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再探葯山(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再探葯山(求月票!!)字體大小: A+
     

    劉延對化名「姚天」的秦烈,沒有一點好感可言,所以並不想和他多談。

    在劉延眼中,這個姚天狂妄自大,依仗著萬象境的修為,一上來就對柳婷展開猛烈攻勢,對魏立、馮逸一眾人不斷挑釁,分明就是無法無天之輩。

    這種人,劉延自問招惹不起,也不願意深交,以免給自己引來麻煩。

    可這半夜三更的,此人非要擠進來,找他請教什麼靈草、靈藥的種植之道,他也沒辦法將其轟出去。

    於是劉延滿臉無奈,在屋內攤開手,「姚兄弟,你真的弄錯了,在靈草靈藥種植上,我當真是不太清楚。我是說真的,你還是另請高明吧,哦,那馮家的家主馮濱,在靈藥的認識上,肯定強過我,你去找他才合適。」

    「劉大哥謙虛了。」

    秦烈淡然一笑,忽然說道:「最近一段時間,我都在周邊遊歷,我的落腳地,就是這個凌家鎮。我聽一些武者說過,這凌家鎮,原來屬於一個很小的家族,叫凌家,而最近,我又聽說這凌家,還有一個叫秦烈的武者,為邪族的姦細,不知道劉大哥,怎麼看待此事?」

