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秦烈的饋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秦烈的饋贈!字體大小: A+
     

    姚泰跟隨著秦烈,一直來到秦烈的修鍊室,一眼看到了一個品質極佳的熔爐,和眾多堆積如山的靈材。

    秦烈離開時,恰恰在煉製寂滅玄雷,所以這些材料都沒有收攏起來。

    「這熔爐,真是精美,一看就是高級貨。」姚泰進來后,眼睛一亮,禁不住讚歎起來:「和靈材、煉器師一樣,熔爐也是分等階的,凡級、玄級、地級、天級、神級熔爐,每一種熔爐都不一樣。高等級的熔爐,煉製靈器事倍功半,高等級的熔爐,才能煉製高等級的靈器,而低等級的熔爐,要煉製高等級的靈器,幾乎是不可能的……」

    姚泰痴迷煉器多年,一進來,就又在煉器上發表自己的見解。

    講了一會兒,他見秦烈一聲不吭,只是笑看著他,臉色一紅,有些不好意思道:「你能持有這麼高級的熔爐,一定是找到了好老師,我說的這些,你的師傅肯定早就說過了,呵呵,讓你見笑了。」

    頓了一下,姚泰神情一震,笑道:「當年在星雲閣的時候,我就看出了你的煉器天賦,我早知道有一天你一定可以找到好老師!」

    他當秦烈被高等級的煉器師相中,收為了親傳弟子,所以一步登天,身份有了巨大提升。

    秦烈有些錯愕,沉吟了一下,問道:「姚大師,你既然這麼痴迷於煉器,為何不來器具宗找我?」

    「找你?」姚泰摸了摸頭,有些莫名其妙。「找你做什麼?」

    秦烈訝然,失笑道:「你不知道我?」

    「啊?你,你在器具宗很有名不成?」姚泰有些尷尬,「我,我很少關注外面的事情,自從跟了許良,來到這裡以後,就更加不管外面的事情了,所以。所以不太清楚外面發生過什麼……」

    他這麼一說,秦烈明白了過來,笑了笑,也沒有在自己的身份上多說什麼。

    的確,早在星雲閣的時候,這姚泰除了對煉器沉迷外。對別的事情就是比較遲鈍。

    沒料到來到玄天盟,跟隨了什麼「許良」以後,他還是沒有變。

    「秦烈,你怎麼當上宋家星級客卿的?是因為你會煉器么?」姚泰一皺眉,有些憂心忡忡道:「許良是通幽境中期強者,在眾多宋家星級客卿中。他屬於老資格,而且我了解許良。他心胸並不寬闊,我擔心他……」

    「姚大師,我剛剛成為宋家星級客卿,我身邊也沒人,我看你在那許良身邊過的並不順心,你有沒有興趣在我這裡暫居?」秦烈沉吟了一下,神色認真。「許良不能給你的,我能給。」

    姚泰眼睛猛地一亮。神情顯得無比激動,語氣顫抖道:「秦烈,你,你是說?」

    「高階的靈陣圖。」秦烈笑著點頭。

    「你,你有?你真有?」姚泰欣喜若狂。

    秦烈咧開嘴,心念一動,從空間戒內取出一本油黃色薄薄經書,隨手丟給姚泰,道:「姚大師,你先看看這本。」

    「中階靈陣圖詳解!」姚泰只看了一眼書卷名,便轟然一震,喝道:「這,這本《中階靈陣圖詳解》我聽人說過,這是器具宗內宗弟子必讀書籍之一!這裡面記載了六種中階的靈陣圖,極其珍貴!除了那些內宗弟子和長老,外人,根本不能接觸,更加不可能被允許帶出器具宗!秦烈,你,你從什麼地方得來的這本書?」

    姚泰捧著這本薄薄經書,兩手不斷顫抖,眼中射出讓秦烈都有些驚訝的炫目光芒。

    秦烈忽然有些感慨。

    《中階靈陣圖詳解》這本書,是他成為內宗弟子后,唐思琪塞給他,要他認真研讀的。

    這不是三大供奉,和各大長老交給他的秘典,更加不是他從靈紋柱上領悟的十二種稀罕靈陣圖,而是器具宗內宗弟子都能觀看的尋常典籍。

    就是這種典籍,在姚泰眼中,卻是做夢都渴望能看上一眼的絕世珍寶。

    「秦烈,我,我能看看么?」姚泰眼巴巴看向他。

    「這本,就送給你了。」秦烈點頭。

    姚泰一屁股坐了下來,兩手捧著經書,神情有些獃滯,「送,送給我了,送我了……」

    他接觸煉器幾十年,一直都藉助幾個基礎靈陣圖煉器,許多年來,他求了很多人,試過種種辦法,想得到高一階的靈陣圖,好藉此提升自己的煉器境界。

    可他從未成功。

    他一直沒有能尋到高一點的靈陣圖,所以在煉器上,一直被卡著,遲遲無法突破。

    也是如此,他被劉婷無情趕出星雲閣,就連投奔了許良后,他也不得重用,不被人重視,被人以短劍拍打在臉上,也只能咬牙忍受。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只是低等級的煉器師,因為他身份不夠。

    然而,秦烈如今丟給他的這本《中階靈陣圖詳解》,只要他能揣摩深刻,他就能在如今的基礎上,猛地往上竄一個檔次!

