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合歡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合歡宗字體大小: A+
     

    眼看秦烈陰沉著臉,和蓮柔一併走入其中,宋婷玉微微皺眉。

    她拿出玉墜,聯繫了一下玄天盟,想要通過玄天盟來查明器具宗的情況。

    結果,玄天盟那邊專門負責傳訊之人,卻告訴她這段時間器具宗很安分,並沒有什麼異常。

    「有點不對勁……」

    宋婷玉愈發覺得疑惑,沉思了一下,她忽然抿嘴輕笑著,就這麼往門口邁去。

    「你又是什麼人?」那名叫劉向的外宗弟子,一直在留意著宋婷玉,看著嬌媚誘惑的佳人,他內心燥熱不已,如今宋婷玉走上來,他忙迎上前,笑嘻嘻擋在宋婷玉身前,「我們宗主有過吩咐,除非宗門弟子,不然一律不允許進入。」

    「我就是你先前所說的,那個玄天盟的妖女呀。」宋婷玉嫣然一笑。

    劉向神色微變。

    宋婷玉的美眸,忽地異光閃爍,她深深看向劉向,聲音酥軟的輕笑:「放我進去好么?」

    劉向神情立即獃滯起來,他渾渾噩噩的,已經不知自己是誰,如深陷在夢境當中無法醒轉,夢囈般的喃喃道:「你過去吧……」

    「多謝了。」宋婷玉留下一串銀鈴般的笑聲,輕鬆踏入器具宗的新宗門。

    「姐,秦烈不是器具宗的宗主么?為什麼,為什麼現在連帶我們進去,都受限制了?」凌萱萱忽然問道。

    凌承志和凌峰眾人,也是驚異不明。不清楚在器具宗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們就在外面等候。」凌語詩臉色淡然,她沒有趁著劉向精神失常的時候,帶著凌家族人趁機過去,而是說:「大家聚在一起,不要分散,也不要胡亂走動。只要等就行了,我想要不了多久,秦烈就能安排妥當,我們也能順利過去。」

    「如果秦烈在器具宗失勢。我們留在器具宗,也未必就是正確選擇。」族老凌康安目光閃爍,「大家都好好想想,想想我們的將來吧。哎,如果我們真背負了邪族之名,以後。我們凌家該如何在赤瀾大陸立足?」

    凌家族人又一次齊齊沉默。

    ……

    「蓮柔師姐,這半年宗門變化很大,建造了很多木樓,又重新形成了宗門氣象。」秦烈一路走向裡面,沉著臉說道。

    途中,很多人都是生面孔。應該都是來自於散落各處的器具閣。

    偶爾幾個熟面孔,在見到秦烈后。一驚后,會點頭致意,不過眼神都有些閃爍,似乎羞於見他。

    這讓秦烈明白,最近半年時間,宗門一定有了什麼變故。

    「在你離開不多久,宗主就被玄天盟給救活。他醒來后,精神很好。再也不像以前死氣沉沉。在他的命令下,我們開始建造木樓,隨著那些散落各處的宗門成員歸來,我們也漸漸壯大起來,又稍稍恢復了昔日的榮光。」

    蓮柔放緩腳步,忽然說道:「宗主和三大供奉,在聽說你墜入幽冥界后,就當你死了。他們感慨了一番,之後也沒有特別的表示,只是說很遺憾,遺憾你沒有將寂滅玄雷的煉製方法留下來……」

    「在凌家人遭受七煞谷打壓的時候,他們也象徵性的吆喝了幾聲,不過明顯沒有要因為你,真正去援助凌家的意思。後來,後來七煞谷逼迫凌語詩、凌萱萱下嫁李中正、卜祥為妾,那森羅殿的屠世雄還傳訊過來,希望器具宗能聯合他們威懾七煞谷,可宗主他們並沒有回應對方。」

    秦烈臉色陰冷,一聲不吭。

    他忽然有些理解以淵,理解以淵為何叛出器具宗,做出那麼不利於宗門之事。

    一方面,以淵是為了蓮柔,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以淵對應興然他們太過失望。

    如以淵所說,在蓮柔、唐思琪被血影擒拿要挾后,他親自去見應興然稟報了此事。

    然而,應興然當時認為蓮柔、唐思琪的命,不及他秦烈珍貴,在利益上權衡了一下,他就果斷捨棄了唐思琪和蓮柔,還嚴厲叮囑以淵,不準將此事告知自己。

    此刻,聽著蓮柔的這番話,秦烈忽然深刻體悟到了以淵當時的心情。

    「你也別覺得意外,宗主和三大供奉,一直都是這樣的人。」蓮柔笑容苦澀,「在他們眼中,只有能壯大宗門,能為宗門帶來希望的人,才值得全力栽培。所以他們能為了你,輕易犧牲我和思琪,他們在你當年沒有展現天賦的時候,明知道梁少揚兩次害你,依然可以裝作不知道……」

