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破開迷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破開迷霧字體大小: A+
     

    「玄陰九葉蓮對人族武者修鍊有益,對你們而言,應該沒那麼重要,何必死守著不放?」

    隔著柵欄,秦烈苦口婆心勸說著,言辭切切。

    「只要前輩肯點頭,肯開口講話,什麼事情都好談的。」

    「前輩有什麼條件,可以儘管說,由我來轉告玄天盟的幾位,大家可以好好商量嘛。」

    「實在不行,前輩也說出自己的名號,由我們和你們外界族人交涉,如何?」

    「前輩,你就睜開眼,開口講一句話可行?」

    柵欄外,秦烈沖著囚室不住勸說,為了一萬貢獻點,他也算是絞盡腦汁了。

    這是三天內,他第五次過來了,這五次,他都是換了花樣對老者進行勸說。

    可惜,不但那有著六角的角魔族老者閉著眼不吭聲,就連那些三角、四角的角魔族戰士,也都反常的閉眼沉默。

    不論他如何勸說,對方都當他空氣,無人睜眼看他一下。

    秦烈沮喪不已,忽然覺得和這些邪族打交道,當真是一件頭疼的事。這玄天盟的一萬貢獻點,也並沒有他想象中那麼好掙。

    「算了,你們好好想想,我還會再來。」許久后,秦烈口乾舌燥,又一次放棄。

    轉身,他看到宋婷玉嘴角含笑,俏生生在旁邊站著,饒有興緻地看著他。

    「這次你的耐心不錯,一直勸說了半個時辰,比起前幾次。算是有了大進步了。」宋婷玉嬌笑著,握緊晶瑩拳頭,俏皮地揮舞了一下,鼓氣道:「繼續加油,為了一萬貢獻點!」

    「你們玄天盟的貢獻點,可真是不容易掙,哎,我看我純粹是浪費時間。」秦烈苦笑,搖了搖頭。說道:「我要仔細想想了,這種一味的勸說,貌似沒有什麼效果。」

    「你都說了些什麼呀?」宋婷玉興緻勃勃道。

    「能說什麼?就是承諾他們,只要肯配合,肯說明玄陰九葉蓮的情況,就放他們回去了。」秦烈皺著眉頭。也覺得這樣可能不是辦法,必須要另闢蹊徑才行。

    「嗯,如果是我,我也是這麼勸說。」宋婷玉輕笑道。

    「今天到此為止。」

    簡陋的石室中,秦烈默然端坐著,皺眉苦思。準備換一條思路,從自身出發多想想。

    「幽冥界。邪族,九幽邪典,尊者,邪神之血……」

    一縷縷念頭,在他腦海簇簇聚集著,亂麻一般困擾著他。

    秦山和邪族的關係,邪冥通道的敞開。凌家,木雕。八角形傳訊陣……這種種事件之間,隱隱有著某種聯繫,他想要通過這些事情,理清思路,要弄清楚狀況。

    「所謂萬象境,修鍊的其實是本心,在這個境界,心境的積累要比靈力的增長還要關鍵。」

    秦烈一邊想著,一邊慢慢靜下心來,以心神觀望魂湖。

    在他腦海之中,有精神意識凝為的魂湖,內部幻象滋生,許多紊亂的記憶,形成轉瞬即逝的畫面,交替在魂湖內反映出來。

    魂湖,如同一面不住變幻著景象的鏡子。

    他和宋婷玉墜入幽冥界的一件件往事,他親身經歷的幾個兇險場景,一個接著一個,不住飛逝著。

    屏息凝神,秦烈集中精神,就盯著腦海魂湖內的場景仔細去看。

    一幕幕畫面,交替從中閃現,魂湖如武者的心眼,他曾經歷的一切,只要他心中所想,就能通過魂湖重新凝現出來。

    突地,一幕畫面在他魂湖內變得無比清晰。

    魂湖內,他和宋婷玉處在流虹罩內,潛藏在水潭的潭底,要躲過一名角魔族強者的追擊。

    在潭底,他清晰看到了這名同樣有著六角的角魔族老者,在以靈魂搜尋他和宋婷玉。

    魂湖畫面中,他本人眼神突顯一絲驚異,下意識瞄向空間戒。

    秦烈立即想起當時的情況。

    在當時,他空間戒內的木雕,忽然有了奇妙變化。

    他清楚的記得,當時木雕閃閃發光,如感知到某樣東西,顯得蠢蠢欲動。

    而那名在潭邊的角魔族六角老頭,縮在袖口的一隻手,似乎攥著某樣東西。

    那樣東西,彷彿就是引起他空間戒木雕變化的罪魁禍首!