    他怎能不欣喜若狂?

    「秦烈,我,我想先看看這本書,其他事……以後再談可好?」姚泰攥緊那本書,炙熱的目光,一刻都不想離開書面。

    「好。」秦烈笑了笑,說道:「你去樓下會客室去看。」

    姚泰立即起身,拿著書就下了樓,一刻都不想耽誤。

    秦烈搖頭失笑,在姚泰走開后,又繼續他未完的工作,繼續煉製寂滅玄雷。

    一眨眼,六天過去了。

    在這六天時間了,秦烈將宋婷玉交給他的那些靈材,全部煉製成了寂滅玄雷,並且連靈陣圖都一併刻畫成功。

    如今,在這修鍊室的石地上,擺著三十六個嶄新寂滅玄雷,每一個金屬球上方,都繚繞著絲絲電光。

    不論做什麼事情,一旦熟練了,速度就會變快,煉器更是如此。

    以前,他煉製一個寂滅玄雷,都需要大半天時間,甚至更久。

    但現在他效率提升了數十倍。

    而且,不知道什麼原因,在煉器時,他特別容易靜下心來,尤其是專註於刻畫靈陣圖的時候,他心神安詳,隱隱能感覺到心境都彷彿被淬鍊升華了。

    這種感覺非常奇妙。

    這讓他意識到在煉器、在刻畫靈陣圖的時候,他心境被洗滌,靈台澄清,好像內心煩躁、陰鬱、暴躁等等負面念頭,也被一絲絲凈化了。

    他忽然想起血厲的那番話:「封印你的人,用心良苦,那四幅懸浮鎮魂珠的靈陣圖,是為了凈化你的內心,為了清理你內心暴亂,讓你內心清凈明晰……」

    之前,他覺得血厲的說法有些玄乎,還不太相信。

    可現在他信了。

    刻畫靈陣圖,對他心境的凈化,有著極大的幫助,他已切身體會到。

    「在下許良,請問秦烈可在?」突地,一個有些陰沉的聲音,從外面傳出。

    秦烈神色不變,隨手將寂滅玄雷收入空間戒,起身朝著樓下行去,語氣淡然道:「我在。」

    「秦烈,許良,是許良來了!糟了!」樓下的姚泰,也不知道幾天幾夜沒睡了,眼中都是血絲,模樣憔悴,整個人精氣神都如被抽干。

    他沉迷於《中階靈陣圖詳解》,幾乎忘了還有麻煩在身,待到許良聲音響起,他才反應過來,立即驚慌起來。

    「沒事,我去見見他。」秦烈笑了笑,繼續往樓下走去。

    姚泰趕忙跟上,小聲解釋:「秦烈,許良在星級客卿中,頗有些聲望,境界……也很高超。你,你要不要知會宋家人一聲,免得他亂來?」

    「不用。」秦烈搖頭。

    「我拍你吃虧啊!」姚泰急了。

    「離開星雲閣后,這幾年,我從未吃過虧。」秦烈咧嘴,笑容有些猙獰,「別說只是星級客卿,嘿,就算是月級客卿,日級客卿,我也吃不了虧!」

    「你,你!」姚泰不明白他哪裡來的底氣。

    他雖然武道境界不高,可眼光還是有的,他能看出秦烈的真實境界,也就是萬象境。

    而許良,則是通幽境中期,秦烈拿什麼和許良斗?

    忐忑不安的姚泰,哭喪著臉,心裏面不斷思量著,思量著該如何和許良解釋,許良才會放過秦烈,不找秦烈的麻煩。

    就這樣,姚泰一路唉聲嘆息的,跟著秦烈走了出來。

    一出門,姚泰一看門前,臉色又是一變,禁不住叫道:「陀山大人!馮楠大人!萬迦大人!」

    在許良身旁,另有三名腰間佩戴著星級客卿令牌的武者,一字站開,和許良並排堵在門口。

    「這下死定了。」姚泰忽然有些恐懼起來。

    這趟,許良不但自己來了,還將他的三個好友一起帶上,這架勢,顯然是要給秦烈好看了啊。

    跟隨許良了那麼久,他非常清楚許良這三個好友的厲害,陀山通幽境初期,馮楠通幽境中期,而萬迦,則是通幽境後期!

    許良、陀山、馮楠、萬迦四人,經常一起承接宋家的任務,一同在外並肩作戰,這四人一起出生入死多年,可謂是性命的交情。

    如今許良招呼三位好友一道過來,擺明了不準備善了此事了,這讓姚泰又驚又疑,驚的是許良的大動作,疑的是……他只是和秦烈一起離開而已,值得許良這麼興師動眾?

    他什麼時候令許良這麼重視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