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等不及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等不及了!字體大小: A+
     

    毒霧澤深處。

    庫洛被暗紅色瘴氣裹著,在層層濃郁毒氣中,他一路追尋至此。

    「應該就在裡面了。」

    看著簇簇五顏六色瘴氣層層覆蓋之地,庫洛以龐大的靈魂覆蓋力進行巡查感知,他很快發現就在瘴氣深處,有著眾多人族武者聚集。

    身為角魔族的大祭司,擁有六角的強大戰士,庫洛正面和宋禹交戰,也絕對不落下風。

    在赤瀾大陸上,除非宋禹聯手數名破碎境武者圍擊他,否則,只要他小心謹慎一點,應該無人能攔阻他。

    因為有此膽氣,所以他敢脫離冥魔氣覆蓋之地,敢深入毒霧澤查探。

    確定方向後,庫洛避開人群密集處,繞了一個方向,彷彿一縷幽魂般,慢慢滲透向血矛和凌家的所在之地。

    以庫洛的境界層次,琅邪、馮蓉、墨海凝造的壁障、結界、禁制,簡直形同兒戲,他沒有引起一點異常變化,就無聲無息進入血矛的位置。

    凌家建築群旁邊,有一泓藍汪汪的水潭,潭面藍色毒霧繚繞,湖面上藍光粼粼。

    一簇暗紅色的光影,由後方層層毒霧中慢慢飄逸而來,沒有引起凌家族人注意,悄然落入藍色水潭中。

    幾乎同時。

    在先前合歡宗、羅志昌等人站立之處,又有一行人追著冥魔氣而來,此刻,他們也聚集在毒瘴氣外面。

    「三叔,謝叔。聶叔叔,你們怎麼都趕過來了?」

    宋婷玉從彩蝶上飛落下來,在宋思源、謝之嶂旁邊站定,看著十來名玄天盟的武者,嬌聲打招呼。

    宋思源、謝之嶂、聶闞三人,分別代表著宋家、謝家、聶家在主持針對角魔族的事務,他們本來都散落在器具城周邊區域,處在各個防線,小心提防角魔族的強者衝破凈魔蘭草形成的防線。

    收到宋婷玉的消息。聽說有一道冥魔氣竟然從器具城飛逸出來,往毒霧澤深處而去,宋思源等人都緊張起來。

    他們擔心這是角魔族的某種衝擊出去的手段。

    於是,三人簡單商議了一下,都如臨大敵,一同趕來此地。要弄明白。

    除了他們三人,還有八極聖殿的金衣使者莫河,和青衣使者詹天逸,這兩人代表著八極聖殿,也長期駐紮周邊,聽聞異常后。也立即行動起來。

    「宋小姐,你真是好手段。連我都被你騙過了。」

    莫河再見宋婷玉,不由地冷哼一聲,喝道:「我還真當你父親下了狠心,以你的終身大事來籠絡器具宗,和那新宗主秦烈訂婚。哼,我早該殺了那秦烈,直接剝奪靈魂記憶。將寂滅玄雷的煉製方法,還有一件空間靈器帶走!」

    這時候。莫河自然知道在半年前,秦烈和宋婷玉根本沒有什麼婚約。

    他也知道,他錯過了擊殺秦烈的最佳時機。

    如今,秦烈正式成了宋家的星級客卿,他再想動手,已經名不正言不順了。

    在莫河眼中,這真是白白便宜了玄天盟,得到了秦烈,也就得到了寂滅玄雷,得到了一件空間靈器。

    「和秦烈訂婚?」聶闞為聶鋆堂兄,聽聞此事後,不由地哈哈狂笑起來,「莫兄,這鬼話你都相信?秦烈是什麼東西?叛出了器具宗的他,只是一個上不了檯面的小人物罷了!就憑他區區萬象境的小武者,也配和婷玉侄女訂婚?莫河啊莫河,你身為八極聖殿的金衣使者,居然這麼容易被糊弄,哈哈哈!」

    莫河被他嘲諷了一番,陰沉著臉,眼神冰冷。

    「秦烈雖然有些手段,可他的身份和婷玉比,的確差了太遠。」宋思源溫聲笑道:「別說我大哥了,就算是我,也都不會同意這種門不當戶不對的婚約。我們老宋家,就婷玉這朵明珠最為璀璨,想要娶婷玉……呵,他秦烈還差得遠呢。」

    謝之嶂也是暗暗點頭。

    在這玄天盟三大家族的核心人物眼中,秦烈近期雖然風頭正盛,可他實質上並沒有什麼底蘊,沒有強大的背景,怎可能和天之嬌子的宋婷玉走到一塊兒?

    在他們眼中,秦烈,因為身份卑微,壓根就配不上宋婷玉。

    這也是聽說莫河上當后,聶闞、宋思源、謝之嶂一起表情怪異,紛紛出言嘲諷莫河的原因。

    給玄天盟這三人冷嘲熱諷,莫河臉色奇差無比,冷著臉一言不發。

    「此地毒瘴氣重重,為何能吸引一道冥魔氣遠道而來?」身為當事人的宋婷玉,神色淡然,沒有在她和秦烈一事上發表意見,而是將眾人吸引力拉向這趟的目的上,「各位長輩,這件事,你們如要看待?」

