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零八章 血厲的請求(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零八章 血厲的請求(求月票!!)字體大小: A+
     

    毒霧澤深處,五顏六色的毒瘴氣中央,有一個個彩色小湖,湖水都是不同顏色。

    天上,厚厚的毒瘴氣五彩繽紛,如一層層幕帳般,將天穹遮掩。

    外面,更多的毒瘴氣,形成天然壁障,讓不明所以者,根本無法涉足其中。

    內部,一個個小湖分佈著,大地潮濕,靈氣充盈無比,坐落著十幾棟青石小樓。

    在那些小樓前方,挖掘出一個個水池,那些水池汩汩冒著血泡,有不少血矛武者浸沒著修鍊。

    大長老墨海,在一個石樓頂部,似在煉製著什麼葯汁,待到看見馮蓉將秦烈領來,他神情驚愕,道:「秦烈,你還活著?」

    「我活的好好的。」秦烈抬頭看著樓上的墨海,咧嘴一笑,「倒是應興然,剛剛被我殺了。」

    墨海大驚,「應,應宗主……」他不由看向馮蓉。

    馮蓉苦笑,點了點頭,「是被秦烈殺了。」

    墨海臉色一變,喝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會兒再為你解釋。」馮蓉也不管他的驚異,而是帶著秦烈繞了一圈,然後才說道:「此地處在毒霧澤深處,天上、四周皆是厚厚毒瘴氣覆蓋,那些毒瘴氣內蘊含的劇毒,就算是如意境強者……也無法全部免疫。有那些毒瘴氣在,玄天盟和八極聖殿要對血矛下殺手,也沒那麼簡單。而且,最近阿海還在嘗試為毒瘴氣增強威力……」

    秦烈暗暗動容。

    「這片區域的進出,都需要持有驅除毒霧的丹藥。這裡一個個小湖泊,都是劇毒無比,我們最近還在思索著,怎樣將湖泊內的湖水串聯起來,形成新的防線。」馮蓉輕笑著,又說:「很奇特吧?這裡的天地靈氣,濃郁的令人不敢相信,竟比焰火山還要強上一籌。」

    「果然是很不錯的地方。」秦烈讚歎一聲,「怎麼?這地方。不打算告訴器具宗的三大供奉?」

    「你說呢?」馮蓉狡黠的笑道。

    秦烈點了點頭,沉吟了一下,說道:「那好,我讓凌家族人遷移過來,過段時間,我會幫血矛煉製一部分寂滅玄雷出來。」

    「嗯。在我和琅邪眼中,你也算是半個血矛的人。因為,你現在……也修鍊了血靈訣,對吧?」馮蓉目光明亮地看向他。

    秦烈咧嘴一笑,並不否認,「你我去喚凌家族人過來吧。」

    一個時辰后。

    凌語詩、凌萱萱、凌峰一眾凌家族人。在他和馮蓉的帶領下,各自拿著墨海煉製的驅除毒霧丹藥。順利踏入此地。

    待到秦烈說明情況,凌家族人都頗為欣喜,很滿意這個靈氣充盈且位置隱蔽的修鍊之地。

    這時候,他們已經知道自己身份特殊,知道自己可能就是別人眼中的邪族,所以他們需要潛藏起來,需要認清自己。需要好好考慮清楚未來。

    這地方,對他們而言。無疑正是一個極佳的藏身之地。

    又和凌家族人談了一會兒,讓他們寬心后,秦烈抽身離開。

    出去后,他並沒有急著和宋婷玉匯合,而是尋了一個隱蔽之地,默然坐了下來。

    「一個個來吧……」

    他精心凝神,先主動聯繫血厲,告訴血厲他如今有了時間。

    血厲如一縷血色幽影,慢悠悠從他眉心飛逸出來,就在他眼前一點點凝形。

    有了模糊形體的血厲,懸浮虛空,如一個血淋琳的鬼魂,他深深看著秦烈,突然道:「小子,你究竟是誰?」

    「我不知道。」秦烈咧開嘴,嘿嘿一笑,神態從容自然,「我也想弄清楚自己是誰,而且我相信,有一天,我必能弄清楚一切!」

    「先前,從這珠子裡面,流出一縷縷奇異波動,那是你的另外一個靈魂!我能清楚感覺到屬於你的氣息!」血厲顯得極其震驚,「那個靈魂很奇特,非常古怪,屬於那個靈魂的記憶,竟然被抽離了出來,這種手段……就算是我,也無法實現!」

    「抽離了記憶的靈魂?」秦烈轟然一震,沉喝道:「你還看出了什麼?」

    「我打個比方,你可以把靈魂……看成一具身體,靈魂的七情六慾,可以看成身體的筋脈血肉,精神力,可以看成靈力,而記憶,則是骨骼,是靈魂的骨架!」血厲神情嚴肅,喝道:「抽離靈魂記憶,就好比將一具身體骨骸,都給全部抽離掉。這種手段,只有真正擁有大神通的強者才能實現,就算我……也自愧不如。」

