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潰散(呼喚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潰散(呼喚月票!)字體大小: A+
     

    濃黑的冥魔氣當中,秦烈看到三團炫目的光芒,釋放出浩瀚的滔天能量,如要凈化世間一切邪惡,驅散所有黑暗一般。

    然而,在濃稠的冥魔氣內,五大邪神的殘魂,卻無限瘋漲,不斷吞沒著黑暗,瘋狂增強著力量。

    庫洛的衝天厲嘯聲,不時從黑暗當中傳來,滾滾蕩蕩,如要將赤瀾大陸都給震碎。

    就在這種局勢下,在黑暗當中,他身下的獵靈獸從前方炫目光團旁邊呼嘯而過,掠過植滿凈魔蘭草的河道,一頭鑽入濃濃冥魔氣覆蓋之地。

    「呼呼呼呼呼!」

    五尊邪神,吞咽著冥魔氣,如獄如淵的龐大氣息,凝成一朵朵漆黑蘑菇雲,在厚厚的雲簇中,黑幽幽的火焰無聲蔓延。

    只見那五尊邪神狂吼著,周身纏滿漆黑焰火,腳踏魔雲,如五頭遠古世界的凶魔重臨天地,要展開對世間的新一輪屠戮清洗。

    其間,庫洛竟然消失不見,如凝為一簇純粹的黑暗。

    宋禹、聶鋆、謝耀陽周身靈光耀耀,舉手投足間,彷彿和天地靈氣呼應,竟能牽引周邊濃郁靈氣,來衝擊這邊濃郁的黑暗。

    聶鋆手提長劍,劍芒有百米長,如飛瀉的瀑布,轟入黑暗中,刺向五尊邪神。

    「走!」

    多羅的聲音,猛地傳了出來,秦烈身下的獵靈獸,以極速往邪冥通道而去。

    「阿叔強行召喚邪神,這一戰過後。身體將會遭受創傷!」卡蒙沉喝。

    「先回邪冥通道!」多羅道。

    獵靈獸呼呼狂馳。

    崩碎的焰火山。

    在山腳下,原本是器具宗廣場的區域,眾多角魔族的族人聚集著。

    凌語詩和凌家族人,也散落在那片區域,一個個表情凝重至極。

    他們散落的中央地,本是邪冥通道的出入口,如今,這個出入口已不復存在。

    數不盡的碎石,將漆黑深淵堵住。在那出入口處,能量暴亂無序,隱隱有雷電光芒激射。

    「這是寂滅玄雷……」凌萱萱表情苦澀道。

    一刻鐘前,一隻渾身金光燦燦的大雕,突然在眾人頭頂浮現出來。

    在大雕上,八極聖殿的金衣使者莫河。冷漠地朝著邪冥通道的位置投擲了一個個金屬球,金屬球全部沒入邪冥通道。

    那一刻,眾多角魔族的四角、五角戰士,都拚死來阻攔。

    然而,在那金色大雕上,還坐著另外一個身穿金衣的武者。金衣使者常崎。

    莫河負責掌控寂滅玄雷,常崎負責擊殺所有出手阻攔的角魔族戰士。兩名八極聖殿的金衣使者攜手合作,令角魔族損失五名四角戰士,慘死一名五角戰士,也沒有能阻止寂滅玄雷的爆滅。

    邪冥通道旋即被摧毀。

    莫河和常崎,並沒有久留,騎著金色大雕,兩人在周邊遊盪一圈。又在角魔族族人密集之地,又丟下兩個寂滅玄雷。然後才從容離開。

    兩個寂滅玄雷,讓角魔族族人又損失慘重,令這片冥魔氣覆蓋之地鬼哭狼嚎。

    「姐。」凌萱萱看向凌語詩。

    「這邊被八極聖殿毀去了邪冥通道,秦烈那邊,也一定被算計了。」凌語詩在一塊山石上站定,身子筆直,冷靜道:「就在這裡等,等他們回來!」

    她很清楚,以凌家如今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是任何一方對手,不論是玄天盟還是八極聖殿,都能輕易抹殺凌家。

    這時候,她和凌家族人就算是前往秦烈那邊,也幫不上忙,反而可能成為累贅。

    所以她只能等。

    崩碎的禿山邊上。

    宋思源、謝之嶂、聶闞等人,臉色平靜,都抬頭看著天。

    月光被黑暗淹沒,在漆黑的夜幕下,五尊邪神霸佔的黑暗空間中,三團光芒顯得無比耀目。

    陣陣震撼心靈,讓所有強者靈魂搖曳的恐怖波動,不時從天幕的黑暗之中傳來。

    戰鬥只持續了一會兒。

    很快,那五尊邪神忽然湧入對面的冥魔氣覆蓋之地,如五條漆黑長龍一樣,尾隨著庫洛往邪冥通道的方向遠去。

    天空中恐怖的動靜逐漸平息。

    月光又一點點閃現出來。

    宋禹、謝耀陽、聶鋆虛空踏步而來,神色有些沉重地宋思源等人身旁落下,由聶鋆道:「這個角魔族的六角戰士,比以前那個還要難纏,除非我們拼盡全力,不然絕不可能殺掉他。」

    「邪冥通道已經毀去,只要這一步實現,後面的事情就簡單了。」宋禹擺擺手,從容微笑,「這趟,我們不但拿到了玄陰九葉蓮,還摧毀了邪冥通道,目的已經達到了。」

    「嗯,真要徹底滅殺邪族,還需合歡宗和八極聖殿一起出力。」謝耀陽也笑了起來,「沒有理由只是我們玄天盟來對付角魔族主力。」

    「宋兄,以前我還有點不服你,呵呵,經過這件事,我算是服氣了。」聶闞忽然看向一人。

    看向宋家的智囊宋智。

    胖胖的宋智,小眼睛眯著,微微一笑。

    「只要逼那個六角強者受傷就行,我們三個要殺他,的確要付出代價。」宋禹笑了笑,又道:「邪冥通道堵上了,這些上來的邪族,將再也無法回去,也不能從幽冥界重新召集族人。現在,我們只需要解決魔甲蟲和腐靈獸,將這裡的冥魔氣一點點凈化掉,此事我們就穩操勝券了。」

