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零一章 對得起良心!(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零一章 對得起良心!(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器具宗負責戰鬥的,就是外宗和血矛,內宗只是一群煉器師。

    如今,在琅邪、馮蓉的命令下,血矛武者都按兵不動,童濟華一眾外宗長老弟子,各個唉聲嘆息,身體竟然同時出了問題……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現在的局面,是他們始料未及的,他們沒有想到秦烈在血矛和外宗弟子長老心中,能有這麼大的分量。

    「好!你們很好!」應興然瞪著琅邪、馮蓉、童濟華眾人,眼中有著難以掩飾的厲色,「宗門養了你們這麼多年來,給你們提供源源不絕的修鍊資源,事到臨頭,你們竟然一個個縮了起來!你們對得起誰?!」

    「對得起良心!」琅邪漠然答話。

    此言一出,眾多血矛武者,包括外宗長老弟子,都是神情轟然一震。

    應興然臉色鐵青,臉皮子連連抖動,卻一下子語塞。

    「宗主,如果不是秦烈要求,玄天盟不會將你救醒。」馮蓉輕嘆一聲,直言不諱道:「其實,早在宗門遭遇重重危機的時候,你的身體狀況……就已經支撐不住。是那血厲前輩,為你注入一道血氣,是秦烈以寒冰封凍著你,你才能挺到玄天盟救你,不然,在大半年前,你就該死去了。」

    經歷過宗門慘變的那些人,聽著馮蓉的這番話,都是暗暗點頭。

    就連譚東陵、衛青等一眾內宗長老,看嚮應興然的時候。眼神都有些閃爍不定。

    「秦烈為器具宗做過什麼,我心裡有數,不需要你來提醒!」應興然陰沉著臉,冷哼一聲,道:「若非秦烈做過那些事情,你以為我們會那麼大度,只要他留下十二根靈紋柱?他掌握了十二靈陣圖刻畫之術,還研讀了宗門秘典,這些。本來是應該一併收回的!正是因為他為宗門立過功,所以宗門沒有將事情做絕,只是要十二根靈紋柱,我已經相當大度了!」

    「哎,算了,我也不多說什麼。」馮蓉見無法勸說。一臉失望地搖了搖頭,心裡明白他是鐵了心要驅趕秦烈離開了。

    在馮蓉開口后,秦烈就沒有答話,就這麼沉默站著不動。

    他只是冷然看著宗主和三大供奉,看著他們要如何去做,看著他們在血矛、外宗弟子紛紛袖手旁觀后。對方拿什麼來索要十二根靈紋柱。

    對血矛,對外宗長老、弟子。秦烈心生感動。

    本來,他對器具宗無比失望,覺得這個宗門都是一群白眼狼,但血矛和外宗的表現,又讓他明白像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這樣的人,只是少數而已,更多的器具宗武者。其實都沒有忘記他曾做過什麼。

    「內宗都是一群煉器師,不擅長戰鬥。要處理此事……有點棘手啊。」來自於合歡宗的范樂,笑嘻嘻地插話,「幾位師侄,我呢……也算是器具宗的人,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由我來幫你們討回靈紋柱可好?」他主動攬下此事。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聽他這麼一說,眼睛都是猛地一亮。

    「你自然是我們器具宗的人!」羅志昌喜不自禁地喝道。

    應興然捋著鬍鬚,輕輕點了點頭,說道:「你如果願意出手,那自然再好不過了,但你務必要小心一點,別太過分,一定,一定不要重傷了秦烈……」

    「秦烈畢竟對器具宗有功。」蔣皓也附和。

    「當然,我下手一向有分寸。」范樂的兩隻手,從男寵、女寵的胸襟抽了出來,他一邊搖晃著手臂,一邊走上前。

    待到他在秦烈身前站定后,他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忽然看向琅邪,神色一正,道:「琅邪大人,你們血矛不肯對秦烈動手,不會介意我來替器具宗拿回東西吧?」

    顯然,范樂頗為忌憚琅邪,所以在動手前,他要先確定琅邪不會插手。

    馮蓉有些焦急的看向琅邪。

    血矛武者,還有那些外宗長老弟子,也是神色一變,紛紛憂心忡忡看向琅邪。

    他們似乎都知道範樂的厲害,認定秦烈不是范樂對手,所以希望琅邪否決此事,令秦烈能全身而退。

    「秦烈,那人……大概在萬象境中後期境界。」一個壓得很低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不用回頭,秦烈就知道提醒者是韓慶瑞,他剛剛就發現韓慶瑞不引人注意的悄悄靠攏過來,原來是為了向他說明範樂的境界修為。

    「琅邪!你們血矛不肯動手,別人來取宗門至寶,你還有什麼意見?」應興然瞪著琅邪喝道。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琅邪身上,都知道琅邪的決定,才是至關重要的。

