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深夜秘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深夜秘行字體大小: A+
     

    「凌家族人體內流淌的,就是所謂的邪神之血!」

    血厲眼中閃爍著血光,深深看著秦烈,道明他打聽到的消息。

    秦烈轟然巨震,久久無語。

    好半響,秦烈重新鎮定下來,又道:「邪神之血有何奇妙?」

    「邪神體內的鮮血,自然妙用無窮,不過具體的情況,我也沒辦法問明白。畢竟,這是幽冥界的秘事,就連許多幽冥界的邪族武者,也未必就能說個清楚明白。」

    血厲頓了一下,然後一字一頓道:「但我聽說,擁有邪神之血的邪族族人,如果能不斷強大,等強大到一定程度后,能蛻變成邪神!」

    「變成邪神?!」秦烈駭然失色。

    「不錯!」血厲沒有看玩笑的意思,表情肅然,「從我打聽到的消息來看,幽冥界那隕滅的五大邪神,也是這麼一步步強大而來!」

    「你是說,如果凌家那些人,將來足夠強大,會蛻變成……邪神?」秦烈表情震撼。

    「正是這樣!」血厲沉喝。

    秦烈再次沉默。

    從木雕內的消息來看,內部九幽邪典的上卷,應當是他爺爺秦山囑託傳訊者找尋。

    那人也言明了,那上卷九幽邪典只能融入擁有邪神之血的邪族鮮血之中,聯繫起凌峰的一番說法,他忽然明白木雕的九幽邪典是秦山為誰尋找的了——凌家!

    他爺爺這是幫凌家找尋的九幽邪典!

    九幽邪典,為邪族一切靈訣、秘技的源頭。回想起高宇的九幽浮魂錄,秦烈可以肯定血厲打聽的消息絕對屬實。

    為何爺爺知道凌家的族人體內流淌著邪神之血,為何要幫凌家找尋九幽邪典,又怎能驅使邪族為他所用?

    根據血厲所言,「尊者」是邪族的族部,對依附者的稱呼,這麼來看,爺爺麾下有邪族的族部?

    種種疑惑如重重迷霧,層層籠罩著他。讓他無法看清真相,也無法理清頭緒。

    「有一點可以肯定,凌家不單單是幽冥界的邪族,而且……還必然是高階邪族。沒意外的話,凌家,絕對要超出角魔族。肯定比角魔族這個種族神秘的多。」

    血厲見秦烈久久不講話,自顧自地發表見解,「凌家在赤瀾大陸生活多年,不但能適應陽光,適應白晝的生活,竟然還能藉助於天地靈氣修鍊。以我對幽冥界邪族的淺薄認識。都覺得這一點匪夷所思,在大多數邪族進入靈域。都需要在裹著重重冥魔氣的情況下。而凌家,在這片土地上,不知已經生活了多少年,單單這一點就能說明他們的特殊。」

