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百章 衝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百章 衝突字體大小: A+
     

    十二根靈紋柱是器具宗立宗根本,也是器具宗獨有的標誌,更是器具宗挑選有潛力弟子的方法。

    在器具宗,沒有什麼東西比十二根靈紋柱更加重要,當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知道秦烈墜入幽冥界,的確傷心遺憾了好一陣子,但他們真正傷心的,還是靈紋柱找不回來了。

    ……至於秦烈,在他們眼中,其實並不如靈紋柱緊要。

    如今眼見秦烈要離開,應興然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可還是厚著臉皮要求秦烈將十二根靈紋柱留下來。

    「對器具宗而言,靈紋柱就是命根子,我們器具宗的種種靈陣圖,都和十二根靈紋柱有關。」應興然拱手作揖,將態度放低,神色謙卑,不過眼神卻很堅定,「我們不能失去靈紋柱。所以,既然你執意離開,還請將靈紋柱留下來吧……」

    「秦烈,你好好想想,千萬別一時衝動啊。」羅志昌接過話,「對器具宗而言,你也是一筆財富,你就是器具宗的未來。但如果,如果你真的決定脫離宗門,那靈紋柱……還真要留下。」

    蔣皓和房奇,訕訕乾笑著,也是點頭。

    四人意見統一。

    秦烈臉色奇差無比,他深深看著應興然,看著應興然眼中的神光內斂,忽然明白過來。

    之前,應興然心魂重創,器具宗試過種種方法醫治,都始終無法令他恢復過來。

    應興然也是絕望了,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才急急挑選繼承者,梁央祖,他本人,都是應興然的希望,是應興然認定的宗門復興者。

    羅志昌、房奇、蔣皓三大供奉,畢竟年歲已高,他們已經無法站出來領導器具宗。

    所以四人才會輕而易舉將宗主之位,拱手交給他,由他來取代應興然去坐宗主寶座。

    然而。半年前在他的要求下,玄天盟出手將應興然救醒了,解決了應興然心魂的重創,令應興然恢復如初。

    應興然正值壯年,以前以為要死了,才會心灰意冷。才會心生退意,如今龍精虎猛了,怎甘願讓他去坐器具宗的宗主之位?

    在器具宗遭遇危機時,是他挺身而出,助器具宗渡過難關,在宗門內。他也積累了一定的聲望和人氣,如果他真留在器具宗內。豈不是會威脅到應興然的地位?

    也難怪,難怪應興然要將散落各地的心腹召回來,難怪在自己言明要離開器具宗后,他只是象徵性的勸說兩句,就立即索要靈紋柱。

    秦烈突然明白,在應興然的內心深處,恐怕也是巴不得自己早早離開才好。

    想通這些后。秦烈心底冷笑不迭,看著應興然和三大供奉。說道:「十二根靈紋柱已經被我煉化,和我血肉相連,強行取出來,會令我身負重創,甚至可能讓我靈魂俱滅。」

    「這……」應興然滿臉愕然。

    三大供奉面面相覷,也聽出來了,知道秦烈是不準備交出靈紋柱了。

    「嘿嘿,靈紋柱這種好東西,換了我拿到,那也是死都不會交出來的。」范樂在旁邊怪笑不已。

    「在那邊!都在那邊!」

    「宗主和秦烈吵起來了!」

    「秦烈要退出器具宗!」

    「快過去看看!」

    「……」

    分散在周邊的宗門弟子長老,越來越多的聚集過來,將這一塊圍的水泄不通。

    童濟華、譚東陵、衛青、韓慶瑞、康智、蓮柔等等秦烈熟識的人,都在人群中,他們遠遠看著秦烈,臉色各異。

    宋婷玉躲在牆角,不肯真正現身,她那張美艷嫵媚的臉上,寫滿了看笑話的揶揄表情。

    「秦烈,通過靈紋柱,已經掌握了十二種靈陣圖刻畫之術。而且,關於我們器具宗的種種秘典,許多宗門秘辛,我們也都為你開放了……」應興然皺著眉頭,一臉誠懇地說道:「這些,我們都不打算收回,念在你對器具宗有功,就由你帶在身上了。但十二根靈紋柱,當真是器具宗的根本,還請你能留下來,不要讓我們為難。」

    「是啊秦烈,別的東西你拿了就拿了,我們不多說什麼,可靈紋柱事關重大,你真要脫離宗門,這靈紋柱必須要留下來。」羅志昌表態。

    房奇和蔣皓也婉言勸說,都要他丟下靈紋柱,然後就由他離開。

    好像秦烈拯救器具宗於水深火熱之中,三番五次讓器具宗脫險的事情,都已經被他們忘的一乾二淨了。

    秦烈忽然想起宋婷玉的一番話:「最煩那些虛偽煉器師的嘴臉了!」

    此刻,看著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秦烈終於明白為什麼宋婷玉、屠世雄眾人,那麼不待見煉器師,也明白了以淵、龐峰等人離開時的心情。

