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殺個乾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殺個乾淨!字體大小: A+
     

    郭豪和郭英,一個萬象境後期,一個萬象境中期,兄弟並肩戰鬥多年,契合無間。

    一片湛湛綠色靈光,充滿了樹木的氣息,從郭豪兩手間揮灑出來。

    翠綠色的光芒,在半空的時候,倏然一變,分散為一片片。

    猛一看,那些靈光如片片紛飛的樹葉,青幽嫩翠,讓人生出置身林間,被漫天落葉淹沒的感覺。

    正在對馮家族人,進行碾壓摧殘的秦烈,一抬頭,見片片綠葉落來,嘴角綻出不屑笑容,搖頭道:「森羅殿的武者,就這點能耐?」

    一股扭曲的重力場,以秦烈為中心,陡然釋放出來。

    在空氣中,明顯能看到一層層詭異的明黃色波紋,那些波紋的存在,導致重力激增!

    眯著眼,秦烈運轉地心元磁之力,頓覺從腳下大地深處,傳來一股讓他踏實安心的吸力。

    他知道,那是地心之力。

    一絲絲大地的力量,通過他的雙腳,和地心如同達成微妙聯繫。

    就在重力場突變之時,他從腳下大地微弱的顫動中,清晰感受到郭豪、郭英的身體重量,能感受到他們每一腳落地,腳底傳來的力量。

    「大地之力!」

    「重力!」

    郭豪、郭英同時輕呼一聲。

    一片片青翠的綠色樹葉,在紛飛中,因重力場的陡然一變,忽地凌亂起來。

    本來要飛落向秦烈,將秦烈淹沒。令秦烈束手無策的大片大片樹葉,一下子變得不受控制,如被大風猛地吹散了,朝著四面八方飄落。

    不少馮家的族人,紛紛遭殃,先被秦烈以大地之重力,撞擊的骨骼粉碎,又被郭豪的木之靈力飄落到身上,一個個大聲慘叫。

    秦烈注意到。那些綠色樹葉般的靈力,充滿樹木的氣息,但在落入人體后,那些靈力凝結的樹葉,卻有著詭異之極的危害性——樹葉竟能破壞人體的生命氣息!

    馮家族人,本來精神就不振。給那些綠色樹葉落到后,立即氣色萎靡,精氣神彷彿被瞬間抽離出體外。

    反倒是那些綠葉,愈發的清脆,竟凝而不散。

    秦烈目露愕然。

    木之屬性的靈力,和生命之力有著微妙的聯繫。充滿勃勃生機的森林,茂密的古樹。往往生命之力充沛無比。

    可這郭豪修鍊的木之靈訣,雖然有著一股生機存在,但是真正落到人體身上,反而是破壞人的生機,端的是歹毒無比。

    生命之力,為武者肉身的精華之所在,比靈力還要玄妙。

    一旦體內生命之力耗盡。一個武者,也就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普通凡人。就算是一生沒有疾病,也會慢慢蒼老,直到老死,這就是因為生命之力隨著時間的流逝,在一點點的消耗著,在生命之力耗盡了,人也就老死了。

