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晉入萬象境後期!(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晉入萬象境後期!(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莽妄並不知道,這時候在秦烈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幕絢爛瑰麗的奇觀。

    從寒冰之眼飛逸出來的碎光、電芒、念頭、魂絲,在秦烈腦海當中先如颶風般肆虐,摧殘著他的心靈魂魄,讓他痛不欲生。

    然後,那些怪異的能量,又在奇妙的重合凝聚,如搭積木一般,一點點的,在他腦海之中,搭出一個震撼他心靈的奇觀——縮小千萬倍的玄冰之地!

    一座座冰川,在他腦海當中,被縮小無數倍后呈現出來。

    三十八座冰川內部,也是封印著三十八頭遠古凶獸,每一頭凶獸都是晶瑩剔透,身上布滿閃爍的冰光冰絲。

    「靈魂投影?」

    疼痛消失后,秦烈心中不由泛出這個念頭,認真打量腦海中顯得虛幻的場景。

    在他腦海中浮現的,就是他如今所在之地,一座座冰峰,一座座內部的凶獸,沒有絲毫的差池。

    「一切皆為虛幻么?」

    這般想著,他試著去撥弄束縛著莽妄的冰絲冰線,以他的靈魂意識扯動。

    神奇無比的,一條細長的冰瑩晶絲,在他腦海之中,被他從莽妄的本體上揪著扯到一旁。

    「啊!」

    外界,他分明聽到莽妄的狂喜聲,「我,我本體身上的寒冰封印,竟有一道被解開了!」

    睜開眼,秦烈猛地看向莽妄,看向身下的冰川。

    只見身下透明的冰川內,一條極為清晰的晶亮冰光。竟從冰峰內部挪移出來。

    莽妄靈魂凝成蟒蛇形態,激烈扭動著,極其興奮,如看到掙脫此地的希望契機。

    秦烈只是看了一眼,便轟然一震,一下子明白過來。

    就在他心神顫動之時,在他腦海中浮現的奇觀,倏地化為束束流光,又重新涌回寒冰之眼。

    他腦海浮現的神奇場景。當真如虛幻之影被狂風吹過,瞬間消失的乾乾淨淨。

    他愕然看向身下。

    不知因為原因,那條從冰川內部詭異冒出的晶亮冰光,竟又倏地縮了回去。

    縮入莽妄的龐大身軀上,繼續禁錮著莽妄的軀體,讓他才生出來的希望之火。一下子熄滅了。

    「怎會這樣?怎會這樣?」莽妄茫然無措。

    秦烈卻徹底明白過來。

    寒冰之眼,不但是進出此地的工具,還是掌控這裡的總樞紐!

    他要幫助巨靈族脫困,壓根不需要徹底領悟寒冰之意,不需要以寒冰意境,慢慢破解莽妄等巨靈族族類身上的冰之禁制。

    他只需要利用寒冰之眼。像剛剛那樣,將那如縮略圖的場景在他腦海重現。只要撥動腦海縮略圖上的冰之禁制,就能完全解除巨靈族的麻煩。

    只要這樣做,巨靈族就能立即重見天日,返回莽妄所謂的故土!