    秦烈眼睛璀璨如星,「你繼續說!」

    「那人,抽離了你的記憶,讓你記不起以前,卻讓你的靈魂保留著對事情的看法,保留著以前的喜好和心性,完整保存你的……性格。」血厲深深看著他,說道:「這種手段簡直嘆為觀止。你那個失去記憶的靈魂,從鎮魂珠內掠過時,我能清晰感受到……那個他,和我認識的你,截然不同!」

    秦烈沉默不言。

    「看來我沒感覺錯。」血厲語氣凝重,「小子,在這珠子內,有一片解開封印的空間,內部……有幾幅靈陣圖。那幾幅靈陣圖,你是不是刻畫過,鑽研過?」

    「是!」秦烈沉喝。

    血厲鬼魂般的頭,輕輕點了點頭,說道:「那些靈陣圖,應該是給你凈化心靈用的,是為了讓你不至於瘋狂,讓你能寧靜內心,調理自己。那個人……希望你能通過靈陣圖,消減自己的狠毒、暴戾、瘋狂,希望將你往正道上扭……」

    「繼續說!」秦烈冷哼,「你能看出什麼,都給我說個清清楚楚,我需要旁觀者來給我找出我自己看不見的線索!」

    「那個人,不想你記起十歲前的記憶,不想你以十歲前的你繼續存活於世。」血厲看著他,說道:「我想,他是為了你好……」

    秦烈皺眉沉思。

    「然而,十歲前的你,也是你,他又希望你的靈魂完整。所以,在記憶抽離后,靈魂還是被他保留下來。他令這部分靈魂,又一點點融合在你身上,通過和現今性格溫和的你交融,讓你原來瘋狂極端的性格,得以改變,讓你變得足夠強勢,倒又不至於偏激,不至於極端,從而走向不歸路。」

    血厲感嘆萬千,「那個人,真是用心良苦,我想除了你的親生父母,不會有誰願意這麼煞費苦心對待你。」

    話鋒一轉,血厲又道:「精通靈魂玄妙,對性格,記憶,意識認知如此深刻,還能以如此精妙手法來達成目的的傢伙……絕對是非凡的強者!」

    「父母……」

    秦烈情緒有些低落,垂著頭,無聲嘆息。

    許久許久之後,秦烈一頭亂麻,重新抬頭看向血厲,問道:「你急著找我談話,主要想說什麼?」

    「小子,你的身份背景怕是不簡單,我覺得……你以後或許能真正幫到我。」血厲似乎早就想好了,乾脆地說道:「我的本體,近期就會有大舉動,我有不祥預感,我覺得我真身可能要隕滅,但有些事……我又不得不做!」

    秦烈皺眉,冷笑:「我能幫你什麼?把這具身體給你?」

    「自然不是。」血厲無奈搖頭,「那雷電蟒蛇在你體內,我要以靈魂奪舍你,幾乎不可能。而且,你主修雷電之力,就算是它不在,我要奪舍你都會越來越難,更何況,我也看出來了,你這珠子……根本就是為震懾所有異魂而存在的。對奪舍你,我其實早已死心……」

    「那你想通過我得到什麼?」秦烈問。

    「我需要血矛這股力量!這血矛……是我血煞宗僅存的血脈,我要你幫我發展血矛,因為將來我要藉助這股力量!」血厲眼中血光熠熠。

    「發展血矛有琅邪操心,我能幫你什麼?」秦烈又問。

    「首先,我要你,幫我在先前那個地方,建立一座傳送陣!一個能連接血之絕地的傳送陣!」血厲沉喝。

    「我不會。」秦烈乾脆利落道。

    「我會教你!」血厲叫道。

    「你能給我什麼?」秦烈眯眼冷笑。

    「只要你肯助我,我願侍奉你為主,直到你有一天強過我,從而不再需要我的時候,契約自動解除。當然,如果你提前死了,那契約也立即解除。」血厲神情嚴肅。

    「哦?侍奉我為主?」秦烈欣然笑了起來,「怎麼現在才想起來?以前,怎麼就沒下定決心呢?」

    「以前的你,不配!」血厲冷哼一聲,「沒有野心,不夠強勢,處處被動的人,只是命運的棋子,根本無法在未來滾滾洪流中站穩。」

    「我想想在答覆你。」秦烈嘿嘿一笑,伸手點了點眉心,示意血厲老實鑽進來。

    血厲無奈,只能重新飛入鎮魂珠,老老實實在他指定的位置待下來。

    以雷電囚籠,在鎮魂珠內,將血厲重新封印后,秦烈取出寒冰之眼,啟動后,直達極寒山脈地底深處。

    他在一座冰川的山巔坐下。

    下方的冰川內,封印的,正是雷電蟒蛇的龐大本體。

    「出來吧。」秦烈哼了一聲。

    那條蟒蛇,慢慢在他脖頸上浮現出來,化為一縷電光,倏地射出。

    袖珍型的小蟒蛇,在他眼前凝結出來,與他對視。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本月最後一天了,還有月票在手的朋友,請投靈域一票,老逆不勝感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