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零三章 十歲前的那個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零三章 十歲前的那個他……字體大小: A+
     

    無數范樂鋪天蓋地而來。

    每一個范樂,都由靈力混合一種**氣息而成,還帶著點微弱的靈魂波動。

    而范樂真身,則是消失無影,讓秦烈都無法捕捉,也無從感知。

    秦烈突地原地坐下。

    閉上眼,他兩手掌心相對,一團青幽雷電,如璀璨煙花,在他懷抱中迅速凝結而成。

    「雷電球!」

    心底暴喝,秦烈全力調集雷霆閃電之力,元府、骨骸、臟腑、穴竅內潛藏的雷電之力,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盡數匯聚在胸腔電球之中。

    那雷電球如吹氣一般,急劇的膨脹,極短時間將他整個人籠罩。

    「啪啪啪!」

    密集的閃電交織,秦烈身軀處在巨大雷電球中央,一頭長發無風自動,雙眸中電蛇狂舞。

    「噗哧!噗哧!」

    只見漫天撲來的范樂,尚未碰觸到秦烈,就被雷電球內暴射出來的電光衝擊中,一道接著一道變成碎光飛濺。

    以雷電球為中心,周邊光芒熾烈,純粹的能量炸碎后,變成一溜溜火光在地上飛逝。

    不多時,所有被范樂幻化出來的身影,都被雷電球擊成粉碎。

    范樂卻依然無影無蹤。

    「潛影隨行!秦烈,你的影子!」宋婷玉的嬌喝聲,從不遠處一株茂密的古樹枝葉內傳來。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齊齊看向秦烈的影子。

    炎炎烈日照耀下。秦烈那拉扯很長的身影內,范樂突地冒了出來。

    他手中的白紙扇,陡然間光芒萬丈,一股洶湧如海的磅礴能量,山洪般爆發出來,白紙扇的扇子尖,猛地點向秦烈后心。

    「轟!」

    碩大的雷電球,內部交織的電蛇突地紊亂,隨著一聲爆響。條條閃電突然失控,疾射八方。

    由雷電凝成的電球,隨著條條長蛇般的電芒飛走,瞬間解體。

    白紙扇長驅直入,直達秦烈后心,那股洶湧如海的能量。在秦烈體內轟然爆發。

    秦烈如被洪荒猛獸,從後面狠狠撞擊了一下,身軀朝著前方暴飛出去。

    人在半空時,他口中已鮮血狂飆,渾身骨骼如被山石擠壓,傳出清脆的碎裂聲。

    「秦烈!」

    「秦烈!」

    「秦烈!」

    宋婷玉、凌語詩、馮蓉、康智、韓慶瑞等等和他熟識的武者。都禁不住驚叫起來,紛紛變色。

    琅邪臉色一沉。

    應興然和羅志昌、蔣皓、房奇四人。則是暗暗交換了一個眼神,如忽然放下心來。

    「范樂!只取靈紋柱,萬萬不要傷了秦烈性命!」應興然壓抑著心中喜悅,神情一正,忙叫喊道。

    「嘿嘿,你好像說遲了,那小子的命……已經沒了。」范樂信心十足。瞥了身後的應興然一眼,傲然說道:「承受了一擊『山洪暴』。別說只是萬象境初期的他,就算是中後期的傢伙,也沒幾人能活下來!」

    此言一出,眾多器具宗的武者,皆是目顯怒光。

    尤其是血矛武者,有不少人已陰沉著臉,渾身血氣涌動著,以血淋琳的眼睛瞪向范樂。

    凌語詩更是目眥盡赤,她那紫瞳之中,一簇簇詭異的紫色火苗,如在慢慢聚集。

    一種極其危險的氣息,從她身上傳來,她彷彿一座沉寂許久的火山,隨時都要爆發出滅世火焰一般。

    就連琅邪,也突現驚異之色,眼睛甚至繞過了秦烈,而是直接落在她的身上。

    「你,你太肆意妄為了!」應興然也被眾多憤怒的目光給淹沒,他硬著頭皮,怒斥范樂:「誰讓你殺他的?!我只要你拿到靈紋柱即可,你為什麼要下這麼重的手,為什麼非要將他的命也奪走!」

    「是他自己說生死不論的。」范樂攤開手,滿臉無辜,好像自己是被迫的一樣。

    「這,這……」應興然深深嘆息,一臉的遺憾,沖琅邪說道:「你看,這件事弄成這樣,何必呢?你要肯出手,怎會攪成這樣?你完全可以控制局面,為什麼非要坐視不理,你這是害了秦烈啊!」