    「原來如此,原來李叔交給我的寒冰之眼,不單單隻是進出的工具。」秦烈沉溺在巨大的震撼中。

    但他沒有向莽妄解釋,在真正具備為巨靈族解開封印的能力后。他反而猶豫,猶豫著要不要實施此事。

    「先不著急。對巨靈族,對這莽妄,我其實欠缺了解,看來需要對這巨靈族多一些認識,然後再做決定。」

    秦烈下定決心,不準備馬上幫助巨靈族脫困。

    他手持寒冰之眼,又一次嘗試著,以精神意識衝擊這隻眼睛內的眼珠子。

    先前的奇異怪事,重新發生了一遍,無數碎光、電芒、魂絲,從寒冰之眼湧入他腦海,伴隨著他腦海的驚濤駭浪,那些奇異能量組合重聚,最終衍變成玄冰之地的縮略圖。

    然而這次,秦烈沒有分心外面,也沒有繼續嘗試撥動那些禁製冰絲。

    他只是小心翼翼地,一點點將這玄冰之地的縮略圖,慢悠悠挪移到他的魂湖之上。

    他以魂湖,將這奇妙場景映照下來,將其映入靈魂記憶深處。

    恍惚間,他又進入寒冰意境,生出獨自一人坐在冰雪之地,在天地間最酷寒之地,感知寒冰之力的冷冽。

    在他的魂湖表面,如有漫天雪花飄零,他在以靈魂觸感世間酷寒。

    他漸漸進入無法無念的狀態。

    時間如就此定格。

    ……

    「秦烈!你爺爺是不是叫秦天,他是煉器師?」

    他是被血厲的這個靈魂之音喚醒。

    從寒冰意境中,慢悠悠恢復了零星意識,他逐漸清醒。

    「我爺爺叫秦天,他應該是世上最卓越的煉器師!」先肯定答覆了血厲的疑惑,沉吟了一下,他問道:「為何忽然叫醒我?還有,怎麼突然問我爺爺的事情?」

    「我有了你爺爺的一點消息。」血厲突然道。

    秦烈身軀微震,徹底從恍惚中醒來,急道:「什麼消息?」

    「你別激動,在一個拍賣場內,從一些煉器師口中,我聽到他們提起秦山這個名字。那些煉器師,對你爺爺推崇至極,說你爺爺為傳說中的人物……」血厲解釋。

    「給我問清楚!仔細問清楚!我要知道有關於我爺爺的所有消息,還有,我要知道我爺爺人在何處!大致的方向也行!」秦烈喝道。

    「嗯,給我點時間,我會仔細問明白。」血厲回應。

    「好!」

    「呼呼呼!」

    絲絲縷縷冰涼的寒氣,從他所在的冰晶之中散逸開來,不多時,那冰塊漸漸碎裂掉。

    秦烈也從中走了出來。

    「咦?」

    心念一動,他腦海中的魂湖,如變成了一面明鏡,湖面光可鑒人。

    「魂湖如鏡?這是萬象境後期境界!」秦烈眼睛漸漸明亮起來。

    隨著心境的磨礪,隨著對世間萬象深刻的認識,隨著念頭的精鍊,魂湖會逐漸變得光滑如鏡,待到魂湖光可鑒人的時候,這便意味著跨入萬象境後期境界。

    審視著腦海內的魂湖,秦烈釋放出一縷精神意識,發現魂湖之中,如有一道電光閃過。

    他的這一縷念頭,一下子從雙眸之中飛逸出來,滲透力極強的,忽然沒入腳下的冰峰,透過冰晶去觸探莽妄的軀體。

    一股磅礴到令他無比壓抑的血肉氣息,通過這一縷念頭,猛地反應回他的魂湖。

    那是莽妄本體的龐大氣息。

    秦烈忽然發現,他如今的精神意識,變得極其敏銳,能從最細微處,感知到生靈可怕的氣息。

    「你好像境界又有了提升。」莽妄的閃電靈魂,隨著一聲「噼啪」,突兀的呈現在他眼前,「在你入定之前,我發現束縛我本體的寒冰禁制,如鬆動了一下,這是不是因你而起?」他盯著秦烈詢問。

    「我不是很清楚。」秦烈語氣平靜,「我最近在潛心領悟寒冰之意,希望能早點助巨靈族解困,我在修鍊時,或許太過專心忘我,對周圍的情況沒有仔細觀察,不知道曾發生過什麼。」

    莽妄沒有懷疑他,沉默了一下,低沉道:「真希望你能早點助我們脫困,在這鬼地方,我們已經待了太長太長時間了。」

    「我會儘力。」點了點頭,秦烈取出寒冰之眼,以寒力激發寒冰之眼。

    下一刻,他又在凌家鎮出現,還在他曾經修鍊的小屋。

    「寒冰之眼,當真是奇妙無比,蘊藏著令人驚嘆的秘密。」盯著手中的冰球,秦烈暗暗讚歎了一句,想了一下,他終於決定儘快和庫洛匯合。

    稍稍改變了一下狐皮面具,秦烈重新換了一張臉,就準備從凌家鎮往器具城返回。

    然而,才出了鎮口,他便聽到半空一聲奇異啼鳴聲。

    抬頭,只見流雲七彩蝶從天而降,就在凌家鎮的鎮口落腳。

    身為主人的宋婷玉,穿著一身墜滿精美水晶飾品的綵衣,高高坐在彩蝶身上,正笑吟吟地看著他,「找了你好幾天了,沒料到你竟然就在凌家鎮,你這傢伙是忽然冒出來的吧?」

    「你們玄天盟達成協議了?」一看到她過來,秦烈很快意味過來了她的目的,「玄天盟還真是大膽包天,竟然真敢和邪族私下交易,你們就不怕消息泄露,迎來玄天盟的滅頂之災?」

    「為了三株玄陰九葉蓮,我爹,謝叔和聶叔,也的確有些瘋狂。」宋婷玉也是暗暗點頭,似乎在內心深處,並不贊同玄天盟的做法,「八極聖殿和合歡宗的人,就在眼皮子底下,他們在這個敏感的時刻,還敢和角魔族交易。我也不知道他們是瘋了,還是因為玄陰九葉蓮的誘惑太大,哎,算了,既然他們決定了,我就只能跑腿了。」

    「你找了我很久?」秦烈隨意問道。

    「嗯,我去了角魔族周邊區域,和凌語詩溝通過,她說你並沒有回來。」宋婷玉沒有否認,笑著示意秦烈上來,然後才說:「沒辦法,我又重新來到凌家鎮,在周邊搜索你的消息。」

    「怎麼確定我在附近的?」秦烈訝然。

    宋婷玉忽然咯咯嬌笑起來,一臉戲謔地看向他,「我是應該叫你秦烈呢?還是姚天?」

    秦烈臉色一變。

    「別緊張,我只是通過玄天盟的手段,從星雲閣的一些武者口中,知道前段時間的凌家鎮,忽然冒出了一個叫姚天的海外武者而已。」宋婷玉笑眯眯看著他,然後話鋒突地一轉,眼神微冷道:「對了,欺騙女孩感情的感覺如何?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秦烈皺眉沉默。

    ……

    ps:月票,月票,呼喚月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