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囚室凶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囚室凶魔字體大小: A+
     

    穿過一條寬敞石道,前方豁然開朗,一個巨大無比的石洞,一下子映入秦烈眼帘。

    石洞處在山腹中間,佔地數十畝,上方石壁有十幾米高,猛一看,這石洞像是一個巨型殿堂。

    周邊岩壁上,有著一個個石門,石門有的敞開著,有的嚴嚴實實封閉,每一個石門後面,彷彿又通往另外一個石洞。

    這山峰裡面的空間,如迷宮一樣,如果不熟悉,冒然闖進來肯定會迷路。

    「嗚嗚!」

    「嗷嚎!」

    「放我出去!」

    一聲聲凄厲慘嚎,從旁邊那些石門內傳來,如厲鬼咆哮,如幽魂低泣,聽的人毛骨悚然。

    秦烈湊向其中一個敞開的石門,往內一看,發現一名瘦骨嶙峋,體態乾癟如屍的老者,在一間石室內,被一條條鎖鏈穿透鎖骨,腳背被鋼釘釘住,身體被死死釘死在原地。

    這老者嗷嗷怪叫著,瘋狂搖晃著身體,將那些鎖鏈搖晃的嘩啦啦亂響。

    「這是?」秦烈別頭看向宋婷玉。

    宋婷玉神色有些不自然,在秦烈的目光下,她訕訕笑了兩聲,尷尬道:「這些年來,和玄天盟為敵的勢力很多,下面的黑鐵級勢力……也有一些人桀驁不馴。前些年,我們在海外也征戰過,結了不少仇家,有一部分人本身還有價值,我們不想他們死,想從他們身上得到些東西,所以……」

    不用她解釋。秦烈就能看出這是囚牢,是玄天盟囚禁仇家的地方。

    「這些人的記憶,難道不能強行剝離出來?你們不是有碎念晶么?」秦烈奇怪道。

    「碎念晶並不是對所有人使用。」宋婷玉指向石室內老者,輕聲解釋:「譬如他,境界就在如意境中期,靈魂很強大。除非我們直接滅殺掉他的靈魂,然後在他靈魂沒有徹底消散之前,趕緊以碎念晶剝離記憶,不然因為他靈魂強悍。碎念晶就沒辦法在他有防備的時候,強行剝離他的記憶。」

    「那你們為什麼沒有下手?」秦烈訝然。

    「因為我們需要他活著。」宋婷玉沒有深入解釋。

    秦烈也知道有些事情,她不方便多說,於是沒有繼續往下問。

    「小姐,三位家主要你帶秦烈過去。」一個聲音,從離秦烈較遠的一個敞開石門內傳來。

    「跟我來。」站了一會兒的宋婷玉。對秦烈打了個眼色,帶著她走向那個石門。

    一入石門,光亮忽然黯淡下來,一個巨大的囚室在秦烈眼前呈現出來。

    在這間囚室內,傳出令人要嘔吐的腐屍氣味,囚室潮濕陰暗。有陣陣陰風回蕩著。

    十來個角魔族的族人,乾瘦如厲鬼。眼睛死氣沉沉,分別縮在囚室的各個牆角的角落。

    囚室內,有著幾具腐爛的屍體,還有不少枯骨堆。

    宋禹、謝耀陽、聶鋆、宋智,還有幾個玄天盟的老頭,都在囚室外面站著,隔著寒鐵柵欄。捂著鼻子,一臉厭惡看向囚室。

    「爹。聶叔,謝叔,各位叔伯。」宋婷玉帶著秦烈,來到眾人身旁,輕聲道:「我把秦烈帶來了。」

    「嗯。」宋禹微微一笑,揮手示意秦烈走近一點。

    謝耀陽、聶鋆、宋智,還有那些玄天盟三大家族的大人物,都凝神打量著秦烈,但只有謝耀陽和宋智兩人,算是友善地沖秦烈點了點頭,其餘人,都是神色冷漠,沒有將秦烈這個小人物放在眼裡。

    「秦烈,我讓玉兒半夜三更喚你過來,是因為有事需要你幫忙。」宋禹開門見山,明言道:「這些年來,玄天盟和八極聖殿都在對抗幽冥界邪族,在幽冥戰場內,我們和對方隔一段時間就會爆發血戰。有時候,我們能生擒一兩個角魔族的戰士……你現在所看到的,就是我們在幽冥戰場生擒的角魔族族人,我們將其囚禁在這裡,藉助於碎念晶來剝離他們的記憶,從而來了解幽冥界的邪族。」

    秦烈默默點頭。

    臨近后,再去看囚室內的角魔族族人,他發現那些縮在牆角的角魔族戰士,身上疤痕交錯,臉上也有著觸目驚心的傷痕。

    有的人,指頭被斬斷,也有的人,連角魔族族人獨有的尾巴,也被切掉了,更有人眼睛被挖出……

    很顯然,玄天盟對待這些異族的手段,並不比角魔族的戰士對待人族俘虜來的溫和。

    不同種族間的戰鬥,往往就是這麼殘酷,直接戰死沙場還算是好的,如果被對方生擒活捉,那下場……要比立即死去還要凄慘許多。

    「咦?六角戰士!」秦烈突地低喝。

    囚室中央,一名滿身細密疤痕,四肢大張著,被一根根巨大鋼釘釘在牆上的角魔族老者,分明有著六個角!

