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凶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凶名字體大小: A+
     

    姚泰一路忐忑,和秦烈一道兒走了出來,待到他發現除了許良,還有陀山、馮楠、萬迦后,他立即驚恐起來。

    許良如此興師動眾,究竟想拿秦烈和他怎樣?

    姚泰心中萬份不安。

    「你是秦烈?器具宗那個秦烈?」許良一身青衫,面色如蠟,頭髮有些稀鬆,模樣顯得有些老態,只有眼睛炯炯有神。

    秦烈神情傲然,冷淡道:「是我。」

    許良忽然拱手,露齒笑了起來,說道:「幸會幸會。」

    在姚泰錯愕的目光下,許良一揮手,突然冷著臉喝道:「孽障!還不過來向你姚叔道歉?!」

    然後就見許良的兒子許木,耷拉著腦袋,垂頭喪氣地從他身後走了出來,來到姚泰身前後,許木更是膝蓋一軟,朝著姚泰直接跪了下來,低著頭無奈道:「姚叔,我錯了,請你念在我年少無知的份上,不要和我計較。」

    姚泰一臉獃滯。

    因許良、陀山、馮楠、萬迦四人並排站著,加上這四人身高氣勢都不凡,完全吸引了姚泰的目光,以至於他根本沒有看到在這四人的身後,還有許木等人跟著。

    如今,許木在許良的訓斥下,一走出來就跪下認錯,這簡直就是平地一聲驚雷,讓姚泰腦海轟隆隆響個不停。

    他獃獃看著許良,又一臉古怪地看向跪在地上的許木,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他跟隨許良一年多,深知許良心胸狹窄。且睚眥必報,許木是他兒子,性格和他一模一樣,還深得他的喜愛。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許良對他沒有一點敬重之意,將他當成可有可無的角色。

    也是因為許良的輕視,導致他兒子許木,也不將姚泰放在眼裡,時常叫嚷著。讓姚泰做這個,干那個。

    在這麼長時間內,許木不找他麻煩,就已經算是好事了,何時喊過他一聲「姚叔」?

    「姚兄,前幾天……是我們有錯在先。還望姚兄別放在心上。」之前嚷嚷著,要等許良回來,再找秦烈算賬的中年人,也從許良身後走出,抱拳躬身,神態謙卑。

    姚泰愈發驚愕不明。

    「老姚。犬子趁我不在的時候,的確多有不是。你要是心有不滿,就踹他幾腳解解氣!我絕無二話!」許良表態。

    老姚?

    姚泰身子一顫,忙道:「大人,您這是?」

    「行了行了。」秦烈已經看出苗頭,揮手不耐道:「搞這麼一出有意思么?」

    許良四人表情尷尬起來。

    「有事說事,沒事就讓開,我還忙著呢。」秦烈皺眉。

    「姚叔……」那許木。哭喪著臉,垂著頭:「還請姚叔原諒我。」

    「不敢不敢。」姚泰忙道。

    許良忽然瞪了許木一眼。

    許木臉色一變。想了一眼,咬著牙,「啪啪」抽了自己幾巴掌,抽的他臉都紅腫了,才抬頭看向姚泰,哭求道:「姚叔,你就放過我吧!」

    「大人,事情過去就過去了,算了,我不會放在心上。」姚泰並不傻,到了這時候,他也看明白了。

    原來許良、陀山、馮楠、萬迦四人,過來並非興師問罪,而是……求秦烈收手的。

    他們顯然深深懼怕秦烈。

    僅僅兩年多時間,以前在星雲閣為他打下手的秦烈,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竟讓許良、陀山、馮楠、萬迦這四個宋家的星級客卿,都如此懼怕?

    姚泰驚愕不已。

    「還不謝謝你姚叔!」許良喝道。

    許木連連道謝,他時不時瞄向秦烈的目光,充滿了深深恐懼。

    這傢伙,就是那個在器具宗,以寂滅玄雷滅殺五方勢力強者,令眾多通幽境、萬象境強者慘死,以手段將謝之嶂大人、宋思源大人困住,逼迫玄天盟不得不改變對器具宗方針的狂魔秦烈?

    就是裂開了邪冥通道,在幽冥界遊盪半年,還能活著出來的煞星?

    許木每看秦烈一眼,就多出一分恐懼,一想起秦烈做出來的那些事情,就暗暗心慌。

    「還不快滾!」許良暴喝。

    許木如蒙大赦,和那中年人一道兒,畏畏縮縮退走,一溜煙就沒影了。

    「秦宗主,我……並不知道姚泰和你有舊。」許良拱拱手,充滿歉意道。

    「秦宗主?」姚泰又傻眼了,心道:「秦烈何時成了什麼宗的宗主?」

    「我已經不再是器具宗的宗主。」咧開嘴,秦烈笑容有些冷森,「尤其是在我殺了應興然之後。現在器具宗的三大供奉,怕是已恨我入骨,嘿……他們這輩子都會後悔,後悔曾選我做過器具宗宗主。」

    姚泰轟然一震,再看身旁的秦烈,忽然覺得時隔兩年後,秦烈再也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人。

    器具宗!一個煉器師凝成的黑鐵級勢力,秦烈,竟做過器具宗的宗主!

