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成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成長字體大小: A+
     

    「只要我能恢復三成力量,此地守衛就攔不住我,我就能沖離出去!」

    六角老者眼瞳幽幽,盯著秦烈說道:「我需要冥魔氣來恢復力量!」

    「我如何幫你?」秦烈皺眉道。

    「冥魔氣可以通過天地靈氣進行轉化!魔甲蟲,就能將天地靈氣變成冥魔氣,你只需要幫我找些魔甲蟲過來,由我吸入腹部即可。」六角老者眼中顯出求生的強烈光芒,「我知道,邪冥通道已經敞開!在那裡,定然有魔甲蟲活動,我要你幫我捉一些魔甲蟲過來!」

    「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萬一我在裡面被困住,我希望能藉助於你的名號,和你的族人進行交涉。」秦烈喝道。

    「我叫庫魯!」六角老者來了精神,「只要我族四角的戰士,應該都知道我是誰!你如果能遇到卡蒙和多羅,只要你出示尊者信物,他們必然會配合你的行動!」

    「卡蒙和多羅是誰?」

    「他們是我族部兩個最強大的六角戰士!是統領我族戰士的大將,他們應該以為我已經死了,但是如果你說明情況,他們一定會讓你帶魔甲蟲過來!」

    自稱為庫魯的六角武者,在發現秦烈似乎真想助他以後,漸漸興奮起來。

    被囚禁在此多年,他以為終生無法踏出,如今終於瞧見希望曙光綻放,他也想緊緊攥住。

    他將希望寄托在秦烈身上。

    只是,他有些小瞧了今日的秦烈……

    「你剛剛說。我要是遇到卡蒙和多羅這兩個六角戰士,只要我出示我爺爺的信物,他們必然會配合我的行動。」秦烈敏銳捕捉到關鍵,咧嘴嘿嘿一笑,道:「你既然這麼肯定,這說明就連你,也相信我就是我爺爺的孫子!」

    庫魯眼神閃爍了一下。

    在他正欲狡辯之時,秦烈冷哼一聲,喝道:「實話告訴你。我下過幽冥界,去過魔神山脈,也碰到過一個和你一樣的六角老頭。那老頭,通過一樣東西,感測到我手中的木雕,從而下達命令。一路放行,容我穿過幽冥戰場重返赤瀾大陸……」

    簡單說明了狀況,秦烈看著庫魯,再次說:「他沒有和我講過一句話,卻單憑木雕,就肯定了我的身份!他壓根沒有懷疑過我!」

    庫魯忽然沉默。

    半響。他突然幽幽道:「你在潭底見過的那人,叫庫洛。他是我……親哥哥。」

    秦烈一震。

    在他眼中,這些角魔族的族人,模樣都差不多,他很難區分誰是誰。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秦烈沒有能從這個庫魯的相貌上,發現他和那個幽冥界所見的六角老頭,有什麼相似的地方。

    「你知道我是誰!你知道我不是玄天盟派來對付你的!」秦烈沉吟了一下。又道:「你說不相信我,只是想逼我幫你脫困。對吧?」

    「不錯,我知道你肯定和尊者有關係。」被揭穿后,庫魯也沒有繼續否認,「以尊者的手段,除非他將信物交給別人,否則,單憑赤瀾大陸的這些強者,是無法從尊者手中奪取這件信物的。所以我知道,這信物,一定是尊者交給你的!」

    停了一下,庫魯又道:「既然尊者將信物交給你,你就更應該幫助我!我族,和尊者有過約定,他必須要助我族回歸故土,這是他曾經對我角魔族族長的承諾!」

    「你把我爺爺和你們的事情,和我詳細說明,然後我再考慮助你脫困。」秦烈道。

    「你先助我出去,等我離開后,我會向你說出我所知道的事情。」庫魯說。

    秦烈沉吟了一下,忽然笑著搖了搖頭,在庫魯驚疑不定的目光中,直接走出了囚牢。

    這次,他其實已經達成了目的,他不但肯定了他手中的信物,對幽冥界意味著什麼,也知道了庫魯的名字。

    弄明白這兩點,他可以越過庫魯,直接和角魔族強者進行談論——談以玄陰九葉蓮換取庫魯一事。

    庫魯所說以魔甲蟲來助他脫困,雖然也是個不錯方法,但他可以肯定,一旦庫魯憑藉著魔甲蟲脫困,那玄天盟就立即明白他曾做過什麼。

    玄天盟一肯定他助庫魯脫身,他,凌家,血矛,都將立即遭受滅頂之災。

    所以他不敢去冒這個風險。

    心中有了定計,秦烈一出囚室,便對外面的宋婷玉說道:「走,我們再去器具城,和角魔族的主事者談談以玄陰九葉蓮換人一事。」

    宋婷玉美眸閃亮,喜滋滋道:「你問出什麼來了?」

    「問出名字了。」秦烈點了點頭,「有了名字,就好說了。畢竟,我們是以他來換玄陰九葉蓮,決定要不要換的人,並不是他,而是現今霸著器具宗的那些角魔族來人。」

    「這倒也是。」宋婷玉嫣然一笑,旋即取出傳訊的音石,說道:「我和我爹說一下。」

    「嗯。」

    五分鐘后。

    「我爹說了,我三叔和謝之嶂叔叔等人,都在外面的防線。他已經傳訊過去,會讓我三叔和謝叔陪我們一道兒,由你來和對方交涉。」宋婷玉笑道,「這趟你儘管放心,絕不會讓你有危險,絕不會出現被扯入幽冥界的失誤。」