    這個角魔族老者,閉著眼,四肢大張正對著眾人,他的手腳、鎖骨、肩膀等要害部位,都被鋼釘穿透,死死釘在岩壁上。

    他身後的岩壁上,紋刻著蜘蛛一般的繁複花紋,那些花紋光點熠熠,傳出強烈的靈魂波動。

    如另外一重禁制。

    老者瘦如乾屍,和當時被囚禁在靈紋柱內的血厲有些相似,他身上縱橫交錯的傷痕,像是深入骨髓,看一眼就讓人心神驚顫。

    「不錯,正是角魔族的六角戰士,實力堪比我們人族破碎境的強者。」宋禹回憶起擒拿的過程,神色漸漸凝重起來,「多年前,這名邪族強者在幽冥戰場內,格殺了八極聖殿眾多強者,衝破了八極聖殿的重重防線,竟兇悍地遁出幽冥戰場,踏上了赤瀾大陸。他一路沖向我們玄天盟的地界,往大概星雲閣的方向而來,將沿途追殺他的人,一個個絞殺。」

    謝耀陽、聶鋆和宋智等人,聽他講起往事,都露出心有餘悸的表情。

    那些玄天盟強者,看向囚室內的角魔族六角老頭,眼中也都顯出一絲懼意。

    「該死的八極聖殿,沒有告訴我們此人竟是六角強者,害的我們錯估了他的實力,以至於我玄天盟先後派出的五波武者,都被他屠殺乾淨。」宋禹咬了咬牙,「為此,我玄天盟損失慘重,有三名如意境武者喪生!」

    秦烈不由看向那閉著眼的角魔族老者,神色有些敬畏。

    「好在我們反應及時。由我,老謝,老聶三人親自帶上族內強者,一起對此獠展開追擊,最終在離你們凌家鎮三百里的極寒山脈邊沿,將刺獠重創,從而擒拿了他。」宋禹深吸一口氣,「即便如此,我們也損失了不少人,老謝和老聶兩人,也都不同程度受傷。」

    秦烈駭然。

    玄天盟三大家主親自出手,三個破碎境強者,再加上族內高手,一起來劫殺此邪族,還都損失慘重,才最終將這名擁有六角的角魔族老頭生擒。

    這老頭該多麼兇悍?

    「你現在不必擔心了。」宋智插話,笑態可掬道:「邪族畢竟是邪族,他們需要冥魔氣才能恢復,在這裡,這名兇殘至極的角魔族強者,無法藉助於冥魔氣恢復,還要日日以體內力量抵禦天地靈氣的腐蝕。如今的他,虛弱的和凡人差不多,再也不可能恢復當年的雄風。」

    「嗯,他現在沒有威脅。」謝耀陽也發話。

    秦烈深深看向囚室內的邪族凶魔,沉吟了一下,回頭問道:「你們想讓我做什麼?」

    「那個,聽說你懂幽冥界的語言對吧?」宋智呵呵笑著,「說起來有些丟人,我們赤瀾大陸的人族,無人通曉幽冥界的語言。在海外,據說有強者精通幽冥界的話語,但那些人……我們信不過,所以沒有邀請他們過來。」

    秦烈也不吭聲,只是看向他,聽他進一步的解釋。

    「這名擁有六角的角魔族老者,在角魔族一定是身份極高,應該輩分也不低。」宋智摸著鬍鬚,笑著說:「他或許知道角魔族族內,有沒有玄陰九葉蓮,我們喚你過來,是希望由你來問問,看看能否問出關於玄陰九葉蓮的消息。」

    謝耀陽、聶鋆,還有幾名玄天盟強者,在宋智提起玄陰九葉蓮以後,都是眼睛微微一亮。

    秦烈立即意會過來。

    能助破碎境武者,在破階之時少承受涅槃業火焚燒的玄陰九葉蓮,對在場所有人而言,都是夢寐以求的至寶!

    不但宋禹動心了,聶鋆,謝耀陽,還有幾個或是如意境巔峰,或是破碎境初期的玄天盟強者,也都想為自己的將來做打算,都想得到一株玄陰九葉蓮。

    「他就算是知道角魔族有玄陰九葉蓮,又能如何?」秦烈愕然,「現在的他,又能怎樣?」

    「如果角魔族真有玄陰九葉蓮,我們……可以用此人來進行交換。」宋智不像是開玩笑,認真道:「一個如此強悍的六角強者,在那個角魔族的族部,絕對是極其重要的人物。為了這個人物,以玄陰九葉蓮進行交換,我想角魔族的族人,應該會心動,再珍貴的靈材,也畢竟只是靈材,應該沒一個六角強者的價值高吧?」

    「為了玄陰九葉蓮,你們真願意放他活著出去?」秦烈微微變色。

    宋禹、謝耀陽、聶鋆三人齊齊點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第一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