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白骨冥靈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白骨冥靈壇字體大小: A+
     

    一個八角形的圖案,在秦烈的刻畫下,慢慢在石板地上呈現出來。

    八角形如骨頭搭建而成,每一個突起的角,都是一個白森森的骷髏頭,八角形的內部,則是畫出一縷縷幽魂怨靈。

    ——這是葯山那個毀去的圖案。

    從葯山那個詭異的八角形圖案之中,秦烈手中的木雕,接收到一縷訊息,也得到了九幽邪典的上卷。

    他如今刻畫的這個圖案,沒有一點妙用,只是徒有形狀而已。

    然而,就在他這個圖案剛剛形成的霎那,一直緊閉著眼的角魔族六角老者,終於第一次睜開了眼。

    老者神情震撼地看著秦烈刻畫的那詭異圖案,突地厲聲道:「你究竟是誰?你曾在何處見過這個圖案?」

    這也是他第一次開口。

    「你知道這是什麼圖案?」秦烈不答反問。

    「白骨冥靈壇!這是我族用來傳訊之物,你刻畫的白骨冥靈壇竟然有八個角!這種白骨冥靈壇,只有我族的八角強者才能搭建!」這名六角的角魔族老頭,深幽不見得底的眼睛,直直凝視著秦烈,喝道:「你在何處見過這個白骨冥靈壇?你只有見過此物,才能準確刻畫出來!」

    秦烈陡然一震。

    八個角的白骨冥靈壇,只有角魔族的八角強者,才能成功刻畫出來?

    角魔族的八角族人,堪比人族不滅境的絕世強者,就連千年前的血厲。也僅僅只是涅槃境而已!

    實力等同於不滅境的角魔族八角戰士,曾來過葯山,在葯山背面搭建了這個白骨冥靈壇,將九幽邪典的上卷封印其中,由他的木雕進行激活,那不世凶魔,還稱呼他爺爺為尊者……

    「阿叔,八個角的白骨冥靈壇,整個角魔族……只有兩人能搭建出來。八角白骨冥靈壇。不但能傳訊,還能存物,能封存力量……」一名四角的角魔族戰士,震撼欲絕道。

    「給我閉嘴!」老者厲喝。

    其餘幾個頭腦簡單的角魔族戰士,本來面紅耳赤,也都激動起來。似乎也想說些什麼。

    在他一聲厲喝下,所有人神情一變,一個個噤若寒蟬,都沉默了起來。

    「能傳訊,能存物,還能封存力量……」秦烈暗暗思量著。神情驚異起來。

    「你究竟在何處見過這個八角的白骨冥靈壇?」老者又一次厲聲問道。

    「葯山的背面,有人……要藉助於八角的白骨冥靈壇。傳訊給我爺爺。」這一刻,秦烈見思路越發明確,在確定了那圖案和角魔族有關后,他百分百肯定了他的猜測——他爺爺和角魔族關係密切。

    他也明白,他先前的判斷沒錯,他之所以能離開幽冥界,並非他和宋婷玉幸運。也不是因為角魔族強者沒有留意他。

    而是對方故意放水了。

    於是,在老者驚駭看來之時。他閃電般取出空間戒的木雕,舉著木雕讓這個六角的角魔族老者能看清楚。

    數秒后,他又迅速將木雕重新收回空間戒,補充道:「我叫秦烈,我爺爺叫秦山。」

    那些三角、四角的角魔族戰士,在看到木雕,在他說明他的名字,和秦山名字的時候,並沒有特別反應。

    他們似乎並不知這些族內的秘事。

    然而,六角的老者,卻是轟然一震。

    老者如被強烈的衝擊到,滿臉驚憾之色,盯著秦烈久久不語。

    秦烈也不講話。

    他在等,等這老者冷靜下來,等這老者主動開口詢問。

    好一會兒,老者終於問話,「我沒聽過尊者有個孫子,你,對你爺爺了解多少?對我們,你了解多少?對我們和你爺爺,又了解多少?」

    「一概不知。」秦烈沉聲道。

    「一概不知?」老者布滿疤痕的臉上,露出猙獰冷笑,「你是玄天盟弄來誆騙我們的吧?」

    秦烈皺眉,解釋道:「幾年前,我爺爺說要離開一趟,這木雕是他留下給我的。我,因為自身的一些原因,對我爺爺的來歷並不清楚,我還想問問你們,我爺爺和你們什麼關係?我爺爺,究竟什麼身份?」

    「你想知道?」老者冷笑。

    「自然想知道。」秦烈坦然道。

    「除非你助我脫困,以此證明這不是玄天盟的一個圈套,否則我信不過你。」角魔族的六角老者,冷冷看著他,「只有這樣,我才能確信你是尊者的孫子,也只有這樣,我才會相信你!」

    「助你脫困?你在開玩笑吧?」秦烈冷哼一聲,「我不過萬象境而已,以你們角魔族的實力來看,只是三個角的戰士力量。以我的境界,想助你們從此地脫困,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你做不到這一點,我就沒法信你。」六角老者也冷聲道。

    秦烈有些頹喪。

    在他終於有了一點他爺爺的線索,然而,就要去解開的時候,這個角魔族的老頭竟然不相信他,還提出如此苛刻的條件來。

    此地為玄天盟的牢獄,禁制重重,並有不少強者駐守,就算是要強行以寂滅玄雷轟破禁制,他也未必就能助這角魔族的老者脫身。

    一旦他這麼去做了,他和玄天盟之間的關係,就會立即崩碎。

    玄天盟,不但會毫不留情擊殺他,還可能遷怒凌家,將藏身毒霧澤的凌家族人一併滅掉。

    除非他能無聲無息地,不引起玄天盟的注意,神不知鬼不覺地助老者逃出牢獄。

    可是,要將這個全身被釘住,身負重創,還無法藉助於冥魔氣修鍊的六角老頭,無聲無息救走,談何容易?

    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你來告訴我,我用什麼辦法能助你離開?」秦烈反問,冷聲道:「只要你能找到辦法,我就願意嘗試!」

    「你真願意?」六角的老者驚異道。

    「不能暴露我和你們之間的關係,否則,我,還有我的親人,都將被玄天盟瞬間滅殺。」秦烈沉著臉,「我有我的顧慮。」

    「我還真有一個法子,只要你肯幫忙,我就能脫困離開。只要你小心謹慎一點,你也不會被玄天盟懷疑,如何?」老者幽幽看著他。

    「你先說說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感謝昨天小潘,潘珏銘的飄紅,拱手道謝一下~~

    呃,今天的四章,有的章節字數比較少,大家海涵,因為我實在寫不動了~~~

    最後弱弱地再求一下月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