    「那就好。」秦烈點頭。

    於是兩人出了這山腹,一出來,發現外面艷陽高照,太陽光芒燦燦,令秦烈眼睛一時都無法適應。

    「反正要途徑毒霧澤,等到了那邊,你放我下來一會兒,我和血矛的人談點事情。」秦烈上了流雲七彩蝶后,對宋婷玉要求。

    「呵呵,不是和血矛的人談事吧?是要拉著凌語詩的小手。談談人生理想什麼的吧?」宋婷玉促狹地笑著說。

    「怎麼?你是不是吃醋了?」秦烈笑容燦然,忽然兩手臂張開,眼神灼熱,道:「你要是吃醋了,我可以先和你談談人生,如何?你看我懷抱都張開了,你要不要進來?」

    「呸!誰要和你談人生!」宋婷玉笑罵。

    兩人一路說說笑笑,時間飛快過去,在天色漸暗的時候。流雲七彩蝶出現在毒霧澤深處。

    「我去老地方等你。」宋婷玉丟下秦烈后,騎著流雲七彩蝶離開。

    秦烈孤身前往血矛新尋覓的奇地。

    含著墨海煉製的避毒丹,秦烈在濃濃毒瘴氣內行走,如在大霧中前行。

    「是誰?」看不見的瘴氣深處,忽然傳來一個厲聲問話。

    「秦烈!」

    「啊,原來是秦宗主。裡面請!」一名血矛武者回應。

    不多時,秦烈在濃濃毒瘴氣包裹的那塊奇地,見到了琅邪和馮蓉,還有墨海長老等人。

    一棟棟石樓,一個個血水濃稠的血池,一下子映入他眼帘。看著血矛這些熟悉的面孔,秦烈嘿嘿大笑。

    視線越過這一塊。他看到一個淡綠色的毒湖泊旁邊,有一部分凌家的族人也在修鍊,其中就有凌峰。

    「我這趟過來,除了要將一些寂滅玄雷帶給你們,還要和你們談談事情。」秦烈到了琅邪和馮蓉身前,也不羅嗦,直接丟出十八個寂滅玄雷交給兩人。然後又喚出血厲。

    血厲一出,此地所有血矛武者。都是一臉狂喜之色。

    連琅邪和馮蓉也是目露喜色,齊聲道:「還當前輩早已離開,沒料到前輩竟然還在!」

    「我的確離開了,這只是我半個靈魂而已。」血厲化為一縷血色幽魂,懸浮在眾多血矛武者頭頂,如血色太陽一般,「你們都修鍊血靈訣,算是我血煞宗的門人,如今,我已經確定……血煞宗沒了,只剩下你們這些人,還在修鍊純粹的血靈訣。我和秦烈去過一個地方,那地方,最為適合修鍊血靈訣,就連以前血煞宗最強盛之時,苦苦找尋,都沒有能找到這種神奇之地……」

    「你們談,我先去凌家那邊。」秦烈往凌家走去。

    他知道血厲和這些血矛武者,關於血之絕地要詳談一陣子,知道血厲要說明構建傳送陣,前往血之絕地修鍊的打算,

    「嗯,這邊我來說明,你去忙你的事情吧。」血厲看了他一眼,又遠遠看向凌家族人,眼神有些古怪。

    「秦烈!」

    「秦烈來了!」

    「姐,快出來看誰來了?」

    一眾凌家族人,一看到秦烈現身,都是臉色欣喜。

    「語詩,找個安靜的地方,我和你們談些事情,凌叔,萱萱,還有凌峰,對了,所有紫發、紫眼的孩子,也都叫喚過來。」秦烈過來后,沖剛剛從一棟石樓現身的凌語詩露齒一笑。

    凌語詩一身素凈青衣,一雙淡紫色眼瞳內深邃幽遠,如有著看透人心的魔力一般。

    和她對視,秦烈有種**裸站在她面前,內心所有秘密都被看透的詭異感覺。

    「你的心靈意境,越來越精湛了,站在你的面前,連我,都很有壓力。」秦烈愣了一下,由衷說道。

    凌語詩抿嘴輕笑,氣質恬靜如水,柔聲道:「這樣你就沒法背著我勾三搭四了。」

    秦烈啞然。

    凌家眾人則是善意地呵呵笑了起來。

    「語詩,你變了許多,以前,你肯定不會在這麼多人前,和我說這樣的話。」秦烈到了她身旁后,詫異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你也變了呀。」凌語詩柔聲道。

    「嗯,走出了凌家鎮,你我都經歷了許多事,你我……都在成長,隨著境界提升,隨著見識的增長,隨著你我對自身認識的加深,我們都在改變,我們……正在調整自己,讓自己更加適應這片殘酷的天地。」秦烈悵然若失。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感謝雪兒盟主的再次飄紅,謝謝美女盟主的厚愛,(*^__^*)嘻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