    「簡單,進去看看就知道了。」聶闞咧開嘴,嘿嘿怪笑起來:「對我們而言,這些毒瘴氣根本不能構成威脅!也只有低階的武者,才可能吃虧。」

    「聶叔別小瞧毒霧澤,據我所知,真有如意境的強者,被毒瘴氣毒死的。」宋婷玉提醒道。

    「真有?」聶闞一驚。

    「真有!」宋婷玉肯定。

    「那,那還是小心一點吧。」聶鋆臉色一變。

    ……

    「思琪!你想想清楚,你要是不肯去做器具宗的宗主之位,宗門就把你當成叛徒對待!」血矛之處,羅志昌一臉厲色,瞪著唐思琪威脅。

    「琅邪!如果唐思琪為宗門叛徒,你們是不是要維護他?」房奇喝道。

    馮蓉和琅邪忽視一眼,都皺著眉頭,也有些頭疼起來。

    「思琪跟我學習煉器多年,你們如果一直這麼咄咄逼人,這孩子,我也要保他無恙!」出奇地,一向與世無爭的墨海。竟在關鍵時刻站出來,言辭錚錚地要保唐思琪。

    「謝謝大長老。」唐思琪畢恭畢敬道謝。

    「他不是宗門叛徒,他並沒有做出不利於宗門的事,所以如果你們要對她動手,我們血矛不會坐視不理!」馮蓉一見墨海表態,想也不想,直接攬下此事。

    血矛武者神情一震。

    也在此時。

    凌家那邊,一直緊閉雙眼的凌語詩,突地明眸睜開。

    兩道耀目的紫色神光。從她紫瞳內綻放出來,如明燈般閃亮。

    紫光吸引了眾人注意,血矛和合歡宗、器具宗的人,都不由看向凌語詩。

    凌語詩的眼瞳深處,隱隱可見一個個微小的文字,那些文字如烙印在她心靈、血肉之中。隨著她眼球的轉動,那些文字熠熠閃亮,如碎星般奪目。

    就在睜眼的那一霎,一絲極其微弱的冥魔氣,從她體內釋放了出來。

    剛剛將九幽邪典融入鮮血,剛剛吸收那一道精純冥魔氣的她。還不能嫻熟運用,不能很從容將冥魔氣收斂起來。

    所以她不慎暴露了一絲。

    然而。就在一絲,卻讓合歡宗的無妄、無心尊者勃然變色。

    「冥魔氣!這丫頭體內有冥魔氣!」兩人齊聲驚喝。

    所有合歡宗的武者,立即眼顯凶光,都猛地盯住了凌語詩。

    「是她!是她修鍊幽冥界的邪功,從而引得一道冥魔氣從器具城飛逸而來!」無心尊者立即肯定下來。

    他肥胖的身子忽然翩然飛掠,如一隻臃腫的蝴蝶般,搖搖晃晃的飛向凌語詩。

    凌家族人勃然變色。

    同時。凌家密室之中,秦烈也是暗呼糟糕。

    自稱巨靈族的莽妄。被他悄悄釋放出去,此刻正在挪移雷亟木過來,他本來還需要等時間進行布置。

    然而,如今凌語詩提前融合好九幽邪典和那一道冥魔氣,在睜眼的霎那,卻不慎暴露了身份。

    無心尊者已經率先出手!

    「現在動手吃虧的會是你!」血厲凝為一道血影,在秦烈身旁漂浮著,「你應該繼續等。」

    「我等不及!」

    秦烈目眥盡赤,立即凝聚全身雷電之力,神體纏繞著道道電光,陡然從密室內沖飛出來。

    一道粗長的閃電,伴隨著一個身影,瞬間在凌語詩後方凝現出來。

    「無心尊者!你還沒死啊!」秦烈的猖狂獰笑聲,如夜梟的啼叫聲,顯得極其刺耳。

    「秦烈!」

    「秦烈!」

    「你們血矛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收容宗門叛徒!」三大供奉氣的渾身直哆嗦。

    「小子!你真以為你憑藉外力,就能勝我不成?」無心尊者也是尖叫起來。

    秦烈現身後,他幾乎立即棄下凌語詩,竟直朝著秦烈撲了過來。

    他對秦烈恨之入骨!

    因親近合歡宗的應興然被殺,因范樂的死,合歡宗高層責怪他辦事不利,怪他沒有能將器具宗掌控住。

    這趟上面派無妄尊者過來,也是因為對他不滿,所以要無妄取代他的領導地位。

    他將這次的失利,算在了秦烈的頭上,他之前就思量著,等將器具宗把持住,就會去玄天盟找秦烈興師問罪。

    沒料到秦烈如今突然現身,這麼一來,他連凌語詩都顧不上了——他要先殺秦烈雪恥!

    「琅邪!」馮蓉嬌喝。

    「蓬!」

    細密的藍色雨滴,如瀑布傾瀉,往琅邪全身澆灌。

    那些藍色雨滴,鋪天蓋地,皆是純粹的靈力凝結而成,每一滴都晶瑩剔透,水珠中,都如明鏡一樣,將琅邪的身影映照進去。

    合歡宗的無妄尊者,面帶譏諷的笑意,在漫天藍色雨滴中,輕鬆隨意走向琅邪。

    「窩藏修鍊幽冥界邪功的邪人,你們血矛人人得而誅之,嘿嘿,我終於找到合理的借口,將這所謂的血矛剷除掉。」無妄尊者在雨中大笑著而來。

    「嗤嗤!」

    一滴滴詭異的藍雨,一滴落到琅邪身上,琅邪的皮膚便冒出藍色輕煙。

    琅邪已自身難保。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求月票,求推薦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