    「不錯。」宋智插話,「一旦他們沒有冥魔氣可用,在太陽的暴晒下,他們會逐漸虛弱。到時候,我們不費一兵一卒,就能輕易滅掉所有邪族,生擒他們也沒有問題。」

    「生擒沒有必要。全部殺了才幹凈利落。」聶鋆表態。

    「不不,有用,也有用。」宋智搖頭,陰險地說道:「四角以上的邪族族人,對我們構成威脅了,可以全部殺了。四角、三角、二角的邪族,我們還可以通過幽冥戰場,向邪族換取更多的靈材。」

    此言一出,眾人眼睛都是一亮。紛紛讚歎宋智的高見。

    「哎,這趟怕是傷了玉兒的心。」宋思源輕嘆一聲。

    「我會好好勸勸她。」宋智一皺眉,淡然說道:「她和秦烈那小子在幽冥界共過患難,而且似乎頗為欣賞秦烈,此事瞞著她,也是為了萬無一失。為了家族的利益。她應該能顧全大局,會慢慢想通。」

    「婷玉是我們玄天盟的天之嬌女!就憑他秦烈,還想癩蛤蟆吃天鵝?」聶鋆神色陰冷,說道:「剛剛我們給過他機會,他自己沒有把握,而是選擇以寂滅玄雷轟炸我們。我想。從現在起,這小子也可以列為敵人了吧?」

    「生擒吧。」宋智眯著眼。有些期待地說道:「他掌握了寂滅玄雷的煉製手法,手中可能還有一件空間靈器,我們有必要生擒他,將這些秘密剝離出來。」

    宋禹嘆了一聲,在處置秦烈的問題上,這趟他沒有多說什麼。

    「可惜了……」反倒是謝耀陽來了這麼一句,一臉地遺憾。「這小子很能折騰,也是個能人。未來的前途無限。」

    「就是運氣不好。他先去了器具宗,恰恰碰到我們要滅器具宗,離開器具宗不多久,又發現凌家竟是邪族。」宋智嘿嘿笑道:「這小子實在是運氣太差。」

    「我看他就是一個災星!」聶鋆冷哼。

    ……

    「阿叔!」

    「阿叔!」

    卡蒙、多羅坐在獵靈獸身上,回頭一看,發現五條綿長的黑暗長河從身後而來。

    五條由邪神潰散能量衍變的長河,慢慢化為煙霧,一點點融入冥魔氣裡面。

    庫洛精神萎靡地浮現出來。

    他落到一頭獵靈獸身上,看著眼中浮現滔天恨意的卡蒙、多羅,還有他弟弟庫魯,神色顯得無比的凝重。

    秦烈坐在他後面的獵靈獸上,注意去看,發現庫洛脖頸后的六根怪角,出現了細密的裂紋。

    他很清楚,對角魔族的族人而言,脖頸上的角,不但是身份地位實力的象徵,還是身上的要害,比人的心臟還要重要。

    怪角出現裂紋,意味著庫洛遭受了重創,意味著他的恢復需要漫長的時間。

    「我並不知道對方設下毒計。」沉吟了一會兒,秦烈低聲道。

    「和你沒關。」庫洛眼中溢滿刻骨的仇恨,「怪我,怪我一心要救我弟弟,也怪我輕視了對方的毒辣。」

    「我……」秦烈還想說些什麼。

    庫洛揮揮手,說道:「先看看邪冥通道那邊。」

    一會兒后,馱著秦烈、庫洛等人的獵靈獸,來到邪冥通道那邊。

    看著邪冥通道周邊慘死的族人,看著被摧毀的邪冥通道,庫洛和多羅、卡蒙這三名六角戰士,表情都凝重到了極點。

    「邪冥通道毀了,魔甲蟲和腐靈獸,所有的冥獸,都無法長時間存活。」多羅深深嘆息。

    「魔甲蟲和腐靈獸一旦死亡,這裡的冥魔氣,將會逐漸消散掉,大地,也會重新恢復原樣,所有植物都會枯死。」卡蒙眼神複雜,「半個月,最多半個月時間,此地就會恢復原樣。到了那一天,我們沒有冥魔氣可用,全部暴露在炎炎烈日下,不需要敵人下殺手,我們的族人將會一個個倒下去……」

    秦烈臉色巨變。

    從他們的對話,他猜測出魔甲蟲和腐靈獸的存活,和邪冥通道的暢通無阻有關。

    如今邪冥通道毀去,他們無法返回幽冥界,他們留在幽冥界的族人,也再也沒辦法上來。

    等所有冥魔氣消散,等烈日照耀下來,角魔族族人將會逐漸虛弱下去。

    也將會迎來滅頂之災。

    「我會不惜一切代價助你們渡過這一關!」秦烈沉聲表態。

    可庫洛、多羅、卡蒙只是苦笑。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