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狐皮面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狐皮面具字體大小: A+
     

    「只要玄天盟敢,角魔族那邊必然沒有問題,以三株玄陰九葉蓮交換那名角魔族的六角族人一事,隨時可以進行。」

    秦烈替角魔族表明態度。

    「我們玄天盟的確有興趣,不過實施起來要小心謹慎,這段時間八極聖殿和合歡宗的人,都在附近巡視著,我們不能被他們察覺。」

    宋婷玉捋了捋耳邊一縷碎發,美艷的臉上噙著迷人的笑容,風情無限道:「我們可不想讓人知道我們玄天盟和邪族有勾結。而且,我要言明,就算是玄天盟和角魔族的交易達成,以後我們還是會對角魔族開戰,在明面上,我們一樣會參與對付邪族的行動。」

    秦烈嘿嘿一笑,「我能理解。」

    「以後,你要是以這個模樣現身,被我發現了,我也會毫不留情對你下手。」宋婷玉咯咯嬌笑,嫵媚地看著他,說道:「不過,如果你我周邊沒人,呵,那我們還是朋友。」

    秦烈啞然。

    「諾。」

    宋婷玉白了他一眼,玉手一拋,一張製作精美的人皮面具飛過植滿凈魔蘭草的河面,如手帕般落入秦烈掌心。

    「往後你要想在外界活動,記得戴上這張面具,你現在可謂是赤瀾大陸的公敵,如果不想過街老鼠一樣被人追殺,你還是稍稍小心一點。」宋婷玉抿嘴輕笑著調侃。

    面具輕薄如絲綢,入手有些冰涼。輕如無物,一看就是由大師製作而成。

    秦烈微微點頭,很乾脆地就將這張面具覆蓋在臉上,除了初始的冰涼感有些不適外,他沒有別的不舒服感。

    這張面具的觸感,和細緻精美程度,似乎比李牧贈送的那一張還要出眾一點。

    「這張狐皮面具,由六階靈獸『魅靈妖狐』肚子上的一層薄皮製作而成,它是我從海外一個拍賣場內以巨資購買下來的。」宋婷玉一臉肉疼樣。「我只是暫借你用用,以後記得要還給我。哦,對了,這面具的模樣並非一成不變的,你可以自行拉伸調整,這樣你就可以變幻成不同的樣子。就算是要變幻成女人的樣子,也是簡簡單單,只需要稍稍把線條拉扯精細一點就行了……」

    就這麼一會兒,面具的冰涼感已經沒了,秦烈伸手觸摸,竟完全沒有佩戴面具的感覺。

    好像這一張狐皮面具。和他的皮膚已完美的融合起來,這令秦烈暗暗驚奇。

    「咦?」

    一縷若有若無的淡淡幽香。似乎從他臉上慢悠悠釋放出來,香味很淡,很好聞。

    他下意識地動了動鼻子,詫異道:「這是狐香?不對,這香味有些熟悉……」

    他眼睛一亮,忽地看向宋婷玉,笑道:「這張面具你也戴過?」

    「這混蛋!」

    宋婷玉暗罵一聲。嬌媚的臉蛋上,泛出一絲難見的羞赧。哼道:「我是用過兩次,怎麼?你要是嫌棄,就將這狐皮面具還給我,我還不捨得借你呢!」

    「來自於你身上的香味,我怎會嫌棄呢?」秦烈怪笑起來。

    「不和你廢話了,我走了,我要將事情和我爹他們說清楚,看看他們準備怎麼操作此事。」宋婷玉白了他一眼,婀娜多姿的身軀,就要躍上流雲七彩蝶。

    「隨便帶我一程,把我丟在凌家鎮就行。」秦烈心神一動后,對宋婷玉說道:「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離開。」

    他轉身回頭,來到獵靈獸的位置,沖那名角魔族的戰士說道:「你回去告訴庫洛,我要走一趟葯山,他應該明白我過去做什麼。」

    那名角魔族戰士恭敬地點了點頭。

    於是秦烈跨過植滿凈魔蘭草的河流,來到宋婷玉的身前,說道:「走吧。」

    「換了一張臉,你的確就能離開此地了,諾,鏡子給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宋婷玉遞來一面銅鏡。