    秦烈暗暗點頭,沉吟了一下,說道:「你先回鎮魂珠歇歇吧。」

    「你有事情瞞著我。」血厲道。

    「我想讓你知道的,自然會告訴你。而我不想說的,你最好別多問。」秦烈皺眉。

    血厲哼了一聲。顯然有些不滿,不過也沒有與他爭執,依言化為一道血光鑽入鎮魂珠。

    三日後,許良、馮楠、萬迦、陀山四人又一次登門。

    這趟過來后,由馮楠將十塊霜星石和十五塊幻彩石一起拿出,一塊塊擺放在秦烈面前石地上。

    幻彩石內有著一縷縷彩光,晶瑩剔透,非常漂亮,霜星石這像是冰塊,內部有點點星辰狀的光點,一有靈力滲透,那些星光就會愈發閃亮。

    二十五塊稀罕的玉石,在秦烈身前平放著,發出蒙蒙光澤,將修鍊室映照的有些璀璨炫目。

    「你點一點。」馮楠含笑道。

    秦烈伸出指頭,一道電光在指尖綻放,那電光倏地落入第一塊玉石之中。

    霜星石陡然閃亮,星光湛湛,只是一霎,電光由從玉石內飛了出來,進入第二塊霜星石,然後是第三塊,第四塊……

    電光在每一塊玉石內轉了一圈,如小蛇一般,又重新隱沒秦烈指腹。

    「沒問題。」秦烈這才點頭,取出三個寂滅玄雷,將其交給馮楠,並且說明激活雷霆之力的方法。

    馮楠四人眼睛閃亮,接過寂滅玄雷后,紛紛驚奇把玩。

    「多謝秦兄弟,有了這三個寂滅玄雷,我們這趟任務就真正有了把握!」許良道謝。

    馮楠、陀山、萬迦也是拱手致謝。

    秦烈神情淡然。

    四人又寒暄了一會兒,眼見秦烈沒有交談的意思,也就識趣離開。

    天漸漸黑了。

    秦烈將霜星石和幻彩石一一收好,一人靜坐在修鍊室內,默默思量著九幽邪典和邪神之血一事。

    九幽邪典的上卷,就在木雕內部,如果將其交給凌家人,由凌語詩、凌峰、凌萱萱等人修鍊,這幾人……將來會不會變成幽冥界的邪神?

    他闖蕩過角魔族那個族部的魔神山脈,那五個邪神,還僅僅只是邪神諸多分身之一。

    即便如此,兩個邪神蘇醒的威懾,他還是記憶猶新。

    如果有一天,凌語詩、凌峰、凌萱萱等一眾體內流淌邪神之血的凌家族人,在修鍊九幽邪典后,都變成比那邪神分身還要可怕的真正邪神,那會怎樣?

    凌家自己,能不能接受這一切?能不能接受他們的蛻變?

    假裝什麼都不知道,讓凌家人在血矛的庇護下,安然以天地靈氣修鍊,永遠不能蛻變成邪神,會不會更好一點?

    秦烈皺著眉頭,心中有些猶豫,猶豫著要不要告知凌家人實情,猶豫要不要將九幽邪典交給凌家。

    「九幽邪典,是爺爺為凌家討要的,爺爺明顯是準備讓凌家族人修鍊這法決!這是爺爺的意思!」許久后,秦烈突地下定了決心,決定告知凌家族人詳情,將九幽邪典交到凌語詩手上。

    決心一下,他忽然輕鬆下來,彷彿卸下了重擔。

    「秦烈,你在裡面么?」宋婷玉的輕呼,忽然在他耳邊響起。

    「你在何處?」秦烈不答反問。

    「你看窗外。」宋婷玉道。

    秦烈湊到窗前,看到在他樓下的陰影處,宋婷玉幽靈一般站著。

    「半夜三更的,你這時候找我做什麼?」秦烈愕然。

    「你跟我去一個地方,我們有事找你幫忙。我爹,謝叔,聶叔,還有幾個玄天盟的大人物,都在等著你……」宋婷玉壓低聲音道。

    「究竟什麼事?」秦烈愈發震驚。

    「去了你就知道了。」宋婷玉瞄向周邊,神色有些謹慎,輕聲道:「你這就跟我走。」

    秦烈漠然不動,沉聲問道:「有沒有危險?」

    「我以我性命擔保,我們絕不是要害你!」宋婷玉舉手起誓。

    「好,我相信你。」秦烈這才下樓。

    兩人的談話,連最近的姚泰都沒有驚動,在宋婷玉的示意下,秦烈也不由小心謹慎起來,避過周邊許良、陀山、馮楠等人的位置,隨著她一路離開客卿部。

    「上來!」一出客卿部,宋婷玉便扯著他,直接上了流雲七彩蝶。

    在月光下,流雲七彩蝶呼嘯而出,竟朝著玄天城的城外飛去。

    玄天城四面環山,這座巨城就坐落在群山之間,如今,在宋婷玉的指點下,流雲七彩蝶在夜色下如一道絢麗的電光,往周邊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飛去。

    不多時,流雲七彩蝶來到那座山峰的山腰,落在半山腰一塊突出來的石台上。

    「去山腹裡面。」宋婷玉下來后,徑直走向一塊光滑石壁,指尖一道彩光射出,打在石壁上,嬌喝道:「是我,我帶秦烈過來了,開門。」

    石壁忽地裂開一條寬敞石道,石道內寶石耀目,將內部照耀的燈火通明。

    秦烈臉色倏地一變。

    在石壁裂開通道后,通道深處,隱隱傳來一聲聲鬼哭狼嚎的慘叫,凄厲無比。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呃,昨天月票一直沒動,我以為沒法進入前二十,下午寫了一章就帶兒子出去玩了,晚上回來后,才發現莫名其妙又進入前二十了,今天狀態不好,補不起來,換在明天四更,抱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