    角魔族的老頭,也似乎突然發現什麼,神情激動不已,就連情緒都有些失控。

    然而,在那時,因為他處在巨大兇險之中,所以並沒有多想,之後也一直忙於逃出幽冥界,沒有閑暇多想這件事。

    如今,他聯繫起在葯山的時候,從那葯山背面一個詭異的八角形圖案內,引發木雕形成的變化,傳出的訊念……

    他突然明白了過來!

    必然是那名角魔族的老頭,袖口內攥著的某樣東西,引起了木雕的巨變!

    他忽然又記起血厲對宋婷玉的懷疑,血厲懷疑宋婷玉和邪族有勾結,所以他在血之絕地修鍊血靈訣的時候,附近明明有角魔族強者,可那些人卻並未靠近。

    因為那不合常理。

    「我想,我終於明白了。」秦烈睜開眼,如掃清重重迷霧,一下子看清楚了真相,「角魔族的強者,之所以沒有窮追猛打,之所以沒有對我們趕盡殺絕,根本不是因為宋婷玉,而是因為我,因為我手中的木雕!那個擁有六角的角魔族老者,分明感知到我手持木雕,或許,他從始到終都知道我就在潭底!」

    秦烈轟然巨震。

    他腦海魂湖內,種種變幻莫測的場景,如雲霧衍化凝結而成,此時,如被狂風吹過,瞬間消散乾淨。

    魂湖忽然變得澄清無比。

    秦烈生出一種魂湖被洗鍊,精神得到升華的奇妙感受,這感覺一出,他覺得他彷彿智慧被提升,覺得想一些事情沒有往常那麼吃力了。

    「赤瀾大陸下方的幽冥界,乃是角魔族的一個族部,那名向爺爺傳遞訊息,稱呼爺爺為尊者的邪族,沒意外的話,應該也是來自於角魔族!」秦烈思路一下子清晰了,「木雕,就是爺爺的信物!」

    魂湖明凈,困擾他許久的重重迷霧,逐漸被他一點點驅散開來。

    沉吟半響,他漸漸有了方向,慢慢把握住脈絡,於是他走出石室。

    隔壁石室,宋婷玉一聽到他這邊的動靜,也趕緊走了出來,笑吟吟地問道:「又要開始新一輪勸說了?」

    「咦?」宋婷玉輕呼一聲,然後深深看向秦烈的眼睛,忽然道:「今天你的眼睛很清澈,是不是困擾你的某個問題,心中的某個結,被你給解開了?」

    「這你都能看出來?」秦烈愕然。

    「當然。」宋婷玉表情認真,「萬象境修鍊的是心,而不是靈力的堆積,只有心靈獲得提升,從諸生萬象之中找到真我,能看清本心自身,才能不斷提升自己。」

    秦烈眼睛一亮。

    「你的心境,又有了一點提升。你可別小看這一點,要踏入萬象境後期,你就需要這麼一點一點的提升心境,等積累到一定程度,就能水到渠成破階了。」宋婷玉仔細解釋。

    「謝謝你的提點。」秦烈點了點頭,眼中流露出思索之意,腳步卻不停息,輕車熟路地往囚禁角魔族的囚室行去。

    幾分鐘后,他又一次站到囚室外,隔著柵欄,他再次看向那名有著六角的角魔族老者。

    「婷玉,這次,我想和他單獨談,我希望你能迴避一下。」秦烈忽然道。

    「需要我迴避呢?」宋婷玉掩口嬌笑,「你講的幽冥界語言,我壓根聽不懂,我只是看著好玩而已。」

    「這次,我打算做出一些滑稽的動作,我不想別人看到。」秦烈哼道。

    「呵呵,那好吧,雖然我很有興趣,不過我知道你肯定不會讓我留下來看。」宋婷玉聳聳肩,識趣地轉身走開,還幫他將石門給關閉了。

    秦烈忽然蹲下,以一根手指為筆,以吞吐的靈力為墨汁,在石地上默默刻畫起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