    秦烈將臉湊到鏡子上,仔細看了一眼,發現這張臉稀鬆平常,是在大街上最普通的那種,沒有一點特別的地方。

    「在你們宋家,那個叫姚泰的人,還請幫我照顧一下。」上了流雲七彩蝶后,沉吟了一下,秦烈說道。

    「小事一件。」宋婷玉微笑。

    流雲七彩蝶可謂是赤瀾大陸最快捷的飛禽,在它的風馳電掣下,秦烈和宋婷玉兩人很快就越過冰岩城,直達荒棄的凌家鎮。

    從流雲七彩蝶身上飛躍下來,秦烈站在寂靜無聲的凌家鎮,仰頭沖宋婷玉說道:「行了,你不用管我了,你回玄天盟,找你父親他們商榷要事吧。」

    「你為什麼要來凌家鎮?」宋婷玉美眸熠熠,深深看著他,「在如今的局勢下,你特意前來凌家鎮,一定是有著什麼目的吧?能不能告訴我?」

    秦烈皺眉。

    「算了,我也就隨便問問而已,誰稀罕知道你的那些破事。」宋婷玉揮揮手,口是心非的來了這麼一句,旋即驅使著流雲七彩蝶離開。

    在她飛走後,秦烈來到屬於他的那間小屋,就在裡面坐了下來。

    放開心神,他以精神意識巡查四周,要確定宋婷玉是否真的離開,確定周邊有沒有人活動。

    精神意識如波紋,如漣漪,以他為中心,朝著四面緩緩蕩漾開來。

    如今的他,處在萬象境中期境界,精神意識的覆蓋力並不寬闊,他也只能將凌家鎮周邊一里區域的動靜收入心底。

    當然,如果有人境界遠超他,刻意隱匿自己的氣息,以他的修為還是無法查探明白。

    好一陣子后,他從周邊沒有感知到異常,又一點點將精神意識收攏回來。

    看著傍晚紅艷艷的霞雲,他並沒有急著前往葯山,而是在小屋內閉目養神,梳理自己的丹田靈海。

    裊裊靈力化雲的靈海之中,九個元府如洞天福地,都自成一個小世界,內部要麼雷電纏繞,要麼寒冰徹骨,要麼磁力扭曲。

    「開元境開闢元府,萬象境凈化魂湖,通幽境淬鍊靈魂……」

    運轉著不同的靈訣,腦海內想著不同境界之間的差異,他慢慢入定。

    「靈陣圖,也是靈技的一種表現形式,真正精通了一個靈陣圖,也算是掌握了一種靈技,只要運用巧妙,靈陣圖也能直接對敵作戰。」

    簡陋的小屋中,秦烈的腦海之中,漸漸浮現一幅幅新奇的靈陣圖。

    九曲長河圖、天禽翱翔圖、星河光耀圖……一幅幅靈陣圖,在他腦海之中浮現出來,忽然顯得那麼的清晰,那麼的明亮。

    下意識地凝結靈力,就在這間生活了七年的小屋中,他以指為筆,以靈力為線,以虛空為靈板,開始刻畫他熟識的靈陣圖。

    靈力凝為燦燦白光,在他的精神意識御動下,在半空中凝為一條彎彎曲曲的溪流,那小溪,九曲十八彎,暗含著某種奇妙,隨著他的全神投入,他似乎聽到了溪流的嘩嘩水流聲,那聲音是如此的悅耳動聽,讓他不自禁地沉迷。

    「嘩啦啦……」

    水瀉聲中,靈力凝為的溪流,忽地成碎光崩塌消散。

    沉迷在靈陣圖刻畫中的秦烈,陡然驚醒過來,看著點點碎星般的靈力光點,他不由皺起眉頭。

    事情遠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這次靈陣圖的刻畫,也不像在雷亟木所在的奇陣之中,刻畫龍蛇翻天圖那樣的水到渠成。

    他以為他能很輕易地,如上次刻畫龍蛇翻天圖一般,也輕鬆隨意地,將較為容易的九曲長河圖以靈力虛空刻畫出來。

    可他卻失敗了。

    「儲靈、聚靈、增幅、固韌這四種古陣圖,雖然名為基礎靈陣圖,但結構卻極其複雜。比起十二根靈紋柱內部的靈陣圖而言,基礎的古陣圖,也要繁雜深奧許多,如果連九曲長河圖這類靈陣圖,都沒辦法虛空刻畫出來,轉化為攻擊的手段,那四幅古陣圖就更加不可能了。」

    「十二根靈紋柱,最後一根為封印,為中央樞紐,不算圖。可還是有天禁魔圖、九曲長河圖、天禽翱翔圖、星河光耀圖、百花鎖甲圖、古木煥生圖、瓊樓落地圖、六甲**圖、龍蛇翻天圖、三才四象圖、陰陽交匯圖共十一幅靈陣圖,再加上四種基礎古陣圖……如果都能化為攻擊的技藝,我對敵的手段,將會極其的豐富多變!」

    「如果能一一將靈陣圖變化為攻擊手段,一一的實現,我的戰鬥力必將獲得巨幅提升!」

    「既然看到了希望,就要逐步去實施,一步步成功演變為攻擊手段!」

    小屋中,秦烈眼神堅定,很快下了決心。

    在武道的修鍊上,他需要更進一步,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來適應越來越嚴酷的大陸局勢。

    沒有急著馬上前往葯山,去探尋傳送陣一事,就在凌家鎮,在屬於他的小屋中,秦烈孤獨的暫居下來。

    餓了,就從空間戒內,取出儲藏的乾糧裹縛,困了,就倒地休息一陣子。

    他廢寢忘食地修鍊。

    他在嘗試著,將靈陣圖,衍變成攻擊的強悍手段,提升他對敵的戰鬥力。

    這一天,他在小屋內苦修之時,突然感應到生命的氣息。

    而且還是很多股。

    他立即中止了修鍊,悄悄隱匿氣息,皺著眉頭來到窗戶口,隱蔽地看向外面。

    一行人,從凌家鎮的鎮口,一點點浮現出來。

    「他們怎會來凌家鎮?」秦烈皺眉。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