    秦烈面沉如水。

    「這次也是一樣,他們不會因為一個『死人』而大動干戈,他們認為那樣太不值得,認為那對器具宗的發展沒有一點幫助。」蓮柔很直接,「他們不做沒用的事。」

    「謝謝蓮柔師姐的開導。」秦烈沉聲道。

    「如今在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范樂,才是他們真正的紅人。」蓮柔突然停了下來,皺著眉頭哼道。

    「范樂?這人是誰?我以前似乎沒有聽過這個名字,在我們器具宗,何時多了這麼一號人物?」秦烈冷聲問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誰。」蓮柔提起此人,眼中有著明顯的厭惡之色,「他是一個月前,帶著……男寵和女寵,突然來到我們器具宗的,他點名要見宗主。我看到宗主和三大供奉,初始還有些疑惑,待到他們看見此人取出一個奇特的令牌后,宗主和三大供奉立即大喜過望,忙恭恭敬敬將此人迎接進密室,和這人密談了好一陣子。」

    「男寵和女寵?」秦烈一臉錯愕。

    蓮柔苦笑,「就是男寵和女寵,這范樂……對男人和女人都有興趣,癖好很奇特。」

    秦烈無言以對。

    「他取出的令牌,牌面上繪刻的,也是眾多男女交合的淫圖。這范樂,最近將宗門搞的烏煙瘴氣,但宗主和三大供奉還由著他!」蓮柔咬著牙,「思琪就是被范樂盯上了,沒辦法,才不得不打著採摘靈藥的幌子,去毒霧澤深處躲藏起來。而我,若非能施展秘法,弄的全身皆毒,怕是也要被這邪人給糾纏不清。」

    蓮柔講話之時,突地施展某種秘訣,然後全身冒出縷縷毒煙,皮膚也變成嚇人的青紫色,如中了劇毒一樣。

    「我弄成這個樣子后,那范樂才沒有糾纏我,我才能安然留在宗門。」蓮柔唉聲嘆息。

    「那范樂應該來自於合歡宗。」宋婷玉的輕柔聲,從旁邊悠悠傳來,她似乎偷偷聽了一路,這時候忽然就在秦烈、蓮柔身旁現身,「合歡宗在我們臨近的天運大陸,和玄天盟、八極聖殿一樣,合歡宗也是赤銅級的勢力。以前庇護器具宗的那位大人物,就是合歡宗的強者,我們就是因為知道那強者離開合歡谷后,許久都沒有聲訊,所以才對器具宗下的手。」

    「你聽了多久?」秦烈哼了一聲。

    「從頭聽到尾。」宋婷玉嫣然一笑,似乎沒看到他臉上的不滿,自顧說道:「應興然和器具宗的三個供奉,一看他取出令牌,知道他是合歡宗的來人,自然就將他當成救星看待了,會小心翼翼捧著他,也就可以理解了。」

    「你是說,他能解除器具宗的危機?」秦烈皺眉道。

    「這麼說吧,我們以前沒有對器具宗下手,都是因為顧忌合歡宗。合歡宗雖然和我們玄天盟、八極聖殿都是赤銅級勢力,但它的實力,卻要強過我們和八極聖殿一籌,我們和八極聖殿聯手,興許才能和合歡宗戰平。」

    宋婷玉倒也不瞞他,坦然說道:「這范樂手持合歡宗信物而來,就算是玄天盟和八極聖殿,如今怕是也不敢再動器具宗。合歡宗的信物,對器具宗而言,如今就是保命護符,能搭上合歡宗這層關係,器具宗在赤瀾大陸上,還真就有了底氣,不用再對我們和八極聖殿那麼忌憚。」

    「原來是攀上高枝了。」秦烈眼神微冷。

    「秦烈呢?」

    「秦烈在何處?」

    就在此時,從新的議事大殿門前,傳來應興然、羅志昌等人的聲音,他們似乎剛剛收到訊息,都一臉喜色走了出來。

    秦烈人在角落,遠遠看著應興然等人,看著他們臉上的笑容,忽然心裡覺得有些厭煩。

    「秦烈?就是拔出靈紋柱,令邪冥通道敞開的傢伙?他還有膽回來?」一個陌生的聲音,從議事大殿裡面傳來,語氣說不出的狂傲冷然,「邪冥通道的敞開,讓赤瀾大陸將要經歷一場浩劫,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秦烈!」

    此人話鋒一轉,又冷笑道:「我看此人,定然和邪族有交易!不然,在墜落幽冥界后,以他低微的境界修為,怎能活著逃出?嘿,他墜入幽冥界,怕是去邀功去了,去告訴那些邪族,他幫他們打開了通道,定然是這樣!」

    這范樂人還沒有冒頭,就已經將髒水污水,毫不留情地往秦烈身上潑來。

    「這個,這個……」

    反觀應興然和羅志昌他們,在聽到范樂這番話,只是一臉尷尬的訕訕笑著,竟似乎不敢反駁,好像生怕得罪了此人。

    這讓秦烈對他們愈發失望。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繼續三更,求月票和推薦票,拜託諸位仁兄啦~~



    上一頁    下一頁