    這和古樹,不會永遠長青,也會枯黃,有一天也會老死一樣。

    這都是因為生命之力慢慢消耗而成。

    武者修鍊靈力,淬鍊身體,會增強生命之力,所以壽命比凡人要長許多。

    可即便最強大的武者,如果體內生命之力耗盡,身體也會腐朽,也會走向生命的盡頭。

    這郭豪,明明修鍊木之靈訣,卻能以靈技,來直接損耗對方的生命之力,倒是讓秦烈嚇了一跳。

    眼看一個個馮家族人,被翠綠色的樹葉落在身上后,氣色迅速萎靡起來,秦烈也心生一絲忌憚之色。

    一圈圈土黃色光芒,糅合了塵土的氣息,迅速在秦烈身上凝結起來。

    猛一看,秦烈如穿上一件厚厚的土黃色長衣,將全身裹個嚴嚴實實。

    「這人有點棘手!」郭豪哼了一聲。

    他話語方落,郭英手持一柄亮銀色長劍,靈力猛地灌入其中。

    那長劍內,一個個碎小的光點,如繁星一樣點綴著,隨著他靈力的激發,只見那些小小的光點,如螢火蟲一樣飛逸出來,如擁有著生命一般,也往秦烈湧來。

    「血蚺蟲!姚大哥,這是血蚺蟲,專靠吸食人血而生!」柳婷忽然驚叫起來。

    「賤貨!你再敢吱聲,信不信我宰了你!」郭英惡狠狠瞪了柳婷一眼。

    只見一個個碎小的光點,飛逸出來后,很快變成鮮血的顏色,往秦烈而來的時候,竟讓秦烈有種血腥味撲鼻的感覺。

    「血蚺蟲,以人血飼養的毒蟲,嘿,有趣。」

    秦烈贊了一句,神色從容,待到那些通體赤紅的毒蟲,快要到達他身前的時候,他忽地運轉血靈訣。

    他曾和血厲心神相通過,從血厲那邊,他知道不少血煞宗的手段,知道不少血煞宗的秘聞。

    血蚺蟲這種毒蟲,血煞宗以前的門人,也極為擅長飼養,而且對血蚺蟲的認識非常深刻。

    詭笑著,秦烈咬破手指,吸出一點鮮血,然後忽然噴向半空。

    那鮮血一出,所有湧向他的血蚺蟲,如突地看到最美味的食物,全部去吸他噴出的鮮血。

    所有的血蚺蟲,竟然瘋狂地相互廝殺,聚集在一塊兒發出厲嘯爭搶,爭搶來自於秦烈的鮮血。

    郭英神色驚愕,他從未見過血蚺蟲如此瘋狂,他發現這血蚺蟲如失去了理智,竟然沒有按照他的指示去擊殺秦烈。

    這讓郭英有些惶恐不安。

    郭豪也是臉色一變,見秦烈眼神突顯厲色,他暗叫不好。

    此時,秦烈一邊凝聚體內鮮血之力,一邊運轉大地之力,忽然闊步往郭豪、郭英而來。

    「喀嚓!」

    他闊步而來的時候,還不忘踩在馮家族人身上。每一個被他踩中者,都是渾身骨骼爆碎,立即慘死。

    在馮家族人凄厲慘叫聲中,秦烈已到了郭豪身前,咧嘴一笑后,一拳轟向郭豪面門。

    明黃色的光芒,從秦烈拳頭上凝結出來,那光芒,如能牽扯重力場。能攪亂磁力,極為詭異。

    郭豪眼見拳頭在他眼前放大,欲要閃身躲避之時,忽然一下子頭重,一下子腳輕,身勢忽然失去平衡。

    「嘭!」

    明黃色的拳頭。攜帶著大地的厚實沉重,直接轟在郭豪臉上。

    郭豪也是滿臉開花,視線一下子模糊,他跌跌撞撞往後敗退之時,發現一腳輕,一腳重。周圍重力不斷變幻。

    「你敢!」郭英提著劍,也沖向秦烈。

    然而。一靠近秦烈身旁,郭英也是腳步蹌踉,如喝醉酒一樣,竟站都站不穩。

    他心神一變,猛地意識到秦烈在大地之力的造詣上,極為的可怕,竟然能在攻擊中。不斷變幻周邊的重力場。

    身為施法者的秦烈,人在其中。全然不受影響,但別的人,因為重力場的忽重忽輕,完全不能適應,自身腳步一下子凌亂,處處都會被動。

    眼看郭豪、郭英兄弟,搖頭晃腦的站都站不穩,而秦烈,則是毫不客氣,對著兩人就是一番狂轟濫炸,柳婷也慌了,忙道:「姚大哥,他們是森羅殿的武者,你千萬別亂來!」

    魏立等人,匆忙遠離馮家族人,遠離郭豪、郭英,生怕被波及到。

    「小子!森羅殿不會放過你,我們兄弟倆,也絕不會放過你!」郭豪被打的渾身是血,還出言怒吼。

    「那你們不會有機會了。」

    不知何時起,秦烈竟然將郭英手中的長劍奪了過去,在柳婷的尖叫聲中,他平靜地刺了兩下。

    兩下就刺在郭豪、郭英的脖頸上。

    鮮血猛地噴涌而出。

    「姚大哥啊!」柳婷惶恐地尖叫起來。

    秦烈不再看她,臉色冷峻地回頭,惡魔般撲入馮家族人當中,大肆屠戮起來。

    隨著一個個慘叫聲響起,倒地的那些馮家族人,包括馮濱、馮逸在內,盡數被斬殺乾淨。

    在短短一刻鐘時間,凌家鎮的馮家族人,一個不剩被斬殺。

    郭豪、郭英兄弟被在脖頸上開了洞,更早一步,就死去了。

    柳婷恐懼無比,這一刻,她六神無主,只是捂著嘴驚呼,不知該怎麼辦。

    魏立一眾星雲閣的青年武者,看厲鬼一樣看著秦烈,一個個哆哆嗦嗦地往離他較遠的地方縮,生怕秦烈殺的不盡興,連他們也一併幹掉。

    「姚,姚大哥,你殺了太多人了,怎麼辦,這怎麼辦?」許久后,柳婷手足無措的,想找個辦法掩蓋此事。

    「就說馮家族人和郭豪郭英,遭受極寒山脈的靈獸襲殺,被靈獸都給咬死了。」秦烈早有定計,鎮定自若道:「嗯,他們都死在了極寒山脈內,屍骨無存。哦,這些屍體,都扔進葯山,扔進馮家人挖掘的石道內,然後再以巨石,將石道堵住。」

    秦烈看向魏立等人,咧嘴一笑,笑容說不出的陰森可怖,「婷婷,你如果覺得這些人口風不緊,我可以連他們也一併處理了。」

    魏立和那些星雲閣青年,給他這麼一說,差點要哭出聲音來,一個個以性命保證,絕不會將今日之事透露出去。

    「馮家,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勢力,碎冰府未必放在心上。這兩個森羅殿的武者,也是私自偷偷前來,估計連森羅殿那邊,都不知道他們來過此地。」秦烈斜了魏立等人一眼,沖驚魂未定的柳婷說道:「就是不算上郭英、郭豪,森羅殿也未必會追究,不過是兩個萬象境武者失蹤而已,對森羅殿而言,不過是小事一件罷了。」

    「姚,姚大哥。」柳婷可憐兮兮看著他。

    「我去極寒山脈避避風頭,等過一陣子,我會去星雲閣找你。」秦烈沖她笑了笑,寬慰了幾句,等她穩定了情緒后,便從容離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