    琅邪忽然看了一眼秦烈。

    秦烈眼中戰意盎然,沖著他微不可查地輕輕點頭。

    琅邪收回目光,微微點頭,眯著眼說道:「此戰血矛不會幹涉。」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微微鬆了一口氣。

    琅邪又說:「但我有個要求。」

    「你還有什麼要求?!」應興然壓抑著怒氣道。

    「你們和秦烈之間,只能有此一戰,此戰過後,雙方不能再有糾葛。」琅邪看著應興然,又看向秦烈,微微皺眉,說道:「我不想看到器具宗和秦烈鬧的不可開交!此戰,若范樂有本事,就從秦烈手中把靈紋柱奪回來。如果沒這個本事,以後靈紋柱就歸秦烈,從此以後宗門不要再糾纏不放,你們自行考慮清楚!」

    「宗主,我們外宗,也不希望宗門和秦烈鬧的不可開交,我們都贊同琅邪大人的條件。」童濟華插話。

    「宗主,就一戰了斷吧。」連內宗長老譚東陵,輕嘆一聲,也出面表態了。

    這麼多人附和琅邪,讓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神色都沉重起來,讓他們不得不認真考慮這件事。

    此戰由范樂替器具宗出面,找秦烈索要靈紋柱,范樂若勝,十二根靈紋柱回歸,若是敗了,秦烈帶著靈紋柱離開。

    不論結果如何,秦烈和器具宗再無瓜葛,以後雙方不準拼死拼活。

    琅邪的這個提議,已經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同,現在只看他們了。

    他們暗暗合計了一下,忽然齊齊去看范樂,想知道範樂的態度。

    范樂嘿嘿笑了起來,說道:「只要不是一堆寂滅玄雷爆開,我這邊一點問題都沒。」

    「琅邪!不準秦烈動用寂滅玄雷!」應興然一震后,反應過來,立即喝道。

    琅邪又去看秦烈。

    「好!我不動用寂滅玄雷!」秦烈眼底深處,漸漸有暴戾光芒浮現,他咧開嘴,狂態畢現,喝道:「就一戰解決我和器具宗的糾葛!此戰過後,我和器具宗一刀兩斷!」

    「痛快!」范樂哈哈大笑。

    「我另有一個提議!」秦烈內心深處,某種瘋狂因子又發作了,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他盯著范樂厲聲道:「此戰生死不論!」

    眾人轟然巨震。

    所有人的眼中,都浮現驚駭欲絕之色,都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他瘋了么?」這是眾人心中升出的共同想法。

    不論是應興然還是三大供奉,礙於情面,迫於壓力,都不敢讓范樂拿他怎麼樣,而且有琅邪在旁,范樂也的確不敢亂來。

    此戰,就算是他敗了,也頂多留下十二根靈紋柱,還是可以全身而退的。

    他為何像是發瘋了一般,要和范樂一決生死,非要拿命來戰?

    這根本毫無意義!

    而且愚蠢至極!

    沒人理解,就連琅邪和馮蓉,都是目顯驚容,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只有人群中的宋婷玉,這時候收斂了臉上的笑意,深深看著傲然站立的秦烈,能隱隱猜出一點他這瘋狂之舉背後的原因。

    「他為器具宗做了那麼多事,將器具宗當成自己最後的歸宿,將宗主和三大供奉當成可以信賴的長輩來看待……他早已把自己當成器具宗的人。就連在幽冥界,所思所想,也是器具宗,擔憂器具宗在上面的境況。如今,歷經重重劫難,他滿心喜悅地回來,回到他心中的『家』,卻忽然發現迎接著他的,竟然是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的種種刁難……」

    「這巨大的反差,讓他無法接受,讓他幾欲崩潰,讓他心中憋著一大口怨氣。」

    「因為對器具宗寄託了太多東西,所以如今被迫離開了,他才會如此惱火痛苦,所以才不甘心,他迫切需要一場暢快淋漓的戰鬥,來發泄堵在胸口的那一口氣!」

    看著不明智發出死戰要求的秦烈,看著他眼中的悲愴,和臉上的瘋狂,宋婷玉心中的一根心弦,似被重重撥動了一下。

    「生死不論!好!好一個生死不論!」范樂哈哈大笑,顯得無比歡愉,「我剛剛還遺憾,遺憾就算是戰勝你,也只能眼睜睜看著你離開呢。沒料到,你竟然主動求死!妙,妙哉!」

    「這……」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驚異莫名,不知如何應對,他們下意識去看琅邪。

    琅邪眼中不起一絲波瀾,漠然說道:「去外面的毒霧澤戰鬥吧。」

    他默許了此戰。

    秦烈轉身,闊步往外走去,將有些孤寂的背影,留給所有器具宗的觀望者。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周一,迫切需要兄弟姐妹們推薦票的支援,今天三更叩謝!求推薦票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