    「我不是很清楚。」劉延沉著臉道。

    劉延暗暗謹慎起來,對這個來歷不明的姚天,他小心提防著,不知道此人出於何種目的,來詢問關於凌家和秦烈的事。

    最近一段時間,時而有八極聖殿和合歡宗的人。因為對凌家和秦烈的來歷不明,所以去過星雲閣,在凌家鎮周邊活動過。

    在劉延眼中,忽然冒出來的姚天,很可能就是八極聖殿和合歡宗的人。

    所以他口風咬的很緊,什麼話都不肯說,只是在秦烈轉變話題,聊到靈材靈藥的時候,他才偶爾插上幾句話。

    許久后。天色徹底漆黑下來,秦烈這才起身,有些意味深長地看著劉延,道:「劉大哥,這個地方是非太多,沒什麼事情。你還是趁早離開吧。」

    「我也想早點走。」劉延苦笑。

    秦烈點了點頭,也沒有再多說什麼,這便告辭離開。

    出了劉延的石樓,他抬頭看天,發現月影惺忪,馮家的族人和來自於星雲閣的青年武者。要麼已經睡了,要麼在靜心調息修鍊。

    「要抓緊時間了。」皺了皺眉頭。秦烈如一抹暗影,在夜色下悄然往葯山的方向行去。

    本來,他是準備在凌家鎮,先修鍊一段時間,掌握了將靈陣圖化為攻擊手段的竅門,然後再探察葯山內部奧妙,確定裡面是否有傳送陣存在。

    然而因馮家和柳婷的到來。他不得不加緊時間,要儘快弄明白葯山內部的秘密。

    不多時。他再一次來到葯山背面,在夜色下遊盪著,試圖找尋出一條重入葯山內部的入口。

    當年,他在離開藥山前往星雲閣的時候,按照他爺爺的吩咐,啟動了葯山內部的一個樞紐。

    葯山內部的山洞,旋即發生崩塌,所有出入的洞口,都被山石堵塞住。

    在他來看,這是他爺爺為了防止他被人發現曾經在內部藉助於雷電奇陣修鍊,所以要將所有痕迹抹除掉。

    如果不是後來發生一連串的事情,讓他從角魔族的庫洛口中,知道葯山內部甚有可能存在通往幽冥大陸的傳送陣,他這一輩子恐怕都不會再動踏入葯山內部的念頭。

    「角魔族的庫洛,應該不會騙我,他說葯山內部有傳送陣,就必然存在!」

    遊盪了一圈,秦烈發現沒有洞口能進,無奈下,他只能以最笨的方法來辦。

    ——重新開掘一條石洞出來。

    從空間戒內,取出開採礦石的器具,他選了一處比較偏僻之地開始下手。

    「喀嚓!喀嚓!」

    劈砍著石塊,他鑿開一個石洞,在深夜內鑽入石洞開闢道路。

    葯山的岩石,頗為堅硬,他一直忙碌到天蒙蒙亮,也不過只是開闢出一條十來米的石道。

    見時間差不多了,他從石道退出來,以一個早就選好的巨石,將石道口堵實,這才悄然重返凌家鎮。

    天亮前,他又在凌家鎮現身,這時候柳婷剛剛起來,還正在四處追問他的動向。

    「習慣了早起,我剛去了鎮外晨練。」秦烈神態懶散,沖柳婷淡然一笑,說道:「其實最近兩個月,我都在凌家鎮落腳,嘿,是你們的突然到來,才打亂我的生活。」

    「啊,看來是我們影響到姚大哥了,真是抱歉。」柳婷滿臉歉意。

    今天,她穿了一件淡青色長裙,裙角上點綴著白色碎花,裙子的胸口開的略低,將她飽滿酥胸的一片白皙露了出來,引得魏立等星雲閣的年青武者,一個個心猿意馬。

    和昨天相比,今天的她嘴唇豐澤誘人,兩腮泛出淡淡的紅暈,一雙明眸流光溢彩,容光煥發。

    很明顯,她一早就認真打扮過,略施了粉黛,所以才顯得更加靚麗迷人。

    那淡青色長裙,敷貼裹著她玲瓏有致的身姿,將她高聳的酥胸和纖細的腰肢,還有渾圓的臀部,都給巧妙的襯托出來。

    不但馮逸和魏立兩人,早上有種驚艷的感覺,就連一向看她不順眼的劉延,猛地看到此時的柳婷,也是眼前一亮。

    「這丫頭……」劉延一臉莞爾。

    俗話說「女為悅己者容」,從今日柳婷的刻意打扮,劉延就知道這姚天只是通過一天的時間,就讓柳婷芳心紊亂,所以才因為他,而精心修飾自己的美貌。

    馮逸心中暗罵「賤人」,聽著柳婷溫婉輕柔的話語,看著她對秦烈的親熱勁,就知道柳婷的妝扮,絕對不是因為他馮逸。

    事實上,他追求了柳婷那麼久,柳婷卻從未在面對他的時候,專門的打扮過自己。

    更從未在他面前穿過裙子。

    這讓馮逸心中嫉火更旺盛。

    「柳小姐,你們今天要去那葯山?」秦烈笑問。

    「姚大哥,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叫我……婷婷就好了。」柳婷抿著嘴,神色有些羞赧,不好意思看秦烈,垂頭說道:「嗯,今天要去葯山,看看能種植什麼靈藥靈草。另外,我們也想看看能不能開闢一條通道進葯山,找找有沒有什麼珍奇的礦石,以前聽杜家的人說過,好像葯山內部有些奇特的礦石,我們想要確認一下。」

    「這樣啊……」秦烈笑了笑,說道:「我對葯山沒什麼興趣,今天就在鎮上修鍊,你們忙你們的吧。」

    「其實我也沒什麼興趣啦。」柳婷想了一下,忽然輕笑道:「我對姚大哥講的那些海外趣事,其實更加感興趣,如果,如果姚大哥不嫌煩的話,能不能?」

    她一臉期待的看向秦烈。

    秦烈咧嘴大笑,「樂意之至。」

    於是柳婷扭頭,沖臉色陰冷的馮逸說道:「今天我就不陪你們去葯山了。劉延,你和馮家人走一趟,去葯山轉一轉。」

    馮家族人和魏立等人,看看馮逸,又看看柳婷,一個個表情怪異。

    「爹,我們走。」馮逸強壓著內心的怒火,陰沉著臉,和馮家族人一起往葯山而去。

    柳婷看也沒看馮家人,也沒對魏立眾人多說什麼,只是親熱地向秦烈發出邀請,「你還沒吃吧?要不,去我那邊吃點東西?」

    「好。」秦烈嘿嘿大笑。

    之後幾天,秦烈白天呆在凌家鎮,和柳婷吃吃喝喝玩玩,談談海外趣事。

    夜裡,他則是孤身一人前往葯山,一方面要弄清楚馮家對葯山的開墾進度,另外一方面,則是悄悄挖掘進入山腹的那條隱蔽石道。

    馮家人,對葯山的靈草,還有葯山內部傳聞的礦石,都心生貪婪。

    在這幾天時間,馮逸雖然始終陰沉著臉,可馮家對葯山的開採也在繼續著。

    葯山的山上,土地被開墾過,準備種植靈草。

    馮家也開闢了幾條石道,從不同的方向,試圖深入山腹。

    雖然進度上,他們要慢於秦烈,可還是讓秦烈處處不安。

    如果有一天,馮家的石道,率先發現葯山內部存在秘密,他只能不顧一切地,以下策,將凌家鎮的所有人滅殺,不惜暴露身份,也要將葯山內部的秘密隱瞞起來。

    一邊監視著馮家,一邊挑逗著柳婷,另一邊,他還在悄悄挖掘石道進入葯山。

    這一天,在漆黑的夜裡,秦烈正在石道內挖掘著。

    「喀嚓!」

    隨著一塊石頭被鑿碎,秦烈忽然看到了微弱的亮光,亮光,來自於葯山內部,來自於,他曾經的修鍊之地!

    心神一動后,秦烈將碎石弄到身後,縮著身子,一頭鑽入裡面。

    一個古樸繁雜的奇陣,在寬闊無比的山洞內部,霍然映入他眼帘。

    這奇陣,由十八塊顏色各異,磨盤一般大小的奇特山石,呈環形堆砌而成。

    陣法只有一畝地大小,處在空曠的石洞中,在十八塊石頭內部,有一個個不知名的符號,如閃電般跳躍不定。

    陣法中央,一條條光芒柔和的線條,手指頭粗細,密密麻麻的交織在一塊兒。

    石頭呈環形分散,內部光線交織,將山洞映照的光點熠熠,令整個石洞傳來一股穩定的能量波動。

    這地方,就是他以前修鍊天雷殛的所在,在他以為早已崩塌,早已不復存在的時候,原來修鍊天雷殛的陣法消失不見。

    而一個新的奇陣,卻取而代之,坐落在山腹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