盟的赤紅帳篷,一輛藍水晶戰車,忽然並排而來。

    銀髮白袍的阮戰天,雄健的體魄,就在戰車前端顯露出來,他一冒頭,趙長生等一眾合歡宗的武者,都恭恭敬敬喝道:「見過宗主!」

    阮戰天點了點頭,忽然虛空踱步來到葯山山頂,在秦烈身旁落了下來。

    此刻,玄天盟的赤紅色帳篷,兩輛水晶戰車,金色巨輦,分別處在葯山天上。

    三方勢力的至強武者,皆是沉默下來,神情凝重看向下方。

    看向阮戰天。

    秦烈身旁,莽妄忽然如閃電繩索一樣,一圈圈纏繞在他身上。

    一股滂湃無際的雷霆之力,瞬間充盈了秦烈全身,讓他一下子獲得了巨大自信。

    庫洛兄弟,卡蒙、多羅,這些角魔族的強者,唯恐阮戰天突下殺手,也紛紛謹慎地將秦烈圍了起來。

    從阮戰天的身上,他們察覺到一股非常恐怖的氣勢,那種氣息,讓庫洛都如臨大敵。

    「破碎境後期,半隻腳就要踏入涅槃境了,此人恐怕是周邊大陸最強大的武者了。」血厲化為一簇血色幽魂,就坐落在秦烈的肩膀上,在阮戰天落下后,立即出聲提醒。

    「你就是秦烈?」阮戰天離秦烈十米,他看出了莽妄、庫洛等人對秦烈的庇護之意,所以他沒有往前再踏出一步,他主動流露出坦然笑容,說道:「我來,是受天劍山李牧的囑託,他要我立即見你。」

    講話的時候,阮戰天手中忽然多出一面銀色令牌,那令牌呈三角形,正面雕刻著一座插滿利劍的巍峨山川,背面,則是刻畫著「天劍山」三個大字。

    阮戰天朝著秦烈揚了揚,翻轉了幾下,讓他能看清正反面。

    「天劍山!」血厲忽然輕呼一聲。

    「你知道天劍山?」秦烈沒有去看阮戰天,而是望向肩膀上的血厲。

    「把令牌丟過來看看。」血厲皺著眉頭沖阮戰天叫道。

    阮戰天洒然一笑。沒有一絲遲疑,直接將手中令牌拋向這邊。

    庫洛眾人如臨大敵。

    「沒事。」血厲淡淡說了一句,他張口吐出一道猩紅血光,將那白銀令牌裹住。

    一縷縷暗紅色的血線,如血液一般浸沒在白銀令牌上,只是一霎,那令牌上插滿利劍的巍峨山川,就被染成了血紅色。

    「嗤嗤嗤!」

    突地,一道道凌厲無匹的劍氣。忽然從令牌上的山川圖面傳來,彷彿一瞬間那山川上的利劍綻出了劍芒。

    血厲浸沒在令牌上的血液,噼里啪啦被劍芒斬碎,化為一片血霧消散掉。

    「不錯,是天劍山的令牌。」血厲點了點頭,那銀色令牌化為一縷劍芒。又重返阮戰天手中。

    「天劍山是天枯大陸的一個白銀級勢力,你們所在的赤瀾大陸、流雲大陸還有什麼天運大陸,還有周邊數萬里區域,都受天劍山掌控,什麼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也都是天枯大陸的附庸勢力。」血厲這才向秦烈解釋。「天枯大陸恰恰正是暴亂之地五個大陸之一,天劍山。乃天枯大陸兩個白銀級勢力當中的一個。」

    「前輩知道天劍山?」阮戰天神情謹慎起來。

    「知道,不過不太熟悉,這天劍山乃是最近千年崛起的勢力,我和天劍山沒有瓜葛。」血厲淡淡道。

    阮戰天明顯鬆了一口氣。

    「你說李叔找我?」秦烈沉聲一喝。

    阮戰天笑著點頭,他一隻手握著那令牌,眉心中飆出一道墨綠色魂光,直達令牌內部。

    令牌忽然從他手中漂浮起來。

    在眾人的注視下。這個三角形的令牌正面,那插滿利劍的巍峨山川圖案中。一道道凌厲的劍芒射了出來。

    鋒利無匹的劍芒,如能斬殺魂魄,能切割掉所有人的軀體。

    就連莽妄都眼神一肅,分明有些不安,庫洛等角魔族的強者,更是如臨大敵地看著劍芒一點點匯聚。

    金色、銀色、白色、湛藍色種種碎小劍芒,如星火,如磷光,慢慢凝在一起,聚成李牧的模樣出來。

    這是靈魂虛空投影!

    令牌上方,李牧如處在飄渺的雲霧深處,他手持酒壺,身旁蹲伏著岩冰雪狼王,正在一個海島上與人交談著什麼。

    他似乎感知到這邊的動靜,察覺到令牌的傳訊,忽然將注意力集中過來。

    他的眼睛,一下子凝聚到秦烈身上,立即就呵呵笑了起來,「小子,你動靜搞的很大嘛?怎麼?極寒山脈地底的那些凶獸,全部被你喚醒了?」

    「李叔!」秦烈激動地輕喝。

    「哈哈,在寒冰壁障破碎的那一霎,我就知道了那邊發生了大動靜,所以立即讓阮戰天趕來。」李牧瀟洒笑道。

    「李叔,我是被迫無奈,沒辦法,才解開巨靈族的束縛。不然,我恐怕要被玄天盟、八極聖殿給滅掉,連骨頭渣都不剩。」秦烈急忙解釋。

    「你別緊張,我當初將寒冰之眼交給你,就是要藉助於你的手,解開那些凶獸的束縛。」李牧滿不在意,笑眯眯說道:「你做的很好,竟然這麼快就將他們的束縛解開了,哈,我曾答應過別人,要解開這些被封印的巨靈族凶獸封印。我將東西交給你,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幫我達成此事,你沒有辜負我的期望,所以你不用這麼不安。」

    這番話一出,秦烈軍心大定,暗暗鬆了一口氣。

    他一直怕愧對李叔的囑託,怕他如今的做法,會讓李牧為難。

    如今李牧親口承認,他所做的這一切,正是李牧所期待的,立即讓他放下心來。

    八極聖殿、玄天盟和合歡宗的巔峰強者,看著虛空靈魂投影的李牧,聽著他的誇誇而談,則是滿臉錯愕。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