    琅邪一愣,他收回看向凌語詩的目光,遠遠看了應興然一眼,道:「你說是我害了秦烈?」

    「我,我也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如果你肯出手,秦烈絕對不會有事……」應興然被他看了一下,立即虛了,囁囁嚅嚅道。

    「誰說秦烈有事了?」琅邪表情古怪,哼了一聲,然後喝道:「開元境就能在針對萬象境中後期血池內浸泡的傢伙,要是連合歡宗的一擊『山洪暴』都承受不住,又怎能活著從幽冥界回來?」

    馮蓉一呆,也忽然反應過來,突然罵道:「秦烈!你搞什麼鬼?!」

    她這才記得,在大半年前,是她親自將秦烈帶到血矛的修鍊地,親自監督秦烈浸泡血池,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秦烈的肉身,有多麼的變態誇張!

    這種肉身強悍的不像人的傢伙,怎可能這麼不堪?怎可能被一舉擊潰?

    那背對著天,頭埋在地上的傢伙,如果真是秦烈,怎可能這麼簡單被殺?

    如果沒事,那秦烈究竟在幹什麼?

    「秦烈!」琅邪冷喝。

    應興然眾人,還有那范樂,也是愕然看向秦烈。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隨著琅邪的喝聲,不由自主看向秦烈。

    究竟死了沒?

    在眾人疑惑之時,秦烈忽然翻轉身子,他嘴角有著明顯的血污,他就這麼在原地坐了下來。

    他的眼中,有著一絲迷惑之色,似乎在整理著記憶,似乎在回憶著什麼……

    那樣子,好像是沉睡許久的人,忽然蘇醒過來,所以一時間有些迷茫。

    沒有人知道,鎮魂珠內的一道封印,隨著范樂「山洪暴」的一式重擊,被撕裂了一角……秦烈十歲前養成的另外一個性格,如一道精神溪流,被混入現在的他。

    十歲之前,是他,十歲之後,也是他。

    然而,因十歲之前的所有記憶都被鎮魂珠封印,那個「他」如一直被禁錮著,始終無法醒來,也無法影響現在的他。

    但現在,另外一個「他」,隨著鎮魂珠一道封印的裂開,忽然奇妙地飛湧出來,和現在的「他」融為一體。

    兩個性格在逐漸融合……

    他還是記不清十歲前發生的事情,但他,卻漸漸明白十歲之前的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或許不能稱之為「人」……

    那是一個極度陰毒,極度瘋狂,極度扭曲,極度暴戾,幾乎泯滅人性的「人」!

    十歲前的他,還只是一個孩子,一個孩子……怎會有如此瘋狂扭曲的性格?

    坐在地上,秦烈緊皺著眉頭,臉色不住變幻著。

    從鎮魂珠撕裂的封印中,他沒有找到想要的記憶,卻找到了十年前的那個「他」……

    「秦烈,你,你沒事吧?」凌語詩輕呼,一臉關切地問道。

    秦烈回過頭,以一種有些陌生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你怎麼了?」凌語詩心一顫。

    「裝神弄鬼!」范樂咧嘴冷笑,搖晃著白紙扇,他又朝著秦烈走來,不耐道:「乖乖交出十二根靈紋柱,我會讓你死的舒坦點!」

    忽然站了起來,秦烈看了范樂一眼,突然道:「我從不讓人死的太舒坦。」

    「轟!」

    一股暴戾瘋狂的氣勢,陡然從他身上爆發出來,濃稠刺鼻的血腥味,瞬間瀰漫全場。

    「血靈訣!」眾多血矛武者齊齊驚喝。

    「凝體!」

    秦烈抬手按向身前泥漿,掌心往上用力一提,一條由泥漿凝結而成的大蟒蛇,像是被他從泥漿中活生生拉扯出來。

    這是大地之力。

    「冰骨!」秦烈低喝道。

    一根根晶瑩骨頭,由寒冰之力凝成,充斥在蟒蛇體內。

    「血氣!」秦烈輕喝道。

    一縷縷由他身上釋放的殷紅血霧,鑽入蟒蛇體內,化為蟒蛇的鮮血筋脈。

    「雷電!」秦烈又喝道。

    一條條匹練般的閃電,如長虹電蛇,一圈圈纏繞在蟒蛇之身。

    蟒蛇於是有了形體,有了鮮血筋脈,有了骨骸,有了雷電之力。

    這條蟒蛇,如被賦予了生命,如真正活了過來,突然直撲范樂。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求月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