    「靈紋柱關乎我性命,我如果取出,那小命就沒了。」秦烈沉著臉,道:「你們是想要我的命?」

    「秦烈,你看,怎麼就沒法說通你呢?」應興然臉色漸漸陰沉,「你真要帶著器具宗的至寶離開?」

    「嘿嘿,看來要動武了。」范樂咧著嘴,惟恐天下不亂,嚷嚷道:「說再多沒用,這件事恐怕需要武力來解決。」

    「童濟華!讓琅邪來處理此事!」應興然皺著眉頭,在人群中鎖定童濟華,以眼神示意了一下。

    秦烈也看向童濟華。

    童濟華滿臉苦笑,搖了搖頭,輕聲嘆息一聲,就要轉身離開。

    就在此時,聚集的人群,忽然主動分開一條路。

    「琅邪大人!」

    「琅邪大人!」

    兩邊的人群,主動行禮,驚訝的輕呼。

    只見琅邪和馮蓉兩人,帶著一眾血矛的武者。從人群中闊步走來。

    他們徑直走到應興然等人和秦烈的中間。

    一股濃烈刺鼻的血腥味,從琅邪、馮蓉眾人身上傳來,那氣味,讓眾多煉器師紛紛退避。

    「琅邪,你讓秦烈將靈紋柱取出來放下,但切記萬萬不要傷到秦烈。」應興然假仁假義道。

    「嗯,秦烈對器具宗有恩,數次化解了器具宗的危機,琅邪你務必小心。」羅志昌也似模似樣地叮囑。

    秦烈看向琅邪一眼。只是一眼,便神情巨震,低喝道:「恭喜琅邪大人!」

    他也修鍊了血靈訣,看了一眼,略一感知,他就通過琅邪體內鮮血的濃稠度。猜出琅邪再次突破了。

    琅邪已跨入如意境!

    從血厲手中,得到全本血靈訣的琅邪,終於突破瓶頸,邁入全新境界。

    在通幽境巔峰,就能斬殺八極聖殿如意境強者圖夕的琅邪,如今。實力該有多麼強悍?

    空間戒內有著寂滅玄雷的秦烈,剛剛還老神在在。認為局勢還在掌握之中,覺得只要手持寂滅玄雷,器具宗就無人敢阻攔他,也無人能阻止他離去的腳步。

    但現在,看著踏入如意境的琅邪過來,秦烈心中一凜,知道局面已經脫離了他的控制。

    琅邪一來。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神情振奮,先前狂傲的范樂。也明顯收斂了,似乎也頗為忌憚琅邪,其餘器具宗的武者,也都突地沉默,都敬畏地看向琅邪。

    琅邪看了看應興然,又看了看秦烈,忽然說道:「一個是老宗主,一個是新宗主,我應當聽誰的?」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嘩然。

    這大半年來,在所有人眼中,應興然都是器具宗的宗主,是真正的決策者。

    而秦烈,不過是臨時替代應興然一陣子而已,這個事實大家都心知肚明,為什麼琅邪會這麼說?

    「琅邪!你這話什麼意思?」應興然臉色一變,「一直以來,我都是器具宗的宗主!秦烈,只是在我被封凍的時候,暫時替我決策一下,我既然醒來后,自然就還是宗主,這有什麼可疑惑的?」

    「我們讓秦烈執掌器具宗的時候,也明言說過,他只是暫時性的取代興然,興然要真出了事,那秦烈就是宗主。但現在興然醒來了,興然自然還是宗主,秦烈的身份,只是內宗弟子,如今他要脫離器具宗,那就連內宗弟子也算不上了,你當然要聽興然的。」羅志昌著急了,這下子也不顧秦烈的感受了,趕緊說明狀況。

    「老宗主,新宗主,這是你們內宗在宗門交替方面的糾紛,恕我無法插手。我們血矛,只負責庇護宗門安危,只負責對外,不對內。」琅邪臉色漠然道。

    「所有血矛武者聽令,任何人不準對秦烈出手!」馮蓉嬌喝。

    分散在各處的血矛武者,聞言都是目顯喜色,都紛紛大聲回應。

    經歷過那場宗門巨變,所有血矛武者都真心認可了秦烈,在他們心中,秦烈才是宗門功臣,這些刀口舔血的戰士,記得秦烈為宗門做出的貢獻,他們敬重秦烈,所以內心深處都不願意動手。

    如今,見琅邪和馮蓉兩大首領表態,他們都是暗暗激動。

    「你們,你們!」應興然咬著牙,指著琅邪和馮蓉兩人,臉皮子不斷顫抖。

    琅邪和馮蓉對他熟視無睹。

    「童濟華!讓外宗武者動手!」應興然再次下令。

    「宗主,我,我身體有些不舒服,恐怕無法作戰。」童濟華哭喪著臉,也不知道怎麼弄的,他臉色忽然煞白,額頭直冒冷汗。

    ——他把自己弄的跟真病了一樣。

    「我肚子疼,我先去找茅廁了。」

    「我頭疼,我要休息一下。」

    「我最近修鍊走火入魔了,短時間無法動手。」

    一個個外宗長老和弟子,只要經歷過器具宗的那番苦戰,只要知道秦烈為器具宗做過什麼,都一個個唉聲嘆息,忽然間身體各個都出了問題。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臉色鐵青。

    直到現在,他們才認識到,秦烈在器具宗有著多麼大的聲望和人氣。

    「你曾做過什麼,雖然有一些人已經忘了,但更多的人並沒有忘記。」馮蓉看向秦烈,忽然一笑,「其實,大家都記在了心裡。」

    秦烈心生暖意。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呃,我感冒了,大家注意身體~~別著涼了~~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