    姚泰一臉匪夷所思。

    「呃,那就秦兄弟吧……」許良一愣后,忽然笑道:「秦兄弟,老姚既然和你有舊,那我就不挽留了,以後老姚就跟著你好了。」

    秦烈一直冷漠的臉上,首次綻出一個笑容,點了點頭,說道:「不嫌棄的話,四位來裡面坐坐,有什麼事情裡面詳談。」

    許良四人站了這麼久,就是為了等他這句話,聽他這麼一說,全都笑了起來。

    不多時,秦烈和這四人,還有姚泰,一併來到那個小小的會客室。

    都坐定后,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姚大師,是我在煉器上的啟蒙恩師,對姚大師……我一直心存感激。所以,不論許前輩如何挽留,姚大師我都是要定了,嘿,但既然許前輩主動放人了,那自然最好不過,這個人情,我算是承了……」

    「老姚竟然是秦兄弟的啟蒙恩師?」許良一驚,「老姚,你怎不早說?」

    陀山、馮楠、萬迦三人,再看姚泰的時候,眼中也顯出一絲驚異。

    姚泰滿臉尷尬,乾笑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行了,說說正事吧。」秦烈擺擺手,示意四人別繼續寒暄了,「你們四人一道兒過來,自然不單單隻是為了姚大師,說吧,找我有什麼事情?」

    「秦兄弟,我們四人近期承接了一個任務,那任務……有些兇險,我們有點沒底。」還是由許良發話,「聽說,聽說秦兄弟的寂滅玄雷威力無窮,一個的殺傷力就極為可觀,我們……我們想求購幾個,用材料兌換也行,靈石也可以,就算是貢獻點,都能轉讓給你,你看?」

    「還請秦兄弟能割愛幾個。」其餘三人也都拱手,齊聲懇求。

    秦烈忽然笑了。

    原來是為了寂滅玄雷而來,難怪許良態度如此謙卑,也難怪他要許木對姚泰做出這種姿態來。

    果然是有求於他。

    秦烈心思一轉,摸了摸下巴,嘿嘿笑道:「你們來的還真巧,我這幾天恰恰煉製了一批寂滅玄雷,而且,這批寂滅玄雷都改良過,你們就算是不修鍊雷電之力,只要按照我的方法,也能輕鬆使用。」

    許良四人眼睛猛地一亮。

    「靈石我不缺,用貢獻點兌換可以,特殊的材料……最好!」秦烈認真起來,一邊和許良四人講話,一邊聯繫血厲,詢問構建傳送陣所缺的稀罕材料。

    「秦兄弟需要什麼特殊材料?」許良忙問。

    秦烈先和血厲溝通,沒有立即答話,過了一會兒,才說道:「幻彩石、霜星石、天機晶、空靈玉、赤靈龜的鮮血,這五種靈材,你們誰手中有?」

    「玄級六品的幻彩石,地級一品的霜星石,地級三品的天機晶,地級三品的空靈玉,地級五品的赤靈龜精血!」四人中,唯一的女性馮楠,一驚后,準確道明每一種靈材的品階,想了一下,才對秦烈說道:「幻彩石和霜星石,我們能弄到一部分,加起來,大概二十塊的樣子。天機晶、空靈玉和赤靈龜的精血,太罕見,也太珍貴了,我們怕是弄不到。」

    在靈材方面,這馮楠的見解,顯然高出一籌,所以她一講話,其餘三人都不吭聲了。

    馮楠三十四五的模樣,身材豐腴,有點徐娘半老的韻味,她蹙著眉頭,看向秦烈問道:「二十塊幻彩石和霜星石,能換……幾個寂滅玄雷?」

    秦烈笑了笑,傲然說道:「幻彩石不是特別罕見,如果幻彩石比較多,霜星石太少,嘿,只能換一個寂滅玄雷。但是如果霜星石,能達到六塊,那我可以給你們兩個寂滅玄雷。」

    許良、陀山、萬迦三人,一起看向馮楠,眼睛有些炙熱。

    「如果有十塊霜星石呢?」馮楠輕喝。

    「多加一些幻彩石,我給你們三個寂滅玄雷。」秦烈點頭。

    「好!」馮楠抿嘴笑了起來,沖許良三人微微點頭,然後說道:「給我們幾天時間,等我們把靈材弄齊后,會再來找你。」

    「嗯。」秦烈答應下來。

    許良、陀山、萬迦三人,似乎頗為滿意,都笑呵呵起身告辭,似乎急於去找尋靈材。

    秦烈則是大馬金刀坐著,神色傲慢,並沒有起身送客的意思。

    可四人並不生氣,還都連連道謝,最後在姚泰驚訝的目光中,一個個心滿意足離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周一,也求下推薦票,勞煩各位兄弟登錄一下,幫忙